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短信恋爱短信

轻一点啊撞到哪里了 不许穿内裤来我办公室调教制服 小说 亚洲 欧美 校园

2020-07-30 15:11:40 写回复

  餐桌上,高歌小口的往嘴里送粥,目不斜视。

平静的听着另外四个人的对话,高建明话里话外,都在夸赞暮云泽年轻有为尔尔,夸完之后又扯到人生大事上,她听得出来,高建明有心撮合高静跟暮云泽。

暮云泽从头到尾只是虚应着,并没有给一句明话。

说起暮云泽,高歌对他的了解说不上十分,七分还是有的,森瑞旗下娱乐公司美女如云,也不见得撩动暮云泽的凡心,高静这姿色说是中等都勉强,更何况,他最讨厌惹麻烦的女人,高静显然不是个喜欢息事宁人的主,她在暮云泽眼里,可能连盘开胃菜都算不上。

至于暮云泽为什么会跟高静相亲,甚至送她回家,兴许是慕大总裁觉得生活太无聊了,找点儿乐子也不一定。

“咳——”

高歌一口汤呛在了鼻子里,赶紧抽出一张纸巾

小说文学

捂住口鼻。

谈话被打断,罗慧英不耐烦的看了一眼高歌,表情明显的不悦。

高建明扭头问道,“怎么了?”

高歌摇头,“没事,喝的有点急,烫到舌头了。”

她低垂着眼帘,轻轻擦拭着唇角,眼神却淡淡的瞥了一眼桌下。

暮云泽的脚正勾在她小腿上暧昧的蹭,面上却一本正经,完全让人看不到他背地里的猥琐。

见她眼神望过来,还不忘调侃,“舌头可是很重要的,高大小姐可要好好保护。”

高歌微微一笑,应道,“多谢慕少提醒,我会注意的。”

高静看着二人以来我往的对话,明明很普通,却总让她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暧昧。

她插嘴打断他们,“慕先生,我听说下周兴亿集团举办的慈善之夜,森瑞也有参与,不知道慕先生到时候是否会出席?”

腿上作乱的某只咸猪蹄迟迟不肯离去,高歌干脆伸腿蹭了回去。

男人的身体可比女人好撩拨多了,她直接蹭到他的大腿,拿着脚背不轻不重的磨蹭。

暮云泽的身体僵硬了一秒,抬起眼皮扫了她一眼,抿唇紧绷道,“不去。”

“啊?”

“我不喜欢出席这种晚会,不会去。”

暮云泽连贯的将这句话说完,起身道,“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高静起身道,“喝完再走吧,也不着急这一会儿。”

“不必,”暮云泽扫了一眼高歌,淡淡道,“喝多了,我怕上火。”

高歌弯着唇角,要笑不笑,挑衅意味颇浓。

他看着她小人得志的模样,突然有点心痒,特别想将她按到床上欺负到哭。

他一直以为这是一直温顺的兔子,现在他才意识到,对方其实是一只会蛊惑人心的狐狸精。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他们去送暮云泽的时候,高歌已经回房间换衣服准备洗澡了。

刚换上睡衣,客房的门突然被大力踹开,高静寒着脸站在门口,怒道,“高歌,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

莫名其妙的呗扣了这么大一顶帽子,高歌有点好笑,环抱双臂靠在浴室门口,挑眉道,“刚送走情郎,就装不下去了,其实你装淑女的时候还挺好看的,骂人的时候,额上青筋太突兀,有点狰狞。”

高静被气得七窍生烟,她一把将高歌推在桌上的行李挥落在地上,尖声道,“你在餐桌上跟慕少眉来眼去,你当我瞎?我警告你,暮云泽不是你能碰得起的人,你给我离他远点!”

高歌心道,你可不真瞎吗,他们明明是在桌子下面暗度陈仓的。

她收起笑容,淡淡道,“你放心吧,我对别人碗里的菜向来没兴趣。”

前提是你有本事看住他。

“最好像你自己说的这样,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高静离开之后,高歌才弯腰将地上的行李捡起来。

她的神色十分漠然,心里更是冷清。

高静的声音不算小,她不信高建明会听不到,他只是这么纵容着,纵容着高静无法无天。

明明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她还是每次都抱着希望,想想,也真是贱。

暮云泽回到车上,平息了一会儿火气,才打电话给柯木青。

“高歌是高建明的女儿,为什么之前让你调查的时候没有调查出来?”

柯木青愣了一下,“慕总,您跟高小姐在一起的时候,高建明还只是个服装厂的厂长,他是这两年才开始暴富的,所以当初的资料才没有显示。”

暴富……暮云泽琢磨着这两个字,皱起眉。

一个家境优越,又不想红的女孩儿,为什么要进娱乐圈呢?

他感觉这三年他全白过了,他似乎得重新认识一下这个叫高歌的女人。

高家里公司远,每天早上高歌要起很早开车去片场,广告不比拍戏,往往一个镜头要拍几遍甚至十几遍,还要不断做出导需要的情绪,拍到后来,她看见牙刷就想吐。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周,公司突然要她去参加兴亿慈善之夜,为了达到更好的上镜,潘越廷终于良心发现,准许她休息一下午。

离开公司的时候,她整个人有点头重脚轻,出门的时候迎面装上了一个人。

她身子一晃,即将摔倒的时候,被人扶了一把,险险站稳。

“谢谢啊。”

她揉着太阳穴喃喃的回了一句,揉着眉心,头也没抬,径直离开。

陆少衡站在原地看着高歌离开的背影,眼神幽深暗沉。

助理钱乐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张纸,定睛一看,唤道,“少衡哥,你看。”

陆少衡扫了一眼,抿着唇没说话。

“少衡哥,要帮他们送过去吗?”钱乐小声问道。

“给我吧。”

陆少衡接过来,平静的收进西装口袋,快步离开。
高歌饭都没顾上吃,到了方糖那儿倒头就睡。

方糖知道她这几天累,也没吵她,直接将衣服首饰,全都备好,只等高歌醒来之后换衣出发。

下午五点,方糖才将高歌唤醒。

撒了几句床气,高歌就被方糖丢进了浴室。

等高歌换好衣服出来,方糖才道,“慈善之夜的邀请函呢?”

小说文学

歌朝着床上那堆衣服努了努嘴,“口袋里呢。”

方糖翻找了一下,蹙起眉,“你是不是忘拿了,口袋里没有啊。”

“不可能,潘总让人给我的时候,我就直接揣口袋里了,接到你电话,就出来了。”

高歌说着过来帮着找,结果两人翻找了几遍,愣是没找着。

“怎么没有呢,我明明记着放这儿的。”

高歌抓了把头发,眉毛紧紧地蹙着。

“算了,别找了,我打电话问问俊然,看他能不能想办法再弄一份。”

方糖说着打电话给程俊然。

程俊然已经到场了,听了她们这边的情况才道,“邀请函入场的时候要收回的,我现在也没有办法,不过没有规定不能带女伴,你可以联系一下你们公司受邀的男艺人,跟着他们一块进来。”

“说了等于没说。”

方糖嘟哝了一句,叮嘱他别喝太多,就挂了电话。

高歌现在正是绯闻缠身,大家都恨不得撇清关系,谁乐意往上靠,惹一身骚啊。

高歌将梳子丢给她道,“我爸今晚也要参加,我问问他能不能带上我们。”

方糖瞪她一眼,这么好的资源怎么现在才想到!

高歌笑了一下,联系了高建明。

高建明是在路上接到了高歌的电话,挂断之后,罗慧英才蹙眉道,“高歌打电话干嘛?”

“她邀请函丢了,说要跟我们一块儿进去,我说一会儿在楼下等她。”

罗慧英拉了拉脸,嘟哝道,“这么重要的东西也能丢了,真不知道一天瞎忙些什么,钱也没见赚多少,天儿天儿的不着家,像什么样子!”

“行了,少说两句。”

高建明不轻不重的吆喝了一句,扭头问司机还有多远。

高静坐在罗美英跟前玩着手机,一直没吱声。

那天暮云泽送她回家后,她就像着了魔,成天到晚的都在打听暮云泽的喜恶,期待着下次见面更好的表现。

只是发给暮云泽的短信全都石沉大海,他一次也没回复过。

电话也基本不接,唯一一次接通的时候,还是他的助理接的,说他在开会。

要不是她还有一点身为女人的矜持,早就自己找上门了。

一想到暮云泽居然不来参加这次慈善之夜,她也提不起多大兴致,一路上都心不在焉的。

结果车子停到楼下,她一眼就看见了暮云泽从一辆宾利上下来。

他穿着一套黑色的穿手工剪裁的西装,乌黑浓密的头发被发胶固定在脑后,露出棱角分明的俊脸,一身贵气的站在那儿,宛如神明,耀眼夺目。

高静捂着胸口,心脏砰砰直跳,扭头就催促着高建明下车。

“再等一会儿。”

高建明看了看时间,“小歌还没到。”

高静一下子拔高了嗓音,“她来这里做什么?爸,你要她来的?”

“小歌本来就受邀之列,她丢了请帖,不方便进去,说要跟我们一块进。”

高静拧紧眉,“那得等多久啊,我肚子疼要进去上厕所。”

“你这孩子,再等一会儿。”

高建明又看了眼时间。

十分钟后,高歌还是没到,罗慧英才沉着脸开口,“没有一点时间观念,要等你自己等吧,邀请函给我,我跟小静先进去。”

“就一张邀请函,一会儿我跟小歌怎么进去。”

罗慧英脾气突然就上来了,“你既然这么心疼她,那你就跟她一块进吧,小静,我们回家!”

“行行行,进去进去行了吧?”

罗慧英脸色还是不怎么好,带着高静先下车了,高建明跟着后面给高歌打电话,结果一直没人接,他扭头看了看,咬咬牙,跟着他们先进去了。

高歌出门忘拿手机,路上又堵了会儿车,到的地方就拿方糖的手机给高建明打电话。

好半天,才接通。

“爸,我到了,您现在在哪儿?”

“是我,不是爸,爸电话落我包里了。”

高静淡淡道,“你现在往入口处来,爸拿着邀请函在那儿等你,快点儿啊。”

说完不等高歌细问,就挂了。

高歌握着手机蹙起眉,平常高静跟她总是针锋相对,今天居然能心平气和的说出这种话,多少让她有点意外。

她不是喜欢用那种心思揣度别人,而是从小一块

儿长大,她太了解对方。

“怎么说?”

方糖接过手机问。

“让咱们直接过去,说是在门口等着。”

“那下车吧。”

方糖说着就开始解

小说文学

安全带,高歌犹疑了几秒,也下车了。

慈善晚会七点准时开始,现在已经快六点半了,门口蜂拥着很多人,明星,商务人士,当然更多的还是记者。

高歌没往跟前去,在那群人里努力搜寻着高建明的身影,几个来回后,也没有发现。

她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赶忙又拿手机打给高建明。

而那边却已经变成了关机状态,高歌的眼神明显沉了几分。

这时候,记者发现了高歌,镜头瞬间转到了她身上,他们一哄而上,高举着话筒,纷纷提问。

“据说今晚慈善之夜,群星要拍卖各自的一件物品募捐,不知道小歌准备了什么,方便给大家透露一下吗?”

“之前网上流传你夜店买醉的照片,请问可否属实?”

“对于近段时间报道的有关你跟当红小生陆少衡恋情的传闻,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呼啸而来,若是以前,高歌肯定游刃有余,但是现在,她没有请帖,被记者缠上根本就难以脱身,第一次,她对这个妹妹的所作所为产生了一种深深的厌恶。

“你怎么先上来了?”
“你怎么先上来了?”

腰上突然一紧,一个温热的胸膛从背后贴过来。

高歌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扭头。

陆少衡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替她挡开记者的话筒,表情从容不迫。

记者群里爆发出一阵不小的轰动,快门拉动的声音此起彼伏。

“拍《旧爱》的时候就流出少衡跟小歌的亲密合影,两位是不是假戏真做,因戏生情呢?”

“《旧爱》未播先火,两位有望成为年度最佳银幕CP,那么接下来两位有没有再度合作的意向呢?或者是在现实中有什么发展呢?”

“两位携手出席今晚的慈善之夜,是为了平息之前网上两人不和的传闻,还是变相承认恋情呢?”

……

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高歌除了最初见到陆少衡时候的惊讶,接下来的时间,全程微笑以对。

陆少衡本就少言寡语,更不可能去回答记者嘴里这些刁钻的问题,但是他的手却始终搭在高歌的腰间,一路为她挡开记者的话筒,在助理跟保镖的拥护下带她入场。

好歹也是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的人,高歌的应变能力的还是可以的。

入场,走红毯,全程高歌没有多问陆少衡一句话,配合着他,镇定自若的面对媒体的摄像头。

毕竟是大型的慈善之夜,兴亿一早就安排有专场采访,所以入场之后,媒体就被拦到了一边。

高歌长吁了口气,扭头冲着陆少衡感激一笑,“陆先生,刚才多谢。”

陆少衡抿唇,从怀里摸出一张入场券,递过去。

“之前在公司门口捡到的,因为临时有工作,没有及时还给你,抱歉。”

高歌接过来一看,正是自己丢的那张入场券。

她莞尔一笑,抬眸道,“不管怎样,是你帮我解的围,还有上次送我回家的事情,总之,非常感谢你。”

陆少衡从服务员手中接过两杯酒,递给高歌一杯,垂眸抿了一口,才道,“你要跟博瑞解约了?”

高歌捏着杯子怔了一下,随即莞尔,“消息传得可真快。”

解约的事她没往外说,但是同在一个公司,人多嘴杂,保不齐已经有人说漏了嘴,陆少衡知道,并不奇怪。

&l

dquo;其实你可以不必这么着急走,潘越廷的半截身子已经跨进了房地产,博瑞这边,他根本无暇兼顾,加上这几年博瑞也没有捧出大火的新人,他早就动了抛售博瑞股份的念头,知道消息的有点名气的,现在都已经找好了下家,剩下,都是些没见过世面的新人,你若是留下来,新老板眼里就是含金量最大的艺人,大红大紫不过是早晚的事,何必这时候跟他撕破脸呢。”

还有句话他没说,就是潘越廷虽然为人不怎么样,但是在娱乐圈里说话还是有点分量,高歌跟他撕破脸,只怕以后进别的公司也不容易。

高歌抿唇,笑着调侃道,“有你在,我可不敢说含金量第一。”

陆少衡也笑了,不过笑容很浅,一闪即逝,他平常不是个话多的人,今天能说这么多,着实让高歌意外。

她思索着,抿了口酒,低声问道,“为什么要帮我?”

在这之前,除了对戏,他们俩的之间的交流根本不超过十句,陆少衡却几次三番帮她,高歌心思敏感,并不觉得自己有这么大魅力。

陆少衡沉吟了几秒,淡淡道,“还人情。”

高歌一愣,“什么?”

“之前拍戏时候流出的照片,跟我有关系。”

他点到即止,不再多说,高歌已然明白。

炒作是真,但并非他所愿,高歌在圈子里这么多年,污秽的人见过太多,反倒是陆少衡这么坦诚的,才属另类。

谈话间,陆少衡的助理钱乐过来低语了两句,陆少衡蹙了蹙眉,扭头对她说了句“失陪”,就离开了。

高歌站在原地小口抿着酒,一眼就看见舞池对面的暮云泽,他端着杯子,正被一群上了年纪的成功人士围截在中央,沉静的跟那群人交谈,眉宇间丝毫不见怯色,这样的人,天生就是上位者,也注定,不是她能驾驭的了的。

在暮云泽的目光移过来之前,高歌率先收回视线,将最后一口酒,灌入喉间,拿了一张牌,在拍卖会场找了个空座坐了下来。

慈善义卖已经开始,各路明星的捐赠的东西,一一放在上面叫价,今晚义卖所得收入,将全部捐赠给慈善机构,尽管参加的人怀揣着各自的目的,但至少也算是做了件善事。

高歌不喜欢这种噱头,所以刚进场之前,就让方糖去找负责人,直接捐了一百万,这会儿纯粹是坐这儿看热闹。

拍卖会已经进行有一会儿了,周遭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高歌交叠着双腿,优雅的坐在那里,眼神却已露出疲倦。

椅子一沉,突然而来的低气

压,让她一下子清醒过来。

扭头一看,只见旁边的位置多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她怔了一下,不知道为何突然想笑。

“笑什么?”

暮云泽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高歌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把情绪表现在了脸上,她收拢了一下唇角,换上一副客套的嘴脸,温声道,“没什么,只是觉得慕总今天这身装扮很帅气。”

她言不由衷的瞎扯,暮云泽明知道她说的没几分真心,但还是被取悦了,他唇角略微朝上扬了扬,眼角的余光从她身上扫过,漫不经心道,“护花使者没有一路护到底吗?怎么把你一个人丢在这儿?”

他语气调侃,问的话却耐人寻味。

高歌淡笑,半真半假道,“女人太粘人会惹人烦的,我在慕总身边呆了这么多年,这点一直都拿捏得很好。”

暮云泽终于将视线完整的落在她身上,高歌神情自若,滴水不漏,至少他没有在她脸上看出任何破绽,她就像带了一张刀枪不入的面具,越是坚不可摧,越是让他想撕开这层伪装。

“慕总,没想到你来参加了,那天你说你不喜欢这种场合,我还以为你不回来。”

高静的声音从突然从旁侧传来,高歌扭头,就见她穿着一袭宝蓝色长裙款款走来。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