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宝典恋爱宝典

解开胸罩揉着她的乳尖《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

2020-07-30 15:11:46 写回复

  往日种种,如电影一般,在脑海里浮现。

十一岁的少年将暖玉挂在她的脖子上:“这是我家的传家宝,你戴着,等我回去之后,再来找你。”

“将来,我娶你,用一辈子来爱护你。”

暖玉上,刻着一个“祁”字。

他要千倍,万倍地补偿她今日为他所受的伤痛。

小丫头七岁多,还不太懂这个承诺的含义,只是诧异地看着他。

“你叫什么名字?”

“我……”她没名字,母亲叫她死丫头,家里的人,都叫她死丫头。

“我是林家的女儿,我爸爸叫林广南,我妈妈叫赵玉仪。”

几天后,她回到家中,一进门,姐姐看到她脖子上的玉,伸手一把抢了过来。

“这么好的东西,你也配戴?”

“把东西还给我!”她上前去抢。

她只知道,这是那个“傅哥哥”给她的东西,他是她从出生到现在,唯一对她好的人。

从小到大,姐姐什么都抢她的,吃的,穿的,但凡她看得上的,她都抢,可偏偏,她得到的东西,她都看得上,哪怕她所得到的东西,本来就是她不要的。

她才刚刚碰到她的手,林瑾瑜突然抓花了自己的脸,眼泪直掉。

她正诧异着,母亲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啪”地甩了她一个耳光,她倒在地上,头脑“嗡嗡”作响。

“还敢跟你姐姐抢东西,不知道她病着吗?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白眼狼……”

宋长禧仰头,伸着细长的脖子,用力吸了口气,才将空气吸入肺腑。

却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

她用了十几年去成长,去消化原生家庭的不公和伤害,她原本以为,自己早就准备好了,可以安放好这些,好好地活下去。

可此时此刻,这些被撕开,她的心,再一次血淋淋的。

林家别墅内,二楼。

林瑾瑜站在自己卧室的阳台里,身影与黑夜融为一体,双手紧紧抓着脖子里的暖玉,目光如刀地盯着远处公路上,忐忑不安。

十三年前,也就是林家搬到云城

的第二年,傅祁礼突然找上门来,她才知道,她从妹妹手中抢过来的暖玉,是他给的定情信物。

他无条件地帮助林家,让林家进入地产界,十来年的时间,就积累了亿万资产,成为云城的新贵。

他如当初承诺的那样,在她十八岁的时候,就和她订了婚。

她一直记得,他刚找上门来时,看到她脖子上挂着暖玉,就扑了上来,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仿若世界至宝般。

“我终于找到你了,这两年,我找你找得好苦!”

少年当时的深情,让年少还没开情窦的她,一下子就沉迷其中。

这些年来,傅祁礼对她很好,给她的名贵礼物不计其数,只差将天上的月亮和星星摘下来给她了。

若不是她需要宋长禧给她移植骨髓,绝对不会让她出现在这里。

让她更不安的是,她没想到,出了别墅,他们两人竟然说上话了。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她毁掉自己现在所拥有的。

看着别墅外路上的人消失,她拿出手机,打了通电话:“跟踪宋长禧,看看她在做什么。”

第二天,宋长禧就接到林瑾瑜打来的电话,站她去林家。

她以为是要安排骨髓移植的事,就去了。

她到的时候,林家正准备吃晚饭。

“知道你来,妈特地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来,你坐在这里。”林瑾瑜热情地招待着她,亲密得好像她们从未分开过。

饭,是她自己让佣人准备的。

她要让所有的人,特别是傅祁礼看到,她是一个完美得不可挑剔的姐姐。

宋长禧一脸冷淡,懒得理她那副虚伪的嘴脸,也不给自己找事。

傅祁礼也在,和他们一起用餐。

多了一个格格不入的人,餐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 。

林瑾瑜在其间周旋,调解着气氛,表面上看起来,一派和谐。

林瑾瑜:“长禧,等过几天,我们一起去医院做个体检,手术后……”

“手术后,我拿了钱,就会回去。”她直接表态。

她不会正真的以为,林家现在会接受她这个乡下长大的女儿。

“哐当!”赵玉仪将碗筷砸在桌子上,阴沉着脸喝道:“钱钱钱,你又要拿钱去外面养野男人是不是?
傅祁礼筷子停在半空中,眉头皱了起来。

林母在他的面前,一向都是优雅慈善的母亲,他还是第一次见她这样失态。

他眯眸看了宋长禧一眼,在外面养男人?

这丫头这么狂/

宋长禧眼眸一抬,直直地看着她,一双漂亮的眸子乌亮漆黑,深不见底,透着逼人心魄的力量。

被她这样看着,她一下子失去了理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都做了些什么龌蹉事,你个死丫头!”

“死丫头”三个字,就像一把利刃,剖开她内心深处的往日种种。

她眼睛一红,却笑了:“林夫人,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林夫人三个字,无疑像个巴掌扇在她的脸上,

直接又狠。

她脸色一青:“你……”

林瑾瑜轻轻握住了母亲的手背,打断了她:“是家里的佣人去银行,遇到你取了钱,给了一个男人……长禧,妈这是担心你!”

赵玉仪冷静了些,冷眼看着自己的这个二女儿,嫌弃不齿。

宋长禧瞳孔一缩,眸光沉了下去。

佣人遇到?

她昨天晚上从这里离开,去了二十四小时服务银行取钱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林家的佣人偏巧就那个时候去了银行?

还拿她当三五岁的稚童呢。

她目光沉沉地看着林瑾瑜,目光落在她的胸口。

她穿着一件浅紫色的深V长裙,掌心大的暖玉落在正中央的位置,隐隐泛着柔白的光,衬得有些病态的她娇颜如花。

反射着光,那块玉的中央,隐约能看到一个祁字。

被她这么一看,她情不自禁地抓紧了胸口的暖玉。

宋长禧重新看着林夫人:“怎么?未成年之前,你对我不闻不问,现在想要管教我这个女儿了?”

林夫人面色如铁,如果不是傅祁礼在,她已经站起,给她一个耳光了。

“妈!”林瑾瑜再次握了握母亲的手:“妹妹年纪还小,脾气大了些,您别生她的气。”

赵玉仪看了眼女儿,心里一顿,理智全回。

宋长禧可以无所顾忌,她本来就一无所有,不怕失去什么,但她这个林夫人不能。

和她来硬的,怎么

小说文学

都是她损失大。

得赶快做了骨髓移植手术,将这个瘟神送走。

见她们不再吭声,宋长禧垂眸,咬住了筷子。

满桌的美味佳肴,随便一个菜,都顶她半个月的生活费,她却怎么也提不起味口,便放下了筷子。

晚饭后,暮色四垂,别墅开了灯,富丽堂皇,美轮美奂。

可她一分钟都不想呆。

正要离开,李嫂便拦了上来。

“二小姐,大小姐让你上楼去,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她口头上叫着二小姐,眼睛里却全是鄙夷,连她这个佣人,都瞧不上她这个乡下来的。

更何况,从夫人和大小姐的口中,别墅里所有的佣人,都知道她是个多么不堪的人。

她对这些视若无睹,如果跟他们来真的,她早在小时候就被气死了。

她只想尽快完事,好远离这些人,便跟着她上楼了。

上了二楼,李嫂推开门:“请吧。”

她走了进去,是一间卧室,足足有一百来平,浅粉色的主色,欧式大床,房内陈设琳琅满目,全是顶级奢侈品,很多东西,是她在网上和书里,都没有看到过的。

她只知道同为林家的女儿,她的姐姐所享受到的,是她想都不敢想的,可没想到却奢侈到这种程度。

她只是淡淡地扫视了一眼,向站在阳台里的林瑾瑜走去。

林瑾瑜一直在观察她的反应,眼里闪过一抹阴郁。

她想让她嫉妒,可她并没有。

随即,她笑了起来,干净明媚的笑容让她看起来高雅而又纯善。

“你找我什么事?”宋长禧走到她的面前,冷声问道,见她紧紧握着脖子里的暖玉,目光落在她的手上。

两人四目相对,她心中的不安已经掩饰不住,在眉宇间透了出来。

她上前两步,双手握着她的手:“长禧,这些年了,我对不起你。”

看着她一副诚心忏悔的模样,宋长禧心头一顿。

难道她是要跟自己解释暖玉的事?

她终于要跟自己说一声对不起了吗?

她恍神的瞬间,林瑾瑜将她的抓得更紧了:“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她抬眸,只见她的目光掠过她,往后看了一眼,脸色突然一阴,眼中闪烁着毒辣的光芒,往阳台外跌去。

她本能地伸出双手,往外抓去。

“砰!”的一声响,紧接着是林瑾瑜“啊——”的惨叫声。

“瑾瑜!”傅祁礼冲进阳台,抓着栏杆往外去抓,他的未婚妻早已经摔在楼下的花园里,鲜血从她的身下蔓延开来,浸染着园中的青草坪。

他转头,一把抓住宋长禧还停在半空里的手,一把她将拽得转过身来,两人面对面。

她这才收回理智,只见他双目通红,怒火如岩浆般在眼中翻腾,咬牙切齿,像头要将她吞食的狂兽。

“不!不是我!我没有推她!我没有……”

听到动静,林夫人从客厅里跑出来,就看到林瑾瑜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嘴角溢着血,身体正在流血。

傅祁礼甩开她,匆忙往楼下跑去。

“砰!”她的身体撞在阳台的墙上,浑身像被撞碎了一般,疼得直冒干眼泪。

她咬牙忍着疼,看着楼下,心里又寒又惧,浑身不由得颤抖起来。

林瑾瑜,对她自己,竟然可以这么狠,完全超出了她的意料。

为了陷害自己,竟

小说文学

然敢拿生命去冒险。

至于原因,从她总是不自觉地握紧脖子里的暖玉,就可以看得出来。

她要傅祁礼亲眼看到,她宋长禧是能对自己的亲姐姐都痛下杀手的人,即便以后,暖玉

小说文学

的事情曝光,也改就不了什么。

她冷着脸,下楼去。

不一会儿,救护车就来了,将林瑾瑜抬上担架,往车上抬去。

傅祁礼浑身是血,追着医生:“医生,我是傅祁礼,不管什么代价,请一定要救治好我的未婚妻!”

单是他傅祁礼的未婚妻这个身份,就可以让林瑾瑜得到最好的医治。

“我们会尽力的!”医生回答道。

这时,警察也来了。

“你们谁报的警,怎么回事?”

“我报的警!”赵玉仪扑上来,抓着宋长禧,将她推到了警察的面前:“这个白眼狼,把自己的亲姐姐,从楼上阳台里推了下来,她要杀死自己的亲姐姐!”

她红着眼睛,歇斯底里地指控着。

宋长禧指尖掐进掌心,如坠冰窖,浑身颤栗。

警察犀利的眼神像手术刀一般剖析着她:“你把人推下楼的?为什么?”

“我没有推她!”她心绪如潮起伏,脸然却依然平静,坚定地说道。

“是她,就是她!”林母铿锵地指证:“她从小就嫉恨自己的姐姐,三岁就开始做伤害她姐姐的事……没想到现在,她竟然,竟然&hel

lip;…要她杀了她的姐姐!”

宋长禧笑了,通红的眼睛泪水盈眶。

这就是自己的母亲啊——

竟然这般诬陷自己!

如果不是她能给林瑾瑜捐献骨髓,做她的药,她是不是在生下自己的时候,就会掐死自己?

不,她根本不会把自己生下来。

可她不懂啊!

如果她是狠毒的母亲,为何对姐姐爱若珍宝?

如果她是个好母亲,又怎么能这样待自己?

父母偏心,竟能偏成这样么?

警察没有直接的证据,又问道:“可还有其他证据?其他的证人?”

林母看了下周围,突然上前去,将就要上救护车的傅祁礼拉了过来:“祁礼,你告诉警察,你亲眼看到这个白眼狼把瑾瑜推下阳台的。”

“傅先生?”警察问道。

他势高位重,他的话,份量自不必说,只要他开口,再加上林母的指认,他们就可以逮捕人了。

他看向宋长禧,只见她笔直地站在原地,倔强地仰着小脸,红红的眼眸含着泪,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却那么的惨烈悲恸,看得人心头直发疼。

他想着在阳台里,她坚定地向自己辩解,说她没有推人。

“我没有从正面看到,不确定。”

宋长禧闻言,诧异地看向他,怎么也没想到,这话会是他说出来的。

林瑾瑜选那个时间,那个地方,就是为了做给他看的。

他虽然只说了真话,可这对她来说,是公平公正,是莫大的帮助。

她原以为,他是姐姐的未婚夫,是林家的人,自然和他们站在一起。

原来,他是不一样的。

傅祁礼看着她错愕的眼神,也是一愣。

从她的眼神里,他可以看出,她对这个家里人的不信任,也包括他。

他往救护车里看了眼已经陷入昏迷的未婚妻,恼怒地拧了下眉,上了车。

警察没有直接的证据,只好说道:“既然如此,一同去医院,等林小姐醒来,看她怎么说。”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