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生活婚姻生活

很肉很污很黄的小说阅读 拔深一点今天老师随你小东西我们今天换一种姿势

2020-08-01 08:41:11 写回复

   天有不测风云,而你是命中注定。

-

“痛……”

撕裂般的疼痛骤然袭来,疼得云安安惊呼出声,她刚想说些什么,就被男人微凉的唇堵住了接下来的话。

男人身上淡淡的冷香混杂着浓郁酒气钻入鼻尖,烈得云安安有一瞬的失神,抵着他肩的小手逐渐收紧。

是他。

“馨月,馨月……”

低沉柔溺的呢喃忽然从霍司擎唇边溢出,那双以往看向云安安时只有疏离厌恶的墨眸,竟柔和得不像话。

云安安娇躯一僵,睁大了双眸不可置信地看着霍司擎,心口霎时充斥着难堪的情绪。

“馨月……”霍司擎却并未察觉到她的错愕与异样,俯身含住她的唇,墨眸迷醉。



云安安颤着双肩,一时忍受不了,抬起手臂一巴掌扇在了霍司擎脸上!

“霍司擎,你看清楚,我是云安安,你明媒正娶进霍家的妻子,不是我妹妹云馨月!”

她和霍司擎结婚这半年,夫妻关系如同虚设,除非是去见霍爷爷,否则他连家都不会回,将她视若无物。

直到现在云安安都记得新婚之夜霍司擎是以何种口吻,羞辱她就是两个家族间交易的货物,就算费尽心思嫁进霍家,也别指望他会碰她。

云安安咬牙强忍着阵阵汇聚到身下的酸疼,眸子染上隐忍的水光。

她早就心有所属,他爱的人亦不是她,却这样莫名其妙地被绑在了一起。

可她无论如何也忍受不了被他当成替身这样糟践!

那一巴掌太重,重到霍司擎混乱不堪的神智都逐渐清醒了过来,他低下头,墨眸在触及到云安安屈辱又倔强的小脸时。

霎时间柔情尽褪,只剩下冰冷与厌恶。

“云安安,”霍司擎咬牙切齿地看着眼前这个该死的女人,俊脸上满是愠怒,“这个明媒正娶里掺了多少你的阴谋诡计你心里清楚!”

云安安被他的话刺得眼眶泛红,“你以为我想嫁给你吗?是馨月逃……”

“闭嘴!”霍司擎厉喝了声,讥讽地打断了她的话音,“事到如今,你还想反咬馨月一口?如果

不是你做了什么,她怎么会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云馨月失踪最大的得益者除了云安安还能有谁?

若不是爷爷硬要让他娶了云安安,他根本不会让她进霍家的门!

“我没有!”云安安咬唇想要辩驳,可想到父母拿性命嘱咐她的事情,却又哑了声。

她不能说。

如果半年前没有嫁给霍司擎,现在她还是中医院的学生,也不会因为霍家不待见中医而被迫离开校园。

云安安心中再委屈难忍,也只能把这口气死死咽进肚子里。

见云安安一句辩解都说不出,霍司擎更认定自己说穿了她的目的,冷笑了声。

“你不是费尽心机想要取代馨月么?那你就别喊痛,通通都给我受着!”

话落霍司擎冷嗤一声,丝毫不顾忌身下人的感受,仿佛要将她生生撕碎。

云安安娇躯狠狠颤了下,疼得脸色惨白难看。

她挣扎起来想要推开他,可以她的力度怎么敌得过他此刻的疯狂侵占,只能被迫承受着,没有丝毫退路。

那一

瞬间,她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报复的快感……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霍司擎毫不留恋地扔下云安安,起身离开。

云安安躺在

小说文学

一片凌乱间,目光空洞地盯着天花板,许久才用被单裹住身体,走进了

小说文学

浴室。

看着肌肤上肆虐过重的红痕,云安安小脸发愣,许久竟然笑出了声。

笑着笑着眼泪却落了下来。

她这下,是彻底没有资格喜欢她的小哥哥了。

半小时后,云安安走出浴室时发现霍司擎坐在床沿抽烟,讽刺地笑了笑,刚要转身,整个人猛地僵住了。

霍司擎上半身赤着,流畅结实的背部朝着她,腰侧下方一个歪歪扭扭的半月疤痕毫无错漏地落入云安安眼中。

当年她为了遮住小哥哥腰侧的烧伤,亲手给他纹上的半月,为什么会出现在霍司擎身上?!

云安安瞪大了双眸,心口的酸楚瞬时被狂喜与失而复得的激动取代,双腮泛起一抹粉色。

原来霍司擎就是她一直在等的小哥哥?!

就在这时,手机的震动声忽然响起,云安安刚看了一眼,就见霍司擎接起手机。

不知电话那端是谁,此刻霍司擎那张淡漠不耐的俊脸忽然涌上一抹狂喜,狭眸的温柔仿佛快要溢出来般,恍惚了云安安的眼。

“……你在原地等我,我马上过去找你,听话。”

挂断电话后,霍司擎便直接起身换衣,看也没再看云安安一眼,拎起外套大步离开了房间。

云安安眸底的惊喜退散了些许,抿着唇在心里告诉自己,霍司擎只是没有认出她,所以才会这般冷淡。

然而犹豫了一会儿,云安安决定跟上去看看。

只要一想到霍司擎知道,自己就是小时候他说过一定要娶回家的女孩,会露出什么样的神情,云安安的心脏就情不自禁怦跳个不停,难以抑制。

她等了他十五年。

一刻也不想再等了。



车子骤停,云安安俏脸煞白地看着不远处那两抹相拥亲吻的男女,密密麻麻的刺疼感扩散至整个心房。

雨下的淅淅沥沥,可他们依然没有要分开的架势,吻得难分你我,羡煞旁人。

云安安倏地红了眼,不受控制地把车开了过去,刚要落下车窗,就听到霍司擎温柔却残忍的嗓音传入她的耳中。

“馨月,我爱的人从来都只有你,至于云安安,她取代你坐了那么久霍太太的位置,也是时候物归原主。”

“我会和她离婚,此生不再负你。”

字字锥心,声声刺耳。

云安安身形猛地晃动了下,她隔着车窗看着霍司擎温柔安抚着怀中女人的模样,被亲耳所听得事实刺激得眼前一阵发黑。

不会的。

她……一定是听错了。

-

霍司擎一夜未归,直到天快亮云安安才怀揣着心事昏昏沉沉睡了过去,却又被不停震动的手机吵醒了。

屏幕上显示“霍司擎”三个字,云安安的睡意顿时没了,划开接听。

还不等她开口,便听到云馨月温温柔柔的声音从那端传来。

“姐姐,

小说文学

我有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谈,就在第一医院512病房。”

“你怎么会用霍司擎的手机给我打电话?”云安安蹙眉问道,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云馨月像是听到什么笑话般,笑声轻柔地传来:“对不起啊姐姐,因为我身子骨不太好,司擎不放心所以一直在陪着我,刚刚……才睡下呢。”

半小时后,第一医院VIP病房内。

云安安把探病礼物放在桌上,抬眸看着靠坐在病床上的云馨月。

她的脸蛋温婉却显苍白,身体好似弱柳扶风不堪一折,穿着病人服,看起来很能激起人的保护欲。

“姐姐,你抢了我的男人霸占着霍家少夫人这个位置,看来过得很滋润嘛。”云馨月打量了眼云安安身上的衣服首饰,柔声讽道。

虽然简约却都是名家定制,价值不菲,浑身上下加起来都要小百万。

而这些东西,本该是属于她的。

云安安坐了下来,听到这话时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眸光仿佛被人刺痛,“我为什么会嫁入霍家难道你不清楚吗?!”

也因为她嫁进去,才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小哥哥竟爱上了她的亲妹妹。

真是可笑。

“呵呵。”云馨月无辜地笑起来,美目含讽地看着云安安,“这么说姐姐应该谢我,如果当初不是传言司擎车祸重伤,就要命不久矣了,否则凭你也配?”

霍家是帝都数一数二的显赫贵族,要从清朝追溯至今的百年世家。

如今霍氏集团在霍司擎的打理下,旗下的产业更是遍布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现在更是朝着医药行业进军,前途无量。

若非当初谣传霍司擎会丧命,霍氏集团因此差点被霍家人划分干净,否则云馨月怎么可能便宜了别人?

云安安细眉紧蹙,霎时间想明白了什么般睁大了双眸,“你不是为了寻找真爱才会逃婚?”

“这种话也就你会相信了。”云馨月扬起了下巴,“以我的资本,当时那种情况不逃婚,等着守寡么?”

她是喜欢霍司擎,可她更不想年纪轻轻就葬送了自己。

“所以,你突然回国,是因为已经确定了霍司擎没事!”云安安气得浑身发抖,强忍着心口的怒气,“云馨月,你就不怕我拆穿你?!”

云馨月毫不在意,笑得十分无辜,“姐姐,你觉得谁会相信你的话呢?我一个心脏病患者,会冒着生命危险做出逃婚出国的事情么?”

“更何况,你以为这件事只是我一个人策划的?”

云安安看着她那张红唇一张一合,心里的郁气仿佛要喷发而出一般,双眼止不住地发晕,喉间甚至迸发出一丝猩甜。

云馨月有心脏病,自幼体弱,她不可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爸妈也不会允许。

更何况云馨月还是云氏制药的未来继承人,她在西医上的天赋一直让爸妈引以为傲。

除非……

看见云安安不太好的脸色,云馨月笑得更甜美了,“爸妈提议让姐姐你去替我守寡的时候,我是真心感谢姐姐的。只不过现在我回来了,姐姐如果识相,最好主动提出离婚,否则别怪我们不给你脸了。”

她这半年躲在国外唯恐被霍家发现,可云安安这个下作东西却霸占了属于她的富贵,属于她的男人。

如今她回来了,一定会让她十倍奉还!

云安安深吸一口气,压下眼眶里的涩意,冷冷勾起唇角,“云馨月,你以为我还会任由你们操控?”

“呵呵,是么?”云馨月愣了下,冷笑了声,突然抓起桌上的水果刀狠狠在手臂上划了一刀!

刀落在地上,云安安还没反应过来,就猛地被人扣住肩膀狠狠往后扯开了



云安安猝不及防,后腰“嘭”地撞在了尖锐的桌角上,刺骨的疼让她脸色都变了,红唇张合发不出半点声音。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