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宝典恋爱宝典

宝宝乖乖坐上来好不好——极度婬荡小说

2020-07-31 10:26:18 写回复

   深秋凄冷,天空灰沉而压抑。

  被大雨凌虐过后的南山公墓,诡异而可怕。

  景婳跪倒在崭新的墓碑前,任由寒意渗透进五脏六腑,那锥心刺骨的痛终是逼的她恸哭出声。

  “爸……对不起,女儿不孝。我好后悔,后悔任性不听您的话,执迷不悟非要嫁给他……如果不是他,您也不会死……”

  都是她的错。

  当年,是她求着父亲收养盛祁言,非要嫁给他,甚至让父亲给他景氏集团总裁的位置,悉心栽培。

  可他却将景氏掏空,逼得父亲跳楼,哥哥失踪,她甚至被他和妹妹景曦联合设计,被迫净身出户。

  一夕之间,她从人人艳羡的第一名媛沦为整个南城最声名狼藉的豪门弃妇。

  她爱了他整整十年,却被他欺骗了整整十年。

  景婳伏地跪在泥土里,深深地忏悔,瘦削的身体蜷缩成小

小的一团,任由风雨砸在她瘦削的脊背上。

  小腹里锥心刺骨的疼越来越重,她强忍着,任由泪水滚落。

  “爸,您放心!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我会要他们下去给您磕头认错!”

  景婳挺直脊背给父亲磕头,直到磕到白皙的前额红肿,肌肤血痕斑驳。

  “爸,你一定要保佑我。等我报了仇,我再下去陪你。”

  “呵……”

  倏然,一道阴沉的冷笑声突兀地响起——

  “我看你是没这个机会了。”低沉清冷的声线,藏着讥讽暗嘲的笑。

  景婳循着声音望过去,呼吸蓦地凝住。

  视线一片恍惚,那人的轮廓却愈发清晰。

  盛祁言。

  她的前夫。

  不远处的青石台上,盛祁言站在漆黑的大伞下,被一群高大挺拔的手下簇拥着。

  他身上穿着一身肃穆的黑色定制手工西装,面容隽永,内敛儒雅,金丝边框眼镜下,那双波澜不惊的漆黑眼眸比这墨色还要深重。

  景婳踉跄着站起来,狼狈泥泞,从未有过的肮脏不堪。

  她全身颤抖着咬牙,眼底杀气蒸腾,“盛祁言,你来做

什么?”

  “岳父好不容易死了,我这个曾经的女婿,自然要来祭拜……”盛祁言慢条斯理的说着,高高在上睥睨着她,眼中再没了曾经的浓情温柔。

  看着她,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景婳心中哀痛,此刻更是厌恶极了他这幅冠冕堂皇的模样,“祭拜?我爸对你视如己出,你却害死他,盛祁言,谁给你的脸来祭拜?”

  到底要多狠的心,才能做到这般绝情?

  闻言,盛祁言危险的眸光寸寸眯紧,事不关己道:“我要的只是景氏,他自己想死,谁都拦不住。”

  他怎么有脸说出这种话?!

  景婳一时怒极,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把刀,通红着眼眶,向着盛祁言冲过去!

  “盛祁言!你去死!”

  根本来不及靠近,景婳就被黑衣保镖一脚踹了出去,她整个人被撂翻在地,同时被制住。

  “放开我!我要杀了他!”她破碎到歇斯底里的声线,渗透进视死如归的决绝。

  她用尽一生去爱眼前的这个男人,却遭到彻头彻尾的背叛,被逼得家破人亡。

  那种撕心裂肺的绝望,比死都难熬。

  盛祁言在她面前蹲下来,捡起刀抬起她的下颚,“想杀我?就凭现在的你?景婳,谁给你的胆子拿刀对着我的?还把景

小说文学

曦撞得不省人事?”

  景婳悲怆的眼底恨意翻滚,潋滟红唇尽是苦笑,“你们都该死,不是吗?”

  一个小时前,她跟同父异母的妹妹景曦两车相撞,那个女人被撞得当场昏迷,流了一地的血。

  “你是连你哥的命都不想要了!”盛祁言顿时狠狠地掐住她纤细的脖颈,阴冷的恨意喷薄在她脸上,恨不得把她掐死一了百了。

  景婳的笑容满是苦涩,艰难地开口:“这不都是被你们逼的吗?盛祁言,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爱上了你这种人渣?!”

  她是真的爱他如命。

  可她曾经有多爱他,现在就有多恨他。

  她的话,彻底挑起了盛祁言的怒火。

  “怎么?现在不喜欢我了?”他轻笑一声,缓慢地松开了手,“可是景婳,如果当初不是你死缠烂打逼着我娶你,如今你可能不会落得这个下场。”

  景婳怔住,眼泪决堤般滚落。

  “是啊,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明知你不爱我,却异想天开有一天能暖化你的心,却不想,你从来都没爱过我。”

  盛祁言漆黑墨色的眼眸如狂风过境,他的喉结滚了滚,闭上眼睛深呼吸。

  “现在你还有机会,去景曦的病床前磕头认错,做我的情人,我就放过你。&r

dquo;

  景婳难以置信地抬头,泪流满面。

  事到如今,他竟然还能恬不知耻的说出这种话?

  她悲愤交加,只觉得耻辱,即便落魄到尘埃,她也要骄傲地昂着她的头颅,“你、做、梦!我死都不怕,还怕进监狱?!”

  她差点撞死鼎鼎大名的小白花景曦小姐,现在整个南城的警察都在搜捕她。

  但那又怎样?

  她不会低头求他的,更不会沦落成他的玩物!

  “我就算是做交际花,都不会再让你碰一下!”景婳仰着头,眼底是漆黑的冰冷和不屈。

  “你说什么?!”他回头,心头的怒火快要压抑不住,滚烫急迫的气息恨不得将她吞噬。

  他最讨厌她烈火般执拗的性子。

  景婳笑了一下,对着父亲的墓碑发誓,“盛祁言,从今以后,别指望我会低头求你。你我之间,早已没有半分情分。我恨你,哪怕是死了,都不会忘掉对你的恨。”

  她被迫跪在他面前,浑身湿透,早没了昔日里艳丽娇媚的模样。

  可她说的话,却让盛祁言的心口仿佛被滚烫的浓硫酸腐蚀,说不出的烦燥。

  “你再给我说一遍?”盛祁言站在雨中,黑衣肃杀,眉宇之间裹上浓重的戾气。

  景婳笑的明媚,脸色是死寂一般的苍白。

  小腹处钻心的疼蔓延到五脏六腑,她强忍着痛意,重复道:“盛祁言,我恨你!”

  她绝情绝义的话,终于彻底将他激怒。

  盛祁言黑沉着脸,毫不怜惜地狠狠抬脚!

  “啊——!”

  景婳条件反射地想要护住肚子,可是后脑勺却“咣当”一声磕在泥泞湿滑的青石板上。

  刺目淋漓的血水顿时顺着石板小路蜿蜒而下,她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景婳再次睁开眼,入目的是一片雪白。

  她这是在哪儿?地狱吗?

  “景小姐醒了,快去告诉盛先生。”耳边是护士激动的声音。

  “我在哪?”景婳声音沙哑地开口。

  “这里是医院。”护士见景婳想起身,急忙过去扶她,“你刚刚流产身子虚弱,还是静养比较好。”

  流产?孩子没了?

  “你说什么?”景婳只觉得有一道惊雷在她耳边炸开,她的手也无意识地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那里一片平坦,再也没有新生命的痕迹。

  昏迷之前的场景扑面而来,当时的疼痛感让景婳忍不住抖了一下身子。

  她凄惨一笑,喃喃自语:“他那么用力,孩子怎么可能会留下来?”

  闭上眼,眼泪大颗落下。

  “我的孩子。”景婳用手捂着脸,痛哭不已。

  过了

小说文学

一会儿,哭声渐收。

  她把手放下,脸上已是一片死寂,她对护士说:“你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待一会。”

  等护士一走,景婳便如同木偶一般从床上爬起来,站在窗前。

  外面阳光明媚,可她的眼前只有雾蒙蒙的一片。

  她抬脚爬上窗台,任由冰凉的触感顺着脚心传遍全身。

  她置身阳光中,却如坠冰窖。

  她的孩子、父亲和爱情都没了,她还留恋这世间做什么?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盛祁言一进来就见景婳站在窗台上摇摇欲坠,大喝:“景婳!”

  景婳回首看着盛祁言,面色更加苍白,但她没有理会,只闭上眼睛,张开了双手。

  与此同时,盛祁言一步步地逼近,语气阴冷骇人:“如果你敢跳下去,我就让人把你的哥哥也扔下去!”

  景婳的动作生生顿住了。

  居然用哥哥的性命来威胁她!

  就在她晃神的一瞬间,盛祁言伸手把她拉了下来,像是丢一块破布一样丢到床上。

  景婳身子虚脱,晃了几下倒在了床边,她半爬着,眼泪划过白皙的脸颊:“爱我的爸爸,最在乎的孩子都没了,我被抛弃被背叛被算计,变得一无所有,你以为还有什么可以威胁我?”

  “你还有个哥哥!”盛祁言眼中闪过得意,如同一个胜者。

  “呵!”景婳眼中闪过决绝,几乎用全生的力气才把话说出口:“那就让哥哥和我一起去死吧!”

  如果哥哥知道她跟景家的仇人继续纠缠,哪怕他还活着应该也会被她气死的。

  盛

小说文学

祁言被景婳这副态度彻底激怒,大力的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半拖半拽地把她拉出了病房。

  “放开我,我自己能走!”景婳挣扎,他的触碰让她觉得恶心。

  盛祁言冷笑,穿过一条走廊后才松手把景婳甩到地上,指着一扇玻璃窗说:“好好看看里面的这个人,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