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生活婚姻生活

杂乱小说2第400部 去健身房被私教进入身体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

2020-08-01 08:41:14 写回复

 
  记者招待会,定在当天下午两点钟,地点在帝国集团的会议室。

  霍念念因为吃了顾廷深的好饭,之后都很乖,化妆师给她化了淡妆,服装师给她搭配了一身得体的小礼服。

  这些她都不太习惯,但也都忍受着了。

  她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窈窕淑女,心里有些欢喜,也有点惆怅,这哪还是她?

  该不会以后都得装淑女了吧?

  这么想着,她不自在地扯了扯绷的紧紧的裙子肩带。

  顾廷深走进化妆室,两人的目光在镜子里交汇,看着镜中那白皙高挑的女孩,顾廷深的眸色深了一重。

  霍念念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脖子,“是不是很奇怪?我没怎么穿过裙子……”

  顾廷深愣了片刻,才冷淡地说了句:“勉强能看。”

  其实她底子很好,五官秀气,身材偏瘦,但也十分匀称。

  而最致命的,是她那双淡漠的眸子,静下来的时候,仿佛要把世间一切繁华,都如粪土一般踩在脚下。

  那种与生俱来的优雅气质,倒比顾廷深见过的所有名媛都更高贵。

  很难想象,这个带着市井气息的女孩,身上竟会有这种气质。

  他想到了那枚白玉坠子,如果那坠子真的是她的,那她的身份当然不同寻常,想到这,顾廷深蹙起了眉头。

  “我不太习惯穿高跟鞋,你待会儿能不能扶着我点?这也太高

了!而且好夹脚啊……”霍念念一边像踩高跷一样走到顾廷深面前,一边抱怨地说着。

  他瞥了一眼她的鞋子,淡淡说道:“你要是保证不崴脚,我明天还请你去吃那家餐厅。”

  霍念念的脚痛好像瞬间消失了,拍着胸脯说:“绝对没问题!”

  顾廷深和霍念念手挽手走进了会议室,记者们早已经举着长枪短炮,在此等候了。

  闪光灯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快门声,让霍念念一下子紧张起来,顾廷深握了握她的手,对她难得地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

  霍念念的心扑通扑通地猛跳了两下,这家伙笑起来还挺诱人的嘛,难怪那么多女人喜欢他。

  她这一分神,到也不那么紧张了,小声对他说:“你笑起来挺像好人的,应该多笑笑。”

  顾廷深瞪向她,虽然脸上挂着笑,眼里却是杀气腾腾的。

  霍念念瞬间吓住,不敢再调戏他。

  之后,顾廷深简短地公布了婚讯,并要求各大媒体撤回他和爱妻的暧昧照,否则将以侵犯肖像权追究法律责任。

  霍念念全程只负责微笑,点头,虽然有点无聊,但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关注,也是有点新鲜,感觉自己一下子成了明星呢。

  记者会到了提问环节。

  一位女记者向霍念念提问:“既然霍小姐和顾先生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为什么还要去酒店过夜呢?”

  顾廷深皱起了眉头,正想替霍念念回答,却看到她娇羞地低下头,看了一眼顾廷深,脸红地说:“偶尔也会想换个环境,感觉还挺新鲜的呢。”

  一时间,会场里响起了暧昧的笑声。

  顾廷深这位小妻子娇羞却坦然的样子,着实有点招人喜欢。

  顾廷深嘴角微微扬起,这个回答,他也很满意。

  紧接着,又有记者提出了刁钻的问题:“你们是不是为了平息舆论风波,才领了结婚证呢?不然为什么之前一点好消息都没有?”

  这个问题,顾廷深回答了。

  “我女朋友喜欢低调,我也不希望大家过多关注我的私人生活,所以一直没有公开。这次被别有用心的人拍到了视频,让念念无端承受了诸多诽谤,所以才想要立即领证,并公开关系。事实上,如果没有此次事件,我和念念也会在今年举行婚礼。”

  说完,他还深深看向霍念念,温柔一笑。

  霍念念后背直冒冷汗,她心知肚明,那个别有用心的家伙,可不就是她自己么,不过顾廷深没有追究她带着摄像头的事儿,到是让她暂时松一口气。

  “霍小姐气质这么出众,一看就是秀外慧中的高材生,请问霍小姐是毕业于什么大学呢?”一个男记者的声音响起。

  霍念念脸色瞬间苍白,不由捏紧了手指。

  顾廷深看向她,注意到她绞手指的小动作,还有额头上因紧张冒出的细汗。

  他已经调查过她的背景,知道她根本没上过大学,也没有正当行业,他倒是可以帮她解围,但更想看看她能否自己化解,如果这样的问题都应付不了,以后顾少奶奶这条路会走起来更难。

  而且,更重要的是,那个白玉坠子能带给她的身份,她才能守得住。

  一屋子人等着霍念念的回答。

  她低下头,抿了下唇,真诚地说:“我并没有念过大学,小时候因为身体不好,学业断断续续的,后来索性就没有再去学校,而是奶奶为我编写教材,教我读书识字。”

  霍念念知道一个最基本的撒谎原理,先承认,然后半虚半实地编,永远比一口否认能让人信服。

  没读过大学是真,身体不好是假,学业断断续续是真,奶奶编写教材是假。

  “看来霍小姐有位伟大的奶奶啊,那霍小姐是从事哪一行业呢?”对方追问道。

  霍念念抬起眼眸,露出谦逊的微笑:“我画画的。”

  记者们夸张地发出“哇”的感叹声,恭维的话语,连带着其它问题也抛了出来,霍小姐画什么类型的画呀,能不能给大家欣赏一下佳作啊。

  顾廷深笑着看向霍念念,小声说了句:“吹牛吹爆了,我可不救你。”

  霍念念瞪了他一眼,“我就是个画画的。”

  只不过,她是在别人家门前画画,有时候画叉号,有时候画星星,有时候画对勾。

  画了叉号的,意味着这一家人不是偷窃目标,而星星意味着是目标对象,至于对勾,则代表已经进入过。

  顾廷深眯了眯眼睛,担心她真兜不住底,就看向周助理,示意他可以宣布提问结束了。

  正当他们起身要离开时,一道尖锐的女声从角落里发出来:“霍念念小姐,关于你曾因偷盗进过监狱的事情,是否属实呢?”

  霍念念蓦地抬头,看向发问的人,正是曹娜娜。

  难怪从刚才开始,她就觉得好像有一个熟悉的面孔

在会场里,果然是曹娜娜混进来了。

  会场里的记者,全都像看见了肥肉的狼,眼睛闪闪发光,全都紧跟着曹娜娜向霍念念发问,真的有过偷盗前科吗?

  霍念念浑身冰冷地站在原地,无数闪光灯打在她姣好却苍白的脸上,让她恨不得掀桌子砸向那

些刻薄的记者。

  助理小周大声质问反问曹娜娜:“这位小姐,能否出示你的记者证?我们将对你的恶意诽谤追究责任!”

  曹娜娜当然没有记者证,至于追究责任这种吓唬人的话,对于那些红了眼想挖爆料的记者来说,也根本不起作用。

  他们只关心帝国集团总裁夫人是不是有偷盗前科,顾家少奶奶是不是当过少年犯!

  顾廷深眼看她撑不住了,正想拉着她的手离开。

  霍念念却挣脱了他,淡淡看了顾廷深一眼,然后以一种傲慢和不屑的眼神,扫向那一个个恨不得吃了她的记者。
 “我十四岁那年,家里遭遇变故,奶奶病重,没钱治疗,我只好去偷了一位富商的钱,及时救了我奶奶。这件事我的确做错了,也为此付出了代价,但并不后悔,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依然会偷那位富商的钱,来救治我的奶奶。我能回答的就这些。”

  说完,她高傲转身,离开了会场。

  如此坦然地承认自己的过往,怎么能让人不动容呢?

  这就是个现实版的丑小鸭变白天鹅的故事啊。

  神秘的帝国集团总裁夫人,虽然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却拥有过人的才华,和超强的意志力,她坚持不懈地追求艺术,年纪轻轻已经是一位画家。

  而她不但才华过人,还是一个勇敢又孝顺的女孩子,她坦然面对不堪的过往,既有担当,又内心坦荡,真是个高贵的灵魂。

  总之,对于想要讨好帝国集团的媒体,这样的材料已经够他们把马屁拍出彩虹色了。

  顾廷深的保镖则已经趁机把曹娜娜带走了,以免她继续“语出惊人”。

  回到休息室后,霍念念抬脚就把难受的高跟鞋甩掉了,瞪向顾廷深,“我的确有过前科,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离婚?”

  说着,她还从包里拿出了那张百万支票,当着顾廷深的面撕碎了。

  “又不需要这笔钱了?”

  “对。之前我被误诊为脑癌,没钱治疗,所以才向你借,现在我很健康,当然就不需要你的钱了。”

  她以前是很穷,也偷过东西,但她有自尊,不想被当成贪得无厌的人。

  “所以那玉坠子,是你偷的吗?”

  霍念念一下子就笑了,现在她算是体会到,上流社会里的傲慢与偏见了。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她眼睛有点红,愤恨道,“反正你已经认定我是小偷,我说什么还有区别吗?”

  顾廷深

小说文学

走到她面前,凝视着她的眼睛,说道:“如果是你偷的,我会没收赃物,物归原主。如果不是你偷的,我会调查清楚,你怎么会戴着我恩师最珍视的东西。但不管玉坠子是不是偷来的,你现在都是我的合法妻子,这一点不会改变。”

  霍念念一听到“物归原主”和“我恩师最珍视的东西”,顿时瞪大了眼睛。

  “你刚说什么,坠子是你恩师的?你恩师在哪?是男是女?我能见见你恩师吗?”霍念念着急地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顾廷深却冷冰冰地说了句,“那就看你表现了。”

  霍念念一下子没了刚才的脾气,拉着顾廷深,

小说文学

哀求道,“那你告诉我,希望我怎么做?”

  要知道,那可有可能是她的亲生父亲或母亲啊!

  虽然她的脑癌是误诊,但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却没有打消。

  她想知道自己的身体里流着谁的血,想知道她是不是父母爱情的结晶,想知道他们为什么把她生下来,又把她无情地抛弃。

  按她的年龄来算,只要没有意外,她的父母肯定还健在。

  她不想等到父母都过世,再开始寻根。到了那时候,她就彻底无法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了。

  顾廷深看她乖巧的样子,嘴角微挑,眼底流露出一丝笑意。

  “明晚跟我回家见家人,如果你表现好,我就考虑考虑让你见我恩师。”

  霍念念连忙点头:“好!我都听你的!”

  霍念念务实

小说文学

得很,知道什么时候该有节操,什么时候不该矫情。

  现在事关她的身世,这就是不该有节操,不该矫情的时候!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