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生活婚姻生活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小雪 书记玩小嫩草公车上诗晴被猛烈的进出

2020-07-31 12:12:38 写回复

  路上,一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在雨中飞快的行驶着。

“爷,接下来我们去哪?”夜一恭敬的问道。

“回御湾别墅。”夜溟爵冷漠的说道。

夜溟爵靠在后面,闭目养神。

吱。

车子突然之间猛的刹住,夜溟爵脸色铁青的看着夜一。

“怎么回事?”夜溟爵冷声问。

“对不起,爷,前面有个女人晕倒了。”夜一恭敬的低下头。

夜溟爵听到这里,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下去看看,没死就拦个车送医院。”

“是。”夜一恭敬的说。

夜一拿着一把伞,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外面下的很大,虽然夜一已经打伞了,但是衣服也湿了很多。

夜一蹲下来把晕倒的人翻过来,当看到整张脸的时候,不由得惊讶了。

“这不是今天爷让我查的人吗?”夜一嘀咕道。

想着,还是站起来,向夜溟爵禀告一下。

夜一敲了几下车窗,夜溟爵才打开。

“爷,这个人好像是您今天要我查的那个女……”

夜一的话还没有说话,车上便已经没有了夜溟爵的影子。

他转头,便看见夜溟爵跑到安小暖的身边。

夜一立马走过去,帮夜溟爵打伞。

夜溟爵扶起地上的安小暖,整个人都不好了。

“小暖,醒一醒,醒醒。”夜溟爵喊道。

夜一震惊的看着夜溟爵,什么时候自家爷竟然碰了女人,而且还一脸的温柔。

“还不过来打伞!”夜溟爵大声的吼道。

夜一听到,浑身一震,立马帮夜溟爵打伞。

“给她打伞。”夜溟爵满脸阴鸷。

“爷,你身上有伤。”夜一担心的说。

夜溟爵听到这里,好看的桃花眼里充满了杀机,夜一看到,立马遵从夜溟爵的命令。

夜溟爵把安小暖公主抱抱起来,抱进自己的车里面。

“开车,十分钟到御湾别墅。”夜溟爵冷声说。

夜一听到这里,脚用力的踩油门。

夜溟爵伸手,把车里的暖气开了起来。

随后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莫谦邱我限你十分钟之内到御湾别墅,否则你就永远待

小说文学

在非洲不用回来了。”夜溟爵大声的说道。

夜溟爵挂了电话,低头看着怀里的安小暖。

虽然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但是眼睛里充满了心疼。

被挂电话的莫谦邱,正在温柔乡里自在呢。

“莫少怎么了嘛?”怀里的女人还在撒娇。

莫谦邱听到夜溟爵的话,立马从床上蹦起来,穿衣

服。

要是真的去晚了的话,他就真的要在非洲待一辈子了。

女人看着莫谦邱要离开,一把抓住了莫谦邱的手。

莫谦邱现在没有心情,狠狠地甩开女人的手。

“在我出去以后,你立刻滚出去。”说着甩了一张卡,便匆忙的离开了。

女人对莫谦邱来说,就是发泄的工具,他的世界里,每一个女人都是因为自己钱、权利和容貌。

夜溟爵到了御湾别墅以后,雨还在下,比之前下的还大。

夜溟爵到了地方以后,立马抱着安小暖往里面跑。

“金伯,去让张妈熬一碗姜汤过来。”夜溟爵大声的说道。

夜溟爵抱着安小暖出现的那一刻,这个别墅的里的人都非常震惊。

自家爷从来都没有带女人回来过,更别提是抱着回来的。

金伯现在什么也没有想,只是吩咐张妈去熬姜汤,以后有的是时间。

夜溟爵把安小暖抱会自己的房间。

夜溟爵的房间很大,但是都是黑白相间的,赶紧冷冷清清的,不过很符合夜溟爵的性格。

夜溟爵把安小暖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夜一看着夜溟爵一系列的动作,仿佛比见天下红雨还要震惊。

谁能告诉他,他那个有洁癖,厌恶女人的爷,为什么现在对一个女孩。

“莫谦邱呢,怎么还没有过来!”夜溟爵大声的喊道。

“我来了我来了……”此时莫谦邱喘着气,头发凌乱的跑进夜溟爵的房间,手里还有一个医药箱。

“跟她看看有没有发烧。”夜溟爵冷声说。

当莫谦邱走到床边的时候,眼珠子差点瞪掉。

今天上午看到资料已经吃惊了,现在居然都抱会自己的御湾别墅,这简直不敢相信。

夜溟爵看着莫谦邱还不动,不耐的抬起脚踹了上去。

“我靠,你怎么又踹我。”莫谦邱撇撇嘴说道。

“赶紧看。”夜溟爵冷声催促。

莫谦邱看着安小暖,心里不仅嘀咕。

身材干瘪瘪,明显就是还没有长开啊,夜溟爵就是老牛吃嫩草!

这些话莫谦邱根本就不敢说出来,否则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莫谦邱轻车熟路的帮安小暖查看,而夜溟爵转头冷冷的看着夜一,吩咐道:“去查查今天晚上她发生了什么事?”

“是。”夜一恭敬的说。

夜一刚出去没有多长时间,莫谦邱就已经检查好了。

“有一点轻烧,我给她开了点药,到时候喂进去就可以了。”莫谦邱说道。

“管用吗?”夜溟爵沉声的问道。

“喂,我可告诉你,你怀

疑我什么都可以,就是别怀疑我的医术。”莫谦邱有些不满的唠叨。

夜溟爵没有继续听他说话,而是走到安小暖的旁边。

“少爷,姜汤已经熬好了。”张妈恭敬的说道。

“给我吧。”夜溟爵伸手……

张妈听到,把手里的姜汤递给夜溟爵。

“等一会儿你给她洗个热水澡,省的着凉感冒了。”夜溟爵沉声的说道。

“是。”张妈说着便离开了房间。

莫谦邱再次震惊的看着夜溟爵,看着夜溟爵的从未有过的细心举动,仿佛是自己的眼花了。

夜溟爵小心的给安小暖喂药,而且还很温柔的把药吹凉。

莫谦邱看着,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作为一个强者,就是不能有软肋,人一旦有了软肋,那么再厉害的强者,他也会倒下去。

莫谦邱眼神别有深意的看着安小暖,这时他的眼神不是好奇,而是带有强烈的杀意。

夜溟爵喂完药以后,便把安小暖交给佣人,让佣人给安小暖洗澡。

这里没有女装,夜溟爵只好拿一套自己没有穿过的睡衣。

等人都走了以后,夜溟爵浑身的气息瞬间就下降到零点。

夜溟爵走到莫谦邱面前,凌厉的眼神看着他。

“不准伤害她。”夜溟爵冷声说。

你就这样心甘情愿,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有了软肋,而且你会越陷越深,难道你就不怕?”莫谦邱严肃的说。

“那又如何,我会倾尽所有保护她。”夜溟爵冷声说。

不知道为什么,夜溟爵就说出了这个誓言。

“你认真的?”莫谦邱严肃的问道。

“你说呢?”夜溟爵沉声说。

“好吧,你现在喜欢一个人,就说明已经忘记了过去,看来,这个这个小女孩将成为我嫂子了,我俩年龄相差这么多,叫她嫂子有点难为情。”莫谦邱脸色突然变得很轻松。

“好了,你没事就回去吧。”夜溟爵沉声赶人。

“每一次都这样,用完我就把我踢走。”莫谦邱委屈的说。

但是看到夜溟爵的眼神,莫谦邱立马闭上嘴。

“你伤口怎么样,有没有复发?”莫谦邱突然问道。

“没事。”夜溟爵平静的说。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逸臣和黎川明天就回来了,约我们两个去喝酒,你要不要去?”莫谦邱问道。

“看情况。”夜溟爵沉声的说。

“好吧,那我先走了

。”莫谦邱说。

莫谦邱离开以后,夜溟爵也去客房那里洗漱。

洗完澡以后,安小暖已经躺在自己床上休息了。

夜溟爵擦着头发走了出去,便看见夜一恭敬的站在那里。

两个人来到书房,夜溟爵坐在那里,夜一毕恭毕敬的站在他面前。

“怎么样?”夜溟爵问道。

“查到了,安小暖是安氏集团的二小姐,不过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过世了,然后父亲把外面的情人接回来,并育有一女,不过,随着她们的出现,安小在安家过得很不好,无奈之下,安小姐搬了出去。”夜一恭敬的说道。

“还有呢?”夜溟爵冷声问道。

“今天安小姐回家,原因就是自己父亲的公司出了一点问题,想把安小姐嫁给一个老头子,安小姐不肯,便从家里跑了出来,不但如此,她的继姐还抢了她的男朋友,而两个人已经快订婚了。”夜一小心翼翼的说道。

因为现在,自家爷的脸色越来越不好!

“那个男人是谁?”夜溟爵冷声的问道。

夜一跟在夜溟爵身边多年,自然也知道夜溟爵问的是谁。

“是颜氏集团的颜璟宸。”夜一恭敬的说。

“哼,既然他抛弃了小暖,那么以后,我会让小暖成为世界上最耀眼,最幸福的女人。”夜溟爵冷声说。

夜一听到夜溟爵的话,便已经知道,夜溟爵已经对安小暖动心了。

“爷,那接下来该怎么做?”夜一问道。

“先放在这里,这件事要问问小暖。”夜溟爵说道。

“是。”夜一点头。

夜溟爵抬头看着表,转头看着夜一。

“这么晚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夜溟爵说道。

“是。”说完夜一便恭敬的退下了。

夜溟爵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喂,按照我发给你的尺寸,把所有限量版的牌子的衣服都做出来,包括鞋子、首饰和包包,明天我要看见。”夜溟爵冷声的说道。

夜溟爵吩咐完以后,便轻手轻脚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看着躺在床上的安小暖,嘴角勾起淡淡的笑。

灯光打在金色的面具上,面具上的金龙显得栩栩如生。

夜溟爵低头看着安小暖,眸光里充满了柔情。

“或许你救了我一命,你就成为了我命中的劫数,而我,也愿意接受这个劫数,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让你成为天底下最开心的女人。”夜溟爵深情的说。

低头,缓缓的在安小暖头上落下一吻。

这个誓言,夜溟爵只为安小暖而发。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就在夜溟爵离开的时候,安小暖突然说起了梦话。

夜溟爵握住安小暖的手。

“暖暖,暖暖。”夜溟爵喊道。

“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对我,我真的不要嫁给那个老头子,求求你们,为了你们,我都已经搬出去了,不要再来伤害我了。”

安小暖说着梦话,眼泪不知不觉流了出来。

“乖不怕,以后我保护你,谁要是伤害我,我一定会让他们下地狱。”夜溟爵眼神充满嗜血的杀机。

不知安小暖是不是听见了夜溟爵到承诺,便没有再说梦话,安安稳稳的睡下了。

夜溟爵看着安小暖,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选了隔壁的卧室休息,一夜好梦。

下过雨的清晨,空气格外清新。

小鸟叽叽喳喳的叫着,温暖的阳光撒进卧室,徐徐的微风吹动着卧室的窗帘。

阳光照在大床上娇小的女孩身上,这样显得有一点神秘感。

嗯,趟在床上的安小暖惺惺

小说文学

松松的睁开眼睛。

当看到陌生的地方,和陌生的房间,安小暖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小说文学

小暖坐在床上,回想昨天晚上发生了事情。

自己黯然神伤,完全忘了自己在陌生的地方。

“安小暖抱着双腿,把头枕进双臂,轻轻的哭泣。”

没想到爸爸竟然为了公司,要把她嫁给一个老头子,更可笑的是,自己的男朋友也被自己的姐姐抢走。

安小暖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她的容身之所。

安小暖哭了以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在自己的家里。

安小暖看着房间,掀开被子一看,便看到自己的衣服被换了,而且还是男的。

“啊啊。”安小暖大叫起来!

在楼下用餐的夜溟爵听到,立马放下手中的咖啡,朝卧室跑去。



夜溟爵猛的推开卧室的门,便看见安小暖抱着被子,蜷缩在床的角落里。

安小暖看见来人,整个人用被子裹的严严实实。

“你……你是谁?”安小暖颤抖的问道。

“你难道忘记了,前天晚上你救过我,而昨天晚上是我救的你。”夜溟爵轻笑着说道。

安小暖歪着头,嘴巴微微嘟起来,一直简直可爱极了。

“啊,原本就是你啊,我没有忘记,你带着和前台一模一样的面具。”安小暖恍然大悟的说道。

“想起来就好。”夜溟爵笑着说道。

可是接下来的话,简直让夜溟爵哭笑不得。

“就是因为你,第二天害得我这个好学生迟到了,还被老师批评了。”安小暖撇撇嘴说道。

夜溟爵听到这里,嘴角抽搐了一下。

“我的衣服呢,等一会会我还要上学。”安小暖眨着大眼睛说道。

“你的衣服已经扔了,我给你准备好了。”夜溟爵沉声的说道。

说着,夜溟爵不知何时手里多了一件简约的连衣裙。

“我先出去,等一会会你下楼吃早餐。”夜溟爵说道。

安小暖看着夜溟爵的背影,想到以前颜璟宸也是跟这样说的,早上也要吃早餐。

可是现在,她什么都没有了。

安小暖甩了甩脑袋,去浴室换衣服,下楼以后,便看见夜溟爵坐在那里优雅的吃着早餐。

夜溟爵平时吃早餐的时候,不习惯旁边有佣人。

“吃吧。”夜溟爵说道。

安小暖看着桌子的早餐,原来都是自己爱吃的。

所以,某个女人便不顾形象的吃起来。

其实这些早餐都是夜溟爵吩咐厨师做的,因为他听到过安小暖说梦话,嘴角念叨的。

等安小暖吃完以后,抬头看着夜溟爵。

“谢谢你昨天晚上救了我。”安小暖认真的说道。

夜溟爵听到安小暖的话,嘴角勾起一抹笑。

“那你是不是得需要报答我呢。”夜溟爵戏谑的说道。

“不用了,你看我救了你你救了我,我们就两不相欠了。”安小暖边吃边说道。

“是吗?”夜溟爵意味深长的说道。

“当然。”安小暖说道。

夜溟爵没有再说话,只是低头喝着碗里的粥。”

“我已经吃饱了,我走了。”安小暖说道。

“我让人送你吧,这里不好打车。”夜溟爵说道。

“那就谢谢了。”安小暖笑着说道。

“夜一。”夜溟爵大声的喊道。

这时,夜一快速的走了进来。

“爷。”夜一恭敬的喊道。

“送安小姐回去。”夜溟爵沉声的说道。

“是。”夜一恭敬的说道。

夜溟爵看着安小暖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夜一把安小暖送到学校便离开。

安小暖拿着书包,刚想进校园,便被一个生气既着急的声音叫住了。

“安小暖。”担心生气的声音喊道。

安小暖听到好友阮清薇的声音,立马停下脚步。

“清薇。”安小暖说道。

“你昨天晚上怎么回事,打你电话关机了?”阮清薇担心的问道。

安小暖看着阮清薇,淡淡的笑了一下。

“清薇或许你不相信,我爸要把我嫁给一个老头子,目的竟然是为了他的公司,而且就在下个月,还剩下不到一个星期。”安小暖苦涩的说道。

“什么,你爸怎么能这样做?”阮清薇震惊的说道。

对于安小暖,阮清薇很清楚,安小暖吃了多少苦没有人知道。

继姐和继母变着法的对安小暖使坏,安小暖没有办法,只好搬了出来。

可是她们不但没有停手,反而变本加厉。

安小暖才十七岁,便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伤害,但是,她的性格依然活泼开朗可爱。

“你知道吗,更可笑的是颜璟宸竟然很林子岚交往了,而且都快订婚了,而我昨天才知道,他们昨天晚上把我叫回家,就是为了商量我结婚的事。”安小暖沉声的说道。

“颜璟宸这个渣男,那他没有拿钱救济你爸的公司吗?”阮清薇生气的问道。

“拿了,但是不够,我爸已经和那个老头子说好了,如果要反悔,我爸就得多拿出一个亿的违约金。”安小暖苦涩的说道。

阮清薇看着安小暖,她的性格她自己知道。

她会在自己喜欢的人的面前活泼,但是她不喜欢的人面前,她不会做作。

“颜璟宸和林子岚这两个贱人,看我不让你们好看。”阮清薇咬牙切齿的说道。

“清薇你要干什么?”安小暖问道。

“帮你教训颜璟宸那个王八蛋。”阮清薇说道。

阮清薇和安小暖的性格不同,阮清薇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

“不用了。”安小暖平静的说道。

“这件事我一定要帮你出口气,你别拦我啊。”阮清薇说道。

说着,阮清薇已经拉着安小暖找颜璟宸。

因为颜璟宸今天已经大四,而林子岚正好和颜璟宸是同届的。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