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生活婚姻生活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宝贝乖把腿张开你的水好好喝宝宝边走边做

2020-07-31 09:50:21 写回复

   顾应允仿佛做了很长很长的梦,梦见小时候的她,在河边玩耍,碰见了年少时的皇帝,不,当时的他,只是太子。

  他曾说,要娶她为妻。

  妻,就是明媒正娶,独一无二。

  可是,他没有做到当初的承诺。

  “小姐,小姐……”

  急切担忧的女音在顾应允耳边响起,她皱眉,缓慢睁开双眸,唇齿干涩,嗓音沙哑:“柳……柳儿?”

  “是我小姐!”柳儿抬手抹去脸上的眼泪,给顾应允掩了掩被子。

  顾应允一阵猛咳过后,虚弱道:“我……”

  “小姐,不管怎么样,你得为孩子着想,千万别再做傻事!”

  柳儿告诉顾应允,是自己叫来御医将她及时救回的,幸好毒药喝的量不大,保住了性命。

  闻言,顾应允紧紧抓住柳儿的手臂。

  “孩子……”

  “小姐,没事,你们都没事。”柳儿安抚道。

  “那就好,那就好。”顾应允重复着,双眸失色空洞。

  柳儿见自家小姐这般模样,泪水忍不住直流,为她打抱不平。

  “小姐,皇上怎么能这么对你?要不是这次大小姐回来,柳儿还无法进宫来见你”

  “你说什么?”顾应允眸光一闪,“你说……姐姐她回来了?”

  当年死在她面前的顾书儿回来了?!

  “是啊。”柳儿抽涕两下,回应着:“大小姐她回来了,皇上很快就赶到府内和大小姐见面。奴婢趁着这个时机,主动请愿进宫伺候小姐,皇上这才同意。”

  “柳儿。”顾应允抬手抹去柳儿稚嫩脸庞上的泪珠,“在府里好好的,为何来陪我受罪。”

  顾应允手指冰冷,触摸在柳儿温热的脸颊上。

  柳儿身子笔直,恭敬道:“小姐,柳儿从小就跟着你,若不是当年事发突然,柳儿断然不会轻易离开小姐。”

  “没事,都过去了。”顾应允扯出一抹笑,苍白无血色的脸颊上带着淡淡的苦涩。

  “皇上他……”顾应允欲言又止,柳儿轻叹口气,愤愤不平道:“小姐这时候还惦记着那个负心郎吗?”

  “放肆!”顾应允神情骤变严肃,眼眸里带着威严。

  “奴婢知错。”柳儿垂眸,闷闷道。

  “柳儿,这皇宫隔墙有耳,可不比府里。”顾应允叮嘱,这些年她过得小心翼翼,不想柳儿才入宫,就犯错。

  只是……在得知皇上只在乎姐姐,对她的生死不闻不问时,顾应允的心,如刀割般隐隐作痛。

  ……

  皇贵妃回宫,举国同庆,皇帝更是为之大赦天下!

  顾应允被柳儿掺扶着来到贵妃寝宫,让人通报,宫女出来冷漠回应:“皇后娘娘,贵妃娘娘说了,你自己进去就好。”

  柳儿刚要说什么,顾应允抬手制止,笑道:“没事,我们进去吧。”

  柳儿无奈点头,顾应允步伐缓慢,跟在宫女身后。

  未到殿内,就听见爹娘和姐姐交谈的声音传来……

  可当自己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几人肉眼可见的笑容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眼相待。

  “妹妹,你来了!

小说文学

”顾书儿还是同以前那般,温婉可人。

  顾应允回以微笑,心有余悸,若是自己能有姐姐一半好,如今也不会被爹娘这般嫌弃。

  “书儿,你离皇后远点。”顾夫人上前一步,紧忙将自己的女儿拉回到身边,一脸警惕的看着顾应允。

  顷刻,顾应允心寒如冰,长而卷密的睫毛轻颤,低声道:“姐姐,你……你回来了真好。”

  她想,顾书儿回来了,那么她的清白,也就能被证明了。

  “既然姐姐你回来了,那么请你当着大家的面,说出真相,当初那

些刺客,是不是我派去的人?”

  当年的事情,一直都是一道坎。

  明知这样说会惹人不快,但顾应允还是要问个清楚。

  “顾应允!”顾老爷怒呵一声,怒目圆瞪,“书儿这才刚回来,你别刺激她!”

  “顾大夫说的不错!”

  殿外,响起男人低沉威严的声音,众人一怔,随即皆是弯腰行礼——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轩辕祁抬手虚扶了一下顾大夫,吓得顾大夫接连后退几步,“皇上,万万不可,臣受不起。”

  轩辕祁双手背后,轻声道:“不必拘礼!”

  “是。”顾大夫得命,随后也站在女儿顾书儿面前,俨然将顾应允当做外人一般防范。

  顾应允抬眸看向轩辕祁,苦笑道:“臣妾不过是想证明自己清白。”

“妹妹你……”顾书儿秀眉微皱,无辜善良的模样着实惹人怜爱。

  顾

小说文学

应允见状,内心紧张,姐姐现在这副样子,不摆明着她在咄咄逼人么。

  让所有人都认为,真相是顾书儿不忍心说出来。

  为什么不忍心,还不因为顾应允是她妹妹。

  顾书儿越是犹豫,顾应允的嫌疑也就越大。

  “皇后娘娘,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顾大夫处处礼貌疏离,眼里满是防备。

  顾应允不免苦笑,“我能做什么……”

  “臣不管皇后娘娘是何目的,只恳求皇后不要再伤害书儿。”顾老爷的态度,分明就是将顾应允视为仇敌。

  顾应允闻言,摇头苦笑。

  她侧目看向身边九五之尊的轩辕祁,柔声道:“我只是想证明我的清白,这有什么错?”

  

难道她就该被人污蔑吗?

  “够了。”轩辕祁皱眉厌烦道:“书儿回来后没有怨过你,如今你却倒打一耙。”

  “……”顾应允唇瓣微张,说到底他还是不相信她。

  并且认为,她以后还要陷害顾书儿。

  “臣妾何时害过贵妃娘娘,请皇上明察!”顾应允声音悲切,心里苦楚无处发泄。

  “朕不想听你解释,书儿不怨你,朕也不想再纠结过往。”轩辕祁眼中的嫌弃厌恶,不加掩饰。

  “皇上。”顾书儿秀眉微皱,满眼伤痛,“不要再说了。”

  她用手帕轻轻擦拭眼角的泪滴,拉起他的龙袍衣袖,低

声道:“就这样过去吧。”

  轩辕祁瞧见心爱的女人落泪,眼眸更加深邃。

  “顾应允,既然你现在还不知错,那朕就下一道指令,让你回到当初书儿遇害的地方,一辈子待在那里。”

  顾应允闻言,身子轻颤,“皇上你说什么?”

  他竟然让她离开皇宫,去那遇害之地。

  那个地方可是她的梦魇之处,他竟能狠心至极。

  而且爹娘没有表态,看着他们嫉恶如仇的神情,仿佛自己真是那个十恶不赦的人。

  顾应允自嘲轻笑,“你们如此无情。”

  “爹爹!”

  这时,屏风后面跑出来一个小男孩,他迈着步子跑到轩辕祁身边,仰着稚嫩的小脸微笑,奶声奶气道:“爹爹!爹爹抱!”

  顾应允睁大双眸看着男孩,顿时恍然,这莫非是轩辕祁的孩子?

  是姐姐和他的孩子!

  不难看出此刻的轩辕祁,满眼溺宠。

  一旁的顾书儿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低声解释道:“当年我运气好,被村人救下,得知身孕后一直在养胎,怕有个好歹,孩子会……”

  她话顿了顿,众人一听就知道这是怕孩子被人伤害。

  “所以,我在外待了这么久,就是想让孩子长大一点再回来,但……但没想到你立了皇后。”顾书儿话音一落,随即便泣不成声。

  轩辕祁颇为心疼的将女子拥在怀里,柔声道:“你可以找朕的。”

  “我不想回来破坏你和妹妹的感情,更何况我的身子留了疤痕,实在刺眼。”顾书儿靠在皇帝怀里,抽涕道。

  轩辕祁闻言,俊眉皱得更深了,看向顾应允的视线越发冰冷。

  顾应允神情恍惚,明明当初出事前,姐姐还在月事中,怎么可能会怀上皇上的孩子?

  这不可能!

“不,不是这样的,皇上!姐姐不可能会怀上你的孩子,这不是你的孩子!”顾应允暗自握拳,激动道。

  她的目光坚定,试图说服轩辕祁。

  “是不是朕的孩子,难道朕会不清楚?”轩辕祁脸色阴沉,“朕知道皇后你心思歹毒,但到现在,你还要陷害自己的亲姐姐。”

  “皇上,臣妾说的是真的。”顾应允尝试想要去拉住龙袍的衣摆,但被轩辕祁侧身躲过,毫不犹豫。

  “朕只相信贵妃的话,从来只信她!这孩子就是皇子,也是天朝命定的太子!”轩辕祁冷眼看着顾应允,声音坚定。

  顾应允

小说文学

呆愣,双手悬在半空中。

  是了,他从来都只相信顾书儿,不相信她的,从来都是。

  顾应允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请出贵妃寝宫。

  ……

  她回到雅轩,没一会儿,皇上也来了。

  轩辕祁冰冷的寒眸盯着她,脸色阴霾,“从今往后,顾书儿为皇后。”

  顾应允闻声,浑身颤抖,心如刀割,唇止不住的抖动,“皇上是要废后吗?!”

  这些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守着他,到最后,不过都是徒劳。

  他对她没有半分感情。

  “皇后的位置本来就是书儿的,如今只不过是还给她而已!”轩辕祁声音冷厉,冷哼一声。

  他这句话,让顾应允抽去灵魂。

  她喃喃自语,“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朕是皇上!因为她是朕最爱的女人!”轩辕祁字字如刀,狠狠扎在顾应允的身上,让她千疮百孔。

  顾应允睁大美眸不知觉后退,姐姐是他最爱的女人,他要将皇后的位置留给他最爱的女人。

  这三年离,后宫女子无不羡慕她顾应允能成为皇后,到如今……竟然被皇帝亲自废后,何其荒唐可笑。

  她躲过那么多陷害磨难,却没有躲过他。

  皇后的位置是他给的,他想拿走,她无力反抗。

  “何况书儿有了朕的孩子,母凭子贵,理所当然。”

  孩子。

  这两个字,再次牵扯了顾应允的心。

  “臣妾曾经也有过孩子,若当初生下,如今应该有……”顾应允话还没说完,就被轩辕祁冷声打断:“你不说朕到底是忘记了,你根本不配有朕的孩子!”

  话音一落,轩辕祁嗜血般解 开腰带,顾应允寒从脚入。

  “不,不,皇上你放过这个孩子!”

  “放过他?那你当初为什么不能放过朕的书儿?你若是不伤害书儿,朕还能让你在这宫里好好待下去,生个一儿半女,但顾应允,你实在恶毒,这是你的报应!”轩辕祁狠戾阴沉的模样像极了恶魔,顾应允连连后退。

  她伸手抵住轩辕祁的胸膛,卑微哀求:“求求你,别伤害我的孩子。”

  “朕说了,你不配有朕的孩子!一个都不能有!”轩辕祁抬手桎梏住她的下巴,手劲力道很重,捏得顾应允下巴疼痛难忍,几乎脱臼。

  顾应允泪流满脸,不迭地摇头。

  整个房间内都回荡着他阴狠决绝的声音……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