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生活婚姻生活

第几章坐着爸爸的巨大写作业 老师你下面的水真好吃年轻的岳母

2020-07-29 12:51:09 写回复

  脑溢血的病人等于和中风差不多,想要恢复意识和知觉都是分成困难的事情,但是王潇几针下去,竟然真的让病人舒醒了,并且还开口说话,这要不是亲眼所见,真是打死他们都不会相信啊!

王潇却好像无动于衷,他瞥了李老一眼,笑眯眯地道:“在医院呢!李老头,你也累了,闭上眼睛再睡一会儿吧!”

李老真的闭上眼睛,不到三十秒,就开始发出微微的鼾声。

王潇心中一松,只感觉

脑子里绷紧的那根弦一下子松了下来,眼前一阵泛黑,脚步有些虚浮,一个踉跄,差点往后摔倒。幸好这时候,周晴月一个跨步迎了上来,将他扶住。

“王潇,让我跟你学针灸吧?”周晴月眼中冒着光道。

然而,王潇却没有吭声,就连周晴月贴在他背后的两团柔软,都没有去认真体会,就已经昏睡了过去。

没过几秒钟,他也开始发出了重重的鼾声,和李老的鼾声一高一低,一唱一和,有种莫名的宁静与和谐。

……

“咚!&rdqu

小说文学

o;

手术室的大门洞开,在外面苦苦等候了将近四个小时的各方大佬们,都松了一口气。

李佳欣第一个冲上来,问道:“我爷爷现在怎么样了?”

“手术非常成功!这次手术可以说创造了心脏手术的奇迹,李老先生刚刚已经醒来了,说了几句话之后刚刚睡着,你们可以进去看他,但是不要打扰他的睡眠!”

神马?已经醒了?

这怎么可能?

太匪夷所思了!

这尼玛不是人力可以实现的啊!

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李老的症状,柳泉和现场的专家们都非常清楚,光是心肌梗塞换心脏,即便是手术很成功,没有个三五天都休想醒过来!何况天老爷子还有其他的并发症和脑溢血这种世界性的医学难题?

要不是说这句话的人是席勒和詹姆斯这两个老外,专家组几乎要以为他们是在撒谎骗人!

这时候,周晴月也从里面出来了,她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

她走到了李散面前,点点头。

李散问道:“怎么样?”

周晴月道:“李老确实已经舒醒了,被王医生劝了几句之后,又睡着了!”

这句话,简直就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李散和李佳欣二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了,李散问道:“那位王医生呢?我们要好好谢谢他!”

周晴月道:“他睡着了,正在手术室里和李老比赛打呼噜呢!”

这一番话,都是把大家逗乐了。

专家组

小说文学

的专家们尽管感到有些羞愧,但也都如释重负,李老能够治愈,他们这些专家就算没有功劳,也会有苦劳。

唯有李佳欣的神色极度不自然起来。

因为她之前当众和王潇打赌,说如果王潇能够救治好爷爷,就会嫁给他当老婆。

现在该怎么办?

……

王潇并不知道这些,他在睡梦中足足待了十二个小时。

“王医生,李散李总想要见见你,他在医院住院部等你!”

一个萌萌的小护士过来通知王潇。

王潇揉了揉脑袋,还是觉得有些昏沉,他才懒得去见什么李总,很干脆地下楼打了一辆车,直奔家中,啃了几块面包,喝了杯牛奶之后,继续倒头呼呼大睡起来。
铜仁医院特护病房。

李散以端正的姿态端坐在椅子上,看着已经舒醒过来的老爷子,虽然他心中激动万分,但是面上却保持着古井不波的表情。

李老喝了几口粥,似乎恢复了不少元气,他呵呵笑了笑,说道:“这么说来,我这把老骨头能捡回一条老命,都是靠那个叫王潇的少年医生?”

“是的!”李散将王潇和李佳欣发生冲突……等等,都细细地说了一遍。

李老听得呵呵直乐。

“这么说来,歆丫头打赌输掉了?那就找个日子,把这门亲事定下来吧!”

李散愣了一下,劝道:“父亲,这不过是小孩子的戏言,佳欣比他大好几岁呢!而且以前你不是说过,佳欣的婚事,是要从李家和……”

李老皱起了眉头:“够了!什么叫戏言?人家救了我一条命,你却说对别人的承诺是戏言?我们李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信守承诺了?”

“可是李家和宋家那边……”

“没什么可是!第一次醒来的时候,那小子还真是把我骂醒了!我真恨不得早点死!一直拖到今天,让你们这些混账东西心里拿我当个依仗,到处去做人情买卖!如果我早点去见我的老战友们,说不定你们反而能够靠自己活的更好!就这么决定了,歆丫头的婚事不准政治联姻,既然她打赌输给了别人,就去当人家老婆!”

李散无言以对,他知道自己说服不了老爷子。

当他出来之后,刚好看到一个小护士过来,便问道:“王潇醒了吗?”

“醒了呀,我告诉他,说李总你在这里等他,可是,他好像没在意,下楼打了个车就走了,不知道去哪里了!”

李散彻底呆住了。

尼玛,这要是换了别人,上杆子过来巴结都来不及,这小子居然就这么走了?真不知道该说他是潇洒好呢,还是嚣张好!

李老听闻露出了欣赏的微笑:“此子身怀绝技啊,却不贪名逐利,很对我的胃口啊,哈哈哈……”

李散也赞同的点头:“那我派人去找他回来和佳欣完婚。只是佳欣这性子……还得父亲你多多劝导才行啊。”

李老呵斥道:“你别什么事都指望我。佳欣的父亲虽然不在了,你这个做二叔的更应该关心她才是。这种事情自己想办法去。”

李散一脸汗颜啊,联想到李佳欣那可怕的手段和火爆的性子,眉头都锁了起来。

李老哈哈笑道:“这个王潇你惦记着,当成个事情来做。好了,不说这些了。跟我说说几天公司有什么事情发生吧。”

李宏李老是个大慈善家,同时更是李氏集团的掌舵者,产业非常大。若没有强大的产业,拿什么来做大慈善?

……

李散派出不少人去寻找王潇,想要撮合王潇和李佳欣的婚事。

李佳欣也在到处找王潇,私下里给王潇一点儿好处,然后让他知难而退不要妄想和自己结婚啊什么的。这样一来,就属于王潇主动放弃婚约,那老爷子也不好对自己怎么样了。

李佳欣虽然暴力,但是在李老面前却是个乖乖女……

而铜仁医院的各位领导也在找王潇,为表嘉奖和感激。这一次王潇拯救了整个铜仁医院啊。这个案例被媒体直播报道,要是出了什么差错,那铜仁医院十几年苦心经营起来的品牌名声就要轰然扫地了。

不管这些领导们内心是否愿意,他们都应该当众表现出对王潇的感激和嘉奖。

所有人都在找王潇……

但问题是……王潇不见了……
\“呼呼~”

这会儿王潇还在自己租的那个只有十平米的房间里面呼呼大睡。

这一次对他的损耗太大了。先是连续做了三台手术,二十小时没休息。接下来又对李老做了一台这么大的手术,消耗之大可想而知。

一直到接近傍晚时分王潇才被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王潇想来自己初来华海市也没什么朋友,估计是敲错门的。当下翻了个身,蒙头继续睡。

“砰砰砰~”

敲门声一直响着。

“你走错房间了知道不知道?”王潇穿着裤衩,很不情愿的拉开房门,直接就对门外的人来了这么一句。

但王潇看到眼前这美女的时候,眼睛登时蹬得笔直,睡意全消。

但见眼前这女子穿着一身蓝色紧身裹臀连衣裙,黑丝高跟,一双圆滚修长而匀称的美腿更是让王潇血脉喷张,那精致的脸蛋儿配上一副涂了淡淡口红的红唇,简直如同女王一般美艳。

饶是如此,王潇还是看的呆住了。

林蕾瞥了眼王潇,轻哼道:“小色狼。”

王潇挠了挠头,干笑道:“蕾姐,你也不过比我大两三岁,这样子称呼我不太科学啊。”

“怎么?那我把小字去掉,直接叫你色狼!”林蕾是一个额熟透了的女人,也不觉得尴尬,反而有一种想要调戏一番王潇的意味。

王潇打开门:“蕾姐这么大傍晚的来找我,不会是要跟我讨论人体美学方面的问题吧?”

王潇知道,林蕾虽然二十七岁了,但是却还没结婚。只是在楼下开了一家诊所,一个人独立生活,至于有没有男朋友不得而知。


林蕾登时道:“讨论你个球啊。我来有急事通知你,

小说文学

你快收拾下东西,离开这里出去躲一晚。”

“躲一晚?蕾姐,我可是付了房租的啊。”王潇疑问。

王潇是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人。之前铜仁医院那帮混账东西处处排挤、藐视、虐待自己,自己自然不会给他们好脸色看。但是蕾姐却帮了自己不少忙,对租客都很不错。王潇对她还是比较敬重的。

但是好好的让自己出躲一晚,这事情十分蹊跷啊。

林蕾道:“不瞒你说,开发商又派人来强拆了。我楼下的诊所都被砸了,你快走。其他的租客我都赶跑了,就剩你一个了。快点!”

王潇恍然。

这里属于老城区,现在正处于旧房改造时期。许多老住户都迁离了。林蕾祖传的房子是一栋五层楼的民房,占地面积大概两百平米,算不小了。

“快点收拾走人。多余的房租我会退给你。”林蕾说完就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下楼了。

看着林蕾扭动着妙曼的身子下了楼,王潇顿时感到一股倦意袭来,当下直接回到房间继续呼呼大睡。

做了一个春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王潇这才感觉精神都恢复了,伸了个懒腰。简单洗漱后便出门找吃的去了。

准确说来这是华海市的郊外的一个镇子,但也算繁华。

“该死的老头子居然胁迫我在大山里面渡过了十八年。这一次要不是老头子练功过猛,一时不察,我还没机会溜下山来

呢。”

一回想起自己过往的日子,王潇那当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啊。

在一个不知道天南地北的穷山僻壤之地生活了十八年,哪怕偶尔有机会去山下采购一些材料,老头子都会亲自陪同以防自己逃跑……这其中的寂寞,谁能够理解?

麻痹的老头子,从今天开始,小爷辉煌的人生才真正开始。

王潇下了楼准备去找小丽家的饺子馆来一盘饺子,畅想着一边吃着饺子一边看着小丽那美丽的身姿的情形……王潇就忍不住充满了期待。至于林蕾嘱咐的事情,早被他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可是刚下楼,王潇便听到一阵剧烈的吵闹声,还有“噼里啪啦”打砸玻璃桌子的声音。

王潇也没怎么理会,可走了几步居然听到有女人的尖叫声。

这声音很熟悉,不正是林蕾的么?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