恋爱宝典恋爱宝典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pppd 481

2020-11-21 12:26:06 写回复
以上都是路成根据昨晚若熙的表现猜测而知。

  “我到今日才发现,自己的未婚夫婿,竟是害他救命恩人半死不活的败类!?”昨晚,就是若熙确定路成是叛徒的节点。

  杨若熙话中的救命恩人是杨宋贤。记性好些的都知道,路成小时候跟人出来寻饮恨刀、被黑(谐)道会的强盗一言不合包围,是路过的杨宋贤不顾危险与人斗剑从而救了他一命。

  何其讽刺,玉面小白龙杨宋贤的戎马生涯告终,也是拜他路成所赐!

  可她对他还有希冀,纵使深恶痛绝,依然压低了声音、期盼他是被她误会。

  “若熙,你在说什么啊?”昨晚他还不知道这么多前因后果,也没立即听懂若熙这话的意思;他匆促回营只是想取天火岛的飞鸽传书看——他不是专业的细作,详细的部署必须用书信交流。而仙卿在今夜有重大行动,行动完就能给妙真解药缓和。

  “路成,你在找什么啊?”若熙反问,希望落空,泪流满面。

  “若熙,怎么回事怎么哭了,是烦闷那些繁文缛节吗,别胡思乱想了,对脸蛋儿不好,成亲那天要漂漂亮亮的……”适才他就离开一会儿工夫,没想到若熙会来他营帐,其余兵士也没拦。在她来之前,他已收过两封密信,最新这封可能最关键!生怕误事的他,赶紧连骗带哄,眼睛仍不住往两边瞟。

  “别找了……你要的东西,已被我吃了。”若熙勉强抹开眼泪,又被两行刷新,许久,才故作坚强地对他答非所问。

  “不跟你开玩笑!若熙……哎,算了!”他神情陡变,既因感觉到她知道了什么,又恰好听见了外面的芦管起伏——偷刀行动必须开启,那是今晚的第一击。

  第二击,是诬陷灵犀以及凑巧靠近的江星衍。

  第三击,恐怕只能靠猜……

  咬牙正待走,若熙猛追上来,从后死死抱住他,拖住他:“真的宁可和他们往来?若我会死,你也不顾?”

  “什么啊,若熙……”他使劲在她手里挣脱,只是回眸看了她一眼。

  “你不会不

松嶋れいな

知道,若今夜后方出事,罪责是我父亲的。为了杨妙真,你主上也不顾,良心也不顾,大局也不顾,亲人也不顾?什么都不顾,那我是什么,与我成亲,只是形式?!”她轻声问这句本该歇斯底里的话,面容里透出深深的绝望,可他那时已转头面向帐外。

  “对不起。我回来再跟你解释。”原来如此!得来全不费工夫!仙卿的第三击,他猜测,和她的父亲杨致诚有关——天火岛的情报,你这傻丫头还不是给我了?

  头也不回。

  他那时不知道她是真的萌生了死志。他也不了解,他在她心里原是不可替代的盖世英雄。

  杨

日向雏田禁图

若熙不会不明白自己的死毫无价值,对父亲对主公对所有人只会添乱。然而,人在精神方面受到了最可怕的打击,往往会丧失神志,做出些清醒状态下不可能做的举动——

  她表面活泼,其实多是偷了旧年华子榆和苏慕浛的性格,骨子里她还是那个不爱和人交流的内向小跟班。她不能接受海誓山盟过的人原是镜花水月,她无法相信丝萝托乔木竟是个败絮其中,她完全不知道如何再面对他?揭穿他或帮他撒谎,她都做不到。

  “你回不来了。我也不会还在。”路成走后没再有任何动静,要做大事的他不会留下陪她,然而,何以他要做的大事是祸国殃民!生无可恋,流尽眼泪的杨若熙,决绝握紧了匕首。

  

  “若熙,你告诉我,往后,我到底该怎么办啊。”冷风中,路成瘫坐路边石上不停抱头埋膝的样子,终是入了父亲路政的眼。

  知子莫若父。何况年轻时,本是出身黔西孟氏的路政,也曾为了个女人误入歧途、蹉跎半生。

  “是他?不对……他不应该……”今早在主公面前自尽的那个内鬼,路政显然是认得的,那个年轻人是自己退居二线前亲自推荐到杨致诚麾下、从来视自己为知遇之恩、逢年过节都会问候送礼。那内鬼临死前的激动忏悔,几乎给路政开了个上帝视角:路前辈,我之所以自尽,是为了向您报恩啊!

  此外……昨晚,谁都没出事,偏偏死若熙,军医和仵作都说自杀,那这自杀会否是某种……类似于示警的作用?

  不过,路政虽然产生了这样的疑虑、虽然将林阡视为分量最重,在第一刻,也显然是想抓紧一切机会,排除“亲生儿子是叛徒”这千不该万不该的可能性!况且,内鬼的自尽告诉路政,麾下内部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就算是自己、也会遇阻力,务必谨慎再三。

  “我军一线回归,金军再无机会,这种关键时刻,怎能教主公再为后方操心。”另一厢,路政的最好战友石中庸,作为短刀谷闻名已久的“判官”,主动担负起后方排查凶手的职责。

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


  

  十月中旬,除了夔王府这场偷刀风波对宋盟隔靴搔痒以外,金军什么甜头都没尝到,前后几场大战小仗,遇到林阡就成散装;下旬,天骄徐辕坐镇莒县,更教林阡如虎添翼。

  “哎,上一局,又教小人给扰了。”有石中庸分忧,林阡没耽搁多久,便能到前线与徐辕会合。

  “好在大局明朗。”徐辕一笑,早就在制高点,一边欣赏风云变幻,一边等主公出现在背后。

  “对方算计飘云,我就偏用飘云,迎刃而上,看似魄力……就可惜脑力欠缺,还是错判了星衍。这几天他音讯渺茫,不知是养伤或冥想?只盼他江星衍有朝一日想通吧。”林阡在徐辕身边时,少年气比盟王气质多得多,前半句带了点自夸性质,后面却全然是自责之意。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徐辕笑而摇头,“主公也和江星衍一样,早点想通为好。”

  “说来也是。既然见到我林阡也会不辨是非、判断失误,那么盟军对鞍哥就不会苛求、

怨恨了吧。”林阡长舒了口气,这是收获。

  徐辕一愣,笑了,他没想到他本来劝林阡莫忧,结果这家伙还举一反三了起来。

  “与杨二当家的交流,由致诚和飘云来劳心;那么内奸方面,就全交给石前辈处理了?”缓得一缓,徐辕又问。

  “路前辈协助。内鬼不会逃得掉,只是绝对不能错。”事实上,林阡并不是完全没头绪的。杨若熙对丘处机的崇拜情节、自尽内鬼和路

王莎莎老公照片

政的暗线、还有两年前吟儿差点帮路成向杨鞍提亲的细节……身为主公,他都知道,只是装不知道。

  毕竟路成虽有最大嫌疑却还不能断定,林阡若现在以主公之名胡猜,要么瞎猫逮到死耗子却一石激起千层浪,要么就是继江星衍之后又多诬

midd944

陷个路成、从而亲自拆毁绝对互信。仙卿的连环计,谁知道有没有完呢。

  因此,林阡不露声色、教段亦心在暗处悄然搜证是有必要的,即便

文学

会有阻碍,绝对比搜李全快。

  “石中庸铁面无私、路政爱兵如子,取他二人平衡,判断才能准确;而这二人皆是忠肝义胆,一旦证据确凿,处理必定公正。”徐辕当然拥护林阡的决定,包括他不公布的那部分。

  “后方无忧,前路是

女王虐待

谁,走,一起去战。”

文学

林阡笑着揽住徐辕就走,大有呼朋唤友啸聚林泉的豪情。

  “仆散安贞、纥石烈桓端,老朋友。”徐辕一步一顿,看他少了把刀总觉得别扭。

  “啧啧,花帽军是盯上天骄了么。”林阡哪像来作战的,就是来寻刀的嘛。

  :。: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