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话术恋爱话术

解开胸罩揉着她的乳尖 小女儿含着巨大写作业太爽了再快点爽死我

2020-07-30 14:06:27 写回复

 
手术室很快就变得安静,穆连尘走了出去,医生拿着笔,在云薇薇的小腹上确认摘除子宫的刀口。

倏尔。

门被打开。

医生吓了一跳,刚想说出去,下一瞬,整张脸都白了,“院、院长……你、你怎么来了…&hel

小说文学

lip;”

肖逸南蹙眉瞥向手术床上的云薇薇,刚刚在医院大厅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没想到,还真是她。

“怎么回事。”肖逸南边打着哈欠边问,那样子漫不经心,却是看得医生头皮发麻。

“就、就是她怀孕了,我给她做流产手术……”

“听说警局的茶挺好喝,要我送你去么。”

“……”

医生流着冷汗,把事情老老实实地说了一遍。

肖逸南挑眉,原来这女人结婚了,还怀了个野种被老公逼着割子宫。

看面相挺清纯的呀,怎么就是个表里不一的女人了?

摸了摸下巴,肖逸南弹了下云薇薇的额头,“算你运气好,小爷我今天高兴,救你一回。”

抱起云薇薇,肖逸南吹着口哨离开。

……

云薇薇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酒店的大床上。

满脸惊骇地起身,见身边空无一人,自己的衣服也穿得好好的,才大吁了一口气。

她明明记得自己被穆连尘摁上了手术台,怎么这会儿,又在酒店了?

下床的时候,发现床头留了一张纸,龙飞凤舞的字迹,让她辨认了好久,

「美女,别谢我,要谢就陪我睡几夜,小爷我就喜欢浪女。」

“……”

这是什么人。

云薇薇面色青黑,将纸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快速离开。

不敢回家,怕又被穆连尘拽上手术台,最后,云薇薇只能去投靠好友纪茶芝。

纪茶芝一见她,立即拉进门,又严严实实地落了锁,才急急地说,“薇薇,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就两小时前,穆连尘那渣男还砰砰砰地砸门说要找你,我说我根本不知道你在哪,他竟然骂你怀了野种给他戴绿帽子,真是太气人了!”

云薇薇面色微白,没想到穆连尘这么快就找来过了,紧了紧五指,才说,“之前,我不小心被强暴了,怀了孕,穆连尘就逼我打胎,要摘掉我的子宫。”

“什么?!”

纪茶芝大骇,马上又攥着云薇薇的肩膀,眼眶微红地道,“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和我说啊,是哪个杀千刀的强了你,老娘我去找他算账。”

云薇薇摇了摇头,“都过去了,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吧。”

纪茶芝明白,云薇薇是不想提及那段糟糕的回

小说文学

忆,就问,“那这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等满35天,我就去打掉,医生说那时候做手术,对身体的伤害最小。”

“嗯,那到时候我陪你去。”纪茶芝表情担忧,又道,“薇薇,我知道你还念着穆连尘,可旁观者清,他真的不值得你再留恋了,他甚至要摘掉你的子宫,这种渣男,你还是尽快和他离婚吧。”

云薇薇眼神晦暗,“我知道,可他恨我,反倒是不愿意离了。”

“奶奶的熊,简直是渣男中的战斗机,被云熙儿那白莲花骗也就罢了,竟然还对你这么坏!”纪茶芝义愤填膺,说,“薇薇你别怕,明天我就去问问法务部的人,看有没有擅长打离

婚官司的,到时候,绝对要和那渣男划清界限!”

“嗯,谢谢你茶茶,对了……”云薇薇又想到什么,说,“你电脑借我用用,我的记事薄还在家里,我明天还有打工,我要调一下网盘上的备份。”

纪茶芝忍不住白眼,“你怎么到这种时候还不忘打工,要是太累了流产怎么办。”

“可是要赚钱啊。”云薇薇假装不在意地一笑,“再说真流产了,还省了流产的手术费。”

“呸呸呸,不知道这种流产伤身么。”

纪茶芝忖了忖,说,“那做完这几

天的,你其他的零工就别接了,我们公司之后会准备董事长的寿宴,到时候要找人布置场地,我就把插花的工作交给你,这样你轻松点,赚的钱也多。”

很诱人的工作。

但,脑中晃过某张极度冷傲加自恋的脸,云薇薇忍不住很废话地问了一句,“那你们董事长的寿宴,你们boss会参加么。”

“当然会啊,墨氏是家族企业,我们董事长和boss是爷孙关系,这么盛大的场合,当然是共同出席啦。”

“哦……”云薇薇拖了个长长的尾音,半饷,道,“那要不,我还是不去了。”

“……”
纪茶芝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忽而掌心摸上云薇薇的脑门,惊怪地道,“薇薇,你怎么突然对赚钱都没兴趣了,是不是发烧了?不对,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患抑郁症了,不过你那些事是个人都难以承受,我还是带你去看看心理医生吧。”

说着,纪茶芝就拿起桌上的手机往包包里塞,一副真的打算出门的模样。

云薇薇一脸尴尬地拉住纪茶芝,“不是的,我只是怕那么大的寿宴,到时候我出个什么纰漏,会连累你。”

纪茶芝给了个你想太多的表情,“安啦,你办事我放心,再说到时候有很多人一起做,你怕什么。”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总之等寿宴结束,你就等着收钱吧。”

……

几日后。

云薇薇忙碌于寿宴的布置。

帝都最大的酒店,整整可以容纳千人的宴会厅,无论是舞台还是灯光都是提前三天就开始筹备。

云薇薇本以为自己会遇到墨天绝,还特地戴了顶鸭舌帽遮脸,可事实是她纯粹多虑了,这种可以说是杂活的工作,墨天绝怎么可能亲自来监场呢。

寿宴当天下午。

云薇薇将最后一束插花摆上宾客台,大吁了一口气。

这时,有人急急地嚷嚷说,“哎,你们谁会操控灯光台,灯光师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拉肚子,要个人协助他。”

大伙面面相觑,但没人应声。

会场督导一边骂着怎么偏偏这种时候出了岔子,一边想到什么似的看向云薇薇,问,“你叫薇薇是吧,我记得你的简历上,不是写了你做过婚礼现场的灯光师么?”

云薇薇一愣,她这些年打工,确实做过不少杂七杂八的工作,可她并不怎么想留在会场里,要是又倒霉地碰到墨天绝,还不知道被他讥讽成什么样呢。

“督导,我其实只是业余学的,你还是再请一个灯光师过来吧……”

“可这临时的让我去哪儿找人,而且这熟悉场地还要时间,你既然会,就帮帮忙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云薇薇也不能再推辞,只能应下。

也幸好灯光台在会场最后方的角落,再加上她带着鸭舌帽,从头至尾倒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寿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有道傲慢的女声在头顶响起,“喂,你是灯光师么,稍后墨老爷子发言后,我也要发言,你记得往我身上打束更亮的灯光。”

空气中本就播放着乐声,云薇薇一时没听清,下意识地抬头,“抱歉,你刚刚说什么?”

这一看,差点没吓一跳,眼前这个穿着一袭镶钻礼服的的女人,不正是……

“你、怎么又是你这只狐狸精,你怎么在这里!”

韩诗雅显然也认出了云薇薇,一把扯掉她的鸭舌帽,光火地大骂,“还说自己没想借子上位,你偷偷地潜进来,是不是想趁着今天逼绝娶你?我告诉你,你想也别想!”

比起墨天绝的冷言冷语,云薇薇其实更厌烦韩诗雅这胡搅蛮缠的性子,也不想再多废话,垂首就继续操作着灯光台的按键。

“你、你还敢无视我!”韩诗雅大小姐脾气一来,伸手就去拽云薇薇,“狐狸精,你给我滚出去!”

云薇薇被拉得差点撞翻灯光台,忍不住也恼了,“你闹够了没有,没看我在工作么。”

“什么工作,你出现在这里就是居心叵测!”

韩诗雅不容分说,硬是使着蛮力将云薇薇往外扯,云薇薇挣扎,韩诗雅就高跟鞋一提,重重地往云薇薇脚上踩了一脚。

云薇薇疼得直岔气,被迫地拽出了宴会厅。

走廊上,正好有个男服务生经过,韩诗雅又颐指气使地说,“喂,你,这个女人是混进来的,你快把她轰出去!”

服务生狐疑地瞅了云薇薇几眼,又看向韩诗雅,说,“女士,我想你误会了,这位小姐她这几天都在我们酒店布置会场,她是工作人员。”

韩诗雅一愣,复又愤愤地斥责,“什么工作人员,我说她有问题就有问题,我是韩家千金,你敢质疑我的话!”

服务生一脸为难。

而这时,宴会厅的门被打开,一道不豫的嗓音响起,“吵什么。”

云薇薇呼吸一滞。

韩诗雅更是浑身一颤,僵硬地扭头,还不忘把云薇薇的脸掰向另一边,然后僵笑着说,“绝,这个女人刚刚要偷我东西,我正把她赶走呢。”

说着,用力地推了云薇薇一把,催促,“快不快滚,否则我让警察抓你!”

云薇薇背脊微僵,只犹豫了一秒,便转身离开。


“站住!”

一声厉喝震响在空气里。

韩诗雅急了,嗔着去拉墨天绝的手,“绝,今天你和爷爷是主角,我们快回宴会厅吧。”

墨天绝冷冷抽回手,冷厉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那道疾走的背影,“女人,你再敢走一步,小心我让你这辈子都走不了路!”

云薇薇僵立了双足,她毫不怀疑他话里的真实性,他都能把她送去魅色了,又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扇了我一巴掌就想跑?”

墨天绝大步上前,一把翻转过云薇薇的身体。他是没有想到会再见到她,可她一见他就跑是什么意思。

云薇薇咬唇,先发制人,“先生,我只是来这里工作,我没有想要勾.引你。”

墨天绝拧眉,刚想开口,后方,宴会厅的门再次被打开,墨老爷子走出,一脸的不悦,“怎么回事,宾客都在内厅等着,你们一个个却都挤在门口做什么。”

韩诗雅眼眸一亮,立即奔过去挽住墨老爷子的胳膊,悻悻地告状说,“爷爷,那只狐狸精又来纠缠绝了,你快把她赶走。”

墨老爷子闻言,苍劲的目光盯向云薇薇,简单的白裙加帆布鞋,这女人虽然看着朴素,但那张脸清丽出尘,再加上唇红齿白不点而朱,倒是添了几分媚色。

正真狐媚的女人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披着清纯外衣的心机女,竟然觑准了寿宴这种场合来纠缠,能是什么好货色。

沉着脸,墨老爷子说,“这位小姐,趁着我还没有发火,你走吧,但以后,不准你再缠着我孙子。”

云薇薇面无表情,也懒得去争辩什么,扭头就想走,但,手腕被扣住,墨天绝竟然拉着她,以更快的速度前行。

云薇薇一愣,不明白她走她的,他也跟上来是什么意思?想要挣开他的手,但奈何他扣得死紧,竟挣不开。

而一旁,反应过来的韩诗雅立即追上,张开手臂,阻拦说,“绝,你要去哪里,等下爷爷就要宣布我们的婚讯了。”

“我有说要娶你?”墨天绝眉眼冷酷,他就是知道等下爷爷要宣布什么,才会从厅里走出来,“韩诗雅,我再说一次,要我娶你,不可能!”

“孽障!”墨老爷子敲着柺杖上前,“你不娶小雅,难道还想娶这只狐狸精?立即回厅里,听到没有!”

“爷爷,我还是那句话,要娶你自己娶。”

小说文学

绝,你究竟为什么这么讨厌我?”韩诗雅期期艾艾,红着眼眶说,“我爱你啊,我比这只狐狸精更爱你,而且,我怀孕了,我们有了爱的结晶了!”

墨天绝闻言,眉头狠狠一皱。

墨老爷子却是满脸惊喜,盯着韩诗雅的肚子,开怀地问,“小雅,你怀孕了?是真的吗?”

“嗯,爷爷,是真的。”

韩诗雅娇羞地应声,她本来就想好了要在墨老爷子宣布婚讯的同时,宣布自己的喜讯。在场都是和墨家有关系的富甲名流,墨天绝到此,还能不娶她吗?

墨天绝面无表情地看着韩诗雅眼底的得意,嘴角,倏尔勾起一抹嘲谤的弧度,“以为一个孩子就能套牢我?”

韩诗雅急了,不解墨天绝为什么还能不认账,不禁就切切重申,“可我怀了你的孩子啊,我的第一次也给了你,你不娶我,就是不负责任,绝,你必须娶我!”

“呵。”墨天绝意味不明地冷哼一声,蓦地手臂用力,将云薇薇往前一扯,冷笑道,“既然怀了我的孩子就得娶,那我娶她。”

云薇薇一怔。

韩诗雅一懵。

而墨老爷子,则是一怒,“你、你说什么?!”

墨天绝冷冷一笑,环臂把云薇薇往自己怀里一带,轻拍了两下她的肚子说,“听不明白么,她也怀了我的孩子,二选一,我娶她。”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