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宝典恋爱宝典

公车上诗晴被猛烈的进出 第章夹在腰上房间走动公车上破了两个学生处

2020-07-29 16:29:47 写回复

  画男子愣了半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之后,生生咽下了两口口水。

  “尼玛,天上掉馅饼了!”

  男子强制压住内心的激动,拼尽全力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一些,道:“都……都可以!”

  他紧紧盯着程立的嘴巴,生怕他说出反悔的话,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那就转账吧,我身上也没有带足够的现金!”程立道。

  “好!好!”卖画男子连忙点头。

  此刻,店铺老板和其他人都向他投来了羡慕的目光,心中无不暗道这家伙运气真是逆天了,居然遇到程立这么个大傻叉,愣是把这幅破画从八百块卖到了一万块!

  这些人内心的想法,程立自然不清楚。

  但程立有一点儿非常确信。

  蕴含着这么浓郁的玄清之气,这幅画的真正价值绝对不止一万块,将它买过来绝对稳赚不赔。

  程立掏出手机,准备直接给卖画男子转账。

  眼看着两人就要达成交易,就在这里,店铺门口却陡然传来了一声惊疑声。

  “程立?真的是你,你怎么在这儿?”

  程立往外看去,却发现来人是以前大学时的好友张鹏。

  张鹏也是南江市人,家里是做房地产生意的,数十年来积累了不少财富,算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

  他平时爱好打球泡吧,也爱附庸风雅玩一些古玩玉器,大学时,程立就常被他拉到古玩一条街来淘宝。

  这不今天闲着没事儿,张鹏兴致起来了,便开车来到了古玩一条街,看看最近有没有好东西值得买下来玩玩。

  不过,他却没想到能在这里碰见程立。

  他迈步走进来,看了一眼程立手中的画轴,惊讶地问道:“程立,你是来买字画的?”

  程立笑着向他打招呼:“真巧,你也来了,我就过来碰碰运气,没想到碰到一副不错的话,就想买回去。”

  张鹏愣了愣,愕然道:“不是吧,你什么时候有闲钱卖字画了?”

  他跟程立一个宿舍,自然很清楚程立的经济状况,平日里连肉都舍不得吃,周末还得做兼职挣钱,哪有什么闲钱买字画?

  张鹏跟程立在学校时一直都是不错的朋友,他知道古玩这一行水很深,生怕程立上当受骗,因此不待程立解释,便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画轴。

  “先让我给你把把关,别被人坑了还不知道!”

  张鹏打开画轴,细细扫了一眼,直摇头道:“你这话不行,明显就是赝品嘛!”

  一旁的卖画男子心中骤然一紧,急忙道:“你瞎说什么呢,我这画明明就是真迹!”

  张鹏闻言不由嗤笑一声,道:“你蒙谁呢!这话就算是小学生都看得出来,简直假的不能再假了,这临摹之人工笔差劲得很,别说画的神韵,连一丝皮毛都没有摸到,这样的画你也好意思说是真迹?”

  张鹏虽然算不上行家里手,但是眼光却足够毒辣,一句话便道出了真相。

小说文学

  卖画男子闻言面色一变,但是眼看着一万块就要到手,他怎么可能承认。

  他硬着头皮道:“小伙子,你不懂画就别在这里信口雌黄,我这幅画就是真迹!”

  “我信你个鬼!”张鹏立刻撇撇嘴,心中极有自信。

  他转头看向程立,劝道:“程立,你不要上他的当,这话太垃圾,顶天也就七八百,没什么收藏价值,你跟我回家,我随便送你几幅画都比这个好!”

  说罢,他狠狠瞪了卖画男子一眼,就欲拉着程立离开



  此时,程立却笑了笑,说道:“别啊,我看到这幅画挺不错的,我想买回去!”

  卖画男子本来以为这桩买卖要黄,心中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听到程立这么一说,心中顿时暗暗欣喜,看来要峰回路转了。

  他立刻大喜过望,对程立竖起大拇指道:“小伙子,还是你有眼光,这画绝对值得收藏!”

  张鹏眼珠都快跌下来了!

  有眼光个屁啊,明摆着的坑你,你眼睛瞎了吗?

  他一脸无语道:“你若是执意要买,我也拦不住,不过我最后奉劝你一句,这话最多值个七八百,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可别到时候没地儿哭去!”

  店里其他人闻言无不再心中点头,暗赞张鹏眼光毒辣,一眼就能判断出大致价格,这傻小子倒是交了一个好朋友。

  卖画人闻言眼珠一瞪,眸子之中凶光乍现。

  他此时恨不得将张鹏生吞活剥了,这小子是专门来砸他场子的吗?就知道坏他的好事儿。

  “小伙子,你可别听他忽悠,八百块怎么可能?我这画的卷轴就值上千块,这话还是实打实的真迹,少了一万块绝对不卖!老哥我也不怕明摆着告诉你,这画一万块有的是人排队想要买,不过我就是看跟你有些缘分,这才把这好东西留给你,你可别错失了机会!”

  卖画男子摆出一副很吃亏的样子,仿佛在做好事一般。

  程立心中不由冷笑,之前他进店铺之时,卖画男子与店铺老板的对话,他又不是没有听见。

  这家伙之前明明就像八百块出手,现在却大言不惭地吹嘘非一万块不卖。

  他这是把自己当做傻大头了啊。

  不过,他恐怕做梦都想不到,自己能够感应道玄清之气,早就料定此画非比寻常,一万买来绝对是只赚不亏。

  “嗯,大哥你说得在理,此画的确与我有缘,一万,就这样定了,告诉我你银行账号,我现在就转给你!不过好话说在前头,这交易一旦达成了,这画就归我了,你可不能反悔!”

  在众人几乎呆滞的目光中,程立十分爽快地道。

  “那是自然!”程立话音刚落,卖画男子便立刻点头,想都不想便承诺道,“大家都可以做见证,我绝对不反悔!”

  嘴上这样说着,卖画男子心中已经窃喜不已,反悔?我看你别反悔就行了!

  当下,程立便问了卖画人银行账号,然后痛痛快快地转了账。

  卖画人受到银行转账信息,脸上已经高兴得合不拢嘴。

  本来八百块就会甩出去的,结果遇见了一个傻小子,直接卖出了一万块,简直就是天上砸下来的馅饼。

  见到程立不听劝说,固执已见达成了交易,一旁的张鹏只得摇头叹息。

  这一万块恐怕是这小子工作了半年的血汗钱吧!

  “程立,我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在学校的时候,你也挺精明的啊,今天怎么就犯糊涂了呢?”

  店铺里其他围观的人,也都纷纷摇头叹息,又是一个被坑惨的新手,这学费交得可是有点儿贵啊!
此时,古真坊的老板却是目光大亮,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小伙子,我看你似乎对书画很感兴趣,我这儿也有几幅珍品,要不然您给掌掌眼?”

  他拿出两幅画,小心翼翼的在程立面前展开。

  “小伙子你看,我这两幅作品也是出自名人之手,比你刚刚买下的那幅画水平还要高得多,我看你也是喜爱字画之人,不如一起收了如何?今天初次见面,我可以给你打个折,就当交个朋友!”

  难得遇见程立这样的傻大头,店铺老板也不想错过宰杀的

小说文学

机会。

  店里其他人看了直摇头,碰到了肥肉,谁都想咬一口,谁知道这小子今天会被坑多少。

  谁知程立却是看都懒得看一眼,摇了摇头道:“很抱歉,我对赝品不感兴趣!”

  闻言,店铺老板顿时愣住了。

  店里其他人也都愣住,旋即一个个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哈哈,小伙子,我没有听错吧,你对赝品不感兴趣?”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花一万买的画就是赝品,而且还是相当拙劣的赝品!”

  反正程立和卖画男子的交易已经完成,而且两人已经约定不得反悔,因此现在点醒程立,也不算破了行内的规矩。

  因此,店里围观的人都纷纷直言不讳起来。

  “论画工,你那幅一万块买的话连入门都算不上,论意境,连原画十分之一的都达不到,唯一的价值就是年份久了点,不过也就是晚清的水平,能卖到七八百已经很不错了!”

  “但是你却画了一万块买下了这幅赝品,小伙子,不是我们说你,你这眼力也太差了,还是得好好学啊!”

  围观者们轮番打击,都张鹏都忍不住摇头叹息。

  “我刚才就跟你说了,这幅画不值一万,你非是不听,现在总相信了吧!

  事实上,相对来说,老板拿出来的这两幅画确实要好不少,而且仿的造诣也很高,价值几千块没有问题,不过有一点你说的很对,它也的确是赝品。

  可我有点儿没想明白,为什么这两幅画你能看出是赝品,那幅那么烂的伪劣字画,你却看不出来呢?”

  张鹏很是想不明白,在场其他人也都想不明白。

  刚刚程立表现出的眼里实在太差劲儿,连那么拙劣的赝品都花一万的大价钱买下来,怎么反倒看不上店主这两幅精美的赝品了?

  程立淡淡一笑,晃了晃手中的话,道:“谁说它是赝品了?在我看来,这可是一幅不可多得的珍品!”

  什么?珍品?还不可多得的珍品?!

  众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哈哈哈,我没有听错吧?你说这幅画是珍品?”店铺老板当场失声大笑,“小兄弟,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在你来之前,这幅画我连八百块都不想收,你居然还当它是珍品,真是可笑!”

  卖画男子闻言,脸色顿时变红了。

  他自然很清楚自己的画是什么货色,妥妥的赝品无疑,这下被店铺老板当场拆穿,他脸色有些挂不住,心中也是有些忐忑,暗想是不是先走一步为妙。

  虽然程立已经答应不反悔,但是谁能保证他的人品?说不定待会儿后悔了,硬是追着他把钱要回去也不是不可能。

  张鹏拍了拍程立的肩膀,一副惋惜的口气道:“兄弟,你这次确实是看走眼了,不过也没关系,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吧!”

  程立闻言笑了笑,他知道张鹏是好意,不过依旧坚持道:“这幅画的确是珍品,你们要是不相信,我现在就展示给你们看!”

  众人纷纷摇头,心想这小子脑袋出问题,居然到现在还执迷不悟。

  店铺老板则是一脸冷笑,他开店铺已经十多年了,经验极为丰富,它无论如何也没有看出来,这幅画哪里有点儿珍品的样子。

  张鹏也是连连摇头叹息,一万块对于家境贫寒的程立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损失这么大对他肯定是很深的打击,待会儿自己一定要好好安慰安慰他,免得他冲动之下做出什么啥事。

  总而言之,店铺之中没有任何人相信程立的话。

  在众人像看傻子一样的目光中,程立暗暗开启了玄清神瞳,随后扫向了画轴。

  既然这幅画中蕴含着玄清之气,那么毫无疑问,它一定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

  如此一件宝物,怎么可能是普通的赝品!

  程立十分确信,这幅画里一定另有玄机!

  玄清神瞳开启后,一切都变得无比清晰,他手中的画轴很快就变成了透明状,里面的状况顿时一览无余。

  “原来如此,这玄机竟然藏在画轴里!”

  程立嘴角一挑,露出了一抹了然的笑意,随后暗暗收回了玄清神瞳。

  接着他左手握住画轴,右手发力一拧画轴的一端。

  顿时咔嚓一声,画轴应声打开。

  程立伸出两根手指,从画轴之中夹出了一沓折叠好的黄色宣纸。

  卖画人、店铺老板、张鹏以及周遭的看客,都纷纷瞪圆了眼珠子。

  我勒个去,

小说文学

还真有名堂啊!

  全场目光此刻都齐刷刷全看直了!

  “我靠,这里面藏的什么?”

  “这画轴里面居然还藏有东西?”

  “不是吧,难道里面还真藏有什么珍品?”

  ……

  众人惊诧时,张鹏按捺不住,便直接凑了过去。

  “让我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程立笑了笑,看都没看就把那一沓宣纸递给了他。

  张鹏几乎是颤抖着双手打开的,在看到第一张时,他便目光一抖露出了精光,忍不住连喊三声:“卧槽!卧槽!卧槽!!!”

  三声大叫之后,众人再也按捺不住,一咕噜全围了过去。

  “里面是什么?”

  “还有字,上面写的什么?”

  “咦,怎么感觉像是古时的家书?”

  ……

  家书?

  店铺老板刚刚还很紧张,听到有人说可能是家书之后,旋即轻蔑地笑了出来。

  “呵呵,我当是什么宝贝,原来是几封家书而已,家书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算是年份再久,也值不了几个钱!”

  他这句话说出来,不但没有人点头赞同,反而惹来了一阵白眼。

  “不值钱?那得看是谁的家书了!”张鹏晃着手中的宣纸,声音几近颤抖,激动地说道:“这几封家书可有些来头,它们都是出自晚清名臣曾国藩,曾文正公的家书,而且全部都是真迹!”

什么?曾国藩曾文正公的家书?还是真迹?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

  店铺老板犹自难以相信,他急忙拨开人群凑过去看,结果只是看了一眼便是浑身一震,整个人仿佛被瞬间抽空了力气一般,直直向后倒去!

  若不是有人扶住他,他恐怕已经重重砸在地上了。

  不过此时此刻,他的脸色已经涨红一片,如同被人抽了几个嘴巴一般,那叫一个精彩啊!

  不只是店铺老板一个人有这种反应,在场其他人的脸色也很是难看。

  他们刚刚还对程立冷嘲热讽,认为程立是一个愣头青,彻彻底底的冤大头,非要把一副垃圾不如的赝品当做珍宝



  谁知现在真相揭开,真正的冤大头倒是他们自己。

  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毫不起眼的一副破画之中,竟然还另有乾坤,藏着晚晴名臣曾国藩的家书!

  “曾国藩乃是晚晴中兴第一名臣,与张之洞、李鸿章、左宗棠等人齐名,被人推崇为千古之完人,官场之楷模,是清代以文人封武侯的第一人!他的家书字字珠玑,世人推崇备至,名气极高,但是留存下来的真迹却极为少见,没想到这幅赝品的画轴中竟然藏着足足十几封家书的真迹!”

  “我看这几封家书的内容,应该都是写于曾国藩攻灭太平天国期间,有三封家书的内容此前从未见过,因此这些家书不但收藏价值极高,而且历史价值也极为惊人!”

  张鹏双手颤抖着翻看着家书,口中不住地感慨,一席话语落在众人的耳中,如同重锤一般狠狠地敲击着他们的心脏。

  他们大多数人都经常混迹古玩圈,自然知道这些家书的价值几何。

  这次程立不仅没有打了眼,反而大大地捡了一个漏!

  他与卖画男子的这笔交易简直赚大发了!

  当下,不少人立刻便懊恼了起来,若是刚才他们提前出手,几百块钱就能把这幅画买下来,现在错过这笔买卖,他们那叫一个捶胸顿足。

  尤其是古玩店的店铺老板,生生看着捡漏发财的机会从手上溜走,他感觉自己呼吸都快停止了!

  此刻,刚刚还寻思着离开的卖画男子,见到大家都一副吃惊的表情,遂讪讪地问道:“听你们这样一说,这画轴里面的家书还有些值钱哦?”

  听到卖画男子一副无知的样子,顿时便有人冷笑起来。

  “有些值钱?呵呵!”

  “你听说过‘家书抵万金’这句话吗?”

  “这些家书的价值何止万金,根本不是纯粹的金钱能够衡量的,这可是曾国藩家书的真迹!”

  “几年前,英国苏富比拍卖行曾经拍卖过一张曾国藩家书真迹,那封家书里面的内容简短,根本无法与这十几封家书相提并论,但是依旧轻轻松松拍出了几十万的价格,你说着十几封家书真迹加起来,价值多少钱?”

  那几人话语一出,卖画男子顿时心脏一颤,险些当场晕倒。

  他原本以为凭借自己的忽悠,将一幅赝品字画卖出了一万的价格,已经是大赚特赚了,哪里知道他竟然错过了里面价值连城的真正宝贝!

  当下,他心中那叫一个后悔,早知道就应该好好把画轴检查一番,再拿出来卖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没有成立那般透视的本领,普通人谁又能想到,价值连城的曾国藩家书,竟然会藏在一幅拙劣无比的赝品里面?

  如果不是程立恰巧经过此处,这些家书不知何时才能被人发现。

  “程立,我服了,我对你是彻底服了!”

  张鹏对程立竖起了大拇指,感慨道:“跟你同窗四年,还做了两年的舍友,我竟然不知道你眼光这么毒辣,以前还装作对古玩什么都不懂,你这家伙藏得真够深的!”

  程立无奈一笑,谦虚道:“哪有!我不过只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运气好而已!”

  “切!”张鹏立刻撇撇嘴,摆明了一百个不相信。

  “你要是说你蒙的,打死我都不相信,刚才我们这么多人都没看出来,也只有你坚持说是珍品!哼,还给我藏拙!”

  程立讪讪一笑,也不再继续争辩,毕竟发生这种事的几率实在太小了。

  此时,张鹏突然眼珠一转,用胳膊肘蹭了蹭程立的手臂,满脸堆笑道:“程立,这些家书我很感兴趣,你把它们卖给我怎么样?”

  他一只手搂住程立的肩膀,摆出一副铁哥们的样子,道:“你放心,咱们曾经是上下铺的兄弟,我绝对给你最公道的价格!”

  张鹏满脸期待地看着程立,他是真想买下这十几封家书。

  一来这十几封家书有着极高的收藏价值,二来他们家老爷子马上就要八十大寿了,老爷子生平最为敬佩的人便是曾国藩,若是能够将这十几封家书当做贺礼,定能讨老爷子欢心,届时也能提升他们一家在家族中的地位,面的被其他分家看不起。

  “也罢,既然你这么喜欢,那我就给你好了!”

  看到张鹏的确是真心想要,程立当即便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对他而言,真正重要的乃是家书之中蕴含的玄清之气,至于家书的收藏价值,程立并不十分看重。

  而且张鹏也算是他不错的朋友,既然他喜欢,这次倒也可以做一个顺水人情。

  “哈哈,不愧是好哥们儿!”

  听到程立肯卖给他,张鹏顿时喜不自胜。

  “按

照现今的市场价,一封曾文正公家书的真迹在三十万左右,这几封家书的价格还要更高一些,拿去拍卖至少能拍到四十万一封,不过拍卖会也得有一定抽成,真正拿到手也就三十几万,这样吧,我按照三十五万一封的价格,一共……四百二十万买下来如何?”

  张鹏给出的价格很厚道,程立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当下便答应了下来。

  两人商议好这就去银行转账,只留下古真坊一堆人面面相觑。

  “我的老天爷,四百二十万就这样没了!”

  店铺老板欲哭无泪,他要是早知道这幅画里面另有玄机,别说八百块,就算是八十万也会痛苦地买下来!

  然而,卖画男子更加痛苦。

  他原本以为卖出了一万块,已经是赚了大便宜了,谁知道人家转手就卖出了四百二十万,足足翻了四百多倍!

  “我的四百二十万……噗!”

  卖画男子心脏一抽,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直接晕死了过去。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