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话术恋爱话术

老头胯下挣扎的娇妻_宝贝儿我想你了给我好不好

2020-08-01 15:35:02 写回复

 
忽的,一声冷笑溢出,在这炎炎烈日下让人心头一抖。

迟迟没有等来对方的道歉求饶,楚流霜的脸色已经彻底沉了,那母子二人当真好大的胆子,竟然将她忽视的如此彻底。

很好。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么胆大的人了。

楚流霜翻身下马,身后的人也都跳下马匹,跟在她的身后。

气氛一瞬间冷凝了下来,似乎所有人都看出了楚流霜压抑的怒气,正处在爆发的边缘。

每一个

人都为花颜和元宝捏了把汗。

楚流霜微抬着下

小说文学

巴,表情冷傲,高高在上,终于站定到了花颜和元宝的毛驴面前,看到那头黑白相间花纹的毛驴,眼中的厌恶一闪而过,但很快就恢复了面无表情。

“本郡主说话,你们没听到?”

楚流霜眯着眼,冷声问道。

“唔?”

花颜左右瞧了瞧自己的手,半点看不出小口子,儿子办事完美。

“听到了又如何?”

花颜头都没抬,反问了一句。

周围当即响起一片抽气声,大概都是被花颜的大胆给惊到了。

“放肆,竟然跟郡主这般说话,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楚流霜身后的人一声厉呵,双眼喷火的瞪着花颜,就要冲上前来,被楚流霜抬手制止。

“退下。”

她命令道,那男子退到楚流霜身后,但仍是双眼瞪着花颜,随时准备冲出来,体现出他作为一个跟随者的忠心耿耿。

“抬起头来,本郡主倒想知道,你们是什么身份,竟敢这般与本郡主说话。”

楚流霜冷冷开口。

她在帝都横走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如此下她的面子,今日这母子二人可是当众打了她的脸,可她向来不是个冲动之人,所以才没有直接下令动手,必要先摸清对方底细。

听到楚流霜的话,花颜哼笑一声,心道不知道那送信的马夫到了沐家没有,若接到信件,那沐家人可会赶过来?

要知道,汝南王的女儿与康亲王的女儿,同为贵女,不过一个是皇帝兄弟的女儿,一个是功勋家族,皇帝亲封的异姓王的女儿,都是贵族啊。

可眼前楚流霜身上的杀意已经倾泻了出来,虽然面上不显,这只能说明这女人很会伪装,隐忍能力也挺强。

一声轻笑,花颜悠悠的抬起头,“郡主,有何指教啊?”

她神色慵懒,眉眼潋滟,脸上看不出丝毫惧色,嘴角微勾,似笑非笑,红润的唇瓣宛如初夏盛开的芙蓉花,如此惊艳。

“哇,这姑娘好漂亮啊。”

“哎呀,我这个小心脏扑腾扑腾跳的厉害。”

“都道流霜郡主是咱们大周的第一美人,可完全被这个姑娘比下去了。”

花颜抬起眉眼,她身上有那种很勾人的气韵,只要不刻意收敛,那真的是极其的醉人。

“小点声,被郡主听到了,剥了你的皮,这姑娘虽美,可儿子都那么大了。”

“或许是弟弟呢?”

“咦,这姑娘是咱们大周人吗?我怎么瞧着有点熟悉呢?”

惊叹之声不绝于耳,过往行人都被花颜的容貌给迷的一呆,花颜摸了摸自己的脸,很好,她对自己的盛世美颜造成的效果很满意。

楚流霜的脸色这会儿是真的难看。

女子对比自己漂亮的女人总是存了三分敌意,尤其是这个女子还丝毫不将她放在眼中。

杀意自她的眸中一闪而过。

楚流霜紧紧的盯着花颜,越看这张脸越不顺眼,甚至还有一丝熟悉之感,她眯着眼想了半天,灵台忽然间开了,眼前这个女人与她脑海中另一个她厌恶到极致的女子重合在一起……

她是——

沐、安、颜。

楚流霜倒吸一口凉气,甚至没有控制住表情的瞪大双眼,退了一步,就连呼吸都粗重了。

沐安颜,是沐安颜。

没错,她怎么会认错,这个从小到大都让她恨极了的女子,她优雅、高贵,容貌倾城,天赋异禀,明明她才是真正的皇家之女,却永远活在她的阴影之下。

走到哪里,都被人拿出来比较。

大周第一贵女是沐安颜。

大周第一美人是沐安颜。

大周天赋最好的姑娘,还是沐安颜,而她永远都屈居第二。

她日日夜夜活在这个女人的阴影中,做梦都希望她身败名裂,坠下神坛,直到四年前发生了那件事……

本以为这个女人死了,没想到竟然又回来了,可恨她第一眼竟然没有认出来!

沐安颜,沐安颜。

楚流霜的眼有些腥红,嘴角不受控制的抽动了几下,出了那样的事,竟然还有脸回来?很好,这是回来把脸送给她打啊。

在短暂的震惊过后,楚流霜的胸口涌上的是快意和兴奋。

沐安颜,你还有脸回来?你以为你还是四年前的沐家贵女吗?

……

花颜看到了楚流霜

的情绪变化,那种震惊过后的憎恨和厌恶,之后又转变成快意和兴奋?

所以,花颜敢肯定,这楚流霜是认出了她沐家安颜的身份,但是这情绪转变的跟唱京剧变脸似的,而且这楚流霜与沐家安颜似是有旧怨啊!

果然,下一刻就见楚流霜勾起嘴角,眉眼暗藏兴奋,开口道,“本郡主当是谁?原来是咱们大周国曾经的第一贵女,沐家失踪了四年的女儿啊。”

楚流霜话音一落,四周的人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大周国曾经的第一贵女,是谁?”

“沐家失踪了四年的女儿?那是谁?”

“哪个沐家?”

“咱们大周只有一个沐家啊,汝南王沐傲天……”

“什么?那她是……”

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一声惊呼,“她是沐家安颜。”

这一声惊呼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人群瞬间炸了,沐家安颜啊,他们的眼神落在花颜的身上,有嘲弄,不屑,惋惜,还有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花颜皱了皱眉头,这什么情况?

“什么?她是沐安颜?那个四年前在青楼与人苟且,又被未婚夫退了婚的沐家贵女?”

从楚流霜的身后蹦出一个男子,睁大眼睛吼道,那神情既夸张又兴奋,一嗓子吼出,又引来了一大批人的围观。

小说文学

颜嘴角的笑有一瞬间的僵住。

四年前与人在青楼苟且,又被未婚夫退了婚,是说的她吗?不,是说的沐安颜吗?

她坐直了身体。

而此时,周围的人又多了不少,所有人都看向她,小声的窃窃私语,交头接耳。

“沐安颜,真是沐家的女儿啊,据说失踪四年了,还以为人不在了,没想到竟然回来了。”

“沐安颜是谁?”

有不知道的行人小声问道,知情人士立马就开口了。

“兄弟,一看你就是外地过来的,连沐家安颜是谁都不知道,她可是咱们大周国唯一的异姓王沐傲天的女儿,也是咱们大周国的第一贵女,未婚夫是咱们当朝太子殿下,可惜那是四年前。

这沐家安颜四年前被发现与人在青楼苟且,名声跌落谷底,又被太子殿下退了婚,之后这人就失踪了,没想到四年后竟然回来了,不知道沐家还能不能接受这个不检点的女儿呢。”

“啊……那她还有脸回来,沐家肯定不要她了啊。”

“若让她进门,那沐家的脸往哪里放?沐家乃将军世家,两个儿子都身居要职,沐王爷也身受皇室器重,就这个女儿是唯一的污点,若是将这污点认回来,怕是要被人贻笑大方。”

“听说沐家老大正在议亲,这沐安颜这时候回来,这不是给沐家添堵吗?”

“可不是呢。”

那些窃窃私语之声全部入了花颜的耳中。

花颜的脸色越来越冷凝,她想过无数种回到大周帝都的情形,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与人苟且,被未婚夫退婚?说的是沐安颜吗?那个空谷幽兰般的女子,怎么可能?

她的脑海中闪过那个女子悲泣不舍的眉眼,她撑着最后一口气里跪在她的眼前,告诉她,‘从今往后,她就是大周贵族汝南王的女儿。’

可如今,她带着元宝回到大周,面对的是千夫所指,万人羞辱。

怎么会这样?

沐安颜,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那么决绝的死去,是否与这些事情有关。

她是天之骄女,有着天下人都艳羡的尊贵身份和婚事,怎会与人在烟花之地苟且?若说这里面没有阴谋,打死她也不信。

而她经历了从天堂坠落地狱,朋友远离了她,亲人放弃了她,她孤身一人被逼远走他乡,生下孩子,被人追杀,死于雪谷,一颗化尸丸,尸骨无存。

难怪她的眼神那么痛,那么恨,那么眷恋,又那么决绝……

越想越痛,花颜只觉得心口处疼的她喘不过气,甚至白了脸色,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气才缓和了一点儿。

明明是沐安颜的经历,可是她却好像感同身受,这情绪来的莫名其妙。

一抹,竟是满脸泪水…… 

花颜有一瞬间的惊呆了,既元宝之后,第二次流泪,年轻时候她就发过誓,绝不轻易掉眼泪,因为那是无能的表现,可如今,她在替一个叫沐安颜的女子,痛、恨、委屈……。

“娘亲,你怎么了?”

元宝瞧见花颜的异样,忙的出声。

小家伙这会儿也是小脸惨白,眼中满是对她的担忧。

花颜的心又是一阵抽疼,她伸出手摸摸元宝的小脸,轻声说道,“娘亲没事。”

瞧着元宝惊慌却隐忍的眉眼,花颜心里针扎般的难受,那些话元宝也听到了,这小家伙会怎么想她?

“元宝,你娘亲不是这样的人。”

花颜低声说道,一语双关。

元宝看着花颜,随后握住她的手,“娘亲,我知道,你是这个世上最美好的人。”

话落,一双眸子瞬间冷厉冰霜,瞪向眼前夸张大叫的男子和楚流霜,“他们在胡说八道,诬陷娘亲,元宝才不相信他们。”

听到元宝的话,花颜心下安慰,又摸了摸他的头道,“元宝,若是沐家人不接受你,娘亲便带你浪迹天涯可好?”

楚流霜的话还有周围的窃窃私语之声尤在耳边,如今她并不知道沐

小说文学

家人究竟是什么态度,但若沐安颜当真是这般的名声,那沐家人怕是已经放弃了这个女儿了。

花颜的心中已经不抱希望。

“好,娘亲在哪里,元宝就在哪里。”

元宝坚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花颜点了点头。

楚流霜真切的听到了元宝喊花颜的那一声‘娘亲’,眸光瞬间大亮,她瞥了一眼身旁的男子,那男子立马会意,紧接着又是一嗓子,“什么?这小子喊你娘亲,这是你的儿

子?哈?沐安颜,你不仅与人苟且,你还生了个孽种?”

这大嗓门落下,顿时所有人都看向元宝。

元宝一张小脸一下子毫无血色,他没有哭,只是一双琉璃似的眸子恨恨的盯着楚流霜身旁的男子,一双小拳头握的紧紧的。

花颜心口疼的像被人砸了一锤,一声孽种让花颜杀意陡生。

“你说什么?”

花颜站起身,炙热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她的面容冷若冰霜,逼人的锋芒直逼那名男子。

那男子在花颜逼人的视线下心中一颤,脚下不自觉的退后一步,等反应过来顿时就有点恼羞成怒,当即又呵斥道,“怎么?你做了丑事还不让人说吗?我就是再说一百遍也是一样,孽种。”

楚流霜在一旁,嘴角微微勾起,看到花颜这般受辱,她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并未出声阻止,甚至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那男子得到楚流霜的示意,士气大涨,紧接着又大声调笑道,“沐大小姐,怕是连你也不知道这孩子是谁的种吧,那不是孽种是什么?对吧,哈哈哈……”

“一双玉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尝,本公子府上还缺一名小妾,沐大小姐可有兴趣啊?哈哈哈……”

他笑的放纵又大声,那一双眼更是带着淫秽之光落在花颜的身上,他身后的那些男子也都抖着肩膀颤笑,个个挤眉弄眼。

“笑够了?”

一片调笑声中,却忽听花颜出声,声音冷凉。

“笑够了,笑够了,哈哈哈。”

那男子大笑,下一刻却忽听花颜悠悠开口,“笑够了,那就去死吧。”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