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宝典恋爱宝典

宝宝乖乖坐上来好不好 风流少妇的娇喘声老师那里好大又粗

2020-08-01 14:53:36 写回复

    江城,初夏

  盛世皇朝七星级酒店牡丹厅

  数千宾客在刚刚目睹了一场尴尬的闹剧,原本华谢两大家族联婚是名动全城的大喜事,而新郎谢东阳却逃了,没有出席婚宴。

  这也就算了,偏偏在新娘登场的时候,大屏幕上突然放了一段新闻,正是谢东阳昨晚留宿三线女星公寓,清晨缠绵的一幕。

  顿时震撼全场,主东家谢家人颜面尽失,方寸大乱……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而台上穿着洁白婚纱,头上盖着白纱的新娘,也沦为了全城的笑柄。

  贵宾席上,华夫人也是坐不住了,一脸愁容,“老公,这可怎么办是好?”

  华董事长面色阴沉沉默不语,说实话,这种事情,他也没经历过,婚姻岂是儿戏?

  东华西王南谢北江,这是江城最有名望的四大家族,这种恶作剧的后果不是能轻易承担起的,他也不知道,那谢家老二,怎么忽然就逃了?

  亏的他们华家为了这次联婚,特意从中翠山上将十多年没回家的小五接回来,可是谁能料到,会发生这等丑事?

  这时,谢家家主赶紧走过来,拍拍华镇岳的肩膀。

  “老华,这件事是我们谢家不对,您看婚礼能不能先延后……待我将老二抓回来,再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华镇岳

刚要开口,就看见台上的新娘子发声了……

  然后数千宾客,一时间无比安静。

  大家都很期待,这个地位最尴尬的新娘,现在要怎么收拾残局?

  华笙手持话筒,隔着白纱淡定扫过全场。

  然后把目光锁定在第一排贵宾席上,那个低着头一直玩手机的男人。

  就是他了,没错,那就他吧……

  她手持话筒轻声开口,“第一排第四张桌子,身穿黑色西装低着头玩手机的那位先生,打扰一下。”

  江流下意识的眼皮一跳,低着头玩手机……莫非说的是他?

  他抬起头的瞬间,望着台上穿着婚纱的女子,有些惊讶……

  隔着白纱,没有人知道她的长相,华家一共有五女,前四个他都见过,唯独小五,听说自小就跟着奶奶上了中翠山吃斋念佛,三天前才接回来。

  但是传闻说这个五小姐貌丑口吃拿不出手,可刚才听她说话,也不太像……

  见男人抬起头,华笙清脆的声音继续道,“今天临时出了状况,始料未及……但是大家来赴宴的心情我不想破坏,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这位先生您可否有胆子上台来,做我的临时新郎,和我一起完成这桩婚礼?”

  此言一出,全场唏嘘声一片。

  这难道是要抓个临时替补的新郎?听说过演员替补,球员替补,第一次听说新郎还有替补的?

  谢家和华家人全部都是惊得说不出话来,谁能想到这女人会这般胡闹?

  江流也是微微一惊,替补新郎,他吗?还问他敢不敢?激将法?

  本来就觉得是一个特别狗血的事,可是腿脚偏偏不听使唤的起身朝着台上走去。

  其实江流很好奇,接下来,这个女人还要怎么做?这年头敢做这么出格事情的人不多了,尤其是这种有头有脸的名门千金。

  尘封已久的心,终于再一次被勾起了兴趣……

  儿子的反常,急的一旁的江夫人直跺脚,“江流,你给我回来。”

   江夫人的话,显然未能阻止儿子前进的脚步。

  他着实被这华家小五勾起了好奇心。

  相传,华家五小姐,自幼跟着华家老夫人去了钟翠山居住。

  样貌丑陋,言语障碍是个口吃?

  可是刚刚听她说话,流利的很,难道传言有误?

  带着好奇心和浓厚的兴趣,江流不紧不慢的走上台。

  全场宾客始料未及这一幕,所以各个瞠目结舌。

  倒是那五小姐又开口,“牧师,婚礼可以继续了。”

  近距离的听着,才发现她的声音很清脆悦耳,怎么觉得,都不会是一个貌丑口吃的女人才对。

  “这……。”牧师本是受谢家之邀,如今听新娘开口,也是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办才好?

  “听她的,请继续。”江流朝着征婚人笑了笑。

  “先生贵姓?”显然牧师是不知道这个临时替补新郎的身份。

  “姓江,单名一个流字。”这男人也是洒脱干脆。

  这一句话不要紧,台下再次一片哗然……

  江流?几乎这个城市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字吧?

  身为四大家族之首的江家,已经富贵百年,江家代代都是一脉单传,到了江流这一代,依旧只有这么一个男丁继承家业。

  要问江家多有钱?多有势?

  这么说吧,其他三大家族加一起,也未必是江家的对手。

  如今联盟商会会长的位置,也正是江流的父亲江祖文。

  所以,当大家听到这个临时上场的男人是江流时,只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新娘似乎很淡定……

  牧师也是怕尴尬,只的按照要求,读着手中的婚书。

  “江流先生,请问您愿意娶眼前这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为妻吗?不管贫穷疾病,生老病死,一生一世都将不离不弃?”

  江流犹豫了两秒钟,淡然开口,“可以。”

  “这孩子……怎么这般胡闹……。”台下的江夫人,看见儿子上台,突然跟人结婚,只觉得脑子的血一个劲的往上冲,顿时血压增高了不少。

  谢家人虽然觉得荒诞狗血,但……他们家理亏,所以自然不敢出声。

  毕竟是他们家二公子逃婚在先,大屏幕上又有香艳的视频,好好的两家联婚,就变成了这样一场闹剧。

  牧师又看了看白色面纱下的新娘一眼,问道,“华笙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眼前这个男人,让他成为您的丈夫吗?不管以后荣华富贵,还是一贫如洗,您都愿意跟着他,在他身边一生相随?”

  新娘几乎是秒回,“愿意。”

  “好,那我我宣布,在今日今日,江流先生与华笙小姐结为夫妻,从此后夫妻比翼双飞举案齐眉,让我们全场的亲朋与好友们为她们鼓掌祝福。”

  三秒钟后,全场响起了并不热烈的掌声。

  很简单,大家似乎还对这场意外,无法适应。

  “老爷,这……这……。”华夫人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地步,简直都不知要要说什么好。

  倒是华老爷,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反而一脸淡定,低声安抚夫人,“我们也不亏,嫁给江流,比嫁给谢老二要好很多,谢老二不过是一个纨绔子弟败家子,江家可不一样,江家就这么一个男丁,以后江流是要继承大业的,这笔买卖,我们华家赚了。”

  身为一个父亲,在女儿大婚之日,关心的不是女儿今后的幸福,而是这笔买卖亏与赚,这样的父亲确实未免太势力了点,但,这就是名门。

  这时,台上又响起牧师的声音,“下面让我们再次用热烈的掌声请新娘和新郎来一个幸福的拥吻作为他们爱的见证。”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江流此刻还是有了那么一丝丝紧张……

  这是他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和女生亲密接吻,没错,是BOOS江的初吻。
 江流正在犹豫着该从何下手的时候,只见对面穿着婚纱的女子,主动朝着他走了几步,然后单手掀起自己的头纱,对着他的唇瓣在众人的惊叹下,轻轻一吻……

  再然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连江流自己也是始料未及,他就这么被一个女人给亲

了?

  甚至都没尝到那是什么滋味,人家就离开了,像是完成任务一般。

  然后再次顺势放下头纱,让许多没反应过来的人,都没看清楚长相。

  就这样,这场闹剧在一次次的意外中,终于结束。

  新娘由华家带来的女佣搀扶下去进了化妆间换衣服。

  新郎也紧跟其后,却在化妆间门口被拦住。

  “先生请留步。”

  “我有话要跟她说。”江流开口。

  “稍等一下,我们小姐正在换衣服。”

  江流只的耐住性子,大约等了五分钟的样子。

  化妆间门从里面打开,“里面请。”

  江流大步流星走进去,才发现这是一个很宽敞的套房。

  此时此刻,那个冷静无比冰雪聪明,特别会给自己解围的新娘。

  已经换下白色的婚纱,换上了一身颇为素雅的红色礼服。

  端坐在化妆品上,他这个角度看到的只是一张侧脸。

  他再想往前迈几步,就听那婀娜少女开口,“今天的事情谢谢了。”

  “呵,光一句谢谢就可以了吗?我好像是帮了你很大的忙。”

  今天若是没有江流解围,华家注定成为全城的笑话。

  虽然身为四大家族的华家如今已经落魄,没有了往日的辉煌。

  但,不代表尊严任人践踏……

  所以,江流确实帮了她很大的忙,这是事实。

  “我明白,回头我会送一件贵重礼物,到府上表示感谢,感谢今日江少出手解围,我华笙谨记

小说文学

在心,他日若是有需要我的地方,定然义不容辞,江少觉得可好?”

  华笙的声音很好听,尤其是说的话越多的时候,越听越顺耳。

  不做作,不矫情,甚至隐隐约约能听到骨子里有那么一点点的傲骨……

  最让江流感兴趣的是,这个华家五小姐说话文绉绉的,有点像古代大家闺秀的意思,这在现代是很少见的。

  所以让他更是突然来了兴致,“哦?那我们俩呢,今天就白折腾这么一场了?别忘了,刚刚在千人的喜宴上,我们俩可是发誓,要跟对方一生一世的人。”

  “事出情急,不得不的初次下策,江少聪慧过人,该知道,这本就是一场形式上的婚礼而已,并没有任何法律效应,等这件事平息后,我们华家会主动申请离婚,到时候就说,是我性格怪异,不配做江家的媳妇,绝不坏江少名声,可好?”

  每次她说可好的时候,江流都觉得心头有

什么东西,缓缓的流过……

  那种感觉很神奇,而且这个距

小说文学

离看着那姑娘的侧脸,他总觉得,那会是一个极好看的美人,虽然他从不是颜控,但,就是有这样一种直觉。

  江流听完单手插嘴,玩味一笑,“还说不破坏我名声,我一个大好青年,就这么被你折腾的结婚离婚,一下子变成二婚男了,这损失,谁来承担?”

  “我说过会送江少一件贵重礼物弥补,决不食言。”她的口气带着点冷清。

  &ldqu

小说文学

o;哦?所以你觉得……我家很缺钱吗?”江流低声笑问。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