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话术恋爱话术

男女好痛好深好爽视频_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

2020-07-24 09:14:32 写回复

“同学们,这里就是著名神医华佗生前被关押的地方。大家都知道华神医医术全面,精研岐黄,尤为擅长内外科、妇科、儿科和针灸各科,甚至精通手术。然而因为晚年给曹操治病遭到怀疑,下牢狱被拷问致死,华神医所著医书《青囊经》也因此失传。”

“这本医书详细记载了他数十年的医疗经验,主要是养生、方药、针灸和手术等内容。另外华神医的五禽戏虽然流传下来,但那只不过是五禽戏的招式,据说五禽戏一共分为两部,一部是养生保健的体术,一部是内功心法,整个详细的部分未曾有人掌握。”

“好了,各位同学们,今天的讲解就到这里。下面大家可以自由参观,但请不要随意走动,更不要去搞破坏,这些都是历史文物,我们要好好保护。”

今天是弯月市医学院大四学生,集体外出学习的日子,学院为了能够进一步提升学生们的课外知识。特别组织大四师生,分批外出参观全市各大医院,以及华夏古代神医华佗,生前被关押的牢狱和纪念馆。

“哎,张妍呢?班长你有没有看到张妍?”

自由参观时,白天羽就想要与自己的女朋友张妍四处转转,回去也好一起写论文报告。可是始终没有看到张妍的身影,现在讲解结束后,白天羽连忙向班长于晓楠打听道。

于晓楠听了白天羽的话,默默伸出手,指着一个方向说道:“我刚才看到张妍向那边走去了。”

“哦,谢谢。”

尽头的拐角处,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郭少爷,你别这么冲动啊,外面都是人,你这个这样万一要是被其他同学发现了可怎么办?”

只见一个女学生模样的女子,一边微微挣扎着,一边开口说道。

听到女子的话,那郭少爷顿时一声怒气道:“张妍,你到底和白天羽那小子分手没有。老子每天等你等的急死了,办个事还要偷偷摸摸的,我可是医学院的郭少郭明阳,难道追个女人还要看他的脸色的?”

张妍连忙安抚对方说道:“郭少,你别着急啊,我和他毕竟是从小就认识的,而且还是一个村的。他对我一直很不错,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和他提出分手,你在等我几天。”

郭明阳一声冷哼道:“等等等,等个毛线啊,白天羽那臭小子有什么资格让老子等。只要你跟了我,等到我们去医院实习的时候,我就让我老爸在推荐信中顺便写上你的名字,到时候市医院录取你的几率会非常大。所以你最好考虑清楚,到底是跟我,还是跟着那个一无是处的臭小子

小说文学

。”

张妍听了以后顿时一阵激动,只要有了这个推荐信,自己就有很大几率在市医院实习结束后进行转正,就不用回到乡镇的卫生所里上班。

只见张妍连忙媚笑着上前,伸出双手主动勾着郭明阳的颈脖撒娇道:“郭少,你别那么生气嘛,人家刚才只不过是想要和你开个小玩笑。”

看着张妍那瞬间变得抚媚的样子,郭明阳顿时咧嘴一笑,道:“你个小妮子终于想通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郭少,讨厌,你轻点——”

“砰——”

就在郭明阳的想要碰张妍的时候,忽然一个黑影袭来,直接飞身一脚将郭明阳给踹倒在地,而且还是脸部着地,蹭的郭明阳脸部生疼。

郭明阳在地上挣扎着爬起来,顾不上去拍打身上的灰尘恼怒道:“特么的是谁踢的老子,老子的脸——”

看到来人后,张妍不由得吃了一惊,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连忙开口说道:“白,白天羽,你干什么,好端端地为何突然动手打人。”

说完,张妍连忙走过去,一边为郭明阳拍打身上的灰尘,一边关心地问道:“郭少,你没事吧。”

此刻郭明阳心中正怒,一把将张妍推开,指着白天羽就喝道:“白天羽,你特么的脑子里进水了,竟然敢打老子,信不信老子一句话就能让你毕不了业。”

“白天羽,赶快向郭少赔礼道个歉,以郭少的心胸大度不会跟你计较的。”看到郭明阳彻底发火,一旁的张妍连忙对着白天羽劝说道。

“白天羽,听见张妍说的话没有。如果你小子现在肯跪下来给我磕个头道歉的话,那今天这件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否则的话,等我回去就跟我老爸说,凭借你刚才踹我的那一脚,老子绝对让你今年毕不了业,看你小子到时候怎么办。”

说着,郭明阳望着白天羽那阴沉的样子,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听着两人一唱一和,白天羽咬了咬牙显得无比的愤怒道:“张妍你是我的女朋友,为什么一直偏向这个混蛋。你难道不知道这个混蛋,是学院里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而且你还想要让我向他道歉,我告诉你,就算我白天羽毕不了业,我也不会向这个混蛋道歉的。”

眼看白天羽如此固执,张妍一咬牙,冲着白天羽就是说道:“哼,白天羽你真不知道好歹。既然今天被你发现,那我就实话告诉你,我们之间完蛋了。我早在几天前就跟郭少好了,你以后不要在纠缠我了,从此以后我张妍不在和你有任何关系。”

白天羽当即呆愣当场,自己出身农村,父母都是药农,而张妍家里有钱有势,父亲是一村之长。两人一起从农村考入县城的医学院,当时张妍的父亲十分高兴,亲自开车将两人送到学校,并交代自己一定要好好照顾他的女儿,毕竟白天羽长得英俊,再加上张妍也对白天羽有点意思。

而且张妍的父亲还说,等到两人顺利毕业后,到时候凭借村长的关系,给两人安排到镇里的卫生院工作,能够有一份稳定工作减少家里的负担,是白天羽最大的愿望。可如今在见识到城里的花花绿绿后,张妍的心完全放飞了。

 

看着面前两人得意的样子,白天羽内心的愤怒无处发泄,望着两人恼怒道:“两个不要脸的混蛋。”

“你特么的一口一个混蛋,你知道自己再骂谁吗?老子今天要是不收拾你,老子就跟你的姓。”

话音一落,郭明

阳直接上前一脚踹在白天羽的胸口上。白天羽顿时被踹得向后倒去,撞在身后的牢房里,牢房木门早已经年久腐化,被白天羽这么一撞应声而开,白天羽整个人跌坐进去。

“轰”的一声,就在白天羽跌落进去的瞬间,牢房的地面突然塌陷,白天羽来不及发出惨叫就掉落下去。

小说文学

郭明阳和张妍两人顿时吓了一跳,连忙上前一看,只见白天羽所塌陷的位置深度约两米之多。而白天羽摔倒在废墟中昏迷不醒,殷红的鲜血从头部溢出,完全不知生死。

“郭,郭少,怎么办,白天羽他不会是掉下去摔死了吧。”
 

郭明阳也被眼前的一幕吓住了,看了看四周并没有监控器,连忙拉着张妍恶狠狠地警告道:“你给我听着,这小子刚才是来找你的,如果他要是死了,你也逃脱不了干系,到时候你一辈子都完了。这里没有监控器,我们现在赶快离开,混入学生队伍里,如果要是有人发现他,只会当做是他自己四处连闯,不小心跌落下去摔死的,只要我们死不承认绝对没事。”

听着郭明阳的话,张妍吓得浑身直哆嗦,本能的点了点头。当即郭明阳拉着张妍,仓皇逃离此地,完全将坠落的白天羽弃之不顾。

就在两人离开的时候,坠落的白天羽始终陷入昏迷之中,头部摔破的位置不断鲜血直流,顺着身下的废土渗透下去。忽然一阵青光大作,飞射出一股光束笼罩着昏迷不醒的白天羽。

“我,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原本昏迷的白天羽突然来到一个神秘的世界,这里花草芬芳,鸟儿、蝴蝶飞舞,犹如世外桃源,忽然一个白胡子老者拄着一根拐棍慢慢地向自己走来。

“自从老夫离世千年,没有想到今次终于遇到一位有缘人。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传人,得我医武玄学,希望少年你能够悬壶济世,否则必遭天谴。”

听到那白胡子老人的话,白天羽几乎是一脸懵逼。自己明明跟随着学校团队去参观游览,怎么会突然跑到这里,白天羽连忙对着那老者请教道:“这位大爷,

我不懂得你再说什么,我记得我刚才不小心掉到一个坑里,怎么会突然来到这个地方。另外大爷你贵姓啊?”

“大爷?老夫华佗,一直受困于此,我将毕生所学和这三本书籍赠送与你,希望你能够好好发扬光大,告辞了。”

说着,只见那位自称是华佗的白胡子老者从袖中拿出三本古书,随手一挥,三本古书化作三道不同的光束飞入自己的体内。

“华佗大爷,你等等,我要怎么回去——啊,我的头好疼。”

随着那华佗的身影消失,白天羽只感觉头疼欲裂,武学、玄学、医学三股庞大的信息量不断涌进自己的脑海,最终两眼一黑再次昏厥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白天羽才从舒醒过来,慢慢睁开双眼,只见自己再次回到那昏暗的地牢里。

挣扎着身子爬起来,摇晃了一下脑袋仍旧感到有些生疼,掏出手机用灯光照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除了衣服有些脏以外,之前跌落下来受伤的地方已经痊愈。白天羽有些茫然,看了看那塌陷的地方,本能地终身一跃,只听“嗖”的一声,白天羽竟然直接从两米之高的塌陷位置跳了出去。

“我靠,谁能告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自己转眼间从那塌陷位置跳出来,白天羽忍不住大吃一惊,连忙回想起刚才梦中的那个画面。只记得梦里那个自称是华佗的老者,将三本古书幻化为三股光束用尽自己的体内,随着白天羽的回忆,一些信息量瞬间在脑海中浮现。医术符咒和针灸,还有武功心法和阵法,有些信息量完全超乎了白天羽的想象。

“今天真是活见了鬼了,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

说着,白天羽连忙向着外面跑去,只是一看到外面的情况后,白天羽整个人再次陷入懵逼状态,脱口道:“这是搞什么?”

“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劝你立即举手投降——”

“我嘞个去,这是在拍警匪片吗?”

就在白天羽刚跑出来,只听到外面一阵吵闹声响,停车场处位置已经被拉上了警戒线,数量警车封住了去路,一群警察和对面的一名男子对峙着。而那名男子,一手勒着一名年轻女子的颈脖,一手手持匕首紧贴

小说文学

在女子的咽喉处。

尽管距离较远,但是白天羽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名女子身材姣好。一副玲珑有致的身材被一袭粉红长裙包裹,下面笔直修长的双腿套着一双肉色丝袜,尤其是那精致的五官搭配着飘逸的长发,显然是一个尤物。尽管女子此刻被劫持,但并未露出任何紧张和恐惧的神情,显得十分淡定。

“你们都给我走开,我今天一定要和她算账,她们公司做假药害死人,我母亲就是吃了她家的药丸才重病住院的。如果我母亲好不了的话,那我就要让她跟着一起陪葬。”

持刀男子越说越是激动,手中的匕首几次都险些将女子的肌肤给划破。身在远处的白天羽,望着男子手中匕首在阳光下所泛着的幽光,不禁皱起了眉头,缓缓脱口说道:“这匕首上有毒。”

被劫持的女子,颈脖一直被勒着,呼吸多少有些困难,稍稍动弹了一下说道:“这里面可能有些误会,如果你母亲真的是吃了我们公司生产的药住了院。那我愿意代表我们公司向你母亲赔礼道歉,并且承担所有的医疗费和损失费。”

然而持刀男子并不领情,直接恶狠狠地说道:“骗子,你这个恶毒的女子做假药就是个骗子,我才不会相信你说的话,我今天就要为民除害。”

话音一落,只见持刀男子迅速挥舞手中匕首,在年轻女子的脸上划了一道。顿时女子白里透红的脸颊被划破,殷红的鲜血破体而出,因为疼痛女子咬了咬牙不敢在吭声,就连四周布控的警察也都显得十分紧张,不敢再进一步去刺激劫犯。

此刻郑灵儿想死的心都有了,自从父亲病重住院将公司一切托付给自己,从那以后公司接连出现问题。先是内部一些元老以辞职来做威胁,要求自己交出公司股权,后来公司生产研发出来的新药遭到外界的质疑,近期不断有人投诉说,再服用了自己公司一批治疗心脏病的药物出现休克现象,光是投诉就已经达到了数十起。

对于这些投诉,自己已经发表声明,如果真的是自己公司药物存在问题,将会承担一切责任,并且赔偿所有受害者的损失。全市各大药房已经将此药下架,连同已经出售的药物,一并收回和补偿。现在自己根本搞不清楚,这中间到底哪里出现问题,在药物研发出来后,公司经过慎密实验完全没有问题,可是为何在推广市场上的时候,却接连出现差错呢。

尽管此刻脸上被划伤,郑灵儿内心的伤痛却更加难受,若不是想到病重在院的父亲,以及父亲辛苦一辈子的公司,自己真的想要一死了之。然而就在郑灵儿灰心丧气之际,一股幽声传来。

“月儿初上鹅黄柳,燕子先归翡翠楼;御空飞行卿白鹤,一只灵燕穿云间。”

穿云飞燕,五禽戏鸟戏中轻功身法之一,施展者必须拥有轻盈地身法,以及一定修为的内功真气方能施展。

“嘿,我说这位大哥,这么漂亮的美女,你忍心用刀子伤她吗?”
 

你,你什么时候跑到我身后的?”

听到身后突然飘来的鬼魅般声音,劫犯男子不由得吓了一跳,连忙想要用挥舞手中的刀子,却发现自己握刀的手腕动弹不得。

“这位大哥,有什么事坐下来好商量,你这样闹出认命可就不好了。”

说话之间,神秘男子抓住劫匪的手腕微微一用力,劫匪顿时一声惨叫,再也顾不上劫持郑灵儿,本能地松开对方,捂住自己的手腕跪倒在地。郑灵儿趁机脱身,周围的警员也立即一拥而上,将劫匪给控制住。

“郑女士,我们先将嫌犯带回去审查,你受伤了先去医院包扎一下,等到有空的时候请来我们警局录下口供。”

“好的。”

“另外还有这位同学,若是有空的话,麻烦也来一下我们警局录下口供。刚才你勇救人质,我们还可以向上级为你表功呢。”

“不不不,救人的事就算了,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你们还是不要给我表功了,我还有事要回去了。”

警官见状只好向两人留了电话,然后开车带着嫌犯离去,这时郑灵儿望着刚才救了自己的少年开口道:“谢谢你刚才救了我,我是郑氏集团的董事长郑灵儿,请问你贵姓,在哪里工作?”

“我叫白天羽,是医学院大四学生,还没有参加工作,不过过两天就要参加实习了。”

听到白天羽的介绍后,郑灵儿不禁愣住了,没有想到救自己的居然是一名学生,而且还是一名学医的学生,看起来两人还真的是挺有缘分的。

看到郑灵儿发呆,白天羽连忙提醒说道:“那个郑董,你脸上的伤痕,要不要先处理一下。”

郑灵儿连忙掏出纸巾,轻轻地擦拭了一下脸色的伤口溢血,对着白天羽说道:“哦,没事,只不过是划破而已,我一会去医院清理包扎一下就行了。对了,你说你是医学院的学生,我刚才来的时候,看到有一辆载着学生的大巴车已经离开,你难道是自己开车来的?”

白天羽露出一丝苦笑道:“我一个农村来的孩子,哪里开得起车。我刚才出了一点小意外,所以被大家遗忘了而已。好了,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也要赶快打车回校了,再见。”

“等一等。”

“郑董还有什么事吗?”

“我也准备回去了,你不如坐我的顺风车

吧,我送你一程。再说,现在这个时间,打车需要等很久的。”说话之间,郑灵儿引着白天羽向着停车场一辆汽车走去。

美女邀请,白天羽也不好意思拒绝,再说了现在这个时候打车真的不好打。郑灵儿开的是一辆奔驰越野车,也算是属于豪车,价值数十万。坐在副驾驶上,白天羽显得十分尴尬,只得把目光望向窗外,此刻正是盘山公路,但是郑灵儿开车却十分稳当。

尽管一会刹车一会油门,却没有一点顿挫感,让白天羽不禁佩服起郑灵儿的车技,忍不住侧目望过来,本能地记住郑灵儿开车的技巧。尤其是在看到那两条修长的大腿,开起车来如此优雅。

“好看吗?”忽然郑灵儿冷不防的飘来一句话。

白天羽连忙开口说道:“嗯,你的腿真好看。”

郑灵儿一愣,瞬间脸红说道:“啊,我,我问的是这个车内饰挂坠。”

这回轮到白天羽尴尬了,听着郑灵儿的话,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连忙点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看你开车很熟练,所以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呵呵,没事,有哪个女人不愿意被男人称赞漂亮呢,你很诚实。”看着白天羽那手足无措的样子,郑灵儿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

随后在两人一路上的交谈中,双方相互了解了对方的情况。

郑灵儿,弯月市郑氏集团代理董事长,其父郑海峰因为重病现在医院住院,集团公司的一切事物暂且交给郑灵儿打理。然而就在郑灵儿走马上任不到一个月,公司里面接连出现状况,先是集团里几位曾经和自己父亲一起打拼的叔叔们,居然联名想要自己退居,交出手中股权和董事长职位。

当然为了保住父亲的心血,郑灵儿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紧接着公司出厂的一批有关治疗心脏病的药物出现问题,刚才那个劫犯就是受害人家属之一。

听到郑灵儿的话后,白天羽忍不住脱口询问道:“所以今次郑董前来这里,就是想要寻找华佗老神医的医书,希望能够研发出更多的药物,惠济一方百姓了。”

“是啊,郑氏集团毕竟是父亲一辈子心血所建,如今托付在我手中,我岂能看着郑氏一天天衰落。如果能够有华佗老神医的中药秘方,兴许我们就能研发出更多惠济百姓病症的药物,也能够将郑氏的局面扭转乾坤了。”

郑灵儿说着,忽然将车子停靠在一旁,对着白天羽笑着说道:“你看我没事给你唠叨了那么多心烦事,心情也好了许多,另外今次真的很感谢你救了我。我今次出来比较慌张,所带的的现金也不多,这一万块钱你先拿着,回头等我处理了这件事后,我会好好答谢你的。”

郑灵儿一边说着,一边打开自己的挎包,从里面拿出一沓钱来递给白天羽。

看着郑灵儿递来的一沓钞票,白天羽笑了笑说道:“郑董,我救你完全是出于本性,也是我举手之劳的事,如果要我收下你的钱,那整个意义就变了。更何况你公司现在出现这么大的问题,相信钱对你来说很重要,你还是拿着吧,刚才你的一声谢谢就算是酬劳了。”

“这——”

郑灵儿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好意居然会被对方给拒绝,看着对方那一身打扮也不像是有钱人。

看到郑灵儿还想要说什么,白天羽连忙走下车,并提醒说道:“对了,郑董,我觉得你还是尽快去医院看一下你脸上的伤势吧。那家伙的匕首可是有毒的,真要弄坏你的皮肤可就不好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你可以随时找我,我可以帮你处理伤势。”

“好的,谢谢你的提醒,我稍后就去医院查看。既然你拒绝我的酬劳,那请把你的电话留给我,等我忙完后请你吃饭作为答谢。”

“好,我的手机号是159——”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