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生活婚姻生活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小雪;我和公gong在厨房

2020-08-01 17:38:42 写回复

 

“是吗?既然如此,以后也拜托宋小姐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墨子铭轻飘飘地一句话,仿佛没有任何力道。

宋卿卿却被堵住了口,因为两次的巧合都不是自己安排的,偏偏都撞见了墨子铭。

这个认识让她心口郁结,看到墨子铭完美无俦的脸颊,新仇旧恨一起涌了上来。

她嘴角一弯,“好,你放心,以后我绝对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说完,她猛地挥出一拳,目标正是他高挺的鼻子。

她只想出口气,伤了对方那张漂亮的脸就跑。

可他低估了墨子铭的反应能力,在她的拳头离对方鼻梁还有三寸远的时候,墨子铭的眼神微微一闪,接着,一只大手将她的拳头紧紧包住。

宋卿卿脸色一变,知道偷袭不成,往回拉,“你放开我!”

话音才落,宋卿卿就被对方一扯,落入了他坚硬宽厚的怀中,一股特殊的古龙水味道蹿入鼻尖。

她吓了一跳,正要推开他站稳,对方一双大手却已经扣在她光滑的背脊上,“宋小姐,说大话之前先考虑清楚,不要才说完转眼就对我投怀送抱。”

宋卿卿本来满脸的怒意,但墨子铭贴在她背脊上的手灼热无比,好像一直烧到了她的心口。

她强制镇定,怒骂:“你个流氓,放开我!”

“流氓?”墨子铭冷冷一笑,大手突然贴着她光滑的背脊滑动起来,“宋卿卿,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背脊上传来的酥麻感,让她腿脚发软,突然听到墨子铭的话,她震惊地抬头,对上墨子铭冰冷的黑眸,“我想要的?”

“昨天私人飞机上你我才第一次见面,你就故意做出厌恶的模样来吸引我对你的注意,不得不说,你这手段有些新鲜,我的确注意到你了。”

宋卿卿直接忽略了他后面的话,冷冷一笑,“墨子铭,你凭什么说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墨子铭眯了眯眼:果然是有原因的?

宋卿卿也觉得自己说多了,立即收敛了神情,挣扎起来,“墨子铭,你放开我!”

就在这时,有什么奇怪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朵。宋卿卿转头去看,看到一男一女吻得昏天黑地,互相抚摸着朝着他们所在的位置走过来。

还没靠近,女子的衣服就被掀开。宋卿卿整个人就懵了,想要离开,却觉得这种场合出现,不止会影响他们的兴致,也会让自己很尴尬。

她挣不脱墨子铭的有力的手腕,只能红着脸低骂:“还站在这里做什么,等着被他们发现吗?”说着,宋卿卿推推攘攘,将眉头微皱的墨子铭推入了树丛间。

宋卿卿想着等一等,说不定那对男女就过去了。

谁知道两人吻着吻着就倒在了他们对面的长椅上。暧昧的声音传入耳朵,她整个脸颊到耳根全部被烧红起来。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可是四周的气温仿佛越来越高,让人有些如坐针毡的焦灼。宋卿卿伸手拉了拉墨子铭的手,示意他放开自己。

可是墨子铭的手臂如同铁铸,根本拉不动,反而越来越紧。

“墨子铭,我出不了气了,你放开我。”宋卿卿又气又羞。

墨子铭闻着近在咫尺的馨香,听着她低软的嗓音,喉头突然一紧,竟然对她有了冲动。        

墨子铭没有反应,宋卿卿被他抱得实在难受,特别是背上那只略显粗糙的大手,让她像被蚂蚁一口一口地咬。

“你快放开我,我出不了气……”她的话才说完,墨子铭的呼吸就喷在了她耳廓边缘。

“你再乱动,就别怪我控制不住了。”墨子铭说着,稍稍放松了对宋卿卿的禁锢,但手却依然停留在她娇嫩的背上。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女人的肌肤会如此有魔力,让他流连忘返,更奇怪的是,他竟然会对一个只见过两面,且还对他厌恶的女人产生兴趣。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对面长椅上的男女终于离开,宋卿卿伸出软绵绵的手推他,怒道:“墨子铭,赶快放开我,你还要抱到什么时候?”

墨子铭虽然不是什么绅士,但也绝对不是流氓,眼前情况再抱下去就会变得有些流氓。

于是,他终于松开了贴在她背上的手。

宋卿卿立即后退,瞪着墨子铭,“如你不想见到我一样,我也不想见到你,以后我们看到对方都离得远一些,免得两看两相厌。”

说完,宋卿卿根本不等墨子铭开口,踩着高跟跑离了花园。

墨子铭双手插在裤兜里,指尖仿佛还残留着她的温度和细腻,双眼微微眯着,一直目送宋卿卿进入大厅。

宋卿卿脑子里一只闪烁着一些画面,她摇头,让自己摆脱出来,可心口还在胡乱跳动。

宴会的音乐也没法抚平她此时的烦躁的情绪。

正想要端起酒杯喝行一颗,身后的高跟鞋声音停了下来。

下意识地回头,盛妍优雅地站在她身后,冲她微笑,“卿卿,你难得回来,我敬你一杯。”

那条红裙穿在她身上,衬得肌肤白皙耀眼,让她像个骄傲的公主。

宋卿卿抬眸,嘴角含着一丝讥诮,“盛妍,我下午才警告过你,你是真想试试我有多恶毒吗?”

盛妍脸上依旧挂着优雅得体的笑容,只是眼神有些阴沉,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宋卿卿,你明知道他和我有婚约,刚刚你为什么又要去花园找他?你和他说了什么?”

宋卿卿明白了,原来自己在花园偶遇慕逸风的事情,对方知道了。

她笑了起来,“你猜我和他说了什么呢?盛妍,你的自信就这么弱吗?”

“你!”盛妍脸上优雅的笑容几乎维持不住,但很快,她又笑得更加耀眼,“宋卿卿,其实你的心情我能够体会,我和慕逸风快要结婚了,你不甘心,想要破坏我们。”

“你的臆想真丰富。”

小说文学

宋卿卿讥诮地道。

“逸风当年有多维护你,现在就有多维护我,你信吗?所以无论你做什么都破坏不了我们的关系还有婚姻。”

宋卿卿突然觉得盛妍有些可悲,这样的不信任,他们的婚姻走得远吗?

说到底,她和慕逸风走到现在并不是因为盛妍,既然他们的婚姻是不可能改变的,为了慕逸风,她松了口。

“盛妍,我只说一次,不管你信不信,我祝你和慕逸风幸福,我也没想过破坏你们的婚约。”

“那你为什么要回来!”盛妍声音陡然提高了一些,但也只有两人能听到她的尖锐。

“盛大小姐,腿长在我宋卿卿的身上,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难道G城是你家的,还能禁制我回来?”

她已经让了步,但有时候女人的嫉妒心就是那么不可理喻。

盛妍深吸了口气,“宋卿卿,你的嘴还是这么厉害,当年你就算什么都不做,逸风偏袒你,什么都是我的错。”

她轻轻地说着,手中的酒杯缓缓摇晃,深红色的液体挂在玻璃壁上缓缓滑下来。

“现在你好好体会一下,被爱的人厌恶是什么滋味。”
 

盛妍的话让宋卿卿有种强烈的不安,她警惕地盯着对方。

“卿卿,才说了敬你一杯,你不喝吗?”盛妍揣着只有两人才能看到的恶毒深意,举起酒杯靠

小说文学

近她。

宋卿卿不知道她打的什么注意,心中防备,抬手拒绝她的接近。

哪知道,手才刚触碰到盛妍的手腕,还没有用力,酒杯就突然往盛妍的方向一倾,酒水泼了她一身。

甚至在酒杯跌落到瞬间,宋卿卿还注意到盛妍狠狠地用酒杯划过自己白皙的手臂。

“啪嗒”

酒杯碎裂,附近的人都转头来看,看到两位大美人,都饶有兴致地盯着他们。

宋卿卿的眼神冰冷,盯着盛妍,“这就是你的把戏?”

盛妍却没有理会她的诘问,开始幽怨地指责她,“卿卿,我知道你怨我、恨我,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宋卿卿已经注意到某人朝着这个方向走来

“既然你知道我恨你,怨你,就不要三番四次凑到我面前找虐。”宋卿卿的不辩解,不慌乱,倒叫盛妍乱了一下节拍,说了个“你”字,半天才接下去,“我只是想我们曾经是同学,不想关系弄得这么尴尬。”

宋卿卿嘴角轻蔑地一勾,“我们之间就是这么尴尬,永远不可能缓和,我也不屑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

“怎么回事?”慕逸风来到盛妍身边,皱眉扫了宋卿卿一眼。

盛妍转头扑入他怀中,“没什么。”

慕逸风一眼就看到盛妍手臂上绯红的一片,抬起头来,目光厌恶地落到宋卿卿身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自从感觉到慕逸风朝这边靠近,宋卿卿就绷直了背脊。

她也很想知道慕逸风会不会像当年一样,不管盛妍做什么,他都微笑:我的卿卿不是这样的人。

可是现在,他的眼神、他的语气都在告诉她,这已经不是曾经,盛妍才是慕逸风的未婚妻,才是他要保护的对象。

她突然觉得这一幕有些可笑,盛妍这一招真高。

她轻轻笑了一笑,“我做了什么?”

慕逸风没想到她还会反问,眉头轻轻一拧,对她的印象更差,“你不想喝,可以拒绝,你这样做,只会让所有人瞧不上你。”

“这不正是她的目的吗?”宋卿卿冷笑出声,“你们所有人都有了主观判断,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都没人相信。”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心中也的确是那么想的,只是这种时候,她的反应似乎太淡定了一点。

“那是因为你太跋扈,蛮横,所以才没人相信。”短短几面,慕逸风对她的印象已经定型,心中觉得盛妍说得不错,宋卿卿这性格,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才在国内混不下去。

“跋扈?蛮横?”宋卿卿笑出了声,当年不知道是谁,点着她的鼻子说:我就喜欢你这蛮横的样子,不讲理也这么可爱。

宋卿卿突然收了声,转头看向慕逸风怀中的盛妍,“盛妍,我只问你一句,你身上的酒水是怎么回事?”

盛妍不好再躲在慕逸风的怀中,缓缓站直了身体,面对宋卿卿,“卿卿,没关系的,不要紧,我去换了就是。”

说着,盛妍提着湿淋淋的裙子,转身就要离开。

“站住!”宋卿卿出声制止。

这时,附近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宋卿卿和盛妍两人,私下议论纷纷,有些知道些内情的便告诉了其他人。于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三角恋关系。

盛妍转头盯着宋卿卿,看着她冰冷的黑眸,莫名有些发慌。

宋卿卿几步走到了盛妍面前,“盛妍,我再问你一次,你的裙子是怎么弄成这样的?”

盛妍蹙着眉头,“卿卿,我真不怪你。”

宋卿卿冷冷一笑,“你不说是因为酒水是你自己洒上去的,而你想让所有人就这么误会。”

“你,胡说!”盛妍瞪大了眼睛,脸颊微红,仿佛是生气,仿佛是隐忍。

慕逸风也瞪着宋卿卿,“你够了!”

宋卿卿心口一抽,转眸看向慕逸风,“什么是够了?你信她,所以她说的什么都是对的,难道我还不能为自己辩解?”

慕逸风性格和墨子铭截然不同,他不喜宋卿卿,只是冷漠以对,不会真的对她动手。

此时气到极点也只是说了三个字“你够了”,然后就欲搂着盛妍转身去换衣服。

“盛妍,其实你真的不了解我宋卿卿,我宋卿卿要是做什么事情,都是光明正大的,不会像你一样鬼鬼祟祟。”

宋卿卿的声音含着几分嘲笑,从身后传来。

盛妍也觉得宋卿卿太过淡定,自己的计划完全没收到意想之中的效果。

她转过身来,想要扇一把火,哪知道这时,一杯酒水迎头泼来,泼花了她的妆容,狼狈万分。

宋卿卿将空酒杯放到旁边被人端着的托盘上,对着被泼懵了的盛妍道:“既然你说我泼了你一杯酒,那我也不能枉背了这个罪名。”

说到这里,宋卿卿转眸看了一眼已经快要爆发的慕逸风,眼神迅速暗淡下去,转身离开。

而宋卿卿一离开,附近就炸开了锅。

“哇,刚刚那美女是谁?好有性格!”

“听说是宋家的大女儿,才回国,估计没有男朋友,赶紧去追。”

盛妍一口银牙紧咬,这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的局面,本以为经此一事,宋卿卿就算回来也难以融入这个圈子,更不可能获得逸风的好感。

可现在,一切都脱离了掌控,让她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

其他人怎么想,她已经没办法去扭转,只有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转头看向慕逸风,“逸风,我们走吧。”

她没有过多辩解,因为她知道这种情况下解释太多反而会让慕逸风生出疑虑,毕竟他那么聪明。

慕逸风常年平和的心被宋卿卿点燃了一把火,半天才冷静下来,扶着盛妍离开,“以后少和她接触,你善良温柔,遇上她根本不是对手。”

盛妍感受着他温柔擦拭自己的脸颊,心中微微一松,然后温柔道:“好,听你的,她既然不想和我缓和关系,那我也不强求了。”

很快,两人来到二楼,盛妍扯了扯自己湿淋淋的衣服,状似叹了口气,“也许我不穿这件裙子,恐怕她也不会生气。”

说完,盛妍就进了休息室换衣服。

盛妍一句话,就让慕逸风想起她之前说过宋卿卿专喜欢和人争抢东西,不管是男朋友还是她看上的东西。

慕逸风揉了揉眉心,心中已经将宋卿卿拉入了黑名单,并决定,以后有宋卿卿在的地方,他转身就走。不能再让妍儿被她这么欺负。
 

宋卿卿来到二楼阳台,看着外面的夜色,风一阵阵吹来,让她感到有些冷,这股冷意也一直蹿到了心口。

墨子铭远远看着她,这个浑身都是刺的女人原来也有这样软弱的一面。

刚刚在大厅中,他从头到尾观看了她泼人的过程,出乎意料地,他不觉得反感,反而觉得这个女人真是有些不同的。

就像一只刺猬,不知道是否有人征服得了?

就在这时,宋卿卿低头摸出了电话,略显憔悴的脸在看到电话上的名字时,仿佛被注入了阳光。

墨子铭靠近她的脚步停了下来,远远地盯着她。

她时而绽放的笑容,让他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是谁让她的心情在短时间内从冬天过度到了春天?

宋卿卿接完电话,心情已经彻底治愈。她吸了口气,看着前方星空:慕逸风,你放心,我真的将你放下了。

宴会只进行到一半,宋卿卿就被宋馨儿找到,“姐,爸爸让我们回家了。”

两姐妹下楼出了大厅,宋家的专车正在外面等候。

宋卿卿在宋馨儿之后坐了进去,然后看到了父亲黑沉的脸色。

知道父亲在气什么,宋卿卿想要解释,这时候何雅茹开口了,“卿卿,你赶紧和你父亲道个歉,现在宋氏企业岌岌可危,你又和盛大小姐闹成这样。”

宋卿卿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但听了何雅茹的话,还是觉得有些对不起父亲,解释了一句,“爸爸,我被盛妍冤枉,就算我不泼她,大家也会这么认为,你知道的,她不可能和我交好。”

宋奇山的确有些生气,可听了她的话,也知道这是事实。

他本来的用意是想到大女儿

小说文学

年纪不小,趁此机会结识一些青年才俊,可没想到会闹成这样。

“为什么不能交好?”何雅茹叹气地道:“卿卿,盛大小姐温柔善良,只要你好好和她说说,她不会计较那么多的。”

“如果她不计较,她就不会在我刚回来,几次三番地出现我面前挑衅。”宋卿卿没有避退,直视何雅茹的眼睛。

何雅茹没想到宋卿卿会这样和自己过嘴,看了宋奇山一眼,才又说,“卿卿,难道你不能忍忍吗?为了你爸爸,忍一下吧。”

贤妻良母的角色,何雅茹一直扮演得很好,轻易不会破功。

宋卿卿没再看何雅茹,而是看向自己的父亲,“爸爸,这些年公司经营出了问题吗?”

宋奇山点了点头,“爸爸老了,比不了年轻的时候,所以才想趁现在宋氏还稳着,给你们姐妹找个靠山。”

“我能靠我自己,爸爸你别担心,公司的事情多了,也要注意身体。”宋卿卿轻轻说着,注意到父亲比起五年前,苍老了许多,头发也都花白了。

宋奇山也知道女儿孝顺,点了点头,“嗯,爸爸知道。这次回来就不回去了吧。”

宋卿卿摇摇头,“这次回来是因为一些工作,我还要回去的。”

宋奇山看着她,“离开这么多年,事情都淡了,将工作处理一下,回来吧。”

宋卿卿不好再说什么,只说再看,尽量早点处理完国外的事情就回来。  

昨天严重缺乏睡眠,上午十点,宋卿卿都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咚咚咚”

房门被敲响,声音穿耳而过,宋卿卿烦躁地坐了起来。

“卿卿,快起来吃早饭了。”门外传来何雅茹的声音。

宋卿卿紧皱着眉头,缓缓睁开了眼睛。以前何雅茹在父亲面前虽然扮演得极好,但基本上父亲上班去了,她是不会理会自己的,还叫自己起床吃饭?

可今天明明是周三,摇了摇头,抓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等一下。”

匆匆洗漱完,何雅茹已经没在门口,她穿着拖鞋,打着呵欠下了楼。

时差和缺乏睡眠,哪怕她睡了一夜,依旧有些不清醒。

正在下楼梯,楼下传来一道声音,“表妹,你起来了?”

听到这声音,纠缠着宋卿卿的瞌睡虫瞬间就跑光了,也明白过来,何雅茹为什么这么积极地喊她起床吃饭了。

她扯了扯嘴角,“表哥,你来了啊?”

张洋看着宋卿卿那张精致美丽的脸,笑眯眯地,“嗯,昨天在宴会上没见着你,今天就过来看看你。”

何雅茹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宋卿卿说:“你看你表哥多热心,早上七点多就过来了,一直在等你起床。几次我要叫你起来,你表哥都把我拦住,说让你多睡一会儿。”

何雅茹说话的时候,张洋那眼神不断地在她身上来回扫视。

宋卿卿被他看得浑身发毛,不想再和二人多说,就应付道:“那表哥慢坐,我吃饭去了。”

何雅茹连忙给张洋递眼色,张洋会意,脚有些微跛地跟在宋卿卿身后走了过去。

“卿卿,一会儿吃了饭,表哥陪你去逛逛吧,你几年没回来,G城这些年变化很大。”张洋一面说,一面贪婪地看着宋卿卿凹凸有致的身材。

他没想到五年没见,宋卿卿褪去了青涩,竟然比当年还要美,身材还要好,比他玩过的那些十七八线的明星小野模高了不止一两个档次。

看着宋卿卿白皙的肌肤,他就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不用了,表哥,下午我和朋友约好了。”宋卿卿不咸不淡地答了句,也不转头看他一眼,专心低头喝起粥来。

张洋虽然脾气不好,但看在宋卿卿这张脸上,他一点也不生气,挨着她坐下,“不要紧的,表哥这几天时间多,今天不行,就明天嘛,表哥知道好玩的地方可多了。”

感觉到张洋贴近过来,宋卿卿厌恶地皱了皱眉,“表哥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几天我都有事情,等空了再找表哥吧。”

张洋张嘴,还想说什么,这时候,何雅茹也在一边坐了下来,“卿卿,刚好过几天你奶奶过生日,就让你表哥带着你和馨儿,一起去给奶奶选件礼物。”

何雅茹很聪明,知道宋卿卿看不上自己的侄儿,要她轻易点头答应单独出去恐怕不行,于是就找了借口让馨儿也同去,这样才好让张洋接近宋卿卿。

宋卿卿抬头看了何雅茹一眼,才继续说道:“选礼物我自己

会去选的,不耽搁表哥的时间。”

宋卿卿懒得看二人,匆匆吃了饭就出了门,张洋追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开车离开。

“小贱人!等你睡在爷身下的时候,看爷怎么收拾你。”张洋气得牙痒痒。

何雅茹忙提醒他:“给我注意点,宋卿卿怎么说也是宋家的大小姐,就算今时不同往日,也是你高攀,别给我胡说八道。”

张洋也怕真得罪了这个宠爱自己的小姨,忙笑着说,“我这不是被她给气昏了,以后不会胡说了。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