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宝典恋爱宝典

宝宝我们换个姿势;太粗硬小寡妇受不了

2020-08-01 14:53:32 写回复

  “哼!不说话了?我看是说不出来了吧!”

沈若珂继续用语言刺激她,“都是我玩剩下的招数,你居然还敢在我面前显摆,真是不知死活!”

秦雨萌恨不得将自己的耳朵给捂住。

她加快手上干活的速度,只想赶紧从这个房间里出去。

见她一直保持沉默,沈若珂语调一转,突然得意地笑了。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马上就要跟唯扬结婚了!你曾经的东西,以后都会是我的!”

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秦雨萌终于忍不住开口,冷笑道:“那还真是要恭喜你,做了那么多恶之后,终于达成所愿了!”

沈若珂笑得花枝乱颤:“哪里哪里,还是要感谢你付出这么多,彻底惹恼唯扬,才成就了我。”

秦雨萌原本就不平静的心,立即产生了剧烈的波动。

她猛然回头怒瞪沈若珂:“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忍心

小说文学

对他母亲下手!她那么喜欢你,把你当亲生女儿一样!哪怕你做了寡妇,她也给你一大笔钱保你生活无忧!结果你就是这么报答她的!你不会觉得愧疚吗?!晚上就不怕睡不着觉吗?!”

谈论到林母的事情,沈若珂脸上也微微有些变动。

但是她马上打起精神,跟秦雨萌针锋相对。

“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话!只是想得到想要的东西,我为什么要愧疚?!她是对我很好,可这有什么用?给我的那笔钱,很快就花光了,之后我怎么办?”

沈若珂板起脸来怒吼:“只要她这个老古董还活着,我就不可能跟唯扬在一起!在我的计划里,你和她,我都要除掉!能用她的命干掉你,我开心得很!她不是喜欢我嘛,就当最后一次给我做贡献了!”

秦雨萌缓缓地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沈若珂。

“你连最基本的人性都没有了!如果林唯扬知道了真相,就算再爱你,他也不会放过你的!”

沈若珂高傲地仰起头,笑得志得意满。

“所以我才费尽心机地伪装成你啊!他永远都不可能知道真相的,而你要一直替我将这个黑锅背下去。这滋味,怎么样?”

秦雨萌不想再搭理这个疯狂的女人,紧紧捏住抹布,转身继续自己的工作。

“别急,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得意的拿出一个瓶子,沈若珂摇晃几下,眼睛里闪耀着阴毒的光芒。

“你回头看看,这是什么。”

秦雨萌朝那瓶子看了一眼,里面不过装着一些粉末而已,看不出有什么稀奇的。

“知道你流掉的那个小杂种,现在去哪了吗?”

一句话,令秦雨萌好似被施了定身咒。

她身体僵硬,嘴唇发白,颤抖着重新回头紧盯向那个瓶子。

想要说话,却莫名害怕得不敢开口。

“呵呵……”

看见她瞬变的脸色,沈若珂笑得更加舒畅了,“六个月大的胚胎,晒干之后原来就那么小一点点,磨成粉末也才装满这一瓶,啧啧,真是太可怜了。”

“啪嚓”一声,秦雨萌手上拿着的花瓶直接摔在地上。

眼泪毫无预兆地流下,她的胸口一阵阵的绞痛,几乎无法直起腰来。
“沈若珂!你在骗人对不对!”

秦雨萌的嘴唇跟声音,在一起颤抖,泪水已经覆盖了整片脸颊。

“我才不信你的这些鬼话!那根本不是我的孩子!不是的!你休想骗我!”

沈若珂看着瓶子,眯眼笑道:&ldq

uo;可怜的小东西,变成了这样。爸爸不要它,现在连妈妈也不认它,我都有些心疼这孩子了。”

巨大的冲击,让秦雨萌腿脚一软,直接瘫倒在地上,捂着胸口不停喘息。

“沈若珂……你简直不是人!我知道,你就是为了故意刺激我,让我失控……我不会上当的!它不是!”

她一遍遍重申着,似在警告沈若珂,又似在劝说自己。

沈若珂好似欣赏到一出

好戏,笑容越来越灿烂,手上一摊,无所谓道:

“反正事情是什么样,我都跟你说了,信不信随你咯。”

她放下宠物狗,拿过狗狗用来吃饭的碗,当着秦雨萌的面,将瓶子里的粉末,一点点撒在狗粮里面。

“既然你不信,那我就把这东西,喂给我的宝贝吃掉好了,她还挺喜欢这个味道的呢。”

看着宠物狗伸出舌头,一下下在那些粉末上舔舐着,秦雨萌所有的坚持,彻底崩溃了。

她凄惨地尖叫一声,奋不顾身地朝沈若珂扑来。

“还给我!你把它还给我!”

沈若珂早有准备,机警地躲开,让秦雨萌扑了个空。

“呵呵,想要你的孩子?行啊,我要你今天就自杀!只要你死,我保证把这个瓶子,跟你安葬在一起,让你们母子在地下团圆!反正你的名声已经彻底臭了,早死晚死有什么区别,不如干脆一点成全我,我以后还能给你多烧点纸钱!”

秦雨萌的各种承诺,她沈若珂才不相信呢!

既然知道了她那么多的秘密,还时不时会吸引到林唯扬的目光,这样危险的人物,当然要死掉了才比较令人安心!

“你做梦!”

秦雨萌心碎地嘶吼,眼眶通红,

继续与她争夺。

她情绪不稳,步履蹒跚,几次都不能得手,越发心急。

干脆捡起地上的花瓶碎片,找准了机会,猛然冲着沈若珂的手背扎下去!

碎片直接刺中,深入血肉。

沈若珂先是一愣,随后震天似的惨叫起来:“啊——!救命!来人啊!杀人了!”

秦雨萌被仇恨激发到理智尽失,全然不顾这样会引发什么后果,一下下拔起尖锐的碎片,朝下狠刺。

“你将我害到这个样子!连我死去的孩子都不肯放过!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

听见动静的女佣们,闯进门就看见秦雨萌疯狂行凶的画面,赶紧一起将她拖开控制住,给沈若珂紧急止血包扎。

沈若珂手背上已经被划得稀烂,伤口深可见骨,疼得她浑身冒虚汗。

她唯一得意的技能

小说文学

就是钢琴,手被伤成这样,让她以后还怎么弹!

“你这个贱人!”

沈若珂怒不可遏地对秦雨萌连踢带打,拼命踩踏,“居然敢这么对我!等唯扬回来之后,我一定要他活剐了你!”

“哈哈哈……”

意识到自己总算是成功报复了沈若珂一次,秦雨萌被打得脸颊红肿,却依然放声大笑。

“你会有报应的沈若珂!我就算是死了,也会在地狱里等你!我一定要亲眼看看,像你这种人,最后会是个什么下场!”

沈若珂怒火万丈,恶狠狠将那些粉末,全撒在了狗粮里面。

“还是先看看你自己的孩子,是个什么下场吧!”

眼睁睁地看着宠物狗将那一碗狗粮全都吃干净,秦雨萌痛不欲生,肝肠寸断,最后直接哭得昏死过去。
那群欺辱了沈若珂的混混终于被找到。

林唯扬非常高兴,想立即告诉沈若珂这个消息。

回家之后,才发现她居然被秦雨萌刺伤了。

又听了女佣们的供词,顿时怒火直冲头顶,腾起的杀心无论如何都压制不下。

什么都没来得及说,马上命人将秦雨萌绑着,带去一处荒野山林。

看见保镖们居然在挖土坑,秦雨萌瞬间就明白他们要对自己做什么。

哪怕已经被死亡给吓得腿脚发软,她依旧咬紧牙关,拿出自己所有的勇气,坚定地站立着。

林唯扬看见她这幅死硬不改的样子,越发来气。

作恶多端的她,到底有什么脸面这么骄傲?

不过都是临死前的装腔作势罢了!

拿过一把锋利的匕首,他将秦雨萌的手上按在树上,恶狠狠道:

“你真的该死!我好心给你还债的机会,不是让你这样伤害若珂的!”

秦雨萌眼眶通红,毫无惧意地瞪着他:“那你知道,她是怎么伤害我的吗?!”

那一堆粉末……那一堆被狗舔干净的粉末!

秦雨萌随便想一想,就觉得自己的心要被撕裂了。

而林唯扬却冷冷怒道:“她哪里会伤害你?我只看见,你用凶器扎伤了她用来弹钢琴的手!就像这样!”

话音刚落,刀尖便毫不迟疑地透掌而过,没有给秦雨萌一点反应的机会。

疼痛的感觉,甚至过了一会,才传递到秦雨萌全身。

冷汗一阵阵的流下,她恨不得整个人蜷缩起来,张大的嘴里,连一个痛字都喊不出。

林唯扬还在继续用力,生生将她的手掌钉在了树干上!

“她那么温柔善良,你跟她一比,简直就是屡教不改的畜生!我原本没想要你死,只要你将亏欠我和她的,偿还回来!看你吐血了,我他妈还心疼过你!现在想想,真是可笑!”

林唯扬心中恨意难消,又故意将刀子扭动几下,看着秦雨萌疼到发不出声音来,心里才好受些,阴沉道:

“像你这种渣滓,根本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乖乖去死,才是你最好的归宿!”

靠着强烈的仇恨支撑,秦雨萌才勉强忍下这份极致的疼痛。

暴瞪着充血的眼睛,她狠狠朝着林唯扬脸上啐了一口。

至始至终,没有说出一个求饶的字眼。

跟这个瞎了眼的男人,再多说一个字,都是对她本人的侮辱!

他们的孩子下场如此凄凉,可是他却依旧只关心那个女人的手还能不能弹钢琴!

刀拔出来,秦雨萌惨叫一声,躺倒在地上,缩成虾米一样。

林唯扬冷酷下令:“挖快一点,等会挑断她的手筋脚筋,直接埋掉!”

蹲下来,狠狠地捏住秦雨萌的下颌,林唯扬笑得森冷。

“这一次,你说什么都得死了!”

押送混混们的车子也开了过来。

他们已经被狠狠殴打过,一个个鼻青脸肿的惨不忍睹,现在全都被捆着,跪在林唯扬面前。

“以为躲起来,我就找不到你们这些杂碎了?”

林唯扬冷哼着点燃一根烟,心中有些畅快。

今天一晚上,就能解决掉两个对不起若珂的麻烦,这份礼

小说文学

物,一定会让她高兴的。

不远处,秦雨萌的惨叫声开始响起,回荡在夜晚空旷的山林间,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

小混混们被吓得舌头都找不到在哪了,疯狂磕头,叽叽喳喳的求饶。

“求求您饶了我们吧!我们真的不知道,那是您的女人!她来找我们办事,结果事没办成,她连点辛苦费都不愿意给,我们几个一生气,才会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您大人有大量,就把我们当个屁给放了吧!”

林唯扬抽烟的手,突然停顿了一下,脑子里瞬间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