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宝典恋爱宝典

乖你终于属于我了,成 人 小 说爽文裸 肉人妻无奈迎合粗大

2020-08-01 14:53:40 写回复

    “这可不是普通的鱼缸,全京城就这一个,是我花了大价钱从拍卖会上抢回来的,可谓是价值连城,爷爷莫非要送给她这么贵重的东西?”

  裴冷在一旁冷言冷语,说来说去不就是想说这鱼缸很贵吗?他在讽刺她,还是想看她贪婪敛财的丑态?他只怕会失望!

  她歪着头冲他一笑,“我怎么觉得爷爷不是要送我鱼缸,而是想送我一个道理呢?”

  “哦?什么道理,说来爷爷听听!”裴老爷子泛白的眉毛惊喜一挑。

  敲击着清脆作响的鱼缸,陆晴夏微笑道:“这鱼缸我也有所耳闻,是用最精华的水晶琉璃打造,贵就贵在它能发出悦耳的声音,水的深浅、鱼儿的多少以及游动的方向和力度都能使这声音清浅高低不一,悦耳得如同古曲沁人心脾!更难能可贵的是这鱼缸,即便装再污秽的水,都能永远保持它的干净剔透,是不是,爷爷?”

  “我家晴夏这三年洋墨水可没白喝哦!”裴老爷子大为欢喜。

  裴冷看了她一眼,陆晴夏迎视而上,眸光轻轻一眯,暗暗讽

小说文学

刺他谎可撒得正好,出国三年是去留学去了?呵,也是!学会了如何整治你们这些坏人!

  “爷爷是想让我像这鱼缸一样,出淤泥而不染,即便装着再浑浊的水,都不改其透净的本质,反而利用翻覆的鱼奏出最悦耳的乐曲!”

  陆晴夏若有所思的望

小说文学

着那鱼缸,谁说爷爷老糊涂了,她怎么觉得好多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明白呢?

  京城这趟浑水,她命中注定是趟定了,她心里装着仇恨回归,要重新来趟这趟浑水,爷爷不希望她再重蹈覆辙迷失自己,希望她永远做透净清明的自己!

  那些游*走反复的鱼形色各异,有可恨者,有可怜者,有可爱者,皆为可用者,以本心相对,奏出属于她

的最美华章!

  她猛地抬起了头,目光微闪,“爷爷,我都懂了!”

  “好好好,我的好丫头,爷爷没有白疼你,我裴家就缺你这么个剔透的媳妇儿!”

  裴老爷子双目发光,那一刻陆晴夏明白,他对她的爱将超越过去无以复加,而她也将努力报答!

  黄管家感动得擦着眼泪,不小心侧目一看,身旁裴大少爷的脸绷得比鱼缸还要僵硬,冷得比冰块还要骇人,那双眼睛钉在陆晴夏身上,仿佛能一口吃了她,他不由狠狠打了个寒战!

  裴老爷子拍了拍陆晴夏的脑袋,“爷爷是战场上下来的粗人,可比不得你们读书人能说会道,这些道理爷爷可不会说,爷爷只知道啊,我这鱼缸啊,该放几条鱼了,爷爷这肚子啊,也该吃饭了!”

  “我来的时候,见您的池塘就有鱼,不如让裴……哥哥,给你抓几条上来?”

  裴哥哥?裴冷眉心一拧,脸色更冷了几分,刻意刁难道:“我倒是能抓鱼,你能做饭吗?陆大小姐!”

  “包在我身上!”陆晴夏一拍胸口,信心满满。

  他冷嗤一声,“你是想把别院的厨房给烧了,还是要毒死我们?&rdq

uo;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裴哥哥没听说吗?”她回头冲裴老甜甜一笑,“爷爷,你放心等着吧,我保证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

  “爷爷老了,可受不起你的惊吓,黄管家你跟去看着她!”裴冷冷言道。

  陆晴夏小鼻子一皱,蹦跳着就跑了,黄管家跟在后面,追也追不上,“大小姐,您慢点,慢点!”

  裴老笑着摇了摇头,他一敲那鱼缸,突然问道:“咦,晴天以前不是天天‘冷哥哥’‘冷哥哥’叫个不停的吗?怎么回来后,改口叫‘裴哥哥’了?”

  裴冷蓦地眼神一动,顷刻恢复了平日的冷漠,“我去抓鱼!”

  厨房,喷香四溢。

  裴冷把新抓好的鱼,一股脑倒在了厨房的水池里,鱼活蹦乱跳,水溅得到处都是,陆晴夏怕这些小动物,他故意整她。

  突然溅起的水,甩了陆晴夏一脸,她正拿着刀在切菜,反手狼狈地擦了擦脸,转头见裴冷一脸幸灾乐祸的冷笑,她勾了勾嘴角,“鱼来了正好,杀了吧!”

  她抓起一条,放在案板上,用刀背一拍,直接把鱼拍晕后交给佣人开膛破肚,啪啪啪几声,一水池的鱼,全数上了砧板。

  她扭头挑衅般看着裴冷,“裴哥哥若是没事了,就请离开厨房吧,这儿不适合你!”

  捉弄不成,反被她看穿,裴冷尴尬清了清嗓子,凌厉的眸若有所思地在她脸上转了转,不屑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陆晴夏瘪瘪嘴,继续切菜,旁边黄妈看着她娴熟的动作,笑道:“没想到陆大小姐出国留学,还学会了做Z国菜,你可真是长大了,连咱们裴大少爷都看傻眼了!”

  陆晴夏笑颜如花,眸底却闪过精光,她早就不一样了!

  “荷花鲤鱼,香芋排骨,香菇土鸡汤,清炒土豆丝,小炒青菜,再加一盘糖醋西红柿,全是家常清淡小菜,爷爷快来吃吧!”

  陆晴夏系着围裙,站在餐桌前,把菜肴一一介绍,还没有完全脱去稚*嫩的俏*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看得裴家祖孙俩目瞪口呆。

  这还是那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吗?

  裴冷下意识看她的手,芊芊玉指依旧白皙细腻,叠放在桌上,等待着他们走过去。

  裴啸天鼓掌笑道:“好好好,我的晴夏丫头贤惠了,这是好事!”

  这菜看着心惊,吃起来更叫人惊叹,竟比煮了三十几年饭菜的黄妈手艺还好,裴冷意外地

看了看她。

  迎着他诧异的目光,陆晴夏嫣然一笑,“好吃吗?裴哥哥!”

  “一般!”

  他凌厉的墨眸内敛。

  裴冷负责把她送回陆家,有裴少亲自相送,陆晴夏怎么舍得他那么快离开?

  “裴少,不去看看你的晴春小姐吗?”她歪着头,笑意盈盈。

  裴冷墨眸扫过她,“想利用我在陆家立威?”

  既然被看穿,陆晴夏就不打算隐瞒了,她耸耸肩,“你也知道,我哥不在了,我在陆家情况不妙,要不要让我风光地参加爷爷寿宴,看你咯!”

 “敢对我的人竖中指,你那么有能耐,自己解决!”

  裴冷伸手越过副驾驶,把车门砰的关上,车一个灵活转弯扬长而去。

  陆晴夏站在陆家门外,被甩了一脸的尾气,她撅着嘴想,不就是竖个中指吗?真小气!

  “小姐,你回来了,你的房间都收拾好了,吃饭了吗?”一见到她,吴妈就很是高兴,一个劲地问东问西,又担心自己太啰嗦,局促地看着她。

  陆晴夏大度一笑,&ldq

小说文学

uo;我吃过了,你呢?”

  “这还没到我休班的时间,我还得守门呢,大小姐你快去休息吧,忙了一天够累了!”

  吴妈从上午到晚上,就一直在守门?

  陆晴夏秀致的眉毛一横,慢条斯理地走进客厅,客厅里那一家人正其乐融融在看电视,她把包往茶几上一甩。

  “我说两件事,第一,我必须住回原来的房间,第二,吴妈负责我的一切,其他事都不准再吩咐她!”

  陆晴春第一个不服,“陆晴夏,你凭什么一回来就指手画脚,你以为你是谁啊?”

  “我不是谁啊,只不过是裴冷的未婚妻,刚刚裴冷把我送回来的,爷爷嘱咐过,在陆家有什么事,都可以跟他说!”

  陆晴夏一脸甜蜜的笑,就好像裴冷给了她什么甜头似的,现在这年头,不靠点演技,很难在这种大家族混了!

  陆晴夏没什么特长,但是借力这个活儿,她一向做得轻松自如,一脸小无赖的模样,你还没办法骂她无耻!

  裴啸天从小就是她嚣张在外的有力支柱,就算陆凡不在了,她只要回到京城,就还有她嚣张的地方,这就是刘萍母女俩,费尽心思阻止她回来的原因,可胳膊拧不过大腿,裴冷的人去接了,谁拦得住?

  连陆德远的脸色都变了,他愤恨地哼了一声,“你有本事就嫁进裴家,那时候才有资本在陆家横!”

  他当然希望她嫁进裴家,别以为她不知道,哥哥出了事,陆家也好不到哪去,没了哥哥经营的陆氏集团,早就是苦苦支撑着度日了,想利用她的婚姻,挽救这样的陆家,做梦!

  “好呀,在我嫁过去之前,这个地方还有我说话的份吧?”陆晴夏把眉毛一挑,吩咐道:“牛嫂,麻烦把吴妈叫进来,我有事要吩咐她!”

  牛嫂是刘萍最得力的下人,是个刁钻的恶仆,平时没少欺负吴妈,也没少给她使绊子,但她毕竟是主人,就算不得势力,牛嫂也不敢怎样,看了看刘萍的脸色,她只好去叫来了吴妈。

  吴妈诚惶诚恐地进来,“老爷,夫人,有什么事要吩咐我吗?”

  吴妈是陆晴夏的妈妈,从吕家带过来的下人了,她因为身世可怜,又要帮养家里年幼的几个弟弟,耽误了青春,后来嫁给陆家的另一位下人,孩子出生没多久就夭折了,丈夫也去世了。

  现在老了,更无处可去,即便在陆家受到欺负,也不得不呆在这个呆惯了的地方,吴妈是个善良的好人,却受尽折磨,陆晴夏回来了,这一切都将结束。

  “是这样的,吴妈!”陆晴夏立在客厅中央,一派大小姐的威风凛凛。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