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宝典恋爱宝典

把奶尖儿送到嘴边揉捏 看来昨晚的惩罚还不够亚洲 欧美 校园 春色 小说

2020-07-30 15:11:49 写回复

  华府山水。

暮云泽在浴室呆了两个小时后,才出来。

家里在刚刚被柯木青请的人消过了毒,现在已经闻不到丝毫异味,但是他仍然觉得难受。

他皱着眉,忍着再次进浴室的冲动,回到卧室,找了身睡衣换上。

今天发生的事,颠覆了以往他对高歌所有的认知,这个女人之前表现的太过温顺,让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识透她的真面目。

她脸上哪儿有一点分手后的悲伤,分明是巴不得分手!

他突然有种,这三年被人耍了的感觉。

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人不爽!

不出意料,第二天昨晚的事情就上了头条,一大早暮云泽就被一通电话,叫回了慕家老宅。

刚一进门,一叠报纸就扑面而来,暮云泽伸手挡了一下,报纸散落开来,落在地上。

慕崇峰冷着一张脸,威严的坐在沙发上,手边的茶几上,还放着几张报纸,显然,刚刚的报纸是他丢过来的。

暮云泽弯腰将报纸捡起来,神色平静的走到慕崇峰跟前,将报纸搁在桌上。

“着急让我回来,不会就是想用报纸砸我吧?”

他波澜不惊的态度,激怒了慕崇峰。

他一巴掌拍在茶几上,寒着脸道,“这就是你跟你父亲说话的态度?你是不是以为我们慕家就你一个继承人,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我怎么敢怎么想,”暮云泽勾了一下唇角,笑容有点讽刺,&ldqu

o;我不过是幸运点儿,是您原配夫人生的罢了。”

“你——”

慕崇峰刚要发怒,就见萧雪婉穿着一袭墨绿色的旗袍,款款从楼上下来。

她是暮云泽的生母,今年已经五十有余,她妆容精致,身姿婀娜,因为保养得当,完全看不出一点这个年纪的苍老感,就是神态特别清冷。

她身上有名门贵妇的高贵,却很少有做母亲的慈悲,她对他一直都是严厉居多,很多时候,甚至连一个笑容也吝啬,她跟慕崇峰的婚姻,就像是一场各司其职的合作,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就是—&md

ash;相敬如冰。

“母亲。”

他平静的唤了一声,态度恭敬而疏离。

萧雪婉应了一声,淡淡道,“坐吧,今天让你回来,也不完全是因为报纸上的新闻,你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该成家了,最近,我跟你父亲帮你物色了几个女孩儿,我不着急催你结婚,但是你好歹得有个固定的对象先处着。”

萧雪婉说着,将手中的照片摊开,放在桌上,“你挑挑看看,总会有喜欢的。”

慕崇峰清了清嗓子,道,“你母亲说的,也是我的意思,没指望你一眼就能看上,好歹先挑几个见见面,这些个学识相貌家境都还算不错,约个时间,年轻人一起出来坐坐,聊聊天。”

他说着,从照片里拨出几张,暮云泽扫了一眼,没说话。

慕崇峰挑的都是他生意上合作伙伴的女儿,目的无非就是想强强联姻,可他偏偏不想如他的愿。

他垂眸随便翻了翻,随手翻出一张丢到桌上,“就这个吧。”

慕崇峰一看,脸就黑了。

“你是不是故意跟我作对的?”

“怎么会,”暮云泽扯了一下唇角,“您想多了。”

“好,好,一个暴发户的女儿,你倒是给我说说看,你看上她哪儿了?”

暮云泽微微侧眸,缓慢而平静道,“长得丑,很安全。”

慕崇峰被噎了一下,脸色十分难看。

萧雪婉倒是没说什么,只道,“明天刚好周五,下午你提前一个小时下班,我一会儿把这姑娘的联系方式给你,你们或是吃饭,或是看电影, 先先见见面认识一下。”

暮云泽应了一声,站起身,“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公司了。”

暮云泽一走,慕崇峰才扭头,想跟萧雪婉说些什么,后者却已经拿着照片上楼了,完全没有给他任何交流的机会。

高歌一觉睡到中午才醒来,昨晚醉酒之后干的事,她早忘得一干二净,没心没肺的跑去浴室洗澡去了。

方糖因为有事,留了字条就先走了,高歌洗完澡出来,顶着毛巾坐在沙发上习惯性的刷微博。

然后意外的发现暮云泽居然因为嫖娼上了头条,她点开一看,脸色顿时变得有点奇怪。

暮云泽怀里抱着的那个穿短裤不是她吗?

她揉了揉太阳穴,隐约想起了一些画面,顿时闷笑起来。

让他嚣张了三年,现在分手了,总归得让她扳回一局。

笑了一会儿,她又继续往下刷,结果发现自己居然也上了热搜。

《疑似G姓女星夜店买醉,玉女似欲女》,配图来了个九宫格,正是她昨晚在天上人间跟吕峰喝酒时候的画面,照片清晰度不算高,而且她当时妆容也很浓,所以新闻内容用了“疑似”两个字,大标题只是为了博人眼球,看点击量。

高歌没再往下看,将手机丢到一边,起身去换衣裳了,她大概猜到方糖去哪儿。

下午三点,高歌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出现在博瑞娱乐的大厅。

微博发出到现在,已经六个小时了,公司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也没有联系她启动危机公关,上次拍《旧爱》的时候有人不小心将当时拍戏的剧照泄露出来,里面有她跟陆少衡的亲密合影,因为这件事,当时在微博上引发了不小的骂战,公司的态度依旧是不予理会,任由媒体瞎写乱猜。

这两件事情,公司的态度,让她有点心凉。

拍《旧爱》之前,她的合约就快到期了,公司一直有意向跟她续签,但是她当时没有给确切回答,就说要考虑一下,估计上面以为她动了离开的念头,所以想借着这两件事压一压她的气焰。

她乘上电梯直奔博瑞总裁潘越廷的办公室。

推门进来的时候,方糖刚刚跟他谈完,正要离开。

瞧见高歌,脸色稍微变了一下,眼神示意她怎么来了。

高歌没回话,只道,“你先去楼下等我,我跟潘总谈些事情。”

方糖犹豫了一下,先离开了。

潘越廷对她的出现似乎并不意外,他起身,倒了一杯茶,推到高歌面前,微微一笑,问,“考虑的怎么样了?”
高歌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潘总,像我这种不温不火的艺人,我不明白您跟我续约的理由是什么,我自认为自己并没有那么大的价值。”

“我也一直很好奇,你不接吻戏亲热戏的原因是什么,”潘越廷笑了笑,“如果解约之后,签到别的公司,又突然破了这条规矩,对我来说,是不是损失呢?与其将这个可能留给别人,不如自己继续养着。”

他是一个聪明的商人,自然了解自己旗下这些艺人的能耐,高歌绝不可能仅仅止步在二三线。

“刚刚方糖说,你接了森瑞的代言,按照合约,公司要抽取六成代言费,如果你肯答应续约的话,我可以将抽成降至三成,并且在续约后,量身为你定做一部戏捧你,你觉得怎么样?”

“潘总的提议很诱人,”高歌笑笑,“但是我没那么大的雄心壮志,这三千万的代言费,我本来也觉得烫手,潘总要抽成,抽了便是。”

其实她本来是签哪里都无所谓,她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能经常出现在的银幕上,但是这样被威胁着续约,让她非常不爽。

“我的合约还有四十三天到期,剩下的时间,祝我们合作愉快。”

高歌笑着伸出手,潘越廷脸色有点僵硬,皮笑肉不笑得跟她喔了一下,“那我也祝你以后星途似锦。”

当天下午,公司就催促高歌开始复工,行程一下子被排到了下个月,各种乱七八糟的剧本,代言,都往她这里塞。

什么牙刷,肥皂,纸尿裤,还有内衣内裤,避孕药,全都是一些没有什么名气的小品牌商户。

高歌心里明白,潘越廷是想榨干她最后一点利用价值,让她清楚自己的身价。

相比较方糖的震怒,她还是比较容易接受的,这样总比背后整人要强,而且还有钱赚,更重要的是,公司居然没有没收她的公寓,这一点上也算有点良心。

忙了一个通宵,早上六点高歌回到公寓倒头就睡,好久没有这么忙过,这样的工作量,让她一下子有点儿吃不消。

下午三点,她还在睡梦中,就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惊醒。

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高歌暴躁的跳下床去开门。

“就知道你还在睡!”

方糖将手里的袋子塞进她怀里,“洗漱,换衣,晚上《旧爱》的杀青宴前,带你去见个导演。”

“什么导演?”

“谢斌,俊然说他现在正在秘密为《醉倾城》选角,我想带你去争取一下角色。”

高歌笑着撞了一下方糖的肩膀,“小糖,你这个男朋友还挺上道的。”

方糖呸了一口,“不上道老娘要他干嘛?别废话,换衣服去!”

高歌拎着袋子,屁颠屁颠的进了浴室。

下午五点,绮色娱乐城。

高歌穿着一身酒红色的斜肩长裙,身姿摇曳的出现在大厅。

她肤色亮白,这个颜色衬着她的姿容更加明艳,身边经过的人频频侧目,回头率爆表。

等进了电梯,高歌才叹息道,“小糖啊,我怎么感觉自己跟要接客的小姐一样,你挑这件衣服,是不是太艳太紧了。”

方糖嘴角抽了抽,“《醉倾城》里女二的设定就是蛇血美人,让你这么穿,我有我的用意,一会儿见了谢导,别乱说话。”

说话间,电梯就到了。

方糖带着高歌到了312门口,叩了叩门。

开门的是程俊然,瞧见她俩,递了个眼色,让开路迎进来,笑着对沙发上的人说,“谢导,冯先生,这就是我给你们推荐的人——高歌。”

高歌抬眸望过去,只见沙发上并排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方糖提过的导演谢斌,还有一个是《醉倾城》的制片人冯笑天,冯笑天是圈内有名的金牌制作人,据说这部片子,是他自己拉的投资,想来也是抱着自立门户的想法来拍的。

高歌勾起唇角,伸手道,“谢导好,冯先生好。”

“你好。”

谢导瞧见高歌,眼睛就亮了,早在程俊然跟他推荐这个人之前,他就查过高歌的资料,先不说演技,单单是外形,就特别符合他心中女二的人设。

随后他又去找了几部高歌的作品看了一下,发现这姑娘简直就是万年女二专业户,演的大都是反派角色,按理说,刚出道就接这种设定的角色,很容易被打上标签,但是高歌却不会,她是唯一一个演反派反而更吸粉的女艺人,因为太过艳丽,总让人忽略她本身的演技,那个时候,谢斌就想:找到了,就是她了。

谢斌还未开口,冯笑天就笑着道,“高小姐,可否稍等一会儿,因为还有一位演员,对这个角色也很感兴趣。”

话音刚落,门就从外面推开,高歌下意识的望过去,只见暮云泽带着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儿一前一后的走进来,对上她的眼神,他动作一怔,下一秒就拧紧了眉头。

高歌却是笑了。

她跟暮云泽在一起三年,她的工作他向来不闻不问,她只以为他是不喜欢插手她事,却不想有一天会亲眼看见,他为别的女人来竞争角色。

她将视线转移在那个女孩儿身上,唇红齿白,面容姣好,一身公主裙,标准的青春靓丽美少女,还挺符合暮云泽的口味,她也看出来了,这位正是昨天小白发来照片里的女人。

方糖脸色难看,扭头瞪了一眼程俊然,而程俊然也是一脸懵逼。

“慕总请坐。”

冯笑天笑着招呼道,“这位就是您说的那个演员,林姿小姐?”

如果是一般人,这会儿肯定上前打招呼套近乎了,但是这位姑娘似乎有点傻,或者觉得有暮云泽撑腰,就觉得唯我独尊,硬是没有一点自我介绍的自觉。

冯笑天讨了个没趣,讪讪的放下手开始沏茶。

暮云泽更是没有开口的意思,他的视线完全集中在高歌身上,准确点儿说,是她的衣服上。

这种穿了比不穿还诱惑的衣服,让他

小说文学

感觉格外的——不爽!

林姿叫了两声发现暮云泽没搭理她,忍不住抬高了声音,“你在看什么呀?”

暮云泽推开她的手,冷冷道,&

小说文学

ldquo;云泽也是你叫的?”

林姿有点蒙了,小脸儿也变得煞白,松开手有点尴尬的坐在那儿,显得楚楚可怜。

方糖心里大为痛快,高歌却是神色淡淡,看不出情绪。

暮云泽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既然角色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就不打扰了。”

他说着,就要起身,冯笑天赶紧拦住他道,“角色尚未敲定,慕总先别慌忙走。”

“事实上,我们有两个角色待定,除了女二,还有一个就是女二身边的心腹,戏份也是蛮多的,这个角色发挥的空间也比较大,演技上需要极大的挑战,高小姐本身也有很多作品问世,且姿容绝伦,眼神尖刻,我个人觉得更适合心腹这个角色。”

方糖一听脸就黑了,她皮笑肉不笑道,“我家歌儿不但姿容绝伦,眼神尖刻,还一身贵气,真要接了这角色,到时候拍戏往林小姐跟前一站,不是给林小姐和剧组招黑吗,这个锅我们可背不起。”

饶是智商跟情商都有限,林姿也听出来了方糖话里的讥讽,顿时气得小脸通红。

暮云泽则是面无表情,根本没有替林姿出头的打算。

冯笑天拿捏不准这位慕总的意思,就打圆场道, “方小姐想多了,都是为了电影,剧组

哪里会介意这个,况且,这大电影跟平常的电视剧可不一样,总共也就一百分钟的时间,就是一个端茶倒水的小厮也是不少人竞争,更何况是能占几分钟台词的配角。”

言下之意,你们也别太不识抬举。

方糖气炸了,刚要开口,高歌抢在她前面道,“其实偶尔挑战一下角色也无妨,我是没有意见,就怕慕总不愿意。”

暮云泽蹙眉望着她,分不清她是真心还是假意,他沉默了良久才道。

“她不适合这个角色。”

冯笑天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高歌已经站起身。

“既然不合适,我就不叨扰了,谢导,有机会再合作。”

谢斌满脸遗憾,冯笑天是这部戏的制片人加投资商,决定演员的事情,他根本没办法插手,哪怕他心里十分看好高歌。

他跟她握了一下,认真道,“一定。”

高歌勾唇笑了一下,那一闪而过的芳华,令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哪怕是在圈子里见惯美女的谢导,也不得不承认高歌的长相的确是太惊艳了。

高歌一行人离开后,暮云泽扭头对林姿道,“你留在这儿,熟悉下剧本。”

他说完不再看她,大步离开。

“你到底怎么打听的?人角色明摆着内定了,今儿这出什么意思?让歌儿去给一个新人当配角?这脸也太大了吧?”

方糖气炸了,出来就将气全都撒在程俊然身上。

程俊然大呼冤枉,“之前谢导跟我说这个角色他中意高歌,我才给他引荐的,我要知道这样,怎么可能叫你们过来。”

高歌笑道,“行了,多大点儿事儿,因为这点儿事让你们小两口跟着吵架,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方糖泄了气,懊恼道,“暮云泽也太会恶心人了,你没戏拍的那些日子,这混蛋连个屁也不放,现在一分手找着了新欢,居然亲自带人来抢角,简直就他妈一个人

小说文学

渣!,他俩是不是早就有一腿了,要不然分手的时候,会心虚给你一个大代言?”

程俊然眼见她们身后暮云泽越来越近,不停的示意眼色,奈何俩人根本没瞧出来端倪,高歌甚至无所谓道,“谁知道呢,也许不止一腿呢。”

“和谁不止一腿?”

阴测测的声音自耳边响起,高歌打了个寒颤,明显感觉压在腰上的手在加重力道。

方糖皮笑肉不笑的扯了一下嘴角,故意用一种讥讽的语气道,“慕总不是在陪林小姐谈角色,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也不怕林小姐单独在那儿被人欺负?”

这句话成功让暮云泽周身的气压低了低。

程俊然赶紧拉住她,往后退道,“慕总您忙,高歌,我跟小糖在楼下等你。”

说完不管方糖如何挣扎,硬是将她拉进了电梯。

走廊上顿时安静下来,高歌扭头笑望着他,抿唇唤了一声,“慕总”

她的神情跟之前在酒店时候的样子差了太多,就像是戴了一张面具,每一个表情都像是经过精准计算,一分不多,一分也不少,就如同这三年,成功的对他瞒天过海一样。

他看了她良久,才沉沉开口。

“那个角色并不适合你,如果你想要,我可以再帮你物色一部戏。”

高歌有点意外的看了他一眼,而后轻笑着摇头,“三千万的代言费,已经够多了,再接一部戏,我怕自己没什么能交换的。”

她将两个人的关系简单的定为皮肉交易,瞬间让暮云泽的脸色难看起来。

他冷着脸,直接将她推进了一个包间,抵在门板上,捏着她的下巴,重重的咬了一口。

高歌吃痛,忍不住张开唇,暮云泽趁机将舌头挤进去,攻城略地。

高歌蹙起眉,十分干脆的在他唇上咬了一口,血腥味并没有让暮云泽松口,反而让他变本加厉。

他一手摁着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落到她臀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喘着气,道,“你穿成这样,难道不是为了得到角色做出的‘交换’?”

高歌的心凉了半截,没想到在一起三年,他心里居然这么想她,一瞬间,她只觉得心灰意冷。

“是啊,既然都是卖,我怎么着也有权利选择卖给谁吧?”

高歌用力推开他,噙着笑,说着浪荡话,比起无情,她似乎更胜一筹。

暮云泽的脸上像是覆了一层寒冰,冷得掉渣,他阴着脸,沉沉的望着她,这种尖锐的感觉,让高歌有种对方想撕了她的错觉。

良久,她只听见暮云泽回了他两个字。

“荡妇!”

他离开后,周围仿佛一下子静谧起来,高歌擦了擦嘴唇,平静的整理着了一下衣裙,从空荡荡的包厢出来。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