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短信恋爱短信

双性饥渴诱放荡受h_第十七章 把腿张开绑在密室折磨满足的小莹

2020-08-01 09:19:42 写回复

    叶青蓉的话,一字一字像是刀刃般割向她。

  没有保存她的号码——

  原来自己在霍帛䶮的手机里,都没有一席之地。

  真是讽刺……

  叶沐芙挂断电话,整个人痛得蜷缩倒在沙发上。

  她的脸色白得骇人,全身痉挛,汗水涔涔。

  在意识即将散涣之际,手机铃声急促响起。

  叶沐芙费力滑动接听,但已经没了力气去看来电者是谁。

  “小芙芙,白天在机场有个礼物忘了给你,这会儿花好月圆给你送过去?”手机那端传来顾佐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声音。

  “我……”叶沐芙虚弱出声,但才刚开口,便彻底陷入了昏迷中。

  昏昏沉沉。

  医院,消毒水味弥漫。

  叶沐芙睁开眼,视线由模糊变清晰。

  “醒了?”身侧传来顾佐的声音,他侧头看过来,两眼布满了红血丝。

  “我滴乖乖,慢性胃炎,曾有胃出血史,你年纪轻轻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胃?”顾佐将桌上的温水还有几片白色药丸端来,递到了叶沐芙跟前,“医生让你醒来就吃,赶紧的。”

  “谢谢。”叶沐芙抬起还在输液的手,接过药丸和水,一饮而尽。

  “你男朋友呢?你病成这样他怎么不在身边?”顾佐问道,语气不太好。

  去年他向叶沐芙表白时,她可是直言过她已经有了对象。

  可瞧着她现在这样,活脱就是个单身狗!

  叶沐芙拧了拧眉头,她听出了顾佐字里行间的讽刺和不满,可她此刻不想多言。

  “……他忙。”忙着跟前任复合。

  顾佐还想再说点什么,她已经闭上眼一脸倦意。

  “唉!”顾佐重重叹了口气,帮叶沐芙拢了拢被角,沉默着坐在一旁陪她输液。

  “放着眼前的绝世好男人不要,非要找渣男……叶沐芙,你什么时候才能睁大眼睛找男人啊!”他小声嘀咕着,视线一瞬不动落在叶沐芙脸上。

  “叮——”手机铃声响起。

  顾佐怕吵醒刚睡不久的叶沐芙,赶紧拿起来关掉铃声。

  看到屏幕上来电人的红色爱心备注,他猜到是叶沐芙那不知真面目的男友,有些赌气接通了电话。

  “她已经睡了,你有事吗?”

  电话那端的霍帛䶮愣了愣,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凌晨一点四十五。

  霍帛䶮面色黑沉。

  叶沐芙,好样儿的……

  医院输完液,护士过来拔针,叶沐芙也醒了过来。

  顾佐开车将她送回家,千嘱咐万嘱咐要她睡前喝点热水

再离开。

  到家,叶沐芙把灯打开,沙发上坐着的男人将她吓了一跳。

  “你怎么在这里?”

  她看了看时针,凌晨三点。

  “去哪了?”霍帛䶮冷声问道,眸光冷寂。

  那冰冷的声音让叶沐芙心情一阵阵压抑,她换了鞋朝卧室走去,目不斜视。

  “与你无关。”

  霍帛䶮蓦地起身,将叶沐芙逼迫到了墙角。

  “分开两天,本事见长了?!”他的声音寒凉刺骨。

  叶沐芙愣了愣,嘴角扬起一个冰凉嘲讽的弧度:“我们又没有在一起过,何来分开?”

  霍帛䶮眼底的情绪起伏不断,最终变成恼怒。

  一阵天旋地转,叶沐芙被他禁锢在了沙发上。

  觉察到霍帛䶮的手不安分地游走,叶沐芙急忙挣扎:“放开我,我累了没精力陪你折腾……”

  两人力量悬殊,她又是个病患,根本无法挣脱。

  “跟别的男人快活,在我这里就累了?”霍帛䶮眯着狭长的眼眸,冷声讥诮。

  叶沐芙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顺着他这话不自觉想起了叶青蓉的存在。

  她强压着胸腔里的不断翻滚的情绪,沉声道:“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她既然回来了我们就断个彻底,别再碰我了。”

  霍帛䶮眼里酝酿着风暴,从兜里拿出一套黑色蕾丝透视装。

  “想断个彻底,那你在我枕头底下放这玩意儿是几个意思?”
 看到他拿出来的东西,叶沐芙面色未改半分。

  “这不是我的。”她不可能将这种东西还留在他那里。

  唯一的可能性,是叶青蓉放在枕头下的。

  霍帛䶮嘴角带嘲,说话带刺:“你里里外外穿什么我会不清楚?叶沐芙,睡了三年,你在床上是什么样我会不知道?不就是寂寞难耐了,希望我时不时过来填补填补你吗?!”

  寒凉刻薄的话,带着冰冷蚀骨的气息向她袭来。

  一阵一阵,冷得她脊梁都发疼。

  “别忘了你家里还有另一个女人……更别忘了,她是你的未婚妻。”

  叶沐芙一字一顿费力说着,声音发颤。

  霍帛䶮牢牢盯着身下的女人,深沉的目光中透着令人琢磨不透的情绪。。

  “现在扭捏我有未婚妻,早干嘛去了?你不是一直都知道我心底只有她吗?!”

  音落,他像出了牢笼的野兽,将她占为己有。

  霍帛䶮重重吁了口气,这两天无处安放的灵魂似找到归处般的释然。

  眼看叶沐芙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淌,他低头亲吻着她,带着前所未有的温柔。

  “知道你爱我,但别动不该动的心思,别想着和青蓉争,我能给你的只有这些,明白吗?”

  亲密无间的动作,和荆棘一样带刺的话语,交织在一起似利刃般将叶沐芙割得遍体鳞伤。

  她哭得一抽一抽的,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霍帛䶮,我已经不想再继续爱你

小说文学

了……

  风平浪静,天也微亮。

  霍帛䶮在吃饱餍足后已经离开,空荡荡的房间,只有满屋奢靡气息包裹着叶沐芙。

  她呆呆看着天花板,泪痕已干,眼神空洞。

  待思绪渐渐平静,叶沐芙也想透了一些事。

  她想搬家,搬到一个霍帛䶮找不到的地方。

  这样,才能表明她想断的决心。

  毕竟爱了那么些年,不是一下子说不爱就能放下,只有离得远远的,才能真正断得了。

  叶沐芙请了假,开始正儿八经找房子。

  烈日当头,她看了好几家出租房,终于定好一家位置价钱都相对合适的。

  刚联系好搬家公司,手机上就传来了一条简讯。

  “找个地方见一面,我们聊聊,叶青蓉。”

  叶沐芙握着手机的手一紧,心情变得复杂。

  看来,该来的还是没法躲过……

  咖啡屋。

  “这些年,谢谢你替我照顾帛䶮。”叶青蓉没有拐弯抹角,面带空姐的招牌微笑。

  叶沐芙握着水杯的手紧了紧,淡然道:“大家各自上下场,没什么替谁不替谁的。”

  她和霍帛䶮的事,从未对外公开过。

  叶青蓉,是唯一知道的第三人。

  当初若不是她使了手段,叶沐芙也不至于阴差阳错跟霍帛䶮睡在了一起。

  “我跟他马上要结婚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缠着他。”叶青蓉语气中透着微凉的警告。

  叶沐芙放在桌下的手紧了紧,脸上依旧波澜不惊:“这个不需要你提醒

。”

  听得她干脆的话语,叶青蓉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她拿起自己的皮包优雅起身,刚要离开忽的想到什么,转眸看向叶沐芙。

  “明天记得回家,妈要见你。”

  说完,她便踩着高跟鞋走了。

  叶沐芙蹙了蹙眉,母亲怎么突然要见自己?

  她看了下手机上的日历,原来明天是自己的生日。

  生日啊……

  别人的生日都是满堂欢喜吃蛋糕;而她的生日,则是披麻戴孝跪灵堂。
叶沐芙出生那天,叶父驾驶飞机失事,尸骨全无。

  二十六年来,她的生日都是父亲的忌日。

  年年如此。

  每年生日,叶母的脾气都会变得十分暴躁,把叶沐芙视作杀夫之仇。

  年长自己两岁的姐姐叶青蓉则被叶母视作了心头肉,对外宣称那是她唯一的女儿。

  叶沐芙,除了姓叶,跟叶家没有任何瓜葛。

  所以整个芙山机场,没人知道叶青蓉和叶沐芙是两姐妹。

  叶沐芙搬好房子,随后去理发店将自己留了三年未剪的长发剪到齐耳短。

  “我已剪短我的发,剪短了牵挂,剪一地不被爱的分岔……”

  看着干净利落的短发,叶沐芙的心情五味具杂。

  第二天,她穿了一身黑衣,去了叶家。

  刚进屋,一个玻璃杯就砸了过来。

  叶沐芙一个侧身,险险躲开。

  “不要脸的扫把星,赶紧跪下!”叶母已经怒气冲冲走来,一把揪住她朝里房走,“给你爸磕头赎罪,他不原谅你就永远别起来!”

  叶母恶狠狠说着,拽着叶沐芙的脑袋就往地上重重压!

  “嘭——”额头磕地的声音,痛得叶沐芙两眼冒金星。

  叶母还在那里骂骂咧咧,对着叶沐芙又掐又打,手脚并用。

  叶青蓉看了好一会儿戏后才装模作样过来拉开叶母,像往常每年一样,轻哄着叶母示意她消消气。

  “妈,别气坏自己身体了,你再怎么骂妹妹,爸他也回不来了。”叶青蓉给叶母倒了杯水。

  叶母大口喘着气,面色狰狞着拿着水杯直直砸向叶沐芙!

  叶沐芙来不及躲闪,满是热水的玻璃杯砸中了她的脑袋。

  一阵闷疼,杯碎落地。

  后脑勺湿漉漉的,不知是热水还是热血。

  “她不是你妹妹,她是害死你爸的凶手!”叶母语气恶劣,情绪依旧激动,“她欠你爸的,我要她用一辈子来偿还!”

  “好好好,我们不生气……让她给爸跪一天,跪到凌晨十二点……”叶青蓉安抚着叶母,扶着她回房休息。

  小房间里一片寂静,只有桌前的三支香烛还有一张黑白遗像陪着叶沐芙。

  叶沐芙抬头,神情茫然看着那照片上的男人。

  爸,真的因为我的出生,而克死了你吗?

  没有人回答她,只有闪烁的烛火,寂静无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屋外的叶母跟叶青蓉一起吃饭聊天,全都将叶沐芙当做了透明。

  天色渐暗,夜色渐浓。

  十二点的钟声终于敲响,叶青蓉也非常有时间观念的打开了门,‘请’叶沐芙离开叶家。

  叶沐芙费力地起身,两腿的膝盖已经麻木。

  下楼,叶青蓉打开车门示意她上车。

  “我要回帛䶮那睡,他没我在身边睡不着,我顺路送你。”她一副好心好意的语调。

  叶沐芙早已饿得胃又疼起来,没精力跟叶青蓉虚与委蛇,清冷道:“谢谢,我自己回

小说文学

去。”

  她不想听叶青蓉说他们有多小别胜新婚,更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刚搬的新家在哪。

  “随便你,这大晚上的可不好打车。”叶青蓉幽幽说着,抿了抿刚涂的口红,开车离去。

  叶沐芙走了几步,胃里一阵翻滚,她只能找

小说文学

个地方坐下休息,然后拿出手机想试试打车软件。

  刚将手机开机,立马嘀嘀响个不停。

  最先跳入眼帘的是一条短信:“沐芙,塔台工作这么重要,你怎么突然辞职了?”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