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话术恋爱话术

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2020-07-31 14:38:36 写回复

  “宋星辰,手筋脚筋被挑断的滋味怎么样?”

星辰咬唇忍着痛,一声不吭。

“还真有骨气。”

林佳薇得意的笑着,“宋星辰,不要再对厉琛抱有幻想,你在皇庭夜筵被凌辱了两年,他为什么不来救你,因为你是被他送进去的,哈哈……”

不,不会的!

慕厉琛是她的丈夫,他不可能这么做。“你撒谎,他不会这么对我。”

“死到临头还对厉琛抱有念想,真让人窝火。”

林佳薇握着刀子,往星辰脸上划。

“这么漂亮的脸蛋被毁还是真可惜,不过,我让你毁容,让你变成废人,就算活下来,也只能像爬虫一样终日活在阴暗下水道里,这辈子都别想高攀厉琛。”

一刀,两刀……

脸,最终被林佳薇划的血肉模糊,血渗下染红脖子。

是她瞎了眼,相信林佳薇,掏心置腹的对她好,把她带进慕氏,认识慕厉琛,扶她青云直上……

而林佳薇回报她的是抢走了她的丈夫,夺了公司股权,害她流产,最后被落入皇庭夜筵。

“很不甘心吗?我接近你,就是为了取代你的一切。”

林佳薇接过保镖递过来的白帕,把手上血迹擦干净,有意无意秀手上偌大的钻戒。

“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厉琛向我求婚了,下个月我们结婚。我怀孕三个月,肚子快藏不住了,厉琛很在乎这个孩子,他会成为慕氏集团唯一接班人,而你,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

“对了,你不要再妄想慕霆萧会来救你,因为,他已经死了。”

星辰气息微弱,思绪混沌,听见她的话猛的清醒。

“不可能,霆萧不可能死……你骗我。”

“骗你,你这个样子还值得我骗吗?两年前你大病一场,肾坏死差点死了,知道是谁救得你吗?慕霆萧,他把肾脏捐给你,只有他和你的匹配,知道那化学毒谁下?是我。”

星辰唇瓣喃喃自语:“不,不会的,霆萧不会死的……”

他是这么骄傲的一个人,为她死,不值得。

林佳薇鄙夷的看地上浑身是血的女人,对保镖下令:“把她拖行半个小时,我不想让她死的太痛快,做的干净点,别留下痕迹。”

“是。”

……

雷声轰鸣,暴雨而至。

大雨冲洗高速路上的血迹,星辰如残破的木偶娃娃躺在高速公路上,她不肯闭上眼睛,不肯咽下最后一口气,心里有执念。

一遍遍的念:霆萧,慕霆萧,对不起。

两年前最后一次见面,她陷入昏迷,没有来得及看他一眼。

是她错了。

她这辈子最错的事,是把慕霆萧推开,爱她深入骨髓的男人不要,选择嫁给他堂哥,慕厉琛。

是她眼瞎啊,才落得今天这般下场。

……

“王老板,我妹妹还是个雏儿,第一次你别玩坏了,想怎么玩都没问题,只要不把人弄死就行……”

“行了,快出去,别耽误我们时间。”

星辰头痛欲裂,睁开眼,见三个老男人正围着她。

她躺在地板上,这个场景和十年前,她十八岁那年重合。

高考前一个星期,宋星月在妈妈杨茹的生日宴会上,弄晕了她。

她醒来后,发现躺在房间地板上。

全身都是伤痕,要不是女佣看不下去偷偷送去医院,早就死了。

这件事让她精神崩溃,得了抑郁症,雪上加霜的是,宋星月在房间里装了监控,房间里发生的一切在晚宴大厅上放映。

那天起,她成为宋家的耻辱,遭到宋家彻底放弃。

这件事如影随形跟了她一生,致使她人生轨迹偏离,最终走向死亡。

没想到,她竟然重生了,重生到十八岁出事之前。

蓦地,星辰手握成拳,指甲紧扣手心,生生刻出一道道血痕。

宋星月~

毁掉她人生的罪魁祸首,她该死,真该去死。这一次,她

小说文学

的命运不会重蹈覆辙。

面前的三个男人开始靠近她,宋星月笑意盈盈的看她受辱的画面,获得极大满足感。

她是真的宋家小姐,那又怎么样?

在这宋宅里,父亲爱护她,母亲疼她,姐姐为她进娱乐圈铺路,她才是宋家的千金小姐,真正的人生赢家。

宋星辰拿什么和她抢,凭什么跟她争。

不就是从孤儿院里,抱来养的小杂种。

“好了,你们慢慢玩,不管弄出多大动静都没事,这层楼的女佣和保安全部撤到楼下,没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所以……王导,你新电影的女主角……”

 秃头的老男人坏笑着,露出一口黄牙。“宋星月,新电影的女主角给你了,没想到你们宋家三姐妹,一个比一个漂亮,尤其是这个最小的,简直是人间极品。”

  居然拿那个小杂种跟她比,宋星月轻蔑的看地板上的星辰一眼,满是厌恶。

  只是一眼,她发现宋星辰眼睛漆黑如深渊,正一动不动的盯着她。

  她眼神冰冷又黑暗,让人毛骨悚然。

  她表现的太过冷静了,甚至让宋星月感到丝丝阴寒,仅仅过了一秒,宋星月又缓过来。

  她居然被地上的小杂种给吓到了,宋星辰从小被她欺负到大,现在被三个男人控制,都自身难保,她又何须怕她。

  今天晚上起,她就是下作肮脏、人尽可夫的宋家三小姐,再也没利用价值,宋家会彻底抛弃她。

  一想到这,宋星月心情格外的爽。

  “好了,我不打扰各位了,祝你们玩的开心。”

  宋星月转身,还没走几步,听见背后凄厉的惨叫声。

  是王导的声音。

  王导脸色疼的成猪肝色,不停往后退,差点摔倒地上。

  顿时,剩下的两人,穷凶极恶的怒道:“小贱人,居然还敢伤人。”

  宋星辰从地上站起来,手往桌上宋代青花瓷瓶靠拢,把瓶子握在手里。

  王导疼痛缓和后,暴怒的向她冲来。

  “小贱人,敢伤我,我今天就毁了你。”

  他一巴掌怒冲冲的向她煽来。

  星辰手拿花瓶,狠狠砸向王导的秃头。

  嘭~

  花瓶碎片四射,王导头顶开花,血顺着头往脸和脖子淌。

  宋星辰握紧花瓶口径,尖刺扎在王导脖子静动脉上。“不想死的别动。”

  王导被吓的,瞬间不敢动。

  剩下两个男人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也被吓到了。

  连宋星月也没想到,宋星辰居然会反抗,还把王导给控制住。

  她大喊:“还不把她抓住。”

  王导脸在淌血,骂她:“你给我闭嘴。”

  他玩过这么多女明星,头一次阴沟里翻船,偏偏人被她控制住。

  他脖子有尖锐的刺痛感,花瓶已刺破他的皮肤,在深一点就扎进静动脉。

  宋星辰控制王导,往洗手间门口移,对另两个男人下令。“把宋星月抓过来。”

  两个男人一听,回过味来。

  两姐妹是窝里反了,但不管是谁,都是身材长相极棒的美女。

  相比要人命的三小姐,二小姐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宋星月听言脸色大变,想往门口逃。

  没跑几步,被两男人生生硬拽回来,丢上欧式大床。

  “你们放开我,放开,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宋家二小姐宋星月,我姐姐是宋星日,一线偶像明星,你们敢碰我一下,我让姐姐封杀你们。”

  这个蠢货,她上辈子怎么会被这蠢货一次又一次的欺负,现在想来,她真是太弱了。

  如果这三个老男人真的惧怕宋星日,还敢对她不轨?

  宋家二小姐和三小姐的身份,在他们眼里又有什么区别。

  宋星月看着宋星辰大骂:“宋星辰,你敢,你敢让他们碰我一下,爸爸妈妈不会饶过你的。”

  星辰心情大好的勾唇轻笑:“宋星月,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听得见,你让人毁掉我之前,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上一世她被折磨了一天一夜,让她只剩下半条命。

  她把王导猛地往前一推。

  王导扑到大床边缘,摔到地上。

  她迅速打开洗手间的门,把里面反锁。

  门内反锁,外

小说文学

面是打不开的,除非有人送钥匙上来。

  刚才宋星月说过,这一层楼房没有保安和佣人,不管弄出什么动静,下面都听不见。

  她把柜子挪出来,抵在在门后,卡在洗手台中间。

  几秒钟后,听见脚猛烈踢门的声音。

  门很结实,没有被踢开。

  门外,传来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贱女人,除非你一辈子不出来,以后给我小心点,得罪我,别想在S市混。”

  星辰背靠柜子,全身软弱无力,双眼发黑,几秒后倒在地上,她已经撑到极限。

  不行,她还不能晕过去,如果那三个人用工具强行进来,她太被动了。

  星辰走到浴室花洒下,打开水龙头,冷水淋湿身体。

  门外,是宋星月凄凄的尖叫声。

  花洒下,星辰听见宋星月惨叫声,她唇角弥着冷笑,很痛快。

  上一世,在这个家里,没有人会帮她,没人来救她。

  今日,风水轮流转,让宋星月尝尝那天她绝望又痛苦心情。

  宋星月比起她之前所受的侮辱,不够,还远远不够,她会一点一点的让宋星月,品尝个够。

  现在,才刚刚开始。

冲了十分钟,感觉药效被压制。

星辰关上花洒,走到洗手台前。双手撑着洗手台,看着镜子中娇小白皙的脸蛋,漆黑如墨的瞳孔。

晚礼服淋湿紧贴身体,露出完美的身材曲线。

这一世,她不会再像上一世那么卑微懦弱,那些欺负过她的,伤害过她的人……她要把他们统统都踩在脚下。

她瞳孔里燃烧熊熊烈火,漫天的仇恨,把药效全压了下去。

她踩上马桶盖上,半截打碎的花瓶砸破窗户,窗户打开,翻了出去。

……

一个小时后,药效消失,她吹干头发,重新化妆,换了一套礼服出现在宴会大厅。

此时,还有几分钟到八点整,生日宴会即将迎来高潮。

十几层的超大蛋糕和香槟塔,被侍应推出

来,蛋糕上已点燃蜡烛,正等八点整杨茹许愿吹灭。

杨茹穿着一套高级定制旗袍,佩戴祖母绿的帝王翡翠首饰,在贵妇群里谈笑风生。

在外人看来,她形象端庄,谈吐优雅,出身名门,受过优等教育。

宋星月敢对她下药,三个男人能进五楼房间,没有杨茹的谋划,那些男人是上不去的,而宋星月也无法调动五楼保安和佣人。

星辰冷眼旁观着,按照上一世的发展,一会杨茹是否还能笑的出来。

她此时正被一群贵妇人围着,贵妇们谈论的中心,不是丈夫就是儿女。

她显然是被恭维的对象,谁都知道她有一个大明星的女儿,宋星日上个星期获得了白玉最佳女主角奖,白玉奖是国内电影界最高的三大奖项

之一。

大女儿的争气,让杨

小说文学

茹在生日宴会上,出尽风头。

“真羡慕宋太太,女儿一个比一个漂亮,孝顺又有出息,真让人嫉妒。”

杨茹嘴角笑容很满,却谦虚的说:“哪里,我不如陆夫人你膝下有两个儿子,我这辈子,一个儿子都没有,我可是羡慕你呢。”

“别提那两个王八蛋,一天到晚的混酒吧,一说他

们我就一肚子气,我倒羡慕你,这S市谁不知道,宋家大女儿是影后,二女儿是个学霸,三女儿虽然低调了点,但模样的三个女儿里最出众的,日后定会前途无量。”

杨茹听见最后一句话,笑容僵在脸上,眼神一点点的冷下来。

星辰紧盯杨茹。

从她记事以来,杨茹从未对她笑过,看她眼神冰冷中带着厌恶。

在外人看来,她是杨茹的女儿,但她知道,杨茹从未把她当成女儿,而是把她当仇人来折磨。

在上一世,她被囚禁在皇庭夜筵时,宋星月来看她受折磨,无比痛快的说出,她不是杨茹和宋旭的亲生女儿。

他们把她从孤儿院接出来,是为了要她手头上宋氏的股份,只有她死了,或者让爷爷彻底失望,她才会彻底失去继承权。

宋氏会全部落入宋旭的手里。

她到死都不知道,自己亲生父母到底是谁?

她和宋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父母为什么要把她抛到孤儿院,如果不是亲生父母的抛弃,她不会被宋家收养,不会认识慕厉琛,不会最后惨死在大马路上,还让慕霆萧被她所拖累。

一想到慕霆萧,星辰的胸口就一阵阵的疼。

霆萧~~

今世,她会拼尽全力杀出一条血路,让那些该死的人,全都下地狱。

“太太,你还在聊天呢,时间快到了,准备许愿吹蜡烛。”

宋旭站在杨茹身边,手拿一个精美的盒子,当着众多贵妇人的面,把盒子打开。

“太太,这些年辛苦你了,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盒子里是一条蓝色钻石项链,钻石呈星子状,莹润饱满,色泽纯净通透。

拿出一瞬间,多面反射,光耀璀璨,震惊全场宾客。

贵妇们一个个眼睛睁大,无比的羡慕,至少几十克拉的纯蓝色钻石,价值上亿。

宾客中有人认出这条钻石项链。

“是著名钻石蓝色之星,宋先生居然买下来了,以前只能在电视杂志上见到。”

“蓝色之星,四十五克拉,世上最罕见的蓝钻,排名全球钻石榜第十二名,有报道称蓝色之星上个月被亚洲一富商以几亿价格拍下来,没想到出现在S市,成为宋太太五十岁寿宴的生日礼物。”

“天啊,好让人羡慕,宋先生真是爱宋太太,居然拍下蓝色之星。”

宋星日带着摄影师和灯光师,出现宴会门口。

作为最当红女明星,她一出现在会场,立即夺走蓝色之星的光辉。

五官立体,身材火辣,穿白色裸肩晚礼服大秀美肩。外表美艳夺目,高贵性~感大方,这就是大明星宋星日。

宋星日出现的一瞬间,星辰手不自觉捏紧,瞳孔猩红。

她前世惨死,宋星日不是直接凶手,却也是帮凶,她出谋划策,陷害栽赃……是因为星辰嫁进慕家,成为慕厉琛的妻子,而不是她宋星日。

宋星日和林佳薇一起密谋,设计她失去慕氏的股权,导致滑胎流产,慕历琛从此夜不归宿,彻底的冷落她。

这些,落入皇庭夜筵后,林佳薇亲口告诉她。

她不会放过宋星日,那些欺负过她,伤害过她的,她会让她们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宋星日奔到杨茹身边,给杨茹一个热情的拥抱,看见蓝色之星,她惊喜道:“爸爸不等我回来,就把蓝色之星拿出来,来,妈妈我帮你带上。”

宋星日帮杨茹佩戴上项链。

灯光师和摄影师站在三人面前,“看镜头,微笑……这一幕拍下来,当做永久的留念。”

宋星日抱着父母,对着镜头开心的笑。

星辰倚在柱子旁,冷眼旁观。

看,多么和谐的一家人。

他们三个人才是一家人,楼上那位充其量只是个棋子,她还真把自己当成宋家千金小姐,还乐在其中,无法自拔。

拍好照片,宋星日让侍应把蛋糕推上来。

“妈妈,许愿……”

杨茹含笑闭目,许下愿望,一家三口同时吹灭蜡烛。

全场掌声雷动。

侍应递给宋星日一个话筒,她拥抱杨茹,热泪盈眶道:“今天是妈妈五十岁生日,我祝妈妈生日快乐,没有妈妈就没有我,没有我今天的成就,我感谢妈妈赋予我生命,给予我的一切。”

“今天,我送给妈妈一个惊喜,大家请看大屏幕……”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