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宝典恋爱宝典

翁婬系的小说 上校他体力太好h在线阅读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动态图

2020-08-01 14:53:35 写回复

   各取所需……

  郑岚涵握住手上的支票,心里面全然都是复杂和不甘心,可哪怕不甘心,也只能如此。

  她要她的父亲痊愈,哪怕只有一丁点的希望……

  “离婚协议书拿给我。”

  郑岚涵终于松口,楚娇娇眼眸一闪而过的欣喜,笑着吩咐跟过来的助手去拿,。

  郑岚涵顺势抽出一张纸,写下另一份扔给楚娇娇。

  楚娇娇不明所以,接过以后摊开来一看,下一秒有些不悦的望着郑岚涵。,“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嘴上这么答应了,可一旦我签下离婚协议以后,你临时反悔了怎么办?”郑岚涵冷静以后,声音也变得气势十足,她淡淡瞥了一眼楚娇娇,“我不相信你们会照顾好我的父亲,所以在我签下离婚协议之前,你也必须也签下这个,如果我的父亲有半点闪失,附加条件立即作废,公司股份哪怕是甩卖,你们也一分都份也别想拿到!”

  最后一句话,郑岚涵说的坚决,似乎再继续逼迫下去,她就会选择和他们鱼死网破。

  楚娇娇不甘心的咬了咬下嘴唇,知道争辩无果,也不在这里多费口舌,点头应下:“好,我也答应你。”

  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签下以后把纸条交到郑岚涵的手上,郑岚涵同样也把离婚协议推给她,楚娇娇接过签了名字的离婚协议,笑得不见眼。

  郑岚涵转身要走,楚娇娇收好离婚协议书,语气不善:“因为你的名声已经彻底遭到毁了坏,为了不让郑氏集团再被你拖下水,限你两天之内离开凉城。,况且我马上就要和成宇结婚了,你的存在,会让人觉得碍眼,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郑岚涵侧眸看了楚娇娇一眼,那样得意的笑容,就好似现如今已经成为了陆成宇的妻子,成为郑氏集团的老板娘。

  攥了攥拳头,明明心如刀割,万千不甘心的情绪穿插而过,如今也只能故作潇洒。

  “你放心好了,就算你们不想让我走,我也会觉得你们碍眼。”

  说罢,郑岚涵踩着高跟鞋离开,动作利落,好似在这一刻就下定决心,再也不会和郑氏集团,再也不会和这里的一切扯上任何关系。

  ……

  五年后。

  凉城机场。

  烈日炎炎,灼热的天气让人呼吸都火辣辣的,机场门口走动的人群也都情不自禁的擦着汗赶路。

  一个面容娇好的女人拉着行李箱出现在门口,气质绝佳的她和其他匆匆忙忙的人形成强大的反差。她成熟的面目精致而又迷人,衣着上简单的搭配,裙摆下的双腿笔直而又白皙。

  女人手上拉着一个行李箱,而行李箱上坐着的,是一个身形看上去三四岁的小男孩子,大而漂亮的眸子好奇的观望着周围的一切,红唇齿白,尽管年龄尚小,五官已经隐隐可见英气,让人毫不怀疑,如果长大以后,会是怎么样颠倒众生的神颜。

  如果被周围人注意到,一定会被如此场景完全吸引视线,大人漂亮小孩子萌翻,光是随意站在一处,就已经是足够让人停驻的一道风景线。

  停下动作,一大一小两个人站在门口,面面相觑的眨了眨眼睛。

  “我——”

  女人还没来得及开口,小萌宝就鼓着腮帮子直接把话脱口而出:“妈咪你是不是又迷路了?”

  “……”

  郑岚涵尴尬的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想到第一次回来,就让儿子看到这么大的笑话。

  “北机场门口和南机场门口比较相似,而且我都已经四年没有回来了,一时之间就给忘记了。”郑岚涵一边给自己打掩护,一边迅速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我这就打电话问问李奶奶,她在哪里等着我们,儿子稍等哈。”

  郑岚涵背过身去,的电话没等接通,就感觉裙子被人扯了扯,回过头,坐在箱子上的小家伙用小手指着远处那位。

  “这位就是李奶奶吧。”

  郑岚涵随着视线看过去,李阿姨正满脸焦急的等待着,站在门口手上拿着手机,看样子等了不少时间了。

  儿子是第一次回来,也是第一次与李奶奶碰面,居然认得出来,倒是让郑岚涵有些意外,不过以儿子的天资聪颖,猜得出人也很正常。

  郑岚涵笑了笑,拍了一下小家伙的后脑勺,得意道:“看吧儿子,妈咪没

小说文学

有走错位置,本来就是这里。”

  说完了,拉着行李箱过去。

  李阿姨正攥着手机低头,听到动静以后朝着声音发源看过去,在对上郑岚涵的视线以后,稍稍顿了一下,尽管郑岚涵的变化很大,还是一眼认看了出来了。

  “大小姐。”

  郑岚涵对于这个称呼,郑岚涵心里莫名感慨,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年她离开,安排一直在郑家伺候的老人李阿姨照顾自己的父亲,这才才能让自己放下心,接受新的生活。

  “航班延误了,没让你在这里久等久吧?”

  “李奶奶。~”

  李阿姨正要回答,忽然下方一道稚嫩的声音传过来,她低下头,对上清澈的视线,下一秒笑着抱住了小家伙:“这不是我们家的然浩吗,怎么这么好看啊,快让李奶奶疼疼。”

  小家伙的肌肤又嫩又白,李阿姨都担心用力抱弄疼了他,不过小家伙也是不怕人,搂着自己奶奶奶奶喊的清甜。

  李阿姨真是越抱越觉得欢喜喜欢,几乎舍不得放手,一边搂着一边和郑岚涵拦下出租车,坐了上去。

  郑岚涵拉上安全带,看到窗外的一草一木,眼神有些暗淡。

  四年了,凉城变化的很快,如今再回来,早已经不是记忆中的模样。在这四年里,她在另一座城市生活、扎根,以前的记忆逐渐开始淡下去,甚至于忘却。

  那些痛苦的回忆,也成为一段泯灭的历史,倘若不是因为从李阿姨那里得知父亲病重的消息,她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

  “父亲病情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沉默了一段时间,郑岚涵还是开口。

  李阿姨闻言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如何开口:“这些年,不知道为什么,老爷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医生说的那些专业术词我也不懂,就是说什么生命体征微妙之类的话,我听着也是七上八下。”

  郑岚涵咬住下唇,不免劝慰李阿姨:“不会没有事的,如果真的有什么大问题,医生一定会通知我。”
  究竟是好是坏,其实彼此心里再清楚不过。

  两个人陷入无声中,只有小家伙一会儿抓着李阿姨的手,一会儿趴在郑岚涵的腿上,小脸蛋看着就可人,让车子里沉闷的气氛缓解了不少。

  车子到达医院以后,郑岚涵拿了行李箱,就直接进去了。

  基本上还是那个老医院,没有太大改变,只是病床上的父亲比以往更加苍老,两鬓的发全部白了。

  郑岚涵忍住通红的眼眶,拉着郑浩然到病床前,声音嘶哑道:“浩然,快来看看外公,这就是外公,你以前不是一直都很想要见到外公的吗?”

  小家伙被带到床边,看着戴着氧气罩气息微弱的郑郜海,不仅没有半点恐惧之意,还小手勾住郑郜海枯瘦如柴的手指。

  小家伙睁大眼睛问:“妈咪,外公为什么躺在病床里,是不是生病了?”

  郑岚涵红着眼睛抿住唇,蹲下身抱住郑浩然:“是啊,外公生病了。”

  小家伙看到郑岚涵落泪,马上抱住郑岚涵的脖子,用稚嫩的声音安抚道:“妈咪不要哭,浩然在这里,只要浩然听话,外公一定会好的,到时候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好不好?”

  柔软的小手擦掉了郑岚涵脸上的泪珠。

  郑岚涵心里头发暖,对于怀里的小家伙,更加舍不得松开,压了压眼泪微笑着说:“当然好了,外公知道你这么乖,一定会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郑岚涵看了一眼忍着泪水的李阿姨,开口道:“李阿姨,你能带浩然去吃饭吗,我想要和父亲好好聊一聊天。”

  “好好好。”李

阿姨自然明白,拉着小家伙的手,小家伙竟然也不哭闹,只是担心的看了郑岚涵一眼,就跟着李阿姨去了。

  目送着李阿姨和小家伙离开,郑岚涵压下眸子的颤动,双手包裹住郑郜海的手,扬起一抹苦

小说文学

涩的微笑:“爸,我知道你会怪我,为什么这些年来没有回来看你,我不是刻意的,我本来准备定居以后就隔三差五的回来一次,但我没有想到…&h

ellip;”

  郑岚涵没有继续说下去,用手捂了捂腹部,眼神从而变得温柔下来,。

  她没有想到上天会和她开这么一个玩笑。

  等到自己准备好一切后,被医生告知已经怀孕,那时候并且还有挽救的余地时,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选择了生下这个孩子。

  生下来以后的郑浩然很可爱,也比同龄的孩子更加的懂事温顺,。

  有时候看着他的笑容,郑岚涵觉得生活里像是出现了一道光,让她可以坚韧的活下去,只要是为了浩然,什么困难她都可以挨过去。

  “怎么不能用劣质药?我就问问你!那个老不死的,天天浪费我儿子药,让他用劣质药都是便宜他了,要我说,就应该让他早死早托生!”

  “不好意思女士,实在没办法了,我们以前就被迫降低了许多次效用药的的使用次数,如果再替换成劣质药品,影响到病人的生命,这种后果我们医院是没办法承担的。”

  “一个植物人天天用的药,比我吃的饭还贵,我看你们这个医院就是成心坑我们这些有钱人的吧!”

  这声音——

  郑岚涵呼吸屏住。

  尽管知道这一次回来凉城,又是解决父亲病重的问题,不和那些人碰到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这么快遇见,还是让郑岚涵有些错乱。

  四年前发生的一切,那些屈辱,好似又重新席卷而来。

  压下心里头复杂的情绪,郑岚涵起身,将病房门一点一点的打开。

  吴燕和四年前,外貌上变化倒是挺大,以前单单朴素的衣服,三天不见得换上一件新的,如今貂皮大衣,金戒指戴了满手都是,脸上粉也厚的说话就能抖掉下来。

  泼辣的性子一如往常,和前台和护士争吵,没有半刻的消停,几乎整个走道都可以听见她的吵骂声。

  “尽管我们陆家有权有势,我儿子又是跨国集团的总裁,但你们医院也不能这么黑我们的钱!一个植物人,给他吊两瓶葡萄糖就完事了,要是能病死正好一了百了!”

  “女儿一副赔钱本性,老的也是,真是不让人省心!”

  吴燕咋咋呼呼,知道在护士这没办法松口,又准备去主治医生那里安排,结果转身就对上了一道清冷的视线。

  动作一僵,仔仔细细看到面前女人,简单的装束,白色衬衫牛仔连体裙,素颜朝天却让人惊艳的面容,吴燕脸上显而易见的诧异,像是活见了鬼。

  “郑岚涵?”

  郑岚涵波澜不惊走到吴燕面前,笑容不失优雅:,“阿姨,四年不见,你不仅体态丰韵了不少,声音也比以前更有力道了,我陪着父亲,隔着一道门和走廊,都能听见嚷嚷着要给父亲撤药。”

  话语的讥讽显而易见,吴燕脸色白了白,有种被抓包的窘迫,但马上又醒悟过来,现如今她和郑岚涵地位已经

小说文学

截然不同了。

  自己是可是跨国总裁的母亲,而郑岚涵,不过是个没人要的破鞋!

  “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答应过娇娇,以后都不回来了吗?”吴燕满脸的厌恶,冷冰冰的看着郑岚涵。

  郑岚涵视线盯紧吴燕,闻言冷冷一笑:“我当然要回来了,如果不回来的话怎么能听到如今这么精彩的对话,又怎么能留意,知道阿姨原来对我的父亲如此‘关心’啊。”

  最后关心二字,郑岚涵咬的极重。

  吴燕冷哼一声:“你说话不用拐弯抹角的!有本事你自己挣钱给郑郜海治病啊?公司每个月打进来的医药费,都快要能开一家小公司了,你呢,倒是只知道在外头逍遥快活!我看啊,那老不死的真的是早死早了事!免得心烦!”

  “阿姨。!”

  郑岚涵打断吴燕的话,眼睛骤然眯起,气势十足,“这个想法,我劝你还是收掉为妙,我和楚娇娇签约的合同里面早已经说明,如果我的父亲有任何闪失,郑氏集团就必须原封不动的还给我,你想把郑氏集团再送给我?”

  “你想的倒是美!”吴燕浑身僵住,从而恶狠狠的瞪着眼睛看着郑岚涵。

  这个贱女人倒是想的好!

  成宇他一步一步走到现如今的地位,郑氏集团也早就挤进了世界排行!这些全都是成宇的功劳,如今因为一个植物人的生死,郑氏集团想要拿走就能拿走?

  郑岚涵坦然一笑:,“阿姨若是不相信,可以直接问楚娇娇,问她如果你让父亲有半点闪失,公司会不会再一次回到我手里,相信楚娇娇会给你一个完整的答案。”

  吴燕抓着手上的包,想要张口怒骂,但是现如今的郑岚涵,显然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任由人拿捏的软柿子了。

 现如今的郑岚涵,优雅、稳重、落落大方,比起曾经的郑大小姐,更增添了属于成熟.女人的韵味,光是正视着她,就能感觉到源源不断的压迫……

  这个贱女人!

  吴燕攥紧拳头,深吸了一口气,知道现如今的郑岚涵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郑岚涵,咬紧牙关也只能草率留下一句:“等着瞧好了!”

  转身离开。

  肥硕的身体在自己视野中挤进电梯再也没有影子,郑岚涵所有的气势如同被抽空,只剩下手指隐隐的抽.动。

  是害怕吗?不是的,是气愤!那种恨不得将陆家所有人剥皮抽骨的恨意!

  本来以为这些情绪在四年里光阴里,早已经烟消云散,没想到最后,她还是在意,只是为了自己安心的生活,一直压抑着罢了。

  “妈咪。”软糯如同在撒娇的小奶音,从自己后方传过来。

  郑岚涵整理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回过头,稳稳接过小家伙扑上来的身体,笑意满满道:“我们家浩然吃完饭了吗?有没有麻烦到李奶奶?”

  小家伙睁大葡萄般的水眸,炫耀道:“我没有麻烦李奶奶,打饭都是浩然自己过去的!就是医院食堂的饭菜,没有妈咪做的好吃……不过浩然还是全部吃光光了!”

  “我们家浩然真棒,没有浪费粮食。”郑岚涵眼里闪烁着笑意,亲了一口小家伙的小脸蛋,用力把他抱进怀里。

  暗自喘了一口气,郑岚涵想自己如今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哪怕刀山火海也要撑下去,不是为了自己,就算为了父亲,为了面前她最爱的小家伙,她也要让自己忘记四年前的一切,重新生活。

  振作起来,郑岚涵站起身,朝着前台的护士礼貌询问道:“你好,我想约见一下我父亲的主治医生,我父亲是郑郜海,请问可以吗?”

  苏米雪闻言让郑岚涵稍等,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两句以后又挂断,对郑岚涵说:“江医生正在办公室里,你直接过去就好。”

  郑岚涵准备动作,突然想起来身侧还有一个小家伙。

  刚才余光看到李阿姨端着衣服离开,显然是下去清理了,郑浩然就没人照顾,难不成让他跟着自己吗。

  苏米雪看着郑岚涵的面部表情,基本上已经猜测出来她内心的想法,微笑着对郑岚涵说:“郑小姐,你要是担心的话,把小朋友交给我们就好,你可以去忙自己的事情,见一下江医生。”

  “可以吗?”郑岚涵舔了舔唇,“我怕麻烦你们。”

  “怎么会。”苏米雪压抑着激动道:“小朋友这么可爱,我们喜欢都来不及呢,又怎么会觉得麻烦。”

  说着,苏米雪笑眯眯的看向小家伙:“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家伙没有一点对于陌生人的怯场,看了看郑岚涵,就认认真真的对苏米雪道:“姐姐好,我叫郑郜然。不过你要是喜欢,叫我浩然就好。”

  小家伙一句姐姐,殊不知让苏米雪心里面乐开了花。

  自己二十三,确实是属于姐姐的年龄,可在这里工作了这些年,早就有数不清的小朋友都喊自己阿姨,久而久之对于这些称呼她都不在意了,结果没想到,面前这个小豆丁居然会叫自己姐姐。

  才小小的一个孩子,就如此有眼力见,讨人喜欢,要是长大了可真是了不得!

  郑岚涵看得出来苏米雪是真心喜欢郑浩然的,确实不嫌麻烦,也就没有再顾虑下去,客气的道了声谢,叮嘱小家伙跟着这位护士姐姐,就朝着江医生的办公室去了。

  推开办公室的门,江医生正着手整理着桌子上的文件,在看到郑岚涵以后,指了指前面的位置:“坐吧郑小姐。”

  郑岚涵坐在位置上,脸上严肃起来:“江医生,父亲究竟是什么情况,请不要对我有所隐瞒,无论是什么情况,都麻烦你告诉我。”

  另一边,医院顶楼前台。

  苏米雪拉着小家伙到了自己的身边,从包里拿出一盒点心塞进他的手里,一脸温和道:“尝一尝吧,这是姐姐亲手做的,”

  顺势摸了摸小家伙的头发,停顿了两秒忽然反应过来,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小家伙在来之前好像就已经吃过饭了,如果再吃下去的话肯定会撑的。

  暗自埋怨自己想的不够周到,正准备把点心拿回来,小家伙笑着说:“雪姐姐,我妈咪很喜欢吃点心的,而且她还没有吃饭,我能不能把这么好吃的点心留给妈咪啊。”

  苏米雪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这个小朋友情商……也太高了吧!

  思量的东西比成年人还要懂得进退,这让她着实震惊了。

  反应过来,她用力点头,摸着小家伙的脑袋道:“好,这点心姐姐已经给你了,你想要怎么处理,都由你自己做主。”

  “谢谢姐姐。”小家伙笑的很甜,小小年纪,脸上的轮廓尚且稚嫩,但已经隐隐看得出英气,那一抹笑意,更是成为钻进别人心底的一束光。

  等到苏米雪回过神来,会意到自己居然盯着一个小朋友发呆,不由得在心底唾弃了一下自己,随后转移话题道:“你妈咪过来了,那你的爸爸呢?他没有时间来陪你吗?”

  小家伙坐在板凳上老老实实

的,闻言看着苏米雪回答:“我吗?我没有爸爸。”

  苏米雪懵了,让她觉得震惊的不是小家伙没有父亲,而是在他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风轻云淡的好似一点儿也不在意……

  这是一种超乎同龄的成熟,还是他自己本身被妈咪保护的很好,对于父亲的缺失也不必要再放在心上?

  看样子是两者皆有,才会造成小家伙对于自己失去父爱,没有半点的委屈和不满。

  与此同时,苏米雪对小家伙的喜欢更甚了,恨不得上去亲两口,抱在怀里死死不撒手。

  “米雪,上班时间你在做什么?”

  倏然,扬高的音调以及冷漠的语气,让苏米雪浑然一震,只好梗着脖子扭身,看向发声的女人小声道:“护士长……”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