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宝典恋爱宝典

老头胯下挣扎的娇妻 睡了几个40多岁大姐吻胸揉屁股摸腿娇喘视频

2020-08-01 14:05:59 写回复

  小宝摇了摇,“不怪妈咪,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会巧克力过敏呢,嘻嘻,小宝没事哒。”

“嗯嗯,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慕浅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瓜儿,一脸的宠溺。

一旁站着的墨景琛脸色冷如寒霜,“你可以走了。”

不知为何,见慕浅跟小宝之间那般的亲昵,心底油然生出一种感觉,像是最喜欢的东西被人抢走了似的,心底空落落的。

令人极度不爽!

闻声,慕浅侧目,意味不明的瞟了一眼墨景琛。

回头,看着小宝,温柔一笑,“小奶包,小阿姨还有点事,先走了。你自己要好好注意身体哦。”

“呜呜……我不要嘛。妈咪,不要走,呜呜……”

看着慕浅起身就要离开,小宝哇第一声嚎啕大哭,小手时不时擦拭着泪水,抽泣哽咽着,“妈咪不要小宝,呜呜……小宝是个没人要的孩子了,呜呜……”

墨景琛:“……”

亲爹站在这儿,他是当他死了吗?

“小宝,别闹!慕浅阿姨有事要去处理。”墨景琛走上前,伸手搂住小宝,安抚着他的情绪。

怎奈,小宝根本不赏脸。

挥舞着小手,推开墨景琛,“我要妈咪,我不要爹地,妈咪,呜呜……妈咪……”一双大眼眸泛着莹莹泪光,眼泪夺眶而出,挂在脸颊上,看着令人心疼至极。

慕浅的心当即软了下来。

站在他跟前,弯腰,拉着他的小手,摩挲着胖乎乎的小嫩手,“好了,好了,小奶包不哭了。”

从纸盒里抽出几张纸巾为她擦拭着眼泪,“小奶包,你已经长大了,是个小小男子汉,哪儿有男子汉还哭的?羞羞脸哦。”

小宝嘟着嘴巴,红着眼睛望着慕浅,憋回了眼泪,却忍不住的哽咽着。

那模样,着实惹人怜惜。

“妈咪,小宝不哭。小宝不哭你就会留下来么?”奶声奶气的问着。

慕浅束手无策的伸手拂了拂额,冷眼撇向墨景琛,好似再说:你是当爹的,能不能哄哄你儿子?我还有事要走,你看不出来么?

何况,你都已经下了逐客令。

墨景琛接收到慕浅的示意,虽然心中不爽,却还是耐着性子跟小宝解释,“小宝,爹地陪你好不好?这位是慕浅阿姨,不是你的妈咪。”

“呜呜……爹地骗人,她不是小宝的妈咪,那小宝妈咪去哪儿了?呜呜……骗子,骗子……”小宝忍不住泪流,委屈巴巴的质问着墨景琛。

“这……”

墨景琛无言以对,不知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

“我说过,你妈咪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以后会回来的。”墨景琛苍白无力的解释着。

“骗子!呜呜……你都跟乔薇阿姨订婚了,你根本都不要妈咪了,呜呜……小宝不爱爹地,小宝讨厌爹地……”

小孩子撒泼是非常棘手的问题。

慕浅自己有个小公主,自然知道其中的难处。

可奇怪的是,每一次见着小宝,都会想念她的小公主,便抑制不住母爱泛滥,心疼这个小奶包。

“哟哟,小奶包别哭了,好么?”她伸手捏了捏小宝的脸颊,“那阿姨答应你,以后经常来看你,行吗?”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办法。

话音落下,猛然感受到一道凌厉目光直射二来。

侧目,便迎上墨景琛那一双幽深的瞳眸,释放着幽光,令人骇然。

慕浅嘴角一阵狂抽,压抑不住心底愤怒,猛地起身,“既然不待见,我走就是了。”

虽然很舍不得小奶包,可墨景琛的态度着实让人厌恶。

她恋恋不舍的望了望小宝,转身走了。

病房里,小宝哭的越来越凶,可他到底是墨景琛的孩子。

墨景琛哄不好自己的

小说文学

孩子,就是他的无能,与她无关。

强忍着心疼,上了电梯,离开了。

匆忙出了医院,便见着路旁站着的司靳言。

慕浅心底愧疚,走了过去,讪讪一笑,“学长,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事,我刚好打了一通电话的时间你就来了。”

司靳言温润一笑,那笑容宛如三月暖阳,沐浴人心。“坐我车吧,我带你过去。”

晚上,维也纳酒店。

慕浅约好乔薇晚上在维也纳酒店吃饭,因为司靳言跟墨景琛是好兄弟,自然就带上了他。待她跟司靳言两人出现的时候,墨景琛和乔薇以及小宝都过来了。

“呀,妈咪,你可算来了。”

小宝一看见慕浅便高兴地合不拢嘴,迈着小短腿朝着她跑了过来。

慕浅温柔一笑,蹲下身抱着小宝,对着他做了个‘嘘’的手势,“叫我小阿姨,不然,我以后都不会再见你,知道吗?”

说话间,慕浅眼睛瞥了一眼乔薇,只见着她从椅子上缓缓起身,脸色不怎么好看。

可她也不是有心的,小奶包童言无忌,着实令人头疼。

“嗯,好。小宝听妈……”

“嗯?”

小奶包一句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慕浅拧了拧眉,佯装生气的模样,他立马伸出食指置于唇瓣上,“嘘~小阿姨,小阿姨。”

小萌宝贼兮兮一笑,白皙脸颊粉嘟嘟的模样,别提多可爱了。

“这才乖嘛。”

慕浅满意的笑了笑,牵着小奶包的手,对着乔薇笑了笑,“昨天救了小奶包,他就跟觉得我特别亲近。”

言外之意,是告诉乔薇,不要多想。

乔薇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墨景琛,见着他沉默不言的坐在椅子上,方才舒了一口气,对着慕浅说道:“这事儿还得谢谢你呢。”

她目光落在司靳言的身上,“咦,靳言,你怎么跟慕浅在一起?”

“慕浅是我学妹,我也是今天看着她,就跟着一起过来了。”

司靳言对着乔薇客套一笑,解释着。

乔薇目光在慕浅和司靳言身上来回打量一圈,颇有深意的说道:“那也挺好的,你们两人都是单身,没事可以约一约。”

言语之中,故意撺掇着两人。

“乔阿姨,小阿姨可不能跟这个大叔叔约呢,大叔叔没有爹地帅。”

小奶包童言无忌。

一句话说出来,自己没有觉得什么,可在场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气氛一下子变得冷凝压抑。

墨景琛砰地一下子放下手里的手机,冷眼瞪着小奶包,“给我过来,不准再胡说八道!”而后,他瞪着慕浅,犀利的眼眸微微眯缝着,“慕小姐,你跟小宝似乎不熟吧?”

一时间,气氛剑拔弩张,墨景琛态度骤然转变,有些愤怒。
刚才,所有人都亲眼看见慕浅跟小宝两人亲密的说着悄悄话,墨景琛以为,慕浅唆使利用小宝。

慕浅柳叶眉微微扬了扬,“对啊,墨少说的有道理,那麻烦你看好自家的儿子行吗?”

松开了小奶包的手,低头,收敛了脸颊上森冷的冷寒气息,对着小家伙微微一笑,捏了捏他的脸颊,“小奶包,去吧,找你爹地去。”

小宝眨巴着一双眼睛,无辜的大眼睛在几个大人之间来回扫视一圈,而后低着头,撅着嘴巴,“小阿姨,小宝是不是说错话了?”

乔薇见状立马上前,伸手欲牵住小宝的手,“小宝,到阿姨这儿来。”

“不要!”

小宝见着乔薇,立马往慕浅身后钻了过去,伸手搂住她的腿,“呜呜……我要小阿姨,我就要小阿姨。”

他就是喜欢小阿姨,反正就要跟小阿姨在一起才好嘛。

眼见着墨景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司靳言眉心微拧,开口说道:“小宝还是个孩子,喜欢谁那是出于孩子们的天性,不必在意。”

“是啊,是啊。”乔薇立马附和着,对着墨景琛讪讪一笑,“景琛,浅浅是我闺蜜……”

旁敲侧击的告诉墨景琛,能不能给她一点面子,不要跟慕浅计较?

墨景琛浓墨剑眉微微扬起,目光柔情的看着乔薇,无奈的摇头,“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单纯就好了。”说话间,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慕浅。

慕浅抿了抿唇,被墨景琛的话刺激的胸腔起起伏伏,天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墨景琛是乔薇的未婚夫,她才懒得跟墨景琛一起用餐呢。

莫名其妙!

“小阿姨,小宝饿了,要吃饭饭……”

小奶包晃了晃慕浅的手,牵着她入座。

慕浅回头看着司靳言,颇有些歉意的笑了笑,“学长,坐,吃完咱们就回去吧。”

不知为何,看见墨景琛那副德行,她就觉得有些厌恶,弄得谁都觊觎他家里的财产似的。

真以为腰缠万贯吗?

“小宝,过来。”

墨景琛对着小宝招了招手,示意他去他那边坐下。

然而,小奶包并不买账。

摇晃着小脑袋,奶声奶气的说道:“嗯~不要嘛,我就要坐在小阿姨的怀里。”说着,小脑袋在她的怀里蹭啊蹭。

慕浅让他逗乐了,低头看着他,捏了捏他的小脸,小声说道:“小奶包,怎么那么讨人喜欢?”

“嘻嘻……”

小家伙露出一排白净的牙齿,对着慕浅灿烂一笑。

忽然,他回头看着墨景琛,说道:“爹地~”

挣扎着从慕浅怀中溜了下来,迈着小短腿去了墨景琛的跟前,拉着他的大手,撒娇着,“爹地,小宝好喜欢小阿姨,可以可以让小阿姨做小宝干妈啊?”

“不可以!”

“不行!”

两道声音戛然而起。

慕浅抬眸,顺着声音看去,只见着乔薇和墨景琛两人纷纷拒绝。

乔薇似乎感受到慕浅异样的目光,脸色颇有些难看,立马笑着解释道:“浅浅啊,你还没结婚,怎么能做小宝的干妈?回头对你声誉不好。再说了,小宝还小,童言无忌,你可千万别当真。”

“嗯,我知道的。”

慕浅微微颌首,笑了笑。

只是心口蓦然一沉,竟有些难受。

不是因为别的,若是因为她真心实意的想要跟小奶包拉开距离,生怕会让乔薇不高兴。

可此时,她清晰的感受到乔薇对她的防备之心,有些难受。

毕竟,她们是好闺蜜,彼此之间应该互相信任的。

“不嘛,我就要。哼!”

小奶包很是生气,气的小胳膊抱着,气呼呼的撅着嘴巴瞪着墨景琛,“哼,墨景琛,我不要你了。从今天起,你就不是小宝的爹地,小宝要跟着小阿姨,哼!”

说话间,他转身朝着慕浅走了过去……

然而,人还没有走开几步,就被墨景琛一把抓了回去,抱着他坐在腿上,“你给我过来,老老实实坐着,若是不听话,你……”

他声音骤然一顿,不悦的目光瞥了一眼慕浅,低头在小宝的耳旁说道:“你要是不听话,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让你跟慕浅见面了!”

今天在医院,如果不是因为小家伙哭着闹着想要见慕浅,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带着小宝过来赴宴。

要知道,小宝平日里都是不哭不闹的孩子,哪儿会像这两天这样胡闹任性?

只要拿着慕浅说事儿,自然很奏效。

放做以前,小宝断然不会如此无理取闹。

墨景琛凛寒目光扫向慕浅,审视的眼神打量着她,细细看去,她眉眼之处与小宝竟然有几分……相似?!

相似?!

仔细回忆,当年忠叔带来的那个女孩似乎也姓……慕?!

所以,她也许就是……

墨景琛湛蓝色瞳眸闪过一抹星芒,心中有了盘算。

小宝立马乖巧的不说话,只是脸色有些不好看。

“咱们点餐吧。”

司靳言见着气氛尴尬中透着几分诡谲气息,便主动开口化解尴尬,侧目看着慕浅,温柔一笑,“浅浅,想吃什么?”

“随便吧,什么都行。”

闹了一遭,慕浅哪儿还有吃饭的心思?

只想赶紧离开这儿才好。

“小阿姨,小宝可喜欢吃这家的灌汤包,还有糖糕酥,嗯……还有就是红烧排骨,味道可好可好啦。”虽然不能跟慕浅坐在一起,但是小宝还是喜欢跟慕浅搭讪。

“你也喜欢这些?”

司靳言微微蹙眉,不可思议的看向慕浅,“我记得,你以前也很喜欢这些菜。”

是呢,记得当初慕浅还在海城的时候,她就特别的喜欢灌汤包,糖糕酥,好烧排骨之类的食物。

然而,司靳言话音落下,所有人面面相觑,气氛越发的诡异。

“呀,真的吗?”

小宝一听司靳言的话瞬间坐不住了,从墨景琛的腿上溜了下来,直接扑到了慕浅的怀里,“真的吗?小阿姨,你说,你会不会是我失散多年的妈咪哇?”

他大大的眼眸闪着幽光,一脸希冀的望着慕浅,满怀期待。

“小宝,不可以胡说。浅浅还没结婚呢。”

司靳言见着在场几个人的脸色不怎么好,立马开口说道。

他话音落下,小宝立马耷拉着脸颊,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也变得黯淡无光,颇有些伤感的抿着唇瓣,“哦。”



不知为何,那一刹,慕浅竟有些心疼小家伙,被他那失望的神色灼痛了心脏一般,涌出刀割的感觉
冥冥之中,就好似看见了家里小丫头的模样。

思及此,她却诧异的发现,妍妍的五官竟然跟这孩子有些相似!

不,看着小奶包眉眼之间,还有鼻子,根本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噌地一下子,她站了起来。

“浅浅,你怎么了?”

发现她神色有些不正常,司靳言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关心的询问着。

包厢里,不仅仅是慕浅,就连墨景琛和乔薇都发现了慕浅的异样之色。

“我……我突然肚子疼,想去趟卫生间。”

说着,对他们微微颌首,“你们先点餐,我去去就回。”

匆忙的离开包厢,慕浅快步走去了洗手池,在公共区域,她拧开了水龙头接了一捧手,拍在脸颊上,试图让自己清醒清醒。

可越洗,她思绪越发的清晰。

脑海里突然萌生出一种想法,小奶包会不会是她的孩子?

当初,她就是在海城生下了一个男孩,如果按着时间来计算,刚好跟小奶包是差不多大的年纪。

尤其是小奶包的五官,跟妍妍丫头真的是太像太像。

初次与小奶包见面的时候就感觉有些相似,只不过没有过多注意,现在想想,反倒觉得有些惊悚。

“浅浅,你没事吧?”

蓦然,身后一人走了出来。

乔薇看着慕浅,上前关心道:“你没事吧?景琛他……他就是那样的性子,你可千万别跟他计较。”

“嗯,我知道的。”

慕浅微微颌首,抬眸看着乔薇,拧眉一叹,“倒是你。”

抿了抿唇,怅然一叹,“你真的确定墨景琛适合你吗?虽然他家世很不错,但是男人,一定要爱你,才会疼你。”

可这两天对墨景琛的观察,越发的发现墨景琛人品拙劣,值得重新思考。

听着慕浅的话,乔薇瞳孔微缩,眼底闪过一抹星芒,“你怎么突然就说这样的话?你跟景琛……该不会有什么误会?你觉得他是什么样的人?”

“薇薇。其实,你很好,可以找一个对你很好的男人。不过,墨景琛你也可以多多观察一段时间,如果真的不值得,你也可以重新选择。”

总归,慕浅真的觉得墨景琛配不上乔薇。

她那么单纯的女孩,哪儿是墨景琛那样混蛋男人能配得上的女人?

“呵呵呵,景琛对我很好。”

乔薇拉着慕浅的手,面色严肃,“浅浅,以后这种话不要再说了。我跟景琛已经订婚了,以后注

定要在一起。”

就算墨景琛不喜欢她又如何,终归她要做墨家少夫人。

经她的提点,慕浅也明白乔薇的意思,便不好在多少什么,“好,只要你好就还。”

每个人都要自己选择的权利,而乔薇的话她也清楚的明白是什么意思。

只是心中惴惴不安,暗自祈祷着,小奶包可千万千万不是当初她代孕的那个孩子。

若真的是,也一定要对乔薇保密。

她心中做了个假设。

“好吧,你赶紧过去吧,我肚子疼,去趟卫生间。”

乔薇温柔一笑,松开慕浅的手进了卫生间。

慕浅对着镜子简单的收拾了一番仪容,转身走出了卫生间。

可谁料,刚刚走到包厢旁边,便看见墨景琛迎面而来。

慕浅下意识的拧了拧眉,刻意想要避开墨景琛。

然而,那男人竟然一把抓住她的手,直接带着她进入一间无人的包厢,反锁上门。将她死死地抵在门板上,面色森冷的俯视着她,“你到底是谁?”

“嘶——”

被他重重的推到门板上,撞得慕浅脑子七荤八素,背脊生疼的。

忍不住倒抽一口气,怒目横对墨景琛,“你干什么?”

她不明白墨景琛突然把她带到包厢内是做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他一定不是表面看的那么简单的男人。

“我干什么?这个问题是不是该问问你?蓄意接近小宝,挑唆我跟薇薇之间的关系,你到底什么意思?居心何在?”

他面色森冷,冷峻的面庞流露着森冷气息,令人骇人。

慕浅嘴角一抽,万万没想到方才在公共卫生间区域跟乔薇说的话竟然被他给听见了。

她嗤声一笑,“那我倒想问一问,墨少你偷听女人墙角,又居心何在?”

“哼,巧舌如簧。我告诉你,以后离乔薇远一点,如果让我知道你对小宝有什么非分之想,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他俯身靠近慕浅……

慕浅颇颇有些诧异,脸颊死死地抵在门板上,想与他拉开距离,奈何,已经退无可退。

墨景琛伸手捋了捋她鬓角微卷的发丝,冷冷一笑,“我见过的女人很多,你虽然比乔薇好看,但这并不是你为所欲为的资本。我不知道你为何要挑拨乔薇与我分离。但我警告你,这一次,看在你跟她是闺蜜的份上不跟你计较,若有下次,你可以直接消失在海城了。”

“嘶!”

说完,他狠狠地扯掉她一根发丝,疼的慕浅倒抽了一口气。

“你干什么?墨先生,你这样是不是太无礼了?”她瞪了他一眼,气恼不已。

墨景琛扬了扬手里的发丝,“这个,算作给你的教训。今天的话,给我记住了!”

而后,将慕浅扯到一旁,拉开门,大喇喇的走了出去。

无礼的举动气的慕浅胸腔起起伏伏,愤怒不已,同时感慨乔薇识人不明,怎么就看上了墨景琛这种男人,着实让人厌恶。

气呼呼的回到了包厢。

乔薇狐疑的望着她,问道:“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说话间,她目光下意识的看了看墨景琛。

他,似乎也是刚刚进来的。

两人同时离开,一前一后进来,该不会……

&ld

quo;哦,那个,我刚才去打电话去了。”慕浅随意的扯了个幌子。

小说文学


“哦,那赶紧过来吃饭吧,都上菜了。”

乔薇眼角瞥了一眼桌子上慕浅的手机,并未多说什么。

此时,慕浅也看见了桌子上那一部手机,忍不住嘴角一阵狂抽,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两个耳光。

太蠢了,竟然犯了这种低等错误,简直不能被原谅!

“小阿姨,你可算回来了,小宝还以为你回家了呢……”

小奶包笑嘻嘻的看向慕

小说文学

浅,粉嫩唇角微扬,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我就是去了卫生间而已。”慕浅对着小奶包笑了笑。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