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宝典恋爱宝典

玩弄刚结婚的美妇(宝贝喜欢它这样对你吗)

2020-08-01 14:06:02 写回复

  被慕浅怒怼他‘无能’!

墨景琛冷峻面庞当即阴沉下来,凛寒的眼眸死死地盯着她,“你在挑衅我?”

不过是三言两语,气氛便陷入冷凝之中,剑拔弩张。

小宝见势不妙,立马走上前,小小身板挡在慕浅前面。

双手叉腰,昂头对着墨景琛怒道:“哼,爹地,男银欺负女银,算什么男子汉?真是替你羞羞脸。”

小家伙说话间,嘴巴一张一合,墨景琛一眼便看见他那洁白的牙齿上残留着的棕色的东西。

不禁双眉颦蹙,立马蹲下身,大掌捏住他的嘴巴,质问道:“张嘴,我看你吃的什么东西?”

“吃的巧克力哇,可好吃了呢。”

小宝不悦的鼓着腮帮子,冷哼着,“爹地,你骗人。巧克力明明可好吃了,哪儿难吃了嘛。”

“巧克力?”墨景琛当即面色一沉,抬眸看着慕浅,“谁让你给他吃巧克力的?!”

“小孩子吃点巧克力怎么了,你凶什么凶?!”

慕浅厉声反驳着,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哎呀,唔……疼……”

正在此时,小宝捂着小腹,连连倒抽气,疼的哼哼着。小脸拧巴着,似乎疼的不轻。

“小奶包,你怎么回事?”慕浅立马蹲下身,问道。

墨景琛一把拂开慕浅的手,“怎么回事?当然巧克力过敏,会要命的,你知不知道?!”说完,立马抱起小宝朝着外面跑去。

“什么,过……过敏?”

慕浅微微一怔,颇有些难以置信。

过敏?

小奶包也会巧克力过敏?

怎么那么巧合,小妍妍也巧克力过敏呢。

但慕浅也顾不了那么多,拿起外套和包包立马追了出去。

小孩子巧克力过敏有轻有重。

轻则呕吐,腹痛,出疹子,重则影响呼吸,胃痉挛。

不过看着墨景琛那担忧的模样,应该很严重。

海城,中心医院。

慕浅惴惴不安的在走廊上徘徊着,目光时不时打量着急救室内亮着的灯,心急如焚。

她紧紧攥着斜挎包,眼角瞄了一眼倚靠在墙壁而立的墨景琛。

他双手插在裤兜里,微微垂首,神色凝重。

“抱歉,我不知道小奶包有巧克力过敏的症状,所以……”

“跟你没关系。”

墨景琛打断慕浅的话,缓缓抬眸看着她,“手机给我。”

“啊,什么,你要手机做什么?”

目前疑惑不解的问着,可手却很诚实的将手机递给墨景琛。

墨景琛接过手机,输入一串手机号码,拨打了出去,直到他那边响起手机铃声,方才挂断电话。

他并没有把手机直接递给慕浅,而是霸道而又直接的备注上‘墨’字。

“以后,小宝再去找你,直接跟我联系。”把手机还给慕浅,叮嘱着。

“哦。”

慕浅木讷的应了一声,有些懵。

不明白小奶包为什么总是来找她,叫她‘妈咪’。

“那个……&r

dquo;

慕浅站在墨景琛的面前,抿了抿唇,说道:“能不能看好小奶包,尽量不要让她来找我?”

毕竟乔薇跟墨景琛订婚了,乔薇以后就是小宝的妈妈。

小宝若一直来找她,一次又一次的叫着她‘妈咪’,总是会对乔薇有所影响。

而且因为小宝的缘故,会频繁的接触到墨景琛,似乎……

更不好。

慕浅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也懂得避嫌的道理。

“你很讨厌他?”

墨景琛剑眉紧拧,冷峻的面庞写满了不悦。

“不,不,不,你误会了。你跟乔薇订婚了,我只是希望我跟你,跟小奶包之间保持距离。”女人嘛,最缺乏的就是安全感。

最近不是流行一句话‘防火防盗防闺蜜’吗?

“呵,自以为是。”

男人冷眸微撇,深邃的湛蓝色瞳眸流露着嘲讽与轻蔑。

慕浅脑子一瞬间的短路,没明白男人为何这种反应。

皱眉深思片刻,恍然大悟。

“墨景琛,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搞什么鬼?

是刚才没有说清楚吗?

难怪刚才墨景琛露出那样不屑的眼神。

原来是墨景琛把慕浅话里意思理解为:他对慕浅有别的歪心思,故意利用小奶包来接近她!

所以才露出鄙视的眼神,觉得慕浅完全是自恋!

慕浅心里那个冤枉呐。

百般无奈的白了他一眼,“我可没你想的那么龌蹉。”

墨景琛皱着的眉拧得更深,站直身体,俯视着她,沉声道:“那你什么意思?”

他锐利如鹰一般的眼神宛如浩瀚大海,深不见底。

盯得慕浅浑身发憷,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意思就是,希望保持男女之间该有的距离,省的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她可不希望被人误会。

特别是好闺蜜。

身为律师,她接过太多离婚官司,其中多数就是婚内男人跟别的女人暧昧不清,导致离婚的。

她也算是严于律己。

见她步步后退,墨景琛步步紧逼,直到慕浅退无可退的抵在人行道的墙壁上,他手肘撑在墙上,圈禁着她,俯身,淡淡气息喷薄在她的脸颊上,沙哑着嗓子说道:“你这种故意吸引我注意的拙劣小把式我见的太多了。所以……”

“收起你的小心思。我墨景琛,对你这种女人不感兴趣。”

虽然说昨天慕浅救了小

宝,他心存感激。

但今儿,小宝竟又来找她,倒不得不让他怀疑她的手段!

这么多年,跟慕浅用着同样手段,利用小宝蓄意接近他的人没有五十也有一百。

碍于她是乔薇的闺蜜,他也没多想。

可慕浅刚才说的那一番话,确有故意吸引他注意的嫌疑。

“什么跟什么?”

慕浅怒了。

伸手,猛地用力推搡开墨景琛,怒道:“见过自以为是的,但没有见过你这种自以为是到自恋的极品!真的以为你是墨氏集团总裁,全世界的女人都该喜欢你吗?”

慕浅气的胸腔起起伏伏,纤长细指狠狠地戳了戳他的胸口,“过度自恋就是妄想症。这儿是医院,建议你去看看精神科!”

真是服气了。

到底也没明白乔薇喜欢墨景琛哪一点。

分明就是个变态,横看竖看,都是一副欠揍的棺材脸。

墨景琛眉心拧成‘川’字,低着头,眼眸死死地盯着那一只戳着他胸口的纤长细指,眼底审过一抹森冷气息,“女人,你是不是活腻味了?当真以为你是薇薇的闺蜜,我就不能奈你何?”
“墨少?”

突兀间,一旁有人忽然喊了一声。

两人寻声看去,便见着不远处站着一名西装革履,带着金丝边框眼镜,温润如斯,文质彬彬的男人。

“靳言?”

“学长?”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话音落下,两人收回目光,四目相对,看着彼此,眼中却多了些许诧异。

墨景琛收回了手,笔挺而立。

慕浅则站直身体,理了理衣服。

司靳言朝着两人走了过来,温润一笑,眼神却落在慕浅身上,“浅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告诉我?”

慕浅耸了耸肩,爽朗一笑,“昨天回来的,闺蜜的订婚典礼,陪了她一天,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这样啊。真是好久不见。”

司靳言伸手推了推金丝边框眼镜,上前一步,展开双臂,那柔情万千而又炙热如火的眼神落在慕浅身上,看得她颇有些不适应,却倍感温暖。

慕浅微微一笑,张开双臂与他来一个朋友之间的礼仪拥抱,而后松开。

“好久不见,学长又帅了。”她不吝夸赞。

“你还是那么能说会道。”司靳言揉了揉她的脑袋,眼底满满的都宠溺。

见着他们两人聊得热火朝天,被晾在一旁的墨景琛脸色越发的阴沉。

握拳的手置于唇前,清了清嗓子,轻声咳了咳,“咳咳……”

司靳言收回眼神,看向墨景琛,“景琛,你怎么在这儿?你们……认识?”他挑了挑眉,蓦然想起刚才看见的那一幕,心下疑惑。

“小宝过敏了,带他来医院看看。”说着,墨景琛瞥了一眼身旁的女人,“这事儿说起来话长,回头再说。对了,你不是去了欧洲么,怎么今儿就回来了?”

司靳言前些天有事去了欧洲,导致昨天他的订婚典礼也没能参加。

所以,没能遇见参加订婚宴的慕浅。

“事情处理完了,我就回来了。我的一位学生得了绝症住院,我过来看看,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你们。”说来,还是缘分使然,否则,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慕浅。

“小宝怎么样?还好吗?&rdqu

o;他问道。

提及小宝,墨景琛冷眼一瞥慕浅,眼底说不尽的厌恶。

摇了摇头,“不清楚,还在急救室。”

不多时,小宝被推了出来,转危为安,在VIP病房里挂着吊水,睡着了。

见着小宝并无大碍,只是浑身起了点点红色疹子,墨景琛坐在陪护椅上,寸步不离的陪着他。

有那么一刻,看着他那样心疼小奶包,慕浅觉得,墨景琛应该算是个好父亲。

可,就算是个好父亲,也不见得是个好男人。

“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儿陪陪小宝。”

病房内一阵沉默,墨景琛率先开口说道。

“那好吧。我跟浅浅先走了,有事电话联系。”司靳言走到墨景琛跟前,拍了拍他的肩,“医生说了,并没什么大碍,别太担心。”

慕浅扯了扯唇,想要说些什么,可到底什么也没说,跟着司靳言转身离开了房间。

只是……

瞧着病床上躺着的小奶包,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心疼,愧疚。

两人走出了病房,进了电梯。

司靳言问道:“你跟景琛怎么认识?”

“他啊?我闺蜜的未婚夫。”

“哦,我说呢。”司靳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问道:“才回国,你现在住哪儿呢?”

慕浅无奈一笑,“还没来得及找房子,现在住酒店呢。”

“就知道工作。还是以前的性子,一点也没变。”司靳言摇头一笑,“我楼下正好有一套公寓出租,价格不贵,你要不要去看看?”

“真的吗?远不远?”

“龙泉路。”

“太好了。我正为找房子发愁呢。”

慕浅欣喜不已。

她清楚,依着司靳言的性子,只要是他愿意住的地方,环境一定不会太差。“你今天有时间吗?要是有空的话,带我去看看房子好么?实在不行,你把地址给我,我让我助理去看看也成。”

“没问题,现在就成。”

两人出了医院,走到医院门前。

慕浅看见路对面的水果店和营养品店铺,忽然想到了什么。

便对司靳言说道:“学长,你能不能等我一会儿?我想买点东西送上去。”

&l

小说文学

dquo;嗯,没问题。”

女孩子,心思比较细腻,可男人对于买东西这些事儿并不擅长。

“好,我很快的。”

慕浅对着司靳言勾唇一笑,立马穿过马路,买了果篮和营养品,拎着东西回到了病房。

气喘吁吁的站在病房外,伸手敲了敲门。

不多时,病房门打开。

墨景琛站在病房门前,冷眸扫视着慕浅,不悦的蹙眉,“你还来做什么?”

“我刚在外面给小奶包买了点水果和营养品。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的失误,让小奶包遭罪,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她的女儿也跟小宝一样的年纪。

这么小的孩子就要挂吊水,躺在医院,看着着实可怜,令人心疼。

“不需要。”

男人眸光清冷,并未感激,反而是往后退了一步,作势就要关上病房门。

见状,慕浅立马上前一步,挡在门前,怒道:“你什么意思?我给小奶包买点东西也不行吗。”

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他墨景琛做的可真够绝的。

“真搞不明白乔薇怎么会看上你这种男人!”

慕浅嗤声一哼,无视他阴沉似墨的面庞,绕开他,走进病房,将东西放在病床旁。

站在病床旁,看着小奶包,一脸的心疼。

可想着司靳言还在楼下等着她,便也不好多逗留,转身就要走。

“妈咪,呜呜……妈咪,你不要走,哇……呜呜……”

谁料,刚走了两步的距离,身后就传来小奶包的声音。

软萌的声音令慕浅心头一暖,有那么一刹,就好似听见自家闺女在叫她似的。

回头,看着病床上已经苏醒的小宝,走了过来,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小奶包,醒了?感觉好点了么?”

小宝点了点头,“好多了。”

“小奶包,小阿姨跟你道歉。都是我不好,不知道你不能吃巧克力,不然的话,怎么也不会让你吃那么多的巧克力。知不知道,刚才你真是吓死我了。不过,现在见你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

慕浅坐在床边,拉着他的手,话语轻柔的说道。
小宝摇了摇,“不怪妈咪,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会巧克力过敏呢,嘻嘻,小宝没事哒。”

“嗯嗯,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慕浅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瓜儿,一脸的宠溺。

一旁站着的墨景琛脸色冷如寒霜,“你可以走了。”

不知为

小说文学

何,见慕浅跟小宝之间那般的亲昵,心底油然生出一种感觉,像是最喜欢的东西被人抢走了似的,心底空落落的。

令人极度不爽!

闻声,慕浅侧目,意味不明的瞟了一眼墨景琛。

回头,看着小宝,温柔一笑,“小奶包,小阿姨还有点事,先走了。你自己要好好注意身体哦。”

“呜呜……我不要嘛。妈咪,不要走,呜呜……”

看着慕浅起身就要离开,小宝哇第一声嚎啕大哭,小手时不时擦拭着泪水,抽泣哽咽着,“妈咪不要小宝,呜呜……小宝是个没人要的孩子了,呜呜……”

墨景琛:“……”

亲爹站在这儿,他是当他死了吗?

“小宝,别闹!慕浅阿姨有事要去处理。”墨景琛走上前,伸手搂住小宝,安抚着他的情绪。

怎奈,小宝根本不赏脸。

挥舞着小手,推开墨景琛,“我要妈咪,我不要爹地,妈咪,呜呜……妈咪……”一双大眼眸泛着莹莹泪光,眼泪夺眶而出,挂在脸颊上,看着令人心疼至极。

慕浅的心当即软了下来。

站在他跟前,弯腰,拉着他的小手,摩挲着胖乎乎的小嫩手,“好了,好了,小奶包不哭了。”

从纸盒里抽出几张纸巾为她擦拭着眼泪,“小奶包,你已经长大了,是个小小男子汉,哪儿有男子汉还哭的?羞羞脸哦。”

小宝嘟着嘴巴,红着眼睛望着慕浅,憋回了眼泪,却忍不住的哽咽着。

那模样,着实惹人怜惜。

“妈咪,小宝不哭。小宝不哭你就会留下来么?”奶声奶气的问着。

慕浅束手无策的伸手拂了拂额,冷眼撇向墨景琛,好似再说:你是当爹的,能不能哄哄你儿子?我还有事要走,你看不出来么?

何况,你都已经下了逐客令。

墨景琛接收到慕浅的示意,虽然心中不爽,却还是耐着性子跟小宝解释,“小宝,爹地陪你好不好?这位是慕浅阿姨,不是你的妈咪。”

“呜呜……爹地骗人,她不是小宝的妈咪,那小宝妈咪去哪儿了?呜呜……骗子,骗子……”小宝忍不住泪流,委屈巴巴的质问着墨景琛。

“这……”

墨景琛无言以对,不知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

“我说过,你妈咪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以后会回来的。”墨景琛苍白无力的解释着。

“骗子!呜呜……你都跟乔薇阿姨订婚了,你根本都不要妈咪了,呜呜……小宝不爱爹地,小宝讨厌爹地……”

小孩子撒泼是非常棘手的问题。

慕浅自己有个小公主,自然知道其中的难处。

可奇怪的是

小说文学

,每一次见着小宝,都会想念她的小公主,便抑制不住母爱泛滥,心疼这个小奶包。

“哟哟,小奶包别哭了,好么?”她伸手捏了捏小宝的脸颊,“那阿姨答应你,以后经常来看你,行吗?”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办法。

话音落下,猛然感受到一道凌厉目光直射二来。

侧目,便迎上墨景琛那一双幽深的瞳眸,释放着幽光,令人骇然。

慕浅嘴角一阵狂抽,压抑不住心底愤怒,猛地起身,“既然不待见,我走就是了。”

虽然很舍不得小奶包,可墨景琛的态度着实让人厌恶。

她恋恋不舍的望了望小宝,转身走了。

病房里,小宝哭的越来越凶,可他到底是墨景琛的孩子。

墨景琛哄不好自己的孩子,就是他的无能,与她无关。

强忍着心疼,上了电梯,离开了。

匆忙出了医院,便见着路旁站着的司靳言。

慕浅心底愧疚,走了过去,讪讪一笑,“学长,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事,我刚好打了一通电话的时间你就来了。”

司靳言温润一笑,那笑容宛如三月暖阳,沐浴人心。“坐我车吧,我带你过去。”

晚上,维也纳酒店。

慕浅约好乔薇晚上在维也纳酒店吃饭,因为司靳言跟墨景琛是好兄弟,自然就带上了他。待她跟司靳言两人出现的时候,墨景琛和乔薇以及小宝都过来了。

“呀,妈咪,你可算来了。”

小宝一看见慕浅便高兴地合不拢嘴,迈着小短腿朝着她跑了过来。

慕浅温柔一笑,蹲下身抱着小宝,对着他做了个‘嘘’的手势,“叫我小阿姨,不然,我以后都不会再见你,知道吗?”

说话间,慕浅眼睛瞥了一眼乔薇,只见着她从椅子上缓缓起身,脸色不怎么好看。

可她也不是有心的,小奶包童言无忌,着实令人头疼。

“嗯,好。小宝听妈……”

“嗯?”

小奶包一句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慕浅拧了拧眉,佯装生气的模样,他立马伸出食指置于唇瓣上,“嘘~小阿姨,小阿姨。”

小萌宝贼兮兮一笑,白皙脸颊粉嘟嘟的模样,别提多可爱了。

“这才乖嘛。”

慕浅满意的笑了笑,牵着小奶包的手,对着乔薇笑了笑,“昨天救了小奶包,他就跟觉得我特别亲近。”

言外之意,是告诉乔薇,不要多想。

乔薇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墨景琛,见着他沉默不言的坐在椅子上,方才舒了一口气,对着慕浅说道:“这事儿还得谢谢你呢。”

她目光落在司靳言的身上,“咦,靳言,你怎么跟慕浅在一起?”

“慕浅是我学妹,我也是今天看着她,就跟着一起过来了。”

司靳言对着乔薇客套一笑,解释着。

乔薇目光在慕浅和司靳言身上来回打量一圈,颇有深意的说道:“那也挺好的,你们两人都是单身,没事可以约一约。”

言语之中,故意撺掇着两人。

“乔阿姨,小阿姨可不能跟这个大叔叔约呢,大叔叔没有爹地帅。”

小奶包童言无忌。

一句话说出来,自己没有觉得什么,可在场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气氛一下子变得冷凝压抑。

墨景琛砰地一下子放下手里的手机,冷眼瞪着小奶包,“给我过来,不准再胡说八道!”而后,他瞪着慕浅,犀利的眼眸微微眯缝着,“慕小姐,你跟小宝似乎不熟吧?”

一时间,气氛剑拔弩张,墨景琛态度骤然转变,有些愤怒。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