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短信恋爱短信

亚洲乱亚洲乱妇20p——黑粗大硬长爽 乖你终于属于我了猛视频

2020-07-31 10:26:08 写回复

 

小说文学

 江景淮眼中翻滚着复杂的情绪,说:“别高兴得太早,就唐一禾这身体状况,达不到供体标准,根本做不了移植手术。”

  沈沐衍拧着眉头:“不能强制抽取吗?”

  江景淮一听这话,心中无端生出一股怒火,唇边泛起一抹冷笑:“能啊,就是唐一禾很大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

  沈沐衍无所谓地说道:“每个人都会死,唐一禾自己造的孽,用死亡来承担再正常不过了。”

  他说话的口吻堪称是冷淡至极,仿佛唐一禾的生死对他而言如同轻飘飘的鸿毛,唯有裴安安才重于泰山。

  办公室内一时陷入静默。

  江景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借着动作缓和了一下尖锐的情绪,缓缓的说:“沐衍,我不清楚她做了什么让你如此愤怒,以至于你认为她死了都要拍手称快。我觉得她挺不容易的,小时候生活在孤儿院,日子肯定不好过。回到裴家,日子只怕更不好过。”

  沈沐衍嗤笑:“啧,她向你卖惨了?景淮,你该不会真信了她的话吧。”

  江景淮索性直接挑明,直白地说:“唐一禾身上有很多疤,烟头烫的,皮带抽的,至少有七八年了。沐衍,她在裴家受到过虐待!”

  沈沐衍不以为然的说:“她以前就是个小太妹,经常打架,身上有些疤很正常。”

  她身上所有不合理的地方,都能用合理的理由来解释,他对唐一禾的偏见会自动补足空缺的那一部分。

  江景淮拳头握紧,他不明白一个人怎么能偏心到这种程度。手指点着桌面,一字一句的说:“裴家人要是真好,就不会把她身无分文地赶出去。她连交学费的钱都没有,穷到卖肾去了。”

  沈沐衍一怔,“卖肾?”

  他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当然,他从来都没试图了解过唐一禾,他对她的悲惨人生不感兴趣。

  江景淮和沈沐衍是多年的好友,他自认为了解对方,他不是一个残忍的人,但他对唐一禾的狠心绝情让人不解。

  江景淮叹了叹:“就算她真做了对不起你或者对不起裴安安的事,这次也拿骨髓抵了。你不喜欢她就放过她吧,别折磨她了。&rdquo

;

  让一个人在爱与不爱之间辗转徘徊十年,真的挺残忍的。

  江景淮看着好友变幻莫测的脸,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就多嘴这一次,她在住院楼301室,你去看裴安安的时候也抽空看看她吧。”

  旁人的悲欢本就与他无关,因为对唐一禾心生不忍才掺和了一下。

  有护士敲门,说有个病人找他,江景淮匆匆离开。

  伴随着寂静室内空荡回旋的脚步声,沈沐衍回过神来,觉得舌尖有些不舒服,他出了门,走到走廊尽头,站在窗口处,从怀里摸出烟盒,抽出一

小说文学

根烟,叼在嘴里半天却没点燃。

  阳光落在窗户上闪烁着光线,一瞬间将人带进了那个炙热的夏天。

  小巷子里,穿着校服的少女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哭着哀求着,额头磕出血来。

  那些小混混……是他找去的。

  如果他知道她那么蠢,为了交学费去卖肾,他……
沈沐衍进来的时候,唐一禾正躺在病床上睡觉,身子缩成一团,占据着小小的一块地方。

  露在被子外面的手里似握着东西,攥得死死的。

  他走近一看,是一个黑色的MP3。

  他对这个丑丑的MP3印象很深刻,是唐一禾送他的十六岁生日礼物,当初他狠狠地嘲笑了她一番就把MP3扔垃圾桶里了。

  唐一禾本就睡得不安稳,额头上冷汗涔涔。听到动静后,挣扎着从噩梦中醒来。睁开眼失神地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才转过头看向沈沐衍。

  怔怔然盯着他,漂亮的杏眼里弥漫着水雾,水汪汪的,瞧着就让人心软。

  “我在做梦么?”

  唐一禾自言自语地呢喃着。

  沈沐衍看着这一幕,心情极为复杂,咳了一声说:“是我。”

  唐一禾一惊,继而一喜,慌乱地把手里攥着的MP3塞进被子里,欢喜地问道:“阿衍,你怎么来了啊。”

  沈沐衍坐在床边上:“景淮说你住院了。”

  唐一禾又在他身上闻到那股甜美得腻人的玫瑰香水,心里一阵难受,勉强扯出笑容来:“我没什么事儿,就是得了心肌炎,打几天针就好了。”

  她的脸色实在太差,沈沐衍倒了一杯热水递给她:“好好的,怎么得了心肌炎呢?”

  唐一禾受宠若惊地接过纸杯,说:“感冒后剧烈运动诱发的,不过,你别担心,我高一时就得过心肌炎,这病没什么大不了的。”

  人在渴望着自己不能拥有的东西的时候,总会格外愚蠢。

  每次裴安安生病,妈妈和继父都围着她忙前忙后,他们满脸心疼的模样难免让唐一禾心生羡慕。

  她也想尝尝被人捧在手心里呵护的滋味,于是她在雪地里蹲了一天。

  感冒后,咳嗽咳得撕心裂肺,甚至咳出血来都没人来问她一句。

  翘课的第二天,老师打电话通知家长,妈妈才知道这事,她以为妈妈会带她去医院,谁知妈妈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

  时隔十年,她仍然记得妈妈说那番话时的狰狞面孔,她说:“小畜生,你安的什么心啊?得了传染病也不说,想害死我们一家子是不是?&rdquo

;

  然后将家里属于她的东西全都扔出去,其实她也没多少东西,就是一床被子以及裴安安送给她的几件旧衣服。

  捡废品,赚钱看病,才

小说文学

知自己得了心肌炎。

  这件事给她的最大感触就是,永远不要奢求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老老实实的躲在角落里缩着就行了。

  屋内的氛围很沉闷,沈沐衍看了下手表,说:“没什么大事就好,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唐一禾私心希望他能留在这里多陪她一会儿,恨不得把能用的理由和借口都拿出来用。

  张了张嘴,却干巴巴地说:“好,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他离开时像是带着风,干脆又利落。

  她从被子里拿出MP3,戴上耳机,听着清脆的少年音,心里的失落逐渐消散。

  那是沈沐衍少年时说话的声音,当年她逃课去蹲沈沐衍教室的墙角,在他回答问题时将他说的话用MP3一句一句录下来。

   唐一禾住院期间,沈沐衍每天都会来看她,就是留在她这儿的时间不长,每次来坐一两分钟,然后说工作忙就离开了。

  心疼他公司和医院两边来回跑,唐一禾体贴地说:“忙就别来了,我这边没事儿。”

  沈沐衍说:“不来看看我不放心。”

  唐一禾不知他不放心的另有其人,还以为他在担心自己,窃喜的同时又愧疚。

  第二天,江景淮来查房时,她说她想出院。

  江景淮说了一大堆话劝她,但她一意孤行非要出院,她想,阿衍上班那么累,每天还来医院看她,太辛苦了。

  唐一禾刚出院,江景淮便一个电话打到沈沐衍那里,说了她出院的事。

  沈沐衍气急败坏地问:“你怎么能让她出院呢,万一她察觉到了什么跑了呢?”

  江景淮嘲讽道:“她要真跑了,以你沈家的势力还抓不回来吗?”

  沈沐衍沉默了几秒,说:“我知道你不满我在唐一禾不知道的情况下要抽她的骨髓来救安安,但是,景淮,她欠安安的,她得还。”

  江景淮直接挂断电话。

  不一会儿,沈沐衍的手机收到来自他的微信消息,他转发了几篇文章,全是锻炼身体、调养身体的。

  沈沐衍笑了笑,回了一句,谢谢。

  又拨了唐一禾的电话,耐着性子和她寒暄

了几句,说:“你身体不好,要锻炼,要调养,你先搬来和我住一段时间,我监督你。”

  唐一禾整个人僵住了,连沈沐衍什么时候挂的电话都不知道。她抱着手机,静静地盯着屏幕,直到眼睛发酸,眼泪往下掉。

  当年,沈沐衍大学毕业后,从S市来帝都创业,她从S市一路追来,两人便同居了。

  他没有接手家里的企业,而是想独自做出一番事业,整天忙于奔波应酬,拉投资,做项目,忙得焦头烂额。

  短短一段时间,他就瘦成了纸片人,又隔三差五因喝酒喝到胃出血而进医院。

  唐一禾怕他身体垮掉,花大价钱报了厨艺班,学得一手好厨艺,然后变着花样做好吃的营养餐,但他还是吃得很少。

  “阿衍,我做的饭菜连五星级酒店的大厨都说很好吃,你怎么就不愿意吃呀?你工作这么辛苦,还不多吃点补一补,身体会扛不住的。”

  “你想知道为什么?”

  见她点头,沈沐衍恶意满满地说,“因为我看见你就觉得恶心。”

  唐一禾怔怔地看着他,然后笑着问:“你看不到我,就不会觉得恶心,就能多吃一点饭,对吧?”

  沈沐衍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白米饭。

  当天唐一禾给他做完晚饭后就自觉地搬出去了,结束了两人三个月的同居生活。

  夜色渐黑,拉开冰箱的门,里面只有几瓶酱菜。

  唐一禾去附近的小超市买菜做饭,等饭菜上桌,后知后觉地发现她做的菜都是沈沐衍爱吃的。

  她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胃不舒服,恶心想吐。喝热水压了压,又强吃了两口,胃里一阵翻滚,那股恶心的味儿冲到了嗓子眼。

  之前买的止痛药在住院期间就吃完了,她放下筷子,去药店里买了几瓶回来,吃下一粒,然后默默地吃完冷掉的饭菜。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