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宝典恋爱宝典

人妻征服系列共125章,清梦压星河

2020-11-21 12:26:31 写回复
达成了合作意向,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顺利了。

  首先当然是狩猎队先上船,别在海里泡着了。

  其他人上船之后那是如梦方醒,其中唐珂德还没醒过来,一伙儿人围着他正在救治。

  庞威瑟显然是慌了,给自己同僚做心肺复苏的时候手劲儿实在是太大,一上手“咔咔”脆响,唐珂德肋骨被他摁断了两根。

  苗成云实在看不下去,上去说道:“他是体温过

宝贝射出来乖射给我看

低,又不是呛水,心肺复苏干嘛?给我起开。”

  把庞威瑟扒拉开,苗成云亲自出手救治。

  这种情况一个苗家猎人出手,那是十拿九稳的。

  林朔一看这情况,就知道唐珂德应该死不了,于是就不管这边,而是开始四处观察。

  这艘帆船其实挺大的,船头到船尾怎么也得有六十多米,就是窄了点儿,宽度八米左右。

  那金色的风帆和银底金纹的船身,林朔本以为这是应该是一种表面处理的工艺,真到船上才发现,居然是真材实料。

  风帆是金箔,船体外壳是银镶金,甲板是柚木的,船舱十来个房间干脆是整块巨型玉石一体雕成。

  就这艘船,别说能开了,就算不能开,光把这些料堆起来,就比“安澜号”值钱了。

  金银玉器就不说了,仅仅是甲板的这些柚木,那就价值不菲。

  这种木料特别耐腐蚀耐磨,花纹美观,无论用多久都能亮丽如新,只可惜,刚才被林朔打碎了一半。

  当然金银玉器还有柚木,在大西洲上到底价值几何,这事儿林朔不清楚,可至少在人类世界非常值钱。

  所以阿尔忒弥斯说她能带自己兄弟俩去找母亲,这事儿是不是真的尚在两可之间,不过至少林朔确认了,自己出手的价码,这个大西洲女贵族是付得起的。

  留苗成云在甲板上救人,林朔一边观察着这艘帆船的情况,一边和苏冬冬两人,跟着阿尔忒弥斯往船舱里走。

  苏冬冬这几年进入林家之后,获得了妹妹苏念秋的炼神传授,有了长足的进步。

  两姐妹天赋侧重不太一样,苏冬冬自认为在炼神上,自己这辈子也比不上妹妹,她也没指望在这方面有多大成就。

  她所追求的,只是一道还算厚实的神念屏障,这样就能防住炼神高手的突然袭击。

  只要神念屏障能顶一小会儿,对她来说就够了,无论是天罗地网还是十方罗刹,足以让她瞬间翻盘。

  可是今天的遭遇,对苏冬冬而言无异于当头棒喝。

  在阿尔忒弥斯这个大西洲女人面前,苏冬冬的神念屏障就跟纸糊的一样,神智瞬间失守。

  要不是有林朔和苗成云在,自己现在已经沦为傀儡了。

  因此现在跟在这个女人身后,苏冬冬神情很忌惮,长发的一端被她紧紧抓在手里。

  这趟她没带天蚕衣,异种天蚕丝全藏在头发里。

  林朔体会到了苏冬冬的情绪,伸手摸了摸自己四夫人的背,示意她放松下来:“谈买卖而已,别紧张。”

  很快,三人就进入了一间船舱里,看样子有点儿像会客厅,桌椅齐备,桌子上还有酒器。

  主客落座之后,阿尔忒弥斯看了看林朔和苏冬冬,然后对苏冬冬说道:“你这个女人,还有在外面的那个老者战力也很强,也可以加入这次行动。可是你们的精神力太弱,很容易被人攻破神智,尤其是你,比那个老者还不堪。”

  苏冬冬脸色不太好看,但也知道她说得事实,只能闷声不响地在那儿运气。

  “这样吧,我送你一样东西。”一边说着,这位米亚国的继承人从自己的脖子上接下来一条项链,搁在了桌子上:“这条项链有定魂凝神的功效,你戴上之后,哪怕是我,想要夺你神智都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这样你至少能自保了。”

  苏冬冬一听,大为所动,因为这东西对她来说太重要了。

  自从在沙滩附近跟大西洲的修行者接触上,苏冬冬就意识到了,自己的炼神修为严重不足。

  沙滩附近那一战,她就是感受到了神念屏障摇摇欲坠,这才不得不出杀招。

  随随便便一个大西洲人尚且如此,那么在之后的买卖过程中,自己肯定会拖累林朔的。

  而如果这条项链正如这个大西洲女人所说,有那种神奇的功效,那是再好不过了。

  只是无功不受禄,这刚一见面,这个女人出手就这么大方,这让苏冬冬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心里感觉不太好。

  于是她看了林朔一眼,轻声问道:“我刚才神智不清的时候,你跟她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

文学

。”林朔摇头道,“也就是达成了一笔买卖的意向。”

  “真的?”

  “那还能有假?”林朔奇怪道,“怎么了?”

  “你确定你没勾搭她?”苏冬冬问道。

  “啊?”林朔怀疑自己听错了。

  “她这个路数,有点像海伦对付我妹妹。”苏冬冬低着头说道,“无事献殷勤。”

  “冬冬,别闹。”林朔都被气乐了,“我还不至于那么抢手。”

  夫妻俩说话音量虽然不大,可阿尔忒弥斯就坐在对面,当然是听到了。

  阿尔忒弥斯微微一笑:“看来我未来的侍卫队队长,平时女人缘很不错。”

  “咱不聊这个,说正事儿。”林朔赶紧换话题,“这条项链想必很珍贵,你也不是平白无故送出手的吧?”

  “嗯。”阿尔忒弥斯微微颔首,“你是

男人需要的网站

未来的侍卫队队长,外面的几个也都是男人,不太方便,我还需要一个贴身的女官……”

  “我们先说好。”林朔赶紧打断她,“这次是我们助你坐上属于你的位置,你带我们去找人,就这么简单。临时的买卖,不是长期的契约。侍卫队长这些,从何谈起啊?”

  “那万一我很满意,想续约呢?”阿尔忒弥斯问道。

  “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咱先不论。”林朔摆了摆手,然后伸手把桌上的项链直接拿过来了,给自己媳妇带上。

  未来如何先不考虑,眼前的实惠先到手再说。

  一边给苏冬冬戴项链,猎门总魁首一边说道:“要夺取一个国家的王位,我不知道在你们大西洲是什么性质,可在我们那边是天大的事情,难度极大、风险极高,所以这条项链就当是定金了。接下来,我们得定个计划。”

  “这还需要定什么计划?”阿尔忒弥斯奇怪道,“我们几个联手,直接杀到宫里,逼迫我弟弟退位不就行了吗?”

  林朔摇摇头,心想难怪这女人会被她弟弟给流放了,这确实不是主子的料。

  他只能耐下性子说道,“公主,要坐上统治者的位置,可不仅仅是搞定当朝统治者就行了。

  再说了,哪怕是当朝统治者,也没那么好搞定。

  就我们几个,能直接杀到他面前,而不是在半道上被乱刀砍死?”

  阿尔忒弥斯陷入了沉默,似是在思考林朔的这番话,随后她抬头说道:“我仔细想了想,我觉得我们应该能杀进去。”

  “米亚国好歹是一个国家,宫廷守卫力量就那么弱?”林朔不解道。

  阿尔忒弥斯解释道:“米亚国虽然号称是个公国,但我父亲死后,地盘被我七个兄弟分封,我的那位公爵弟弟,实际掌握的只有一个伯爵领。

  他虽然自身实力很强,同时也网罗了不少高手,但我想以我们几个的战力,只要能抓准时机,是可以做到的。”

  林朔听完这段话,心里就多少有点底了。

  其实这笔买卖,做与不做尚在其次,找妈这个事情本来就不能完全相信别人。

  关键就在于,以一个相对合适的身份进入大西洲,并且借此摸清楚大西洲的整体情况。

  毕竟自己这趟去,除了找妈之外,还得帮杨宝坤找爹,又得去接触“天师”,事情一大堆。

  听阿尔忒弥斯的这番介绍,林朔至少大体得知了大西洲的政体结构。

  看样子,大西洲跟中世纪的欧洲类似,是分封制的。

  林朔教过历史,知道怎

福陵山取经坐标

么回事儿。

  帝国、王国、公国、伯爵领,这些都能称作一个国家,可实力却天差地远。

  在法理上,帝国由若干个王国组成,王国又由若干公国组成,公国由多个伯爵领组成。

  而哪怕是帝国的皇帝,也不可能完全掌控整个国家,往往只直辖国都周围的几个伯爵领,其他地盘都是分封出去的,属下的领主只要上缴一定的赋税,打仗时派出一些兵员即可。

  这样的政权结构,内部错综复杂,以下犯

杨幂爆乳

上也是屡见不鲜。

  也难怪大西洲出现好几天了,却没有跟外界有什么接触。

  自己窝里斗还来不及呢,外面实在是顾不上。

  当然落在阿尔忒弥斯这件事上,那这个局面对林朔等人是有利的。

  因为要对付的势力并不是非常强。

  这是一个刚刚继承爵位的公爵,父辈直辖的伯爵领又被兄弟们瓜分了,自己直辖的伯爵领只有一个,所以在实力上仅仅是个伯爵。

  实力无法支撑头衔,那就肯定内乱。

  阿尔忒弥斯这个姐姐憋着要夺权,其他兄弟估计也

三个人在一个床上做了

不怎么服气,伯爵领之间十有八九会爆发战争,重新确立这个公国的秩序。

  欧洲中世纪就这个尿性,大西洲既然是这个政治结构,也难逃这个规律。

  尽管通过短短几句话,林朔就知晓了这些情况,不过他还是对阿尔忒弥斯的乐观表示怀疑。

  沙滩上随便三个大西洲人士,就逼得自己这拨人必须要下杀手,做不到游刃有余。

  那么一个公爵身边的护卫力量,那些专职战斗的战士们,又是什么概念?

  这看上去还是要被乱刀砍死的节奏。

  可阿尔忒弥斯似是很有信心,甚至这份信心还是人家思考后的结果,这就让林朔不知道怎么理解了。

  而对面的阿尔忒弥斯一直在观察林朔的神色,这时候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怀疑,是不是之前你们登陆的时候,遇上那三个人很强?”

  林朔就有些尴尬,自己这伙人还在海里演了半天,差点还演死一个,结果人家早看见了。

  阿尔忒弥斯见林朔不吭声,接着说道:“那三个人并不是普通人,而是我弟弟麾下的三个高手,专门监视我,不准让我靠近陆地。我就是刚才看见你们杀了这三个人,这才动了雇佣你们的心思。”

  林朔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心里的一块石头放下了。

  搞半天,那三个不是普通人,本就是大西洲的高手,那就还好。

  否则大西洲全是这样的人,林朔是真不敢接这笔买卖。

  随随便便来几十个,就能把他这位猎门总魁首留下了,自己要是敢接,那就是要钱不要命。

  对付猛兽异种,林朔送来不缺乏自信,可面对人,那是两回事儿。

  人是最可怕的,少算一层,少知道一条,就都足以致命了。

  林朔微微颔首,说道:“我想问一个问题。”

  “请讲。”

  “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林朔问道。

  “知道。”阿尔忒弥斯说

道,“你们应该是外陆人,万年前跟我们大西洲处于同一空域,后来被天神隔绝。”

  “那既然你知道我们是外陆人,为什么敢找我们合作?”林朔又问道,“你就不怕引狼入室吗?”

  阿尔忒弥斯笑了:“因为你们外陆人,既野蛮又弱小,根本就威胁不到大西洲。

  我找你们合作,是你们杀死了监视者,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想必要是没有实力保障,你们也不敢来。

  我知道,在外陆人中,你们这样的水准,是极为罕见的。

  可在我们大西洲,比我、比你们强大的人比比皆是,那些帝国和王国豢养的高手,要杀死我们并不会比碾死一只蚂蚁困难。

  所以我认为,引你们做外援,对付我弟弟差不多是够了,而你们如果离开了我这个未来的女公爵,想要在大西洲掀起什么风浪,那是不可能的。”

  “明白了。”林朔点点头,“最后一个问题。”

  “你说。”

  “你既然是威胁到你弟弟位置的继承人,为什么你弟弟不杀了你,仅仅是流放?”

  “因为我身上有婚约。”阿尔忒弥斯神情复杂,幽幽说道,“缪斯帝国

爱田飞鸟

的皇子是我的未婚夫,所以我弟弟不敢杀我。”

  “那你未婚夫为什么不来帮你?”苏冬冬这时候问道。

  “他还不知道我已经被流放的消息,而且他就算知道了,也只会把我接走,不会帮我做这件事情……”阿尔忒弥斯摇头说道。

  “行了,这个是你私事,我们就不打听了。”林朔摆了摆手,说道:“接下来,还请你说说你弟弟的情况,越详细越好。”

  “我弟弟的修行法门,跟

文学

我不一样。”阿尔忒弥斯说道,“他是个驭兽师……”

  ……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