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宝典恋爱宝典

少妇太爽了在线观看,把女的下面扒开添宝贝看镜子里我是怎么爱你的

2020-07-31 15:58:12 写回复

   当天下午,叶暖就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提前请假回家了。

  许是知道她家的情况特殊,对于今天的爽约,陈姐也没怎么责怪她,很快就准了她的假。

  放了假,叶暖就早早的去幼儿园接了儿子回去。

  “啧,叶女士,你旷工,不乖哦。”

  小家伙才见到叶暖,就板着小脸教育起来。

  闻言,叶暖点头,道:“是是,七月小先生教育的是,我是因为太想七月了,才迫不及待想来接你。”

  听此,小家伙矜持的扬了扬唇角,道:“那好吧,这次就原谅你了,谁叫我宠你呢。”

  叶暖强忍着,才没让自己笑出声。

  回到家后。

  小七月看着去厨房忙碌的叶暖,精致的眸子微微眯起,突然问道:“小叶女士,我可以问问我爸爸的事吗?”

  闻言,叶暖手上的动作顿时一僵。

  她转过头,看向门口的儿子,张了张口道:“怎么……突然想问这个?”

  “七月……想要爸爸了吗?”

  小家伙摇头,道:“不想,一点也不想。”

  “那为什么?”

  叶暖有些意外,她以为,他会很期待和别的小朋友一样,有个爸爸接送他上下学的……

  “因为他冤枉你,我不喜欢。”

  听此,叶暖身子颤了颤,问道:“你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愿意相信妈咪吗?”

  “当然。”

  小七月勾了勾唇角,道:“叶女士可是我心尖上的人哦。”

  闻言,叶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如果当时封丞北有儿子一半信任她,他们之间会不会就不是这个结果?

  叶暖这个想法只冒出来一瞬,就被她否定了。

  根本没有如果。

  伤害已经造成,封丞北恨她入骨,根本不会信任她。

  她和封丞北这辈子,应该不会有再见的机会了。

  和儿子吃完饭,叶暖就哄他去睡觉了,因为昨天请假耽误不少事情,第二天她早早起来将儿子送去幼儿园后,就忙不迭的赶去了公司。

  不远处,黑色车子里,封丞北一路跟着叶暖,见她送了孩子去幼儿园,又来到公司。

  看着女

小说文学

人和孩子之间有说有笑的模样,封丞北只觉得刺眼极了,尤其在看到女人的时候,他发现叶暖变了。

  五年前,叶暖虽然是叶家千金,却从上到下都透着唯唯诺诺的感觉,现在,好像不一样了……

  封丞北将手中的资料摔到一边,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叶暖才到公司门口,就隐约感觉到一道凌厉的目光逼近。

  余光淡淡一瞥,她的身子蓦地一僵。

  封丞北!

  五年的时光,没有给这个男人留下任何岁月的痕迹,矜贵依旧,也疏冷依旧。

  “叶暖,还真是你。”这是封丞北看到她说的第一句话。

  叶暖呼吸窒了窒,才压下那抹心痛,她转过头,淡淡的道:“先生,你认错人了。”

  闻言,封丞北冷笑:“叶暖,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

  叶暖放在身侧的手,无意识的收紧,又放松。

  随后她蓦地笑了,却笑得讽刺:“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还敢问他有什么事!

  呵,五年不见,这女人也学会了欲擒故纵。

  “你难道不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封丞北一步步走近,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姿态,气势逼人。

  “你想要我解释什么?”

  叶暖没有跑,语气又淡了几分,这和封丞北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他心底突然有些不舒服,沉了脸,道:“你自己做过什么,你心里清楚。”

  “呵。”

  叶暖突然笑了,比刚刚还要讽刺。

  封丞北还不懂她笑什么,就见女人红了眼眶,看着他的目光,异常冰冷!

  “封丞北,你想要我解释什么?解释我当年是怎么从那场大火中死里逃生?还是解释,我是怎么被你们冤枉,又怎么差点被你们给……害死!”

  女人的声音很沉,很哑,她双手攥紧,说的十分艰难。

  封丞北的眸光顿时一

小说文学

滞,随即沉了脸道:“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了你?”

  “你觉得呢?”

  叶暖冷笑,却笑不达眼底。

  封丞北脱口便想否认,但是莫名的,他看到叶暖愤怒的目光,心口一紧,难得怔住了……

  冤枉,害死……

  在那样的情况下,他从没想过,叶暖是不是被冤枉的……

  他一直觉得,叶暖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放在精神病院慢慢折磨,都难消他心头之恨!他从没想过要她死,这个女人,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而且,这么多年过去,她就一点也不愧疚吗?!她当年做过那么多错事,她就一点也不羞耻吗?!

  莫名的,看到叶暖的脸色,他又有些动摇。

  如果叶暖,真的是被冤枉的,那,他要怎么办……

  “封丞北,已经过去五年了,你还打算再把我关进去一次吗?我没有做过那些事,也早就不喜欢你了,回来滨州城,也从来没打算去找你,你就当可怜我,放过我吧,好不好?”

  女人的声音很轻,虽然是

小说文学

问句,却丝毫没有等他同意的意思。

  说完,红着眼眸看了他一眼,便转身向着公司走去。

  封丞北的心里,顿时一紧,条件反射的开口:“叶暖!”

  叶暖脚步不停,可男人接下来却说:“叶暖,我从来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有个孩子!”

  闻言,女人要离开的脚步,生生的止住了。

  她转过头,不敢置信的看着封丞北,脸色瞬间白了几分。

  孩子……

  看着女人变了的脸色,封丞北心底却一点也不觉得舒服。

  怎么,现在他对于她来说,一点都无所谓了?还有,叶暖看他的那是什么目光?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成了这样……

  记忆中,叶暖一直都是跟在他后面,粘着他,默默注视他,甩也甩不掉的人。

  想到这里,他心里有些不舒服,脸色也就更沉了几分:“如果不是被我发现,你还打算带着我的儿子藏多久?你就打算,带着我的种,躲一辈子?”

  男人的语气很重,叶暖心口一紧,忙道:“封丞北,那不是你的儿子!”

  听此,男人冷笑:“是不是我的种,验一验就知道了。”

  说罢,在女人震惊的目光中,转身离开。

  叶暖,你休想就这么断的一干二净!

  看着男人离开,叶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险些晕倒。

  封丞北知道小七月的事了!他想从她身边夺走他!这

对叶暖来说就是晴天霹雳!

  她没了上班的心情,因为担心小七月,转身就回了幼儿园。

  但人才一到,心就凉了半截。

  幼儿园的老师告诉她,就在刚刚,小七月被他爸爸的人接走了!

  ……

  封氏集团。

  高层,总裁办公室内。

  气氛明显透着诡异。

  小家伙就坐在沙发上,和办公桌后的男人对视着,丝毫没有一点怯懦,“所以,你们打算什么时候送我回去?你们这是绑架,绑架要判多少年,大家都是成年人,不用我说了吧?”

  成年人?

  封丞北轻笑了声,他倒是把自己当回事。

  他的长指放在桌面上,无意识的敲了敲,以高高在上的姿态道:“你是我的儿子,我接我的儿子回来,谁敢有意见?”

  “我是你的儿子?”

  “是!”

  听此,小家伙睁着好看的大眼睛,看着他,面露几分疑惑:“奇怪,我的爸爸早就死了,我怎么会是你的儿子?”

  封丞北手上动作一顿,随即脸色紧跟着一沉。

  一旁的助理顿时吓了一跳,忙不迭的道:“小少爷,这话可不能瞎说,封总……就是您的亲生父亲。”

  “父亲?那为什么我以前没有见过你?”

  封丞北半眯起眸子,道:“你以后会和我一起生活。”

  “我不要!”

  小家伙想也没想的拒绝,道:“我只想和妈咪一起生活,封先生,在你冤枉我妈咪害得她那么苦之后,我们就注定没有关系了。”

  闻言,封丞北的脸色一僵,不敢置信的看向隔着一张桌子,眸光淡淡看着自己的小家伙。
  冤枉叶暖?他怎么可能冤枉叶暖?当年那些事,分明就是她做出来的,现在又有什么资格来喊冤……

  而且,是谁教这小子跟他这么说话的!

  “胡说八道也要有个限度!”

  封丞北的脸色倏地一沉,脸色带着几分可怖,他一瞬不瞬看着对面的小家伙,但对面的小七月,目光放十分淡然。

  “是不是胡说,我自己心里清楚,我和妈咪过的什么日子,我也很清楚。”

  小家伙心里并不淡然,但仍旧挺直着小小的脊背,道:“封叔叔,请你放过我妈咪,好不好?她已经躲你很远了。”

  封丞北听着那声叔叔,只觉得心里被狠狠刺了一下。

  但最让他难受的还是小七月说的那句话,他张了张口,有些哑然:“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我妈咪,她很好,她是全天下最好的人,她不会做那些事的!”小家伙说话奶声奶气的,却异常的清晰。

  封丞北的心狠狠一滞。

  身侧的手颤了颤,他转身,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去。

  小七月被重重的砸门声吓得身子抖了抖,但很快又轻轻呼了口气。

  ……

  封老爷子来的时候,小七月正在助理的照料下看着书。

  他真的很乖巧,在知道自己不可能被送回去后,也不哭闹,就老老实实的看着漫画书。

  不得不说,小七月真的和封丞北很像。

  尤其眉眼处,简直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翻页的动作更是跟封丞北如出一辙。

  封老爷子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他的眸光动了动,轻声道:“你,是小七月吗?”

  虽然这么问着,却是肯定的语气。

  小七月一怔,就听老爷子自我介绍道:“我是丞北的爷爷,也就是你的太爷爷……”

  闻言,小七月没有喊,只是乖巧道:“您好。”

  听此,封老爷子满是褶皱的老脸都笑开了花,小心问道:“你已经五岁了……这么多年过得好吗?”

  “这么多年,我和妈咪在一起,过得很好。”

  小七月乖乖的说道。

  提到叶暖,老爷子的笑容一滞,他张了张口,尴尬道:“你妈咪她,过得好吗……”

  “我妈咪过得不好,因为有人冤枉她,还想把我从她身边抢走。我想,她现在一定在哭。”

  几岁的孩童说话比较直接,明明是淡淡的话语,却让封老爷子的脸色倏然一白。

  “这些,是你妈咪和你说的吗?”

  “有我自己猜到的,也有亲近的阿姨告诉我的。她说,你们不相信我妈咪,认为她是坏人……我不懂,给别人定罪前,不应该先找到证据吗?你们认定我妈咪做坏事的时候,有证据吗?”

  明明是最简单的质问,却让老爷子的呼吸一窒,想要解释的话都噎在喉咙口。

  他们没有……

  在当时那个情况下,丞北恨透了叶暖,根本没人替她说过话。

  封老爷子在滨州城一向是最权威的存在,但是在这一刻,却被一个五岁的小孩给狠狠戳了心!

  他看着面前神色淡然的孩子,许久,想要解释的话终究咽了回去。

  他叹口气,讪讪的走了出去。

  封丞北就在外面,点着烟,狠狠吸了一口,烟雾缭绕下,一张清隽的脸,显得几分晦暗不明。

  助理适时出来问道:“Boss,小少爷问,什么时候能送他回去?他说再不放他回去,他……就要报案了。”

  靠!

  看把他厉害的!

  封丞北的脸色沉得厉害,长指掸了掸手上的烟,冷冷道:“让他去报!看谁敢把他带回去!”

  “好……”助理犹豫了一下,又道:“送来的新款玩具也给小少爷了,但他说不稀罕。”

  封丞北手上的动作一顿。

  不稀罕?

  如果他没记错,今天见到叶暖时,她也说过这三个字,甚至避他如蛇蝎。

  想到这里,封丞北心口一痛。

  原本郁积在五脏六腑的怒气,也随着这句话,毫无预警的散了出去。

  失去小七月的第一个晚上,叶暖整晚辗转难眠,心中再次被痛恨所覆盖,她想过封丞北早晚有一天会知道小七月的存在,却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封丞北,你毁了我的一生还不够,现在,连我最重要的依靠也要夺走吗?

  第二天,叶暖一起来,就直接去了警局。

  可能是整宿没睡的缘故,做笔录的时候,她的眼前一阵阵发黑,这是她的老毛病了,和以前相比,她的身子真的差了很多。

  当年生小七月的时候,叶暖大出血,住了很久的医院。出院后,一门心思为了养活自己和小七月,根本没有好好调理过,虽然现在苦尽甘来,可身子却熬坏了。

  应该说,在精神病院的那半年,她的身子就已经在那暗无天日的摧残中坏了!

  “虽然孩子已经失踪24小时了,但……你确定要报案吗?”

  做笔录的中年男人,看着叶暖,言语中有几分意味不明。

  只因叶暖要举报的不是别人,而是封氏集团的总裁——封丞北。

  闻言,叶暖轻笑了下:“我很确定。”

  “你们……是什么关系?”

  “我们没有关系,如果有,也只是仇人关系。”叶暖的嗓音很轻,却足够令人一惊。

  听此,那警官一愣,“你……”

  他正想说什么,却在看到门口出现的男人时,戛然而止。

  叶暖跟着转过头,就看到一袭西装,面沉如水的封丞北。

  显然,他全听到了。

  一时间,屋内有种诡异的安静,做笔录的警官忙不迭的起身,想要说些什么,就听男人愤怒地吼道:“滚——”

  很快,屋内就只剩下他们二人。

  封丞北几步走来,一把扣住叶暖的手腕,脸色沉得渗人:“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竟然敢告我,叶暖,是谁给你的胆子?”

  她就这么巴不得,快点让儿子跟他撇清关系吗!

  叶暖的手腕一痛,但是脸色不显,她抬起头,直视封丞北的目光,淡淡道:“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

  “我是孩子的母亲,生养了他五年,现在封先生一个不合就要把他抢走,合适吗?”

  女人的声音很轻,却叫封丞北的脸色一僵,心口的火,瞬间郁积起来。

  几年不见,这个女人也变得伶牙俐齿了。

  他扣紧她的手,冷笑道:“他是我的儿子,叶暖,你在生下他的时候,就应该知道这个结果!”

  封丞北说完,叶暖就笑了。

  “知道什么结果?知道你会对我不依不饶的纠缠吗?”叶暖看着他,唇角挂着几分嘲弄,“封丞北,你一直都骂我贱,现在你这样,不贱吗?”

  闻言,男人的脸色顿时一沉,“你说什么?”

  “我说,封丞北,你不贱吗?”

  话音才落,伴随着&ldq

uo;砰”的一声,就见旁边桌子上的东西,被男人重重扫落,冰凉的杯子,更是擦着叶暖的脸飞了出去。

  鲜红的血,瞬间流满了女人的半边脸颊。

  叶暖却好似无所觉一般,只是身子晃了晃,在那殷红的血迹对比下,小脸有些过分的苍白。

  封丞北一直觉得叶暖太矫情,明明只是擦破了皮,她却流了一脸的血。

  他这么想着,心底堵着的怒气快要将他淹没一般,在女人闭上眸子的瞬间,他冷嘲起来:“怎么,现在一副惨相,是给谁看?”

  话音才落,就见女人的身子往后重重的栽了过去。

  封丞北一怔,条件反射地伸手把人接住,却发现隔着衣料的身子滚烫得吓人。

  ……

  封氏集团,总裁休息室内。

  封丞北记不清手中的烟已经抽到了第几根的时候,顾卓才从休息室走出来,出来后的第一句就是:“怎么高烧成这样还在拖着,不怕死人吗?”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