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生活婚姻生活

我挑开她内裤将手放在她的蜜 强奷小罗莉小说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

2020-07-30 15:58:03 写回复

  廖嬷嬷一愣。

“大公子,是少夫人进来了。”一旁的王礼出声道。

就见夏青和水梦走了进来,水梦忙朝着应辟方施了一礼:“大公子好。”

应辟方冷看看夏青,夏青也看着他,目光不若平常那般冷淡,可以看出她心情非常的不错。

见大公子没说什么话,王礼在边上赶紧说:“大公子担心少夫人在这里会缺食断粮,所以专门给少夫人送了一马车的干粮来。”

应辟方看到夏青眼晴微微一亮,亮得几乎不可见,但还是让他感觉出来了,冷笑一声,他就偏不要如了她的意:“看得出来,这次的天灾对你而言并没有什么影响,这些干粮我就带回去了,家里人更需要它们。”

廖嬷嬷和水梦本来听到有粮食了,都万分的欣赏,这会听得应辟方这般一说,只觉心情瞬间由天堂跌到了地狱,都赶紧望向夏青,希望少夫人能把干粮给留下。

“哦。”夏青轻哦了声,并没有因为应辟方带了干粮而兴奋,也没有他说要带回干粮而着急,很实在的问道:“那银子带来了吗?算上这个月,是三个月没有给我月钱了。”

“月钱?”应辟方看着夏青的目光又透了几份厌恶:“你还真是一句都不离银子啊。”

“银子很重要啊。”夏青的目光很坦然。

“俗妇。”一句话,让应辟方气得直接将银袋甩在了桌上,对着王礼说道:“我们走。”

应辟方一走出应宅,廖嬷嬷对着夏青差点喊祖宗:“少夫人,那是一马车的干粮啊,够这里的人吃个几天呢。”

“是啊。”夏青点点头。

“那您还这样气大公子?怎么说也要想办法哄他开心让他留下干粮才行啊。”

水梦也在一旁点点头。

“那干粮已经被村民们卸下放起来了。”夏青若无其事的说道。

廖嬷嬷与水梦比惊讶的看着夏青:“什么?”

“从应公子进宅里,村民就去看那马车内的东西了,一看全是干粮,都认为他是给我送食物来了,就直接卸了东西。”夏青将桌上的银两放在怀里。

廖嬷嬷与水梦互望了眼,廖嬷嬷眼底已带了笑意:“老奴现在就去送送大公子。”

水梦也道:“奴婢去清点一下大公子带了哪些干粮过来。”二人一前一后离开。

夏青将银子妥善放好,也跟了出去。

应辟方才一出宅子,就见所有的村人都愉快的朝他打招呼,满脸的热情和愉悦,倒让应辟方怔了下。

王礼有些动容的说道:“小的听说大公子五岁之前是跟着老夫人住在这里的,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村民对大公子依旧这般好啊。”

此时,听得一旁有村人在窃窃私语说:“没想到大公子对少夫人这般有情有义,咱们先前还以为少夫人是被应家流放的呢。”

“可不是。”

“少夫人是好人啊。”

“就是啊。希望少夫人这胎是个男孩子。一等少夫人生下男孩,应家一定会接少夫人回去的。”

“老天保佑少夫人生个男孩。”

王礼在心中惊讶,没想到这个乡下出生的少夫人会这般受到村人喜爱,直到他撩开马车车帘,看到放在里面的几旦干粮不翼而飞,终于明白为何那些村人会这般赞美大公子,转身,他看到了僵硬着身子的大公子满脸要吃人的表情。

唔,这少夫人其实还是蛮有能耐的,他服侍大公子十年了,鲜少见到大公子为了某件事而生气至此的。

夏青一出宅子,就见应辟方黑着一张脸朝她走来,一步之外,应辟方冷冷望着这张普通到不会让他多看一眼的脸,冷冷道:“你可真会盘算啊。”

“哦。”夏青轻哦了声。

“哦是什么意思?”应辟方现在一听到这声‘哦’,几乎要气得失去理智,强行压下愤怒而已。

夏青一脸奇怪的看着他:“就是知道了,听到的意思。&rdqu

小说文学

o;

应辟方脸色铁青,目光里平常带着的那抹斯文的冰冷也被暴躁代替,但碍于平日里的素养,他只能咬牙切齿的并且将声音压得老低,这在外面的面子他还是要的:“听到了就把干粮拿出来。”

“已经被村子里的人分了。”夏青实事求是的说。

“如果没有你的吩咐,他们敢分?”要知道这整个村几乎都是以他们应家马首是瞻的。

“村民们需要干粮,有了这些干粮,就能少饿几天。这不挺好吗?”

“我有说要分给他们吗?”

“可你也没说不分给他们啊。”

应辟方瞪大眼,看着夏青黑白分明,却只有冗沉而无半分朝气的眼晴,已经被气得肺都要炸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般厚脸皮的女子?他是男人,是个君子,不与女子一般见识,不错,不与她一般见识,半响,他做不到,应辟方恶劣的道:“把干粮拿出来。”

王礼看着大公子,又看向少夫人,只觉得这一瞬间,他有种错觉,好像大公子又回到了他六七岁那一年,那时,他才被卖到应府,老夫人看他机灵,就让他跟着大公子,那个时候的大公子,天天计较这计较那,小心眼极了,就像现在,后来,大公子跟着老爷去京城做事,回来后就变成了现在冷冰冰的样子。

“哦。等以后村人有了,会还给你的。”夏青说着打了个哈欠,转身进屋,一整天在山上,其实身子挺倦的。

“现在就要还。”

“现在没有。”

“怎么没有?你让他们都还回来不就成了?”

“不还。”

应辟方瞪着她,明明心中怒气翻腾,却无从下

手,特别是看到她平静无波的脸神情时,同时,他发现自己竟然跟进了她的寝室来。

见应辟方站在屋子中间不动,脸色愤沉,夏青奇道:“今晚你要在这里住下吗?那我让水梦拿张大的被褥过来吧。”

大的被褥?应辟方下意识的看向床上那张只供一人睡的棉被,竟问了句:“我睡哪?”

夏青指了指身后的床。

“那你睡哪?”

夏青还是指了指身后的床。

应辟方脸一沉:“休想。”随即甩袖出了屋,又急急走出了大堂。

候在大堂外的王礼见到大公子出来,咦了声:“大公子,您的脸怎么红成这样啊?”

“你看错了。”

“不会啊,那么近。”虽然已入夜,但月光挺亮的,而且挨得那么近,他又没眼花,王礼觉得奇怪,不过在出了宅子后看到大公子骑上了马就驾马离去,慌得忙跑上了马车,驾着车紧随离开。

建了个群:23328264 亲们加进来时写读者二个字就行了。

应辟方一离开,廖嬷嬷和水梦就走进了里屋,看着正在脱衣要睡觉的夏青,廖嬷嬷忙让前侍候:“少夫人,老奴还以为今晚公子会在这里住下呢。”

夏青点点头:“我也以为他要住下。不过,他走了。”

“少夫人,您可有想过一等生下孩子就回应家?”水梦在旁轻问。

夏青看着这二人:“你们希望我回应家吗?”

廖嬷嬷与水梦齐点头,嬷嬷道:“先前,老奴和水梦都认为大公子对少夫人的心也和夫人一样,现在看来,大公子心里其实是关心着少夫人的,咱们趁热打铁才行啊。”

“可不是,少夫人,要是您真一直住在祖宅,久而久之,大公子就会把你给忘了,说不定就连这少夫人的头衔都会被别人给抢了。”水梦满怀希望的看着夏青。

小说文学



夏青想了想:“说得对。”

廖嬷嬷与水梦的眼晴都一亮,异口同声的问:“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应家?”

夏青看着眼前二人,她们的眼底都有着对她的一份期盼:“你们这么想回应家吗?”

“这倒不是,”廖嬷嬷说道:“老夫人已经把我们给了少夫人,少夫人在哪,我们就在哪,可被应家流放在乡下,老奴和水梦替少夫人不甘心,也为自己不甘心。”

望着嬷嬷和水梦眼底因为应辟方一来而燃烧起来的热情,半响后,夏青笑笑:“那明天吧,明天我们拿些干粮就去应家。”

“好。奴婢现在就去收拾东西。”水梦兴冲冲的离开。

“少夫人,”嬷嬷则是拉过夏青的手坐到床边,激动的道:“老奴给您讲讲这男人的心啊应该怎么抓住……”

隔天,天气万分的好,村人与邻村来的难民都在开始清理着积雪,村子周围都已清理得差不多了,他们开始清理田地,一听夏青要回应家一趟,个个都围了过来打气。

“少夫人,你一定行的。”

“对,少夫人这么好的人,大公子没道理不喜欢啊。”

“可不是。少夫人一路走好啊。”

“少夫人早点回来。”

“这里就放心吧,吃的能支撑半个月呢。”

夏青对着众人笑笑,便上了马车,车里,水梦早就弄得舒舒服服,一等夏青坐下,廖嬷嬷便问:“少夫人,昨晚老奴讲的可都记在心里了?”

“记下了。”

“等到了应家,少夫人可一定要照着老奴说的去做啊 。”现在少夫人的身子不能舒服大公子,身为女人能做的也就剩下这些了,嬷嬷语重 心长的道,不过,这位少夫人真是她教过的主子中最认真的一位了,昨晚她讲到了深夜,少夫人至始至终都认真的听着,让她感动得一塌糊涂。

“好的。我会去做的。”夏青笑笑。

水梦将枕头拿过来放在一边:“少夫人,路还长着呢,您小睡会吧。”这一次回应家,怎么说也要留下才是。

连着几天的晴天,路上的积厚虽还有,但已经不碍着行路,只不过路滑,马车只能走得慢,本该黄昏时就进镇,这一慢,直到入夜时分才到了镇上。

就在廖嬷嬷扶着夏青下马车,水梦要上前敲门时,应家大门在此时突然打开。

PS:亲爱的们,就不一一回复了,我会加油写的哦,欢迎加群崔更哈23328264
“夫人,入夜了,天又冷,您还是在屋里等大公子吧。”开门时,秋蛾的声音响起,就见她扶着穿了一身貂绒披风的方婉儿出来,此时的方婉儿已挽了个妇人发髻,风姿绰约,举手投足之间已然是一大户人家夫人的模样了。

方婉儿的目光与夏青对上的瞬间,也当是个路人没在意,但下一刻,她猛的再次看向夏青,睁大了眼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人。

“少,少,少……”秋蛾也看到了夏青,主朴二人像是见到了鬼似的眼晴都瞪得大大的看着夏青三人。

廖嬷嬷和水梦可没料到他们才到应家门口就会碰到这个她们假想中的少夫人最大的对手,一时倒也是愣了下。

反倒是夏青,依旧是那一脸平淡无波的样子,只是很平常的道了个问候:“方姑娘,好久不见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从诧异中回过神,方婉儿看着夏青的眼里就充满了嫌弃和厌恶。

廖嬷嬷走了出来,气势有些凌厉:“瞧方姑娘问的,少夫人自然是回家了。”

“回家?”方婉儿的声音尖锐了起来:“你早就被赶往乡下了,只是有着应家少奶奶的名头而已,这里根本就不是你的家,也没有你的一席之地。”

“不管怎么说,少夫人这是回来了,还不让开?”廖嬷嬷走到了方婉儿面前,厉望着她。

对于廖嬷嬷这般模样,水梦显然看多了,并不为意,倒是夏青,一直望着廖嬷嬷,无波的眼底露着一丝淡淡的趣味,似乎觉得挺欣奇的模样,但若不细看,夏青这种眼神的变化很难让人发觉。

“你们就算进去了 ,还是会被赶出来的。”方婉儿自然不会让夏青进去,好不容易她嫁给了辟方,又好不容易把所有旧的下人都撤掉,让新来的下人都认为她是夫人,如果让这个乡下小蹄子进去了,那不是让下人看她笑话?说着,朝秋蛾使了个眼色。

秋蛾会意,立即要进门叫护卫出来赶人,可惜水梦快一步挡住了她的去路。

秋蛾虽然平常小心思很多,但毕竟只是个小小年纪的下人,看到水梦冷厉的表情,心里也有些发虚:“你,你,你让开。”

“该让开的是你们。”水梦毫不客气的推开秋蛾,朝着夏青福了福说:“少夫人,请进吧。”

就在夏青动了一脚时,方婉儿在身后喊道:“夏青,你怎么能低贱到这般无耻的地步?辟方爱的人根本就不是你,要的人也不是你,如果不是老夫人的遗言,他早就休了你,现在让你住在祖宅对你已经是仁至义尽。你还要不要脸了?”

“方姑娘真爱说笑,”廖嬷嬷走到了方婉儿面前,一双本是和蔼的双眼在眯起时多了几份锐利:“妻就是妻,妾就是妾,什么低贱无耻?少夫人的姻缘是已逝的太老爷和太夫人做的主,明正言顺,更是县老爷亲自下的成亲令,明媒正娶,要真说低贱无耻的,也应该是你。”

一句妻就是妻,妾就是妾戳中了方婉儿的痛处,她的脸瞬间苍白:“那又如何?辟方爱的人是我。”想她方家虽然不如应家大户,但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若不是因为爱辟方,又怎会甘居小?

“门外吵吵闹闹的怎么回事?”应母充满了困意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

应家大门又敞开了些,几名护卫先走了出来,接着便是应母。

“娘——”一看到应母,方婉儿走了过去就轻轻拿出绢帕抽泣起来。

应母正奇怪这让她最满意的媳妇怎么突然哭了,却见到站在一旁的夏青时,一如方婉儿看到夏青的模样瞪大了眼,随即提高声音:“你怎么会在这里?”

“夫人说的这是哪里的话,”廖嬷嬷的神情不若方才那般锐利,反而有些卑微:“这是少夫人的家啊,少夫人自然是回家了。”

“回家?可笑,这个女人早就被赶到乡下去了,早就与我应家不相干了。”应母一对上夏青的脸,眼底就是嫌弃与厌烦,再看到她的大肚子时,更是冷笑:“怎么?是想辟方承认你这个孩子吗?休想,还不离开。”

“夫人?”廖嬷嬷还想说什么,应母就喝道:“闭嘴,你只是个下人,这里哪轮得到你来说话?”

“可是夫人,少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毕竟是应家的嫡子啊。落在外,这像什么话啊?”廖嬷嬷急道。

“辟方的孩子自然得从婉儿肚子里生下的才是好的,门当户对生下的孩子,那得多优秀啊。”应母鄙夷的看着夏青:“就她这种没爹教没娘疼连下人都不如的女人,根本就不配生辟方的孩子。”又是这种不是黑就是白的眼神,又是这副毫无朝气只有乡下人土气的样子,应母看着夏青的目光要说多厌烦就有多厌烦。

“夫人,给少夫人看病的大夫已经说过了,少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个男孩。”廖嬷嬷拿出了最终的王牌,自然,她们没找大夫看过,但离生产的这一个月,只要能住进应家,总是有法子留下的。

“男孩?嗬,”应母讽笑说:“就算是男孩又怎样?也只不过是乡下女人生下的而已,能有什么出息?还不离开——”

廖嬷嬷与水梦心里皆一慌,她们认为只要一口咬定少夫人肚子里怀的是男孩,就算夫人心存不满至少也会让少夫人待到生产之日,这期间她们有足够的信心能让少夫人留在应府,可没想到……

应母看向始终一言不发的夏青,走到她面前,原是好好的心情只要一见到这个女人就会被破坏殆尽,想到自己这般优秀的儿子娶了这样的元妻,又因为老夫人的临终遗言而不能休了这个女人,应母抡起手就狠狠朝夏青的脸煸了下去。

‘啪——’极重的一记巴掌声。

廖嬷嬷,水梦,方婉儿三人都惊喊了下。

“少夫人——”廖嬷嬷与水梦忙走到了夏青的身边,心疼的看着她脸上迅速红肿的五指印。

方婉儿也是讶异的看着盛怒中的应母,没想到平常看起来和善的婆婆竟然也会这样出手,自然,她心中更为痛快,忙走到应母身边说要:“娘,何必为了这样的人动气?天黑了,我们快进去吧。”

见夏青既不闪躲也不避让,而是硬生生的受下了这下巴掌,眼底也没波动,甚至连应该有的愤怒也没有,应母心里更是燥得很,对着护卫道:“你们听着,要是这几个女人胆敢再敲大门,拿了棒子就给我打,不用顾忌什么。”

“是。”

应家的大门‘砰——’的一声关上。

天更黑了,夜风吹来,冷冷的。

“少夫人,都是老奴的错。”廖嬷嬷跪在夏青面前,痛哭流泪。

水梦也跪下,悄悄的擦去眼角的泪水,她与廖嬷嬷一直跟随在老夫人身边,哪受过这样的屈辱,而且,也没有想到这应母会真的这样下狠心,要是早料到,断不会让少夫人来受这样的侮辱的。

此时,夏青却是轻轻叹了口气,一手抚上被打的脸颊,一碰就是陈刺痛,应母的手下的挺重的:“你们饿了吗?”

“什么?”

“咱们先吃点干粮充饥吧。晚上大家都没吃过东西。都起来吧。”说着,夏青从马车上拿出了肉干来分给二人。

水梦与廖嬷嬷起身接过,可哪吃得下,只是一个尽的闷掉泪。

“少夫人,您骂我们吧。”水梦哽咽道:“您骂我们,我和嬷嬷心里会好过点。”

“是啊,少夫人。”廖嬷嬷愧疚的道:“是老奴太自以为是了,以为,以为夫人她会……”说到一半,悄悄拿帕拭去眼角的泪水,却已难过得讲不出话来。

“不饿吗?快吃吧,等会还要做事呢。”夏青笑笑看着二人

“做事?”二人奇怪的看着她,水梦问道:“少夫人还要做什么事吗?奴婢和嬷嬷现在根本就吃不下,少夫人有事就吩咐吧。”

夏青看了二人一眼,从马车的底下拿出了二把砍柴刀,一把交给了水梦,见水梦与嬷嬷都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笑笑,随即大深了口气,‘哈’了声,使劲砍向了马车。

“少夫人?”水梦和嬷嬷二人惊叫:“您这是干什么啊?”

“天冷,想砍柴取火来着。”夏青若无其事的再砍了下去,这次砍的是马车的轴子,一砍下去,马车已倾斜了一半,前头的马轻啼了声。

“少夫人,”嬷嬷忙夺下她手中的砍柴刀,哭道:“老奴知道您是受刺激了,都是老奴的错,可您若是砍了这马车,咱们拿什么回乡下啊?”

“你不是说我的家在这里吗?”夏青指了指身后的应家。

廖嬷嬷一怔:“话,话是这么说,可,可……夫人不让我们进去。”

“哦。”夏青轻哦了声,淡淡说了句:“不要听她的就是了。”

这句话让水梦和嬷嬷又是一怔,不听主母的话?任二人多么大的胆子,这种事情她们可从来没有想过,更别说去做了。

在她们怔忡中,夏青将自己手中的砍柴刀给了嬷嬷,淡淡一笑,说道:“我累了,嬷嬷你来砍会吧。”说着拿了马车上的垫子放到墙角,坐下吃起干粮来。

看着一边吃干粮,一边望着自己和水梦的夏青,嬷嬷是豁出去了,大声说了句:“砍——”

砍马车是件体力活,再加上这马车车架实在结实,三人轮流着砍,边砍边休息,边休息边吃干粮补充体力,砍到后夜时分也算大功告成,当夏青打了点火石,当马车的车架变成了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时。

廖嬷嬷和水梦多多少少明白夏青这位少夫人心中所想了。

“少夫人,您这是想清楚了?”廖嬷嬷哽咽的问。

“什么想清楚了?”夏青疑惑的看着廖嬷嬷。

“想清楚不管发生什么事就是要待在应家了?”

哪知夏青却是摇摇头:“不待。”

“那您烧毁马车这是干什么?”水梦一头雾水。

PS:么么,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天二更送上,嗷嗷~~

夏青笑笑,走到篝火旁边取了会暖才说:“只是觉得这样比较好。”

“好什么?”水梦不解。

夏青正要说什么,周围却突然吵杂了起来,不知何时,篝火旁围起了镇上的人,而且越来越多,嘴舌也渐渐多了起来。

“我还以为哪里失火了。”

“可不是,她们是谁啊?怎么在应家大门口放火?”

“挺眼熟的……”

“这不正是应大公子娶的那个乡下媳妇吗?”

“是是,我也认出来了。”

“她不是被赶到乡下去了?怎么回来了?”

“她肚子这么大了,是怀孩子了?”

人是越来越多,很多人看到火光,以为哪着火了,因此都只是披着外衣就出来,又见挺着大肚子的夏青,认出了她是应家少奶奶,看热闹似的不愿离去。

“怎么突然人这么多。”水梦和嬷嬷忙把夏青档在中间,被应家赶在门外毕竟不是光彩的事,她们并不希望少夫心中留下什么阴影。

就在此时 ,应家大门再次打开。

“怎么这么大的火?”护卫的声音出现,于此同时,应母和方婉儿二人也走了出来。

当看到家门口的巨大篝火与众人多时,应母先是愣了下,再看到夏青,气得险些晕倒:“这火是你放的?”

“你到底想做什么?”方婉儿也是气得不轻,满脸铁青看着夏青。

夏青走到了应母面前,轻轻一笑:“娘,我回来了。”

“你说什么?”应母可笑的看着夏青,仿佛她说了什么笑话似的。

“昨天晚上,奶奶托梦给我,她说不想让应家的孩子生在外头,我便回来了。”夏青轻叹了口气,不过她这句话说得重了点,周围的人都听到了。

“奶奶托梦?”方婉儿气得调高了声音:“你在胡说什么呢?你只是为了回应家找借口罢了。”

“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家,我回来为什么要找借口呢?”夏青奇怪看着方婉儿。

“你?”方婉儿被夏青的话堵得说不出话来。

“我已经跟你说过,你休想进应家大门一步。”应母气得双手已经在发颤。

“是,娘还说过,如果我敲门,就让护卫拿棒子打我,不避顾忌什么。”说着,夏青低下头双手抚上了滚圆的肚子。

不过她这话一出口,周围的人都倒抽了口气,已有人议论:“这应夫人没想到会这般狠心?”

“可不是,就算娶了个乡下人,也没必要欺负成这样啊。”

“而且人家都怀了他们应家的孩子。”

“就是啊。”

“你,你……”应母想再次抡起来朝夏青打下,但见周围的人都看着她,只得做罢:“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你进这个家门。”

“哦。”夏青

小说文学

轻哦了声:“娘总是为难我,不过相公和公公一定不会这样对我的,我在这里等他们回来。”

应母的脸色已不能用铁青来形容了,又看着镇上的都望着她,一时骂也不是打也不是,她毕竟要脸。

“相公根本不喜欢你。”方婉儿急了,一手指在夏青面前:“早就说得清清楚楚了,你这么死赖着做什么?你能要点脸吗?”

夏青淡淡一笑:“不喜欢也好,不要脸也好,夫妻之间该做的我们也做了,该怀的我也怀了,我是他的妻子,他是我的丈夫啊。”

方婉儿阴沉着脸,什么叫该做的我们也做了,这么大胆露骨的话也说得出来,乡下人就是乡下人,但又戳中了她的死穴,看着夏青滚圆的肚子,这是她所没有的,半年过去了,她的肚子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

“可不是吗?”周围的人又开始窃窃私语。

“要真不喜欢,当初就不该娶人家,还让人家怀上身子?这不是糟蹋人吗?”

“应公子看着不像是那种人啊。”


“来人,来人……”应母气得不顾什么,直接大喊:“给我打,给我打。”

廖嬷嬷和水梦见壮,赶紧站到夏青面前护着她。

“夫人,这,这怕不好吧?”护卫拿着棒子实在下不了手,对方可是即将生产的女人啊,更别说还是大公子的发妻来着。

夏青却是走了出来,走到护卫面前,笑问:“大哥,咱们潮水村有很多汉子在这里做长工和护卫的,他们在吗?我们带来了他们家里人的口信,还有信物呢。”

那护卫怔了怔,随即急切的道:“少夫人,我也是潮水村的,我叫雷大虎,我老婆叫方小花,她,她好吗?听说乡下很多地方都闹了雪灾。”

说到雪灾,夏青沉默了下才说:“是啊,村里死了很多人。”

那护卫心一沉,就见夏青一笑说:“不过小花没事,小花现在应该正在祖屋里帮我打理着屋子呢。你放心吧。”

“那真是太好了。”护卫点点头,感激的看着夏青。

一说到潮水村亲人的口信,早有护卫激动的跑进宅子告诉了大家,一时,十几个长工和护卫都涌了出来,围着夏青东问西问。

廖嬷嬷和水梦见壮,更是积极的将雪灾时发生的事,夏青帮助村人的事迹更是说得绘声绘色,一时围观的镇人也走了过来听,反正有篝火烤着,暖暖的很舒服。

说到死的人里有自己的亲人,一些护卫都失声痛哭,而且知道亲人庆幸活下来的,又都对夏青感激万分。

“你们在做什么?”应母哪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气得全身都颤个不停,随手捡起地上的棒就朝夏青打去。

众人见了,赶紧上前劝:“应夫人,这人都怀了孩子,您还折腾啥呢?”

“是啊,就让她回来吧。”

“我看少夫人也是个好人,这人最重要就是心善。”

“对啊。您就释怀吧。”

不想这些人越劝,应母越是气,也就在这时,一道冷肃的声音响起:“你们都在做什么?”

夏青转身,看到了一袭青色长袍的应辟方,篝火将他略带冷脸的脸印得分明,星眸剑眉,轮廓精致,俊美的模样总会让人想多看上几眼,只是表情比这天气还冷,还严肃。

应辟方自然也看到了夏青,竟微鄂了下,但只是一闪而逝,同时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儿子,你总算是回来了,这不要……”

应母的话被应辟方截断,他看了眼周围的镇上人,冷冷道:“回家再说吧。”

应母和方婉儿愣了下,就见夏青已一脚迈进了应宅,廖嬷嬷和水梦也赶紧跟了进去。

见夏青这般迅速的进了家里,应母气得险些晕倒,但也知道这事若是闹大了丢脸的是她,要是被丈夫知道也只会说她,只得等进屋了再说。

“你,你就让她这样进屋了?”方婉儿贝齿紧咬着下唇不肯进屋,

恼怒的看着应辟方。

应辟方拉过方婉儿的手进屋,不想方婉儿却挣托了,只站在原处委屈的看着他。

“你要站到何时?”应辟方笑望着她,再次拉起了方婉儿的手进屋,这一次,方婉儿没有拒绝,只是眼底的神情更为委屈了,甚至还隐隐有着泪意。

连续二个月的大雪,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应家,一草一木依旧整理得极为干净,积雪也都被干净的清扫在边上。

“我们回来真是来对了。”水梦说道,她方才就注意到镇上的人虽然精神都不错,但面色显然是要憔悴些,而应母和方婉儿,气色非常的好,就连身边的几个丫头,也都不错,可见应家的余粮很充足。

嬷嬷点点头,眼底已经有泪花,她十五岁就侍候老夫人,这么多年来一直住在这应家大宅子里,虽然也很乐意跟侍着少夫人,可这里心归是念着这里的。

夏青看了眼嬷嬷与水梦,笑笑,双眼也是打量着应家,眼底依然有着新奇,直到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之后便是应母赶到了她的前头,拿着锐利嫌恶的目光盯着她,过于上翘的眉角因为这一怒气使得整张脸都带了一丝的戾气,可见气得真是不轻。

“滚出去,听到没有?”应母指着大门:“难道你要我动用私刑吗?”

“私刑不犯法吗?”夏青奇问道。

“在应家,我是主母,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应母朝身后跟着的护卫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将这贱妇给我打出去。”

“夫人,万万不可啊。”廖嬷嬷和水梦跪在了应母面前,嬷嬷更是哽咽道:“您就看在老夫人的面子上,留下了少夫人吧,老奴求求您了,少夫人肚中的孩子毕竟是应家的骨肉啊。这天底下哪有做奶奶的让自己的亲孙子流落在外的啊。”

“这样的贱妇根本就不配生辟方的孩子,还有你,一个下贱的婢子而已,早就被赶出了应府,还有什么资格来我面前说这些话?”

夏青平淡的看着应母,目光又投向了也冷漠的看着她的应辟方,还有带着讥讽的冷笑看着她的方婉儿,她又再看向周围的护卫与家丁们,这些人中有感激的看着她的,基本都是潮水村人,也有厌烦的看着她的,这类是在应家有点权的大丫环,也有看戏的,还有沉默的。

“你们给我滚,别再让我看到你们。”应母突然抬起脚就要踢向廖嬷嬷,就见一旁的应辟方蹙了蹙眉,不过就在他要出手阻止时,陡听得空气中‘啪——’的一声。

一个响亮的掌声。

周围突然间没了声响,一丁点声音也没有,静得就连呼吸声都不可闻。

所有人都看着夏青,一个个人都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夏青。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