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生活婚姻生活

漂亮人妇交换系列小说 啊将军好涨鼓起来别顶了岳风柳萱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2020-08-01 16:33:32 写回复

  走到卧室门口,意意已经出来了,手里捏着两张卡,交到胡伯手上。

“都给你了,我没有了。”

她声音闷闷的,眼神没往卡上扫去半眼,说完便把门关上了。

不是负气,不是怨,她只是觉得心里莫名的堵。

虽然的确是用了一笔数目不少的钱,但四爷也不亲自来问她,而是通过胡伯直接下达命令,天底下哪里有他们这种夫妻,中间蒙着的何止是一层纱,别说相貌脾气,甚至年龄,就连一个名字,她都不知道的。

平时用点小钱,用了就用了,就当给金丝雀放的鸟食,数目一旦大了,立马将她当做贼一样处置。

这种感觉,岂止是失落可以言说的。

她越想越委屈,越委屈心里便越堵,躺床里也睡不着,索性趴着,眼窝里流出的泪花花,偏偏顺着薄翼滑进了嘴里,涩涩的感觉,她情绪一瞬崩溃。

胡伯站在门口,好几次想敲门,想想还是算了,四爷的决定,自然是有他的道理,即便是没收了卡,其实物质上一点都不会短了她。

他心里清楚,萧意意于四爷而言,是他的掌中宝。

可是迟迟不肯相认,也是让人捉摸不透。

思忖过后,胡伯决定不惊动意意,掏出手机要给四爷打电话,走到窗口时,眼睛随意往下瞥了一眼,身形蓦的一震。

他立即出了别墅,朝着那辆黑色的迈巴赫过去,临到近处,隔着一块前挡风玻璃,忽然和驾驶座上的男人对了眼。

胡伯立即停住,躬下身捡起脚边的一袋垃圾,扔进门口的垃圾箱里,若无其事的返回了别墅里。

南景深黑眸稍敛,晦暗深邃的眸子仿佛深海,叫人一触也摸不到底。

抬手将车内灯打开,展开的左手掌心里覆着一层薄汗,刚才捂在裤袋里久了,皮肤尚且还有些发热,他指腹轻轻的在虎口处一条已经渗血的伤口旁压了压,不由得想到,意意方便的时候,他站在两栋居民楼的门口,递手帕给她的时候,手不小心擦到了墙上生锈的铁丝,豁了一条口子,他一直若无其事的,没有露出半点不适。

到这会儿,细微的疼痛终于清晰了起来。

叹一声气,他拿出手机,拨出号码去。

“大半夜的,找我干嘛呢?”

嘟音响过两声

,对方便接起了,低沉的声线里,揉了一层沙哑,和被吵醒的恼怒。

“手受伤了,伤口里有铁锈。”

傅逸白登时清醒了,“哪呢?”

“家门口。”

“等着,马上过来。”

南景深抬眸,黢黑的深眸望着别墅二楼的某个房间,暖融融的光线,把窗帘描了一层浅金色的光晕,颜色很舒服,他眸色深深,唇角难得的勾着一抹笑,“在我婚房的门口。”

傅之白明显愣了半秒,“相认了?”

“还没。”

“不是我说,老四,再这么吊着下去,你这场婚,估计也要离,我听顾衍说过,你那小妻子这两年一直闹腾些不大不小的动静,想跟你离,她二十岁就跟你拿了证,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心气脾性最是浮躁。”

“你觉得我压不住她?”

南景深脑子里自动浮现出那张清丽灵动的小脸,一颦一笑,在此时此刻竟然如此的清晰,他问完之后,似乎连自己也觉得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轻微的笑了一声。

傅逸白听见他的笑声就炸毛了,“我哪知道,我就知道,你再这么养着她又不肯用,迟早离婚!”

末了,嘴碎的补了一句:“她也成年了,你三十好几,也不觉得晚上肾胀得慌。”

南景深薄唇微勾,他向来怼人习惯了,换做平时,早就损得对方气到跳脚,今天超乎常理的好脾气,“你说得没错。”

小东西养大,是该用一用的,顺便也把自己给她用一用。

夫妻嘛,很正常。

“别贫了,赶紧过来。”

结束通话后,南景深翻了翻抽屉,没有消毒水和创可贴,便扯了两张纸巾摁了摁边缘,正要掏出烟来点,才熄下去的屏幕忽又亮起。

他扫了一眼,狭长的黑眸猝然一眯。

脸上那点稀薄的笑意瞬时间消散于无。

“有事?”

小说文学


摁了免提,南昀慌张的声音冲了出来,“四叔,您回来一趟吧,家里乱套了。”

男人无声的冷笑一声,“就回。”

启动车子前,没忘了给傅逸白去一条短信,让他直接到南家老宅来给他处理伤口。

时间迫近十二点,已是深夜。

老宅的灯火,却是大亮。

南景深下车,一早等候着的司机接过他的钥匙,他侧首,眸色温淡:“里面什么情况?”

“婚礼结束后,孙少奶奶直接被接到了这里,大少奶奶让她住进了准备好的新房,后来孙少爷回来了,大闹了一通,险些和大少爷动手。”

萧静婷被送到这里,只不过是南景深随口说的一句,却也没人敢怠慢,然而婚礼上视频一曝出的时候,南渭阳仅仅看了三分之一,便黑着脸,带着大嫂云蓉离开了,原打算要给萧静婷百分之二华瑞的股份,自然被反悔。

南昀大闹,是意料当中的事。

南景深和大哥南渭阳素来不和,他本可以不插手,可一看见萧意意委屈的小模样,他就心疼。

他的人,哪里是能够让他人欺负的。

“老爷子怎么说?”

司机向来对家里的四少爷印象最好,他一问,自然一股脑的全倒出来:“老爷子倒是没说什么,但也没好脸色,那两父子打过架后,老爷子连骂都没骂,直接带着老夫人去了枫叶山的别墅。”

男人颇为意外的挑了下眉。

他老子的脾气,他最清楚不过,居然没骂一句,也是难得,估计也是觉得这门婚事是他首肯的,却看错了人,心里别扭,所以懒得搭理人罢了。

“知道了,多谢。”

“客气了四爷,对了,您吃饭了吗,厨房里还有热饭。”

“待会儿再说。”

南景深淡淡颔首,始终好脾气的微笑,脚下的步子迈得不疾不徐,到大厅时,望见里面的阵仗,他一双深陷的眼窝,第一眼看着的,是仍然穿着一身婚纱的萧静婷。
她身上仍然穿着婚纱,好几处被撕裂了,斜肩的款式被扯成了破布,裙摆上也脏兮兮的,像是被人拎起来扔进泥地里。

她手捂着心口,一脸隐忍的屈辱。

觉察到他的视线时,萧静婷抬眸,含泪的一双眼眶看着南景深,竟觉得看到了这个家里可能是唯一会站在她

这边的人,刹那间,居然生出了希冀。

南景深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抽出一根烟夹在指间,青蓝色幽暗的火苗跳跃在他黢黑的深眸里,点燃时双眸惯性的眯起。

“四叔。”南昀双手握拳,脸上挂了彩,说话时免不得咬牙切齿,“不管怎么说,这桩婚姻我是不会承认的,您既然回来了,就帮我劝劝我爸吧。”

南景深吹了一口烟,袅白的烟线,朦胧了一双清冷的眸子,转眸看向左手边坐着的男人,“大哥,怎么说?”

南渭阳抚了下嘴角,他的脸还算光彩,只是嘴角破了点皮,毕竟是老子,身手总要比小兔崽子要强悍一些。

他厉眸忽然扫来,“你打算要管?”

南景深轻笑一声,摊摊手,撑开的手臂搭在沙发背上,显然是不想再多做言语,却也没打算从这个是非之地离开。

这让南渭阳心里很是膈应。

他的确是对这个儿子很失望,可教训也是关起门来教训,南景深横插一脚进来,他已经不高兴了,这会儿还摆出这副慵懒的姿态来。

听说,萧静婷被送来这里,就是南景深当着萧家人的面许给的话,既然如此,倒要看看,这场闹剧,他想没想好怎么收场。

“说说你的想法。”

南景深眉梢轻挑,侧眸的瞬间,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又想要听我的意见了?”

南渭阳神色古怪,鼻腔里呼出厚重的一声气:“别废话了。”

南景深闲适的靠着沙发,指间燃着的香烟飘出一缕青烟,搁在膝盖骨上的手指轻轻敲击了两下,他嗓音低沉,言简意赅的问了句:“老爷子没提出要悔婚?”

“没有。”

他视线转向南昀:“睡过没有?”

南昀一怔,下意识的往旁边看了一眼,一身脏污的女人,使他万分嫌恶,到现在为止,婚礼上看过的那段欢爱视频,时不时的就在脑海里出现一下,简直令他作呕。

不管怎么样,这种女人,他是决计不会再要的。

却又猜不透四叔问这话的意思,一咬牙,承认的“嗯”了一声。

“既然睡过,就要负起责任,婚礼也办了,怎么还如此任性。”

南昀愣了,他怎么也没预想到,才刚压下去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您是想让我把这个破烂货收了?怎么可能呢,我说过不要她,就绝对不会要她,婚礼办了又怎么样,难道我南家家大业大,还不能悔一次婚了?”

“别拿南家的面子做幌子,南家的家业也不是你横行霸道的资本!”

南景深声线忽厉,青白色的烟雾后,棱角分明的五官愈发深刻,一双眉型刀锋一般锋利:“人是你要娶的,从提亲到婚礼,南家没让你丢面子,给办得体体面面风风光光,现在说悔婚就悔婚,你拿婚礼当什么了,儿戏?”

南昀被他身上的气场吓得瞬间噤声。

他有那个胆子敢和南渭阳动手,那是因为南渭阳是他亲爸爸,就算再怎么样,骨子里还是宠他的,所以他才敢放肆。

从小到大,他唯一怕的,就是这个四叔。

也习惯了对他的话说一不二的本性,即便四叔没有一点发怒的征兆,他也知道,若是再放肆下去,肯定讨不了好处,毕竟四叔的话,在老爷子那里,比任何人都管用。

“我迟早会离……”

“那是你的事!”

南景深低斥,深吸了一口烟。

旁边的南渭阳坐不住了,“老四,你这是什么意思?”

“大哥,他们已经是夫妻关系,按理说,这些事情,不该我们做长辈的插手,但两个孩子着实太不像话,婚礼已经办了,就算不能过也得过下去,日后实在不和,要和要离,那都是他们的事了。”

这话,说得合情合理,也并不是没有说中南渭阳的心思。

今日南昀的婚礼,来的客人多数是商界的名流,他向来重视信誉,如果婚礼第二天就闹出离婚,对华瑞的名声多少会有影响,南昀也必将坐实渣男的身份,日后再想要找一门好亲事便难了。

暂时不离婚,对南昀来说,反而是好事。

南渭阳面上不动声色,仍然是沉着脸色,“那就按你说的吧。”

“爸!”

南昀急得吼出声,被南景深给呵斥住了,“钥匙拿来。”

“做什么!”

“我说,把你公寓的钥匙拿来。”南景深抬着下颚,命令式的语气。

南昀反抗的默了半响,才不情不愿的把钥匙掏出来,四叔没收他私人房产的钥匙,无非是要把他绑在这里,住就住,反正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大不了,不和萧静婷同房就是。

南景深接过钥匙,扬手递给身后的佣人,吩咐道:“去把每一把都配出来。”

转回头,视线终于落在了局促不安的萧静婷身上,他语气忽然温和:“静婷,今天让你受委屈了。”

萧静婷一惊,眼眶里的湿意更甚了,却不敢落下泪来,她张嘴想叫一声四叔,可一想到南景深说过,这声四叔,她还没有资格叫,顿时改了口:“不委屈的。”

“今晚上现在客房里休息一晚,待会儿我让人去二姐房间里取套睡衣和衣服,把身上的婚纱换下来吧,等明天吃过早饭,我给你一串南昀公寓的钥匙,你和他搬过去一起住,老宅这边,暂时别来,你也看见了,老爷子和老太太,短时间还不是能接受你。”

“四叔!”话一落音,南昀激动得炸毛:“您怎么可以这么做!”

南景深冷眸扫他一眼,已然是不耐。

这种不耐,在看向萧静婷时,又瞬间消散,“能同意吗?”

萧静婷也同样激动,她的激动,却是喜悦的,这么说来,就算南昀想要离婚也离不了了,南四爷亲自开了口,谁敢忤逆。

等于说,南家孙少奶奶这个唯一的头衔,她算是咬住了
能不高兴么,能不激动么。

她恨不得马上打脸那些敢看她笑话的人。

“谢谢四……四爷,谢谢您。”

“先别急着谢。”南景深话锋一转,“提亲的时候,南家是不是答应婚后给你百分之二华瑞的股份?”

“是……”

“很抱歉,股份我做主收回来,不是暂时不给,而是不给了,就算——”南景深抬手,悬在烟灰缸上方,食指轻轻的在烟身上敲了一下,抖下一截灰色的尘粒,深陷的眼窝攸然深邃:“婚礼上的事,你给出的交代。”

换言之……

她想进南家的门,就要放弃股份,这就是代价。

瑞的股份,是爸爸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当初答应给她的时候,萧静婷凭着这件事,在几个小姐妹面前趾高气扬了好长一段时间,现在突然要收回去,别说爸爸会发怒,她也是舍不得的。

可如今的形式,似乎……没有她选择的余地。

萧静婷攥着拳头,指甲深深的嵌进了掌心里,和心里类似于剜她骨血的疼痛比起来,简直是不值一提。

良久,才颤着声答应:“好……”

她大着胆子,看着这个被传得神乎其神的男人,现在才明白,外界称呼他一声四爷,不是恭维那么简单。

他身上自有一种王者的气概,南家的第四子,实则是最出色的,沉稳淡漠的神色下,沉淀着多年在商场上浮浮沉沉后的城府。

敢在他面前动心眼的人,这个世上……也许没有。

“大哥,这么处理,你觉得满意吗?”南景深问。

问得南渭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答应

小说文学

给萧家的股份也是从他名下拨出去的,以前还好,老爷子虽然是总裁,但已经退居二线多年,他手持华瑞的股份也不多,但好歹没有人争抢,算是华瑞的最高领导人。

自从南景深回国,形势便变了。

他原本也是打了股份的主意,却让南景深这个顶着长辈身份,却算半个外人的人说了出来,不得不说,他做这件事,比南渭阳亲自来做,效果还要好,萧家怨不到他的头上来,也维护了他大度的姿态。

南渭阳似笑非笑:“好,怎么能不好。”

南景深微笑回击:“你满意就行。”

两个男人相互对视,南渭阳被他仅仅是牵动着唇角,冷淡多过温和的淡笑刺了刺,他脸上不掺杂任何情感的笑容瞬时一僵,随后淡然自若的转开头去。

“还杵在这里做什么,把静婷带上楼去。”

南昀心口不服:“凭什么,她爱赖着就赖着,这可是你们非要塞给我的人。”

说完径自上楼去了,南渭阳拿他没办法,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再多点动作,也再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他看一眼哭哭啼啼的萧静婷,觉得糟心急了,挥手道:“带孙少奶奶上去。”

戏散场了,南景深也懒得多留,让佣人给他下一碗面,不用端上楼,等洗完澡了自己下来吃。

他本来是不住这里的,今晚天色已暗,他忙了一天,也懒得再跑。

洗了澡下来,傅逸白拎着药箱到了,给他处理了手上的伤口后,蹭了一碗面条才走,厚脸皮的让多放了蟹黄。

……

意意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九点。

她瞄了一眼时间,困意还没完全散去,更不想起床,恁是赖了半个多小时,直到把自己给赖得完全清醒了,才不得不去洗漱。

到餐厅之前,她站在大厅的一人高花瓶后面,偷偷的往里看了一眼,恰恰看到胡伯端着早餐出来,往餐桌上放。

她嘟嘴,并不是很想和胡伯说话,打算悄悄的回房间去。

“太太,小葵说你醒了,我给你准备了豆浆油条,快过来吃吧,刚刚炸好的。”

胡伯脑子后面,有长眼睛么?

意意绞着手指,低头看一眼自己,脚上的人字拖特别打眼,走路的声也大,肯定是这个动静把胡伯给惊动了的。

她低着头,闷闷的坐到餐桌上,抬头瞄了一眼,胡伯刚把手臂上的袖套取下来,意意眼尖的看到他衣服上有油渍。

“您亲自炸的?”

本来想赌气不理人的,偏偏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

意意觉得囧死了,忙把筷子攥到手里,夹了一根就往嘴里放。

“慢点吃,豆浆也不是在外面买的,我一早起来泡的豆子,刚才知道你醒了,赶紧弄的新鲜的豆浆。”

胡伯站在她旁边,把豆浆往她面前推,碗里放着白色的瓷勺。

热气氤氲过来,意意忽然觉得眼眶湿热。

她抬起头,小脸儿鼓鼓的,满嘴都是油条,两只小爪子分别抓着一根,还在往嘴里送,咀嚼都比较困难了。

下一秒,眼前多了一只垃圾桶。

意意怔了怔,抬眸认真的看着胡伯,老人家面目慈祥,弯弯笑着的眼尾挤了几层皱纹。

她张嘴,把没咬烂的油条给吐了。

吸一吸鼻子,才知道自己哭了。

“要不要好好吃东西了?”胡伯笑着问,“还和伯伯生气呢?”

意意扁着小嘴儿,瓮声瓮气的说:“我才没有生气了,谁为昨晚的事生气了呀!”

娇萌软糯的小奶音,瞬间把人的心都给化了,胡伯笑意更甚,眉目五官间,哪里还有昨晚上那副疾言厉色的模样,他哄道:“是是是,我们的小太太没生气,谁敢给你气受,我都不饶他。”

“……”您肯定能饶过自己的。

意意鼓着一双泛红的眼睛,瞪着胡伯,瞪着瞪着,噗嗤笑出声来,一

小说文学

下子没忍住,眼泪鼻涕都喷出来了,她还牢牢的抓着手里的油条,眼睛到处找纸巾,最后还是胡伯亲自抽了纸巾给她擦干净。

她终于嘿嘿笑了:“胡伯伯,我没有怪你,要不是四爷让你来做坏人,你昨晚上才不会对我那么凶呢。”

她一副又是理解,又是愤慨的表情,用力咬了一口油条:“那个人啊,才是最坏的大坏蛋。”

胡伯一顿,笑容轻淡了些,无可奈何的道:“也不是,其实四爷对你……”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