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话术恋爱话术

他扒开我的内衣吸奶头 男朋友舌头伸进去好爽白洁无删全文阅读全文

2020-07-31 16:26:54 写回复

  医馆中。

  炎鹤轩手指飞快的给纪婉夕做着包扎,看着静静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小女人,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这就是你前几天娶进门的少夫人?”

  擎牧寒得知纪婉夕肩头的刺伤不深,只是吓到,昏迷了,将心

小说文学

又放回了肚子里。

  “什么少夫人?纪家送过来作为补偿的东西,接过来玩玩罢了。”

  擎牧寒回答的漫不经心。

  他绝对不会将这个心思恶毒的女人当成妻子。

  炎鹤轩看着朋友不在乎的神情,想起三年前那件事,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收了器材。

  嘱咐道:“好了,只是这药得记得更换,麻醉过后可能会疼痛,还有,这几天最好不要剧烈运动,包括……行房事。”

  “啰嗦,我听这些做什么,干脆你和我一起回公馆得了。”

  ……

  纪婉夕是被肩上伤口痛醒的,摸了摸肩上的包扎,扬了扬嘴角。

  看来牧寒还是在意自己的。

  床边趴着小憩的映冬忙不迭起身,“少夫人,你醒了,我去给你端药!”

  纪婉夕拦住她:“我不喝,你早点回房睡吧,我没事了。”

  “不行!”映冬格外坚持:“炎先生说了,为防止感染发烧,一定要看着少夫人把药喝下去。”

  纪婉夕神色亮了几分,“是鹤轩吗?是他给我医治的,他现在哪儿?”

  “在侧客房……”

  映冬还未说完,纪婉夕已经下了床。

  院外,月色半弯,院中几盏小灯发着昏暗的光,却不知为何,平添了几分萧索。

  纪婉夕看着炎鹤轩清隽的身影,心底是感动的:“谢谢炎大哥。”

  炎鹤轩抑住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摸了摸眼前女人的发丝,眼神一片柔和:“你何必呢,这么苦自己。”

  纪婉夕仰着脸笑了。

  她缓缓的摇了摇头:“我愿意的,就不苦。”

  月色中,纪婉夕眼中满是对另一个人的爱意和怀念,是那样的认真,毫不掩饰。

  炎鹤轩偏头,掩住眸中的苦涩:“你啊,你明明知道牧寒喜欢的是……”

  “不说这些了炎大哥。”纪婉夕不愿意想起这些痛心的事情。

  炎鹤轩叹气,替纪婉夕赶走前来骚扰的蚊虫,扶她起来:“我送你回去休息吧,你肩上的伤口不宜多活动。”

  两人身影被月色慢慢拉长。

  从远处看,仿佛,融为一体。

  远处院门外,擎牧寒一脸阴沉。

  挽着他胳膊的秦盼盼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开口却是温柔软语:“少夫人可真是平易近人,就连性子清冷的炎医生,都和少夫人关系不错呢。”

  擎牧寒本就沉着眼睑,眸中氤氲着风暴,听到秦盼盼的话,伸手便掐住了说话人细白的手腕,寒声道:“你刚才说什么?”

  秦盼盼倏的白了脸,疼的直发抖:“我,我说,少夫人和炎医生关系,关系好。”

  擎牧寒眸光一凛,手上力度加大。

  “啊!”秦盼盼疼的尖叫,面容扭曲:“少,少帅……”

  擎牧寒冷冷的逼视她:“我不喜欢太自作聪明的女人,记得住吗?”

 男人修长的手指覆上了她的脸颊,掐着秦盼盼的下颚让她看自己。

  “记,记住了……”

  秦盼盼眼泪簇簇的往下落,听到男人修罗般的威胁,不住的点头,只期盼男人手中的力道能够轻一点。

  擎牧寒松了手,冷笑一声,拍了拍女人的脸颊:“乖,自己回去睡觉。”

  话落,转身离去。

  秦盼盼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狼狈的跪在地上,捂着不正常姿势下垂的手腕,看着擎牧寒走向纪婉夕的房间,再也掩饰不住眼中的阴狠。

  ……

  这夜,纪婉夕的房间灯亮了一整夜。

  直至房内传来女人悲戚的求饶声。

  纪婉夕捂着肩膀不断流血的伤口,嘴唇因为忍痛已经咬破了,突然,她冷声低低的笑起来。

  “你笑什么!”

  擎牧寒擒住女人的下颚,逼着她面对自己。

  纪婉夕低声的笑渐渐转为放声大笑,边笑边流着眼泪,她的声音嘶哑道:“笑什么,笑你啊!笑你可悲!”

  擎牧寒猛的掐住纪婉夕的脖子,犹如一头被激怒的凶兽,“你他妈再说一遍,纪婉夕你是不想活了!”

  “咳咳——”

  男人下了狠手,纪婉夕的脸憋得通红,额头青筋尽迸,目光却死死的盯着擎牧寒。

  她缓缓地张嘴,一字一顿:“你活该被纪梓美抛弃,眼瞎心盲,活该!”

  “贱人!”

  擎牧寒一巴掌掴到纪婉夕脸上,毫不掩饰的力

道,将她打得眼前一阵黑,右耳朵嗡的一声,连着大脑一阵轰鸣。

  再醒来的时候。

  她发现,自己的右耳朵,听不到了。

  ……

  擎牧寒折磨完她之后,一连着半个月再也没有踏足过纪婉夕的院子,每两天,炎鹤轩会来这里,给她看看耳朵。

  这天,照例有人送来了晚餐,却不是之前认识的丫头。

  纪婉夕没有多想。

  到了夜里,她辗转反侧的睡不着,好热……

  纪婉夕喘着气,媚眼如丝,感觉全身血液都在沸腾,恍惚间,房里似乎进了一个人。

  “婉夕,婉夕?”有人在叫她。

  房里倏的台灯亮起,炎鹤轩看见床上凌乱的场景,顿住了手。

  他红了耳朵,忙不迭别开头。

  刚转身,脑后便被袭击,后脖颈一阵钝痛,让他陷入黑暗。

  只余下,室内香气缭绕,印着微亮的台灯,散发出一圈圈的光晕。

  ……

  擎牧寒半夜被佣人叫醒,听到佣人的叙述,身上顿时寒意笼罩。

  “都滚开!”

  他赶走看热闹的佣人,站在屋门口,猩红的眸子可怖,满身冷意刺骨。

  “来人!”

  擎牧寒面如修罗,指着屋内已经昏迷的纪婉夕,“把这个贱人送去祠堂!”

  “求少帅放过少夫人。”映冬在一旁哭哑了嗓子:“少夫人一直是爱着……啊!”

  她被狠狠踹了一脚,和纪婉夕一起拖到了祠堂。

  “擎牧寒,不要!”

  炎鹤轩已经被叫醒,他忙不迭拦他:“婉夕是被人下药了,我和她是清白的,祠堂寒冷,她身体不好受不住。”

  “婉夕?叫的挺亲切。”擎牧寒眯眼看他,目光倏的转冷:“不要让我动手,滚!我没有你这个兄弟!”

  “牧寒,你不能把她送祠堂,她就是你遇到的那个……&rd

小说文学

quo;

  话未说完,擎牧寒已经朝着祠堂走远。

  “你会后悔的,会后悔的……”

  可惜,擎牧寒已经听不见炎鹤轩的声音。
 纪婉夕是被凉水泼醒的。

  她狼狈的趴在祠堂冰冷的砖地上,头昏脑涨,却寒意透骨。

  此刻,擎牧寒满身戾气,站在祠堂,命令自己副手,“取家法!”

  众人皆是一惊。

  擎少帅的家

法,可是要人命的。

  在众人惊怕的目光中,擎牧寒的副手取来了一根长鞭,上面隐隐还沾染着不知谁的血迹。

  “打!”擎牧寒目光森然。

  “啪!啪!啪!”长鞭毫不留情的打在纪婉夕身上。

  刹那间,她感觉身体被拦腰折断,钻心的疼。

  “啊!”纪婉夕疼的死死抠住地砖,直到十指被抠出血。

  “嫁给擎少帅还不检点,这种人,该浸猪笼!”

  “前几日,听说她还为少帅挡刀,现在想想,估计是什么新的勾人手段。”

  纪婉夕不受宠,佣人也胆大了起来。

  几个人指指点点,肆意的发泄着自己的言论。

  一下一下的鞭打的落在纪婉夕身上,慢慢染红衣服,大脑却越来越清醒,直到身体麻木,感觉不到痛,她的目光都死死盯着擎牧寒。

  目光中,那个男人看着她满目厌恶,神情冷漠,却搂着刚过来的二姨太太,和她亲昵的耳语。

  ……

  翌日,二姨太太秦盼盼得宠之事传遍了整个擎公馆。

  众人都说,从未见到擎少帅如此宠爱一个女人。

  听说,她不想居住自己的香园,少帅便让她搬进了自己隔壁的院子,装饰的很奢华,纯皮的欧式家具成套摆放,繁复的吊灯亮彩绚丽,新上市的洋装不断……

  几乎每天,都会有人过来,告诉纪婉夕,二姨娘多么多么的得宠。

  对此,纪婉夕看淡了。

  得宠又怎么样,擎牧寒就是一个没有心的人,所谓得宠,在他眼中不过是笼中的鸟雀,瓶里的鲜花,开心时逗弄的玩意罢了。

  转眼,又半个月过去。

  她从祠堂挪到了之前未开放,已经破败的西园。

  “少夫人,别看了,仔细眼睛。”

  西园没有台灯,纪婉夕只能在煤油灯下,看母亲艰难地送过来的家书。

  映冬在背后偷偷的抹眼泪。

  如果不是老夫人,小姐何必……

  突然,“砰”一声,房门被推开。

  秦盼盼穿着潮流的皮草裹着洋装,在丫头搀扶下,一脸的趾高气扬。

  “有事?”纪婉夕放下手中的书信,皱眉看向被丫头簇拥的人。

  “啧啧。”秦盼盼打量了一下房间,讥笑出声:“堂堂擎少帅夫人,住的如此破陋,真让人……心情愉悦呢。”

  她想起给擎牧寒吹枕边风,让他休妻,擎牧寒那凌厉的脸色,心中就意难平,凭什么这个贱人能占着正妻位置?

  一想到巴结她的人,表面上舔着脸,背地里说她只是姨太太,秦盼盼的脸色就更难看了几分。

  “没听见我和你说话吗!”秦盼盼提高了嗓音:“纪家出来的大小姐,就是你这个家教?”

  “我们家家教,教的是老幼尊卑。”纪婉夕淡淡抬头:“姨太太见到正妻,要先行问好。”

  她看着这个女人,和自己姐姐有着七分相似的眉眼,嗤笑勾唇:“秦小姐想来炫耀自己得宠,怕是走错了地方,你不会是他受宠的第一个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你!”秦盼盼气红了脸,胸膛起伏:“你这个贱人!”

  要伸手打纪婉夕。

  眼尖的小丫头看见了纪婉夕手边的信封,耳语秦盼盼。

  下一秒,秦盼盼抬手抽走了家书。

  “你把东西还我!”

  纪婉夕看见秦盼盼抢了自己的家书,眼神蓦然一寒,想抢回家书,却被秦盼盼带的身强体壮的佣人按到了桌上。

  “少夫人,你们放开少夫人,啊!”

  映冬想上前,却被踹了一脚,按在了地上。

  “还给你,呵……”秦盼盼她不认识上面的字,却能感受到纪婉夕对这封信的在乎。

  她眼中满是恶意:“怕不是你和哪个情郎苟且的信件吧,贱人就是贱人,嫁给少帅还不安分,还去勾引炎医生。”

  话落,她抬手就要撕信件。

  “秦盼盼,你住手!”

  纪婉夕目眦尽裂,一下子迸发出的力气撞开了丫头,扑向秦盼盼,却只抢到一片纸屑。

  她愣住了。

  那是她母亲留给她的唯一的慰藉。

  却就这么被秦盼盼毁了,毁了!

  纪婉夕红了眼睛,神色凌冽如冰,一把抓住秦盼盼的衣领:&ldq

小说文学

uo;你竟敢撕了信件!”

  不

知是谁先出了手,也不知什么时候佣人都悄悄退了出去。

  两个人就这么毫无章法的,扭打到了一起

  恍惚间,纪婉夕只听到耳边一声轻语:“我能下药让你被少帅厌弃,就能第二次把你踩进泥里,永远爬不起来!”

  没等她反应过来。

  突然,秦盼盼缩在地上,捂着肚子,撕心裂肺的尖叫。

  “啊!贱人,我好心来看望你,你竟然打我,啊!我的肚子……”

  纪婉夕看见秦盼盼裙子上的血迹,心里“咯噔”一声。

  “你们在做什么!”

  擎牧寒得知消息,赶来,看到的就是秦盼盼躺在地上,半身鲜血的画面。

  “少帅救我,救我啊,这个疯女人不光要杀了我,还要杀了你的孩子……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