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宝典恋爱宝典

夫妇野外交换全过程 出租屋的故事亚洲***爽免费视频

2020-07-30 08:37:48 写回复

  夜墨轩抓着她的手按下卡扣,咔嚓一声。

皮带松了……

沈琦感觉大脑死机了一下,慌张的眸子在夜墨轩的注视下渐渐瞪大。

皮带被夜墨轩带着她的手解开,取下来,扔在一边。

沈琦的大脑是死机状态,所以身体也跟着没反应过来。

“现在知道了?”夜墨轩嘶哑着嗓音问道。

沈琦坐在他的腿上,望着近在咫尺的夜墨轩。

他的面容俊美,一双眼眸深邃如谭,鼻子挺而翘,薄唇紧抿着如一条直线,不得不说,夜墨轩真的是一个很俊美的男人。

仅凭着这张脸,得让北城多少女人趋之若鹜。

只不过,沈琦没能忘了,他对她的那一番羞辱。

看着他渐渐朝自己靠近,沈琦下意识地别开脑袋。

夜墨轩眼神一厉,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恶声恶气地道:“躲什么躲?欲擒故纵?怎么,你以为我会对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有

兴趣?”

“没有!”沈琦不想再听他说那些羞辱的话,紧紧地咬住自己的下唇:“如果你对我没兴趣的话,那就放开我。”

“怎么?有没有兴趣,跟我放不放开你有什么关系?”

听言,沈琦瞪大眼睛,“你……”

“呵。”他猛地俯身,冰凉的薄唇重重地覆上她因紧张而微微颤抖的红唇。

“唔……”沈琦大脑空白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使劲地伸手推着他的胸膛。

不推还好,一推他,夜墨轩就仿佛受了刺激一般,更加用力地摩擦着她柔嫩的双唇,力道大到沈琦根本承受不住。唇上传来的疼痛让她秀气的眉头皱在了一起,她唔咽着,推着他。

夜墨轩原本就是想羞辱她,看看一个二婚女的吻技到哪个地步了,谁知她的反应竟出乎他意料的很青涩,根本不知如何换气吸气,在他强势的攻势之下,她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任由他欺负着。

该死!

如果真想勾引他的话,难道不是应该在这个时候使出浑身解数来勾引他起反应么?

倏地,夜墨轩粗暴地将怀中的人拉开,离开她的双唇,“就这么笨?”

沈琦被吻得脑袋昏乎乎的。

除了一个月前的那个男人,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凶猛霸道的索吻,夜墨轩太强势了,就像一只生猛的豹子,逮住你之后一直疯狂地进攻,完全不给你丝毫喘息的机会。

无论你作什么,都逃不掉。

嘴里全是男人陌生的气息,沈琦一开始很抗拒,可是渐渐地被吻得全身发软,这会儿被夜墨轩拉开,思绪还飘远着,眼神迷离地望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夜墨轩危险地眯起眼睛,盯着这双近在咫尺的眸子。

这个女人的眼睛就像一股冷泉,平日里看着太冰太冷清,令人提不起任何欲望。这会儿眼神迷离,自带一股别样的风情,居然……神奇地吸引着他。

莫名的,夜莫沈的脑袋里滋生出一个想法。

这样的女人,在情动的时候拥有这样的风姿,到底是为什么被离婚的?

难道?

夜墨轩眯眼,捏住她的下巴靠近她,哑声问道:“没接过吻?换气都不会?”

听到接吻,沈琦似乎才回过神来,眼中的迷离慢慢消逝而去。

然而男人的薄唇再度覆了上来,沈琦嘤咛一声被他扣住后脑勺,加深这个吻。

夜墨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只是在那一瞬间,他突然想留住沈琦眼中的风景,所以……直接上嘴了。

沈琦不知道自己沉沦了多久,直到感觉身体被什么东西顶住时,她才猛地清醒过来。

看到夜墨轩正低头在她的脖颈上啃食,灼热粗重的气息让沈琦惊叫一声,用力推开他。

这一推直接把夜墨轩推开,顺便把自己给摔了。

沈琦跌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整个脑袋都是懵的,她捂着自己红肿的双唇,一双美眸控诉地望着他:“你干什么!”偷瞄了一眼他鼓胀的裤子,当即吓得移开了眼。

夜墨轩被推开后,表情有些许的错愕,片刻后又恢复了冷漠。

“执行丈夫权力,怎么,夜太太不习惯?”
他的唇角带着嘲讽的笑容,明显就是故意羞辱她的。

沈琦气愤地道:“你不是对我没兴趣吗?你干嘛亲我!”

在她的意识里,亲吻应该是爱人之间才能做的事情,可他看她的眼神明显就是厌恶,为什么还能下得去嘴?

“夜太太,我刚才没告诉你吗?对你有兴趣跟羞辱你,完全是两回事。”

沈琦愣住。

没想到他居然恶劣到这种地步,沈琦气得起身要走。

“夜太太还没有帮我脱衣服呢。”

“……”

“还是说,你不想当夜太太了?”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沈琦握紧粉拳,气得脸色煞白,未了又松开。

算了,再忍忍吧。不就是脱衣服吗?

沈琦转身重新走到他面前,夜墨轩注意到,她那双美眸已经恢复了冰冷,又似一谭不会动的冷泉了。

呵,真是扫兴。想留在夜家,却连怎么勾搭人都不会。

沈琦弯下腰去帮他脱裤子,那突兀的凸起让她的脸再次红的低血。索性闭上眼睛去扯他的裤子,但因为姿势不对,怎么也脱不下来。

她只能对他说:“你帮忙用下力。”

夜墨轩坐在那儿冷着脸:&ld

小说文学

quo;夜太太不知道我是残疾?怎么用力?”

沈琦:“你不帮忙用力我根本没办法帮你。”

“哦,看来你这个夜太太也没多大用处。”

沈琦脸色一变,只好闭上嘴巴,自己拼命。

过去两分钟……

沈琦仍然没有成功……

怎么办?沈琦急得快哭了,眼眶都红了。

夜墨轩不耐烦地抬头想呵斥她几句的时候,却发现她急得额头全是汗,连眼眶也红了。

于是到了唇边的话就这样止住了,夜墨轩蹙起眉。

他是怎么回事?

像这种不择手段,代替她妹妹又怀着孩子嫁进夜家的女人,他应该直接丢出去才是,居然还给她机会在这里?

夜墨轩猛地清醒过来,扣住沈琦的手腕,直接将她推出去。

沈琦始料未及,瘦弱的肩膀撞在坚硬的墙壁上,抬头就对上夜墨轩森冷的眼眸。

“滚出去。”

她捂着自己被撞疼的肩膀,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

“什么都不会,留在这里做什么?滚!”

“你!”沈琦握紧拳头,觉得夜墨轩说话简直过分。

可是想了想,她半天没帮上忙也是事实,眼底的怒意消去,然后捂着自己的肩膀慢慢出了浴室。

“萧肃!”冷漠的声音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破门而来,躲在外面偷听的萧肃身形一个抖擞。

小说文学

还不滚进来?”

萧肃连滚带爬地冲进浴室里,尴尬地挠挠头:“夜少,你是怎么知道我在外面的?”

夜墨轩冷冷地掠了他一眼,萧肃只好马上闭嘴。

等夜墨轩洗好澡出来的时候,卧室的沈琦早已睡着。小小的一团缩在被子里 ,她把整个脑袋都盖住,只露出了几缕黑色的长发。

只是一眼,夜墨轩就收回了目光。

“毛巾。”

萧肃递来干毛巾,夜墨轩擦干头发上的水,薄唇动了动:“你先回去吧。&rdquo

;

话落,那边熟睡中的沈琦大概是整个人盖在被子里觉得热了,突然踢掉了被子,露出了雪白笔直的细腿。

沈琦皮肤很白,腿又很细,这一幕给人造成的视觉冲击还挺大的。

萧肃亦听到动静下意识地望过去,结果眼神刚接触到那双细白的腿,夜墨轩带着寒意的声音就响起:“还不走?”

突然的冷意让萧肃一个哆嗦,连忙走出房间。

等他走后,夜墨轩的目光才重新落在沈琦的身上,冷哼一声:该死的女人,居然还装得那么纯洁,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现在睡着了,却这么勾男人!

-

沈琦醒来的时候,夜墨轩已经离开。等她收拾完下楼,正好碰到了夜老爷子。

“沈月?”

“老爷子……”一看到他,沈琦就莫名紧张。

总觉得这个老人的眼神很凌厉,似乎能洞悉人心,她生怕自己的身份在他面前会被轻易识别。

“你这两天,没陪墨轩去公司?”

虽然话语很轻,可是沈琦听出了一丝责备,她怯怯地看了老爷子一眼,然后小声地道:“对不起老爷子,我这两天人有点不舒服,所以……”

“不舒服?”夜老爷子眯起那双凌厉的眼眸,“我叫医生过来给你检查一下。”

叫医生过来给她检查?那她怀孕的事情不是立刻就曝光了吗?

沈琦立马出声阻止:“不用了老爷子,我只是普通的感冒而已,我呆会自己出去药店买点药就可以。”

夜老爷子精明的眼睛盯着她,沈琦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下意识地咬住下唇。

“鼻音都这么重了,只吃药怎么好?”谁知夜老爷子只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走得近一些。

沈琦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拘谨地停了下来。

“记得自己去买药啊,吃了药要是有好一点,记得去公司看看墨轩。”

沈琦点头:“我知道了老爷子。”

“嗯。”夜老爷子这才满意地点头,“去吧。”

离开夜家以后,沈琦给韩雪幽打了电话,韩雪幽来的速度很快,二十分钟就赶到了。

上车后,韩雪幽问身边面无表情的人:“想好了?要打胎?”

沈琦坚定地点了点头。

只是天不遂人愿……

“沈小姐,按照检查结果来看,你的子宫内壁特别薄,流产会导致穿孔大出血,重则危及生命,轻则一辈子无法再孕。我们这边是不建议你流产的。”

听言,沈琦皱起了秀眉,一旁的韩雪幽闻言也有些诧异:“不能打胎?”

“是的,不建议。”医生轻叹一口气:“你们再好好想想吧。”

出了医院,韩雪幽的眉头都打结了:“不能打胎,那你怎么办?天啊,怎么会有这么烦人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

“我先送你回去吧。”

沈琦点头,然后又摇头:“你送我去公司吧。”

抵达夜氏集团大厦的时候,韩雪幽开口:“你先去吧,我回去给你联系医生问问看。”

“雪幽,谢谢你,我先走了。”

因为上次来过,几个前台对沈琦的印象还很深,因此沈琦也很顺利地坐上电梯,到达顶层总裁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没关,沈琦刚想敲门,就听到里面的对话传来。

“上次我让你找人,结果你把那个女人给我带过来,这次又给我带一个当妈的女人过来。萧肃,是我太纵容你了,还是你现在办事都不带脑子了?”

夜墨轩坐在办公室前,修长的指间轻扣着桌面,眼中的精光暴现,慑人的气息充斥他全身。

萧肃站在办公桌前挨训,脑袋都垂得低低,像一只耷拉着脑袋的小狗。

看到这一幕,沈琦下意识地就躲在了门后。

“夜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实在是您给出的消息太少了,所以我是属于宁可错杀也一个都没有放过的做法。”萧肃心里也委屈呀,他跟着夜墨轩这么久,平时处理的都是工作上的事情。就算有些麻烦事,他也可以很快摆平。

可是如今的任务却是找女人,还是一个什么信息都不知道的女人,哪有那么容易?

“我给的消息少?你自己不会收集消息?”夜墨轩冷笑一声,锐利的目光变得阴沉起来,轻敲着桌面的动作也随之停止:“还是说,你在怪我?”

那幽幽带冷的语气让萧肃的身形一下子站直起来,他立即摇头否认。

“没有的事!夜少,接下来我会安排人手多检查,下次我一定亲自审问以后再把人带到您面前。”

“审问?”

“您放心,如果是那个人,我一定不会伤害到她的。”

小说文学



“滚。”夜墨轩得到满意的答案,不耐烦地扯了扯胸前的领带。

萧肃巴不得他快点喊自己滚蛋,这办公室里冷得他都呆不下去了:“是!”

萧肃出来后,顺手将办公室的门关上,转身就看到了站在墙边的沈琦。

萧肃立马把她拉到角落:“你不要命了?居然偷听我跟夜少讲话?”

听言,沈琦摇头:“我只是恰好过来听到你们说话,不过,他要找的人是谁啊?”

听言,萧肃眯起眼睛:“沈小姐,不该问的我劝你还是别问,你嫁到夜家来本来就是替代,可不能算是夜少的正牌妻子,再多管闲事,少奶奶可没得当了。”

萧肃的话很直白,令沈琦有些难堪地垂下了眼帘:“我知道……”

见她情绪忽然低落,萧肃意识到自己的话说得重了些:“我知道我说的话是难听了点,但沈小姐自己也明白吧?总之今天的事情你不要再提了,否则我也救不了你。”说完,萧肃转身快速离开。

沈琦在角落里站了大概五分钟,她才去敲门。

“进。”夜墨轩的声音听起来冰冷又无情,隐约还带着怒气。

沈琦犹豫了片刻,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夜墨轩没有坐在办公室前,而是背对着她坐在落地窗前,俯瞰着下方。

空气静了几秒,夜墨轩意识到来人居然没说话,便蹙起眉自己转动着轮椅转身。

谁知映入眼底的居然是沈琦那张略苍白病态的脸。

夜墨轩皱眉:“你来做什么?”

沈琦抬头,撞进他的眼底,“我、我是你的助理啊。”

夜墨轩不屑地勾唇冷笑,目光瞥向她平坦的小腹,又是一阵烦躁。

他拉了拉胸前的领带,冷声问:“孩子的事情怎么打算?”

夜墨轩主动提起孩子的事,让沈琦脸色的又白了几分,手指无声地收紧。

“不吭声?你是打算留下他?”

想起医生的话,沈琦鼓起勇气和他对视:“你能不能再宽限几天时间……”

“不能!”夜墨轩想也不想的回绝,周身的冷意令人生寒,像看死人一样地看着沈琦,薄唇吐出残忍的字眼,“两天后,如果孩子还在,我会亲自动手。&

rdquo;

……

一转眼,就到两天后。

沈琦没有去医院打掉孩子,因为韩雪幽找过她,让她先稳住夜墨轩,她那边给自己找医生,看有没有办法不伤身体流产。

只是到了约定的期限,依旧没有找到两全的方法。

这天晚上,卧室里的沈琦焦灼难安,祈祷着夜墨轩可以不要回来就好了,只是哪能如她愿呢?

“吱呀”一声门开。

夜墨轩转动着轮椅进门,就看到愣在原地的女人,锐利的眸光紧紧锁定住他:“约定时间到。”

他声音平静,却带着冷厉。眸色深沉如夜,危险得如同蛰伏的野兽。

沈琦不擅长说谎,所以根本不敢看对方的眼睛,她别开眼睛,小声地道:“我知道,我已经把孩子打掉了。”

“是吗?”夜墨轩冷笑一声,语调微扬。

沈琦立即紧张得睫毛轻颤,声音更低了几分:“我、我真的打了……”

说完,沈琦颤抖着双手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单子递给夜墨轩:“这是流产证明,你看。”

夜墨轩没有接。

空气中流窜着不安的气息。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