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宝典恋爱宝典

少白洁160全集完结_边吃胸边膜下娇喘视频

2020-08-01 15:35:07 写回复

  夜色暗沉,空中正下着朦胧细雨,道路上行人匆匆,都着急赶路,看这乌黑暗沉的天色,怕是一会儿要下大暴雨。

而夜色之中却有一女子,缓步行走在雨幕之中,她没有打伞,气质恬静淡然,丝毫没有慌张之色,若是细看,你能瞧见女子手腕之上一枚金色的珠子耀耀

发光,似乎阻隔了雨幕。

此时,一黑衣男子从她身边走过,肩膀一动,似乎不小心撞了她一下。

下一刻,就见那女子眉眼一眯,闪电出手,一把拧住了那黑衣男子的胳膊。

轰隆。

天上炸响了一个惊雷。

“干什么?”

那男子一声大吼,双眼怒瞪着她,凶神恶煞的模样。

“偷了我的东西,就这么走了?”

女子开口,语气散漫,眉眼慵懒的像个狐狸,她一脚将男子踩在脚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臭娘们,放开我!”

黑衣男子挣扎不开,瞪着女子怒声骂道。

听到男子的骂声,女子眉眼一沉,脚下一个用力,只听咔嚓一声,似是骨头断裂的声音,男子的握着拳头的手被迫张开,一枚金色的珠子自他的手心滚落。

男子一声惨叫,冷汗淋漓,整个身体都疼的颤抖。

“姑娘,饶命……”

那男子费力求饶。

女子弯下腰将金珠捡起,冷然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随后凉凉开口道,“就这么点本事,也学人偷东西?还偷到了本姑娘的身上,你倒是本事。”

那男子被讽刺的脸颊一阵青一阵红,听到女子的话,他吭哧吭哧的喘气,“你,你是什么人?”

女子挑了挑眉,眸光一闪,眼中邪气的光芒一闪而过,忽的凑到那男子的眼前,小声开口道,“花家小七,单名一个颜字,听说过吗?”

她道。

那男子短暂的愣了一下,随即脑子一炸,一口凉气卡在后喉咙里面,双眼猛地睁大,“你,你是神偷花颜?”

花家,神偷世家,而其中排行第七的花颜,天才少女,名声在外,黑白两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字,神偷界的传奇。

外界形容她,这世上只有她不想偷的东西,没有她偷不到的东西。

他倒抽一口凉气,眼中震惊未退,目光落在花颜手上的金珠上,猛地想起了什么,颤抖出声道,“这是Z国国宝蛟龙金珠?!”

肯定的语气。

“是啊”

花颜点点头,眯了眯眼,这人知道的还挺多。

此时,男子只觉得后颈发凉,眼前发黑。

Z国国宝蛟龙金珠被盗,其国王悬赏十亿美金捉拿凶手,据传闻这颗金

小说文学

珠乃千年蛟龙的遗珠,内有乾坤,暗藏神秘力量,若开启,可呼风唤雨,上天入地。

虽然听起来很是玄幻,但十亿的赏金确实让整个黑白两道都疯了。

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他不过偶然路过,瞧着那珠子似有不同,习惯性的就想

小说文学

顺走,他从没想过会被抓到,也没想过眼前这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居然是传说中的神偷花颜。

更没有想到这颗珠子便是掀起世界风潮的蛟龙金珠。

黑衣男子惊愣在原地,身体颤抖着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脑中一阵阵绝望,他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下场。

“饶,饶命,我错了,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女侠饶命,我发誓,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求您绕过我……”

那男子直接跪在了地上,额头不停的撞击地面,这一瞬间惊恐已经超越了理智,他撞破了这么大的秘密,神偷花颜不会放过他的。

神偷界谁人不知道,花家小七五岁出道,十岁成名,天才少女,亦正亦邪,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但是性格凉薄,有仇必报。

他怎么这么倒霉,就惹上了这花颜了?

花颜见黑衣男子这惊怕样,嗤笑一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骂了声怂货。

既是同行,没必要赶尽杀绝,不过这人不讲规矩,惹了她,总不能就这么放了,当即眼睛一眯,凉声开口,“放了你,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你知道了我的身份,说出去了怎么办?不如你自我了断如何?”

“不,不要……”

那男子听到花颜的话,整个身体都软了,声音颤抖,眼神绝望,觉得自己在劫难逃了。

“偏要等我动手?”

花颜眯眼,冷肃的气息瞬间倾泻。

那男子拼命摇头,眼泪鼻涕都流出来,看起来好不凄惨。

“哼。”

花颜冷哼一声,心里暗骂一声孬种,下一刻忽的抬起手,就朝着那男子的头挥去……

“啊……”

一声惊叫,男子双眼一翻,头狠狠的磕在地上,竟是直接昏死了过去。

“呵,孬种。”

花颜瞥一眼地上昏迷的男子,骂了一声,耸了耸肩,转身就走,她本来也没想着杀他,罪不至死,不过吓唬一下他而已,没想到这人这么没用。

雨雾缥缈,夜色渐深,花颜踏着一路湿地走过倒地男子的身边,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

瞥一眼手中的蛟龙金珠。

啧,十亿美金,可真值钱。

只是不知道传说中的神秘力量是不是真的?

雨,越下越大。

一道闪电忽的划过夜空,亮如白昼,让人心悸,这闪电似乎要将天劈成两半儿,花颜皱了皱眉,闪电起,必有惊雷。

果然,下一秒,轰隆一声惊雷响起,伴随着刺目的金光,夜空像被划开一道口子,金色的闪电忽然劈头而下,竟然直劈花颜。

“我去,搞什么?你大爷的。”

花颜大惊,一个后空翻躲开那道闪电,眼中厉色尽显,抬脚就跑,瞬间就将那份慵懒淡然扔在了原地。

可是那金色的闪电却好似跟她耗上了一般,金光大盛,竟是直接追她而去。

不管花颜如何奔跑,身后的闪电就好像长了眼睛一般不停的惊炸在自己身后。

“你大爷的,什么情况?不就偷了一颗破珠子吗?至于遭雷劈吗?”

花颜低骂,眸光冷厉。

她抬起手,想将手中的蛟龙金珠甩出,却就在此时——

轰隆。

轰轰轰。

金色闪电大盛,轰的一声,在花颜的头顶炸开。

她下意识的抬头,只瞧见苍穹之上,被金光撕裂开一道口子,似有巨大的漩涡在滚动,紧接着她的身体瞬间悬空,眼前一片盲白……-

积雪苍茫,寒风呼啸。

天空中大雪飘飘洒洒,被寒风一吹,漫天飞舞。

幽静的山谷,一片白茫,偶有鬼泣一般的回声在谷中荡漾。

此时已近黄昏,暗光垂下,一片晕红。

“呼,呼……宝宝,别怕,娘亲一定会保护你!”

积雪已经没过脚腕,在雪地中,一穿着粉红大氅的女子脚步慌乱的奔走着,粗重的喘息声掩盖在寒风中,而她所经之处,身后都蜿蜒出一条鲜红的血路,仔细看去,才发现她的胸口插着一支被折断的羽箭,那是靠近心脏的位置,是致命的伤,而她的怀中竟还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孩。

脸色苍白,丝毫没有血色,她的脚下不停,奋力的向前奔跑,突然踩到什么东西,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她努力的想要爬起来,可是身上的力气已然耗尽。

女子知道,今日她必要死在在苍茫大雪之中,只可惜……她的孩子。

脚下地面传来轻微的震动,那是马匹奔跑造成的,女子的脸色愈加的惨白,身后的人就要追上来了。

自己死不足惜,可是她的孩子怎能落入那人的手中?

那人高高在上,却冷漠残虐,孩子绝无活路。

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来,女子抱紧怀中的孩子,颤抖着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尽管染了鲜血,可仍是散发出绯红的光芒,细看才发现,那是一枚透着荧光的玉佩。

“瑾哥哥,我要死了,可是你在哪里?呜呜……”

女子悲戚的呢喃被吹散在风中,压抑的悲恸的哭声闻者辛酸-

就在这时候,昏暗的天际突然闪过一道银白色的光,刺目的让女子睁不开眼,下意识的抬起右手遮住眼睛,眯起的眼眸看到那天际似被人用一把银色的刀子从中划开,忽的就从里面跌出一个人来。

女子的眼睛都瞪大了,呼吸卡在喉咙处。

“砰!”

随着一声重物落地,天际的白光消失,裂口闭合,仿佛一切都只是女子的幻觉,可是当她看到眼前跌落下来的人时,女子在短暂的惊愣之后,似是意识到什么一般,颤抖呢喃,“神女……!”

“喵了个咪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花颜的头还有些晕乎乎的,只感觉闪电惊雷齐齐而下,紧接着自己便被吸入了一个黑洞之中……

屁股摔的很疼,揉了揉屁股,掌心触及的是冰凉的积雪,甩了甩脑袋,将晕眩驱散,打量四周,全是白茫茫一片,这是哪里?

“神女……!”

一声轻微的呢喃在耳边响起。

有人。

花颜刷的转头,对上那女子的双眼。

两人俱是一怔,接着同时睁大双目。

眼前的女子罩了一件粉色大氅,颈项处一圈雪白的狐狸毛,脚底瞪着一双同色系的靴子,这一身的打扮分明是古装。

在看她的容貌,娇媚无比,姿容艳丽,柳眉浅浅,眼波流转,无不倾城,气质若深谷幽兰,静美婉约。

可是这模样分明跟她是一模一样的……

像是在照镜子一般,不过她是扎的马尾,穿的大衣,那么眼前的女子是谁?

花颜可不觉得她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姐妹。

“你……”


而那女子也在瞧见花颜容貌的那一刻愣住了,这从天而降的女子,穿着古怪,却跟她容貌相同,只是那眉宇间多了一丝妖,一丝魅,和一丝张狂。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谁派你来的?恩?”

女子还未开口说话,花颜眼睛一眯,像只蓄势待发的狐狸,嘴角含笑,眸光却是冷厉,瞬间如风般扫向眼前的女子,单手扣住她的咽喉,凉声问道。

她作为二十四世纪第一神偷,没有她偷不到的东西,自然也遭遇了无数次刺杀,可惜她不但有一颗灵光的脑袋,高超的偷盗技术,还有一个不错的身手,所以至今入行十四年,除了刚入行的时候吃过亏,这么多年,她可以说百战百胜。

可是,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一颗金雷就把她劈到这里来了?到处冰天雪地的,冻的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咳……咳咳!”

女子始料未及,没有想到花颜会直接出手,她本就受了重伤,只凭着一股毅力在坚持,被花颜这一撞,手中的孩子陡然落地。

“孩,孩子……!”

“呜哇……哇哇哇哇……!”

女子大惊,而同一时间襁褓中的小婴儿亦是受到了惊吓,响亮的哭嚎响彻山谷。

就在婴孩落地的一瞬间,花颜下意识的伸手接住,避免了他摔落在地,而钳制女子的手也松了开来,因为近身之后,花颜才瞧见,这女子受了极严重的伤,目测,已无存活可能。

“噗!”

那女子在大惊大恸之下,显然已承受不住体内翻滚的伤痛,一口鲜血吐出,如红梅一般,绽放在皑皑白雪之上。

“不关我的事……”

花颜眨眼,心中莫名的起了一丝同情。

眼前一个跟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子,怀中抱着一个婴孩,软软小小的一团,似水晶小人,此刻脸色涨红,张着小嘴,哇哇大哭。

心情有点奇怪。

“你快死了。”

花颜开口,看来眼前这人不是来抓她的,于是便也松了防备。

忽然,脚腕被人抓住,是那女子。

她脸上血色尽失,目光都是涣散的,努力的想要爬起来,都徒劳无功,但是那匍匐的姿势,分明是想要给花颜跪下,看她这模样,花颜被狗吃了

小说文学

多少年的同情心被唤醒,低下身体,扶了她一把,“你有什么遗言吗?”

咳咳咳。

她话音刚落,那女子便急切的咳嗽起来。

见花颜终于跟她说了话,眼中光芒大盛,似抓住最后一颗救命稻草,“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咳咳。”

每奋力的说一句话,嘴角的鲜血便蜿蜒而下,凄楚无比。

花颜看了一眼那婴孩,脸色那个纠结,“我怎么救?你先告诉我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孩子的父亲在哪儿?什么人要杀你?”

女子眼神有些涣散,颤抖的将一枚染血的玉佩送到她的手上,“拜托你,我们容貌一样,必是有缘,求你帮我,将这孩子送到他父亲的手上。”

玉佩为红色,入手冰凉,细看似能瞧见里面有凤凰图案,是个上等的好货。

呸呸,现在是想这个的时候吗?

“神女,追我的人马上就要来了,你快走。”

女子急切哀求,眸中一片悲痛,她是亲眼瞧着花颜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管是何原因,那么一定是拯救她孩子的唯一希望。

此时,地面颤动的更大,马蹄声渐近,人声也隐约传来,“这里有血迹,顺着血迹走,就在前面。”

花颜的眼睛眯起,整个身躯都紧绷起来。

而那女子更是脸色惨白,抓着花颜费力的站起身,“

神女,咳咳,你将我的大氅穿上,快点离开这里。”

她声音急切,那样绝望的目光让花颜知道,追来之人必身手不凡。

这冰天雪

地,她本就穿了一件风衣,这会儿已是手脚冰凉,站不住脚,而怀中孩子在大哭之后气息微弱,嘴唇发紫,冻的。

眼前女子明显的快死了。

花颜狠了狠心,穿上她的大氅,将她和孩子裹在其中。

此时才看清楚,那女子胸前中箭,自前到后穿透,鲜血染红了整个前襟。

古老的利箭,而不是现代的枪伤,联想到女子的穿着打扮,莫不是被雷劈到古代了?

“等等,你快说啊,这是什么地方,这孩子的爹是谁?我把他送去哪儿啊?”

花颜急问。

可那女子大概因为重伤,根本听不清花颜的话,只见她不舍的目光一直落在花颜怀中的孩子身上,泪如雨下,可怜至极,下一刻,她忽然抓住花颜的手,眼神决绝。

“神女,你的大恩大德,我沐家安颜来世再报,这玉佩的主人便是这孩子的父亲,从此你便是这孩子的娘亲,你就是沐安颜,大周贵族汝南王之女。”

话落,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她的瞳孔目光已经涣散,却费力的爬起来,整个人朝着东南的方向跪趴在地,悲泣的声音响彻在冰天雪地之中。

“我沐安颜,此一生愧对孩子,愧对父母,爹爹,对不起,女儿不能膝前尽孝了,您的养育栽培之恩,只能来世再报。”

泪糊了一脸,血吐了一地。

花颜整个人被震在原地,只觉得胸腔处好像被人给了一拳。

可下一刻,更让她震惊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叫沐安颜的女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一眼带着无比的信任和恳求,下一刻便从怀中拿出一颗药丸,直接扔进嘴里,然后在花颜瞪大的眼中,消失在原地,留下一滩血水。

真的只是瞬间,快的让花颜来不及阻止。

化尸丸。

这个女子就这样在她的眼前吞下了化尸丸,只留下一滩血水,那么刚毅果决,用最残酷的方式磨灭了她存在的痕迹。

怎么会这样呢?

她不是没见过死人,甚至还杀过人,可是却没有见过自杀这般惨烈的,那般孤绝。

花颜只觉得全身僵硬,就连怀中的孩子也变的沉甸甸的。

还有女子最后决绝的遗言也冲入到花颜的耳朵之中。

大周国,沐家,沐安颜,名字与她一字之差,所以这里果然是古代吗?她努力在脑海中搜索,哪个朝代有大周国?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