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技巧约会技巧

换爱之夜,高冷教授h

2020-11-21 12:26:35 写回复
来到海边的部队驻地,已经是傍晚时分。

  篝火燃起,烤着海鲜肥羊。

  赵石喆早已经先到一步,吩咐士兵将苏夕晓居住的帐篷搭起,而且还召军中的几位大夫,告诉他们接下来的学习计划。

  随军大夫不似城内医官。

  他们面对的不是养生之类的小病,而是战

钟嘉萱

场上的生生死死。

  得知苏夕晓就是在渔村一人独救一百三十多位百姓的女医官,顿时热血沸腾,全军兴奋。

  他们渴求的,就是救治的速度。

  能快一分一秒,等于能多救几个士兵的命。

  当初听说有这样一位奇人女子,驻军的主将早就三催四请,希望沈南琛把她带过来,给随军大夫们传

丝袜故事

授传授经验。

  如今终于等来这一天,自当全军欢迎,特别听说苏夕晓是个吃货,马上派船下海,杀羊宰鸡。

  所以还没等马车到达目的地,苏夕晓就闻到了香喷喷的烧烤味道。

 

高虎吸毒

 撩开车窗的帘子,篝火映照,染红了天。

  海浪在远处翻腾吟唱,红黑相连的天色间,偶有几道海鸥划出优美弧线。

  腥甜的海的味道,让苏夕晓禁不住闭目呼吸。

  心中的点点阴郁,也顿时烟消云散,不见了踪影。

  马车停下,主将谢飞已经率领众部将和随军大夫们迎了过来。

  沈南琛先下了车,抬手一搭,苏夕晓才慢慢地下了车,这一微小的动作,让海风的气息都充满着暧昧的味道。

  谢飞一怔,顿时畅快的哈哈大笑,“盼星星盼月亮,沈大人是终于舍得带苏医官来我们这里传授经验了,不管教授多少,我谢飞都先向苏医官道一声谢!”

  目光暧昧的在沈南琛和苏夕晓间徘徊了下,谢飞禁不住调侃,“只是没想到单日救治一百多伤患的医官,居然是位如此俊俏美艳的姑娘,难怪沈南琛迟迟不肯让我们见啊。”

  谢飞与沈南琛是熟人。

  即便没人听出他话中隐藏之意,就那一双快被挤飞的小眼睛,众人也瞬间秒懂了。

  显然,沈大人和这位苏医官关系匪浅啊……

  苏夕晓的脑瓜单弦自当没听出来,“感谢的话不用说,只要过些日子,将军不撵我走就行。”

  谢飞一怔,“这么烈?”眼神看向沈南琛:弟弟你受

文学

得了?

  沈南琛瞪他一眼,“别理他,我们先去吃饭。”

  “嗯,我好饿。”

  苏夕晓睡了一路,路上准备的点心也一口未动。

  二人一前一后奔向篝火旁,赵石喆早已让炊事兵给他们烤好了羊腿和海鲜。

  贝壳类是苏夕晓最喜欢的。

  她走过去也不客气,坐下挽

起袖子便大吃特吃。

  原本赵石喆很有信心的一盆贝壳,突然感觉有点不够,他立即又让炊事兵过来询问,她还想吃点什么。

  苏夕晓也不客气,指着生蚝、蚬子、蛏子道:“这样的贝壳类再烤两盆。”

  炊事兵一怔,“两盆?”

  “去吧,也许稍后还会再来两盆,不用怕她吃出事,她自己就是大夫。”

  赵石喆把人打发走,谢飞也把沈南琛叫走私聊,其他随军大夫们眼见时机不差,立即凑到苏夕晓的身边做自我介绍。

  十几个人,老少皆有。

  苏夕晓简单的认识了下,便一边吃着,一边让人把后续培训的日程安排拿来。

  “怎么每天的科目这么少?”一天才教三种急救方式,她要猴年马月才能教得完?

  一名随军大夫道:“是将军大人说

瑟图

,不要安排的太满,怕苏医官您累到。”

  “对,对对,我们无所谓,这海边天凉,怕您身体不习惯。”

  苏夕晓顿时改了日程表:“每天上午十种救治方式,下午做排演,晚上进行缝针和包扎练习,明天一早就开始。”

  众

文学

位大夫顿时惊了。

  从早到晚,而且每天都有新的知识掌握?这强度也太可怕了吧?他们岂能跟得上?

  不过转念一想,她一人能独救一百三十多人,恐怕也就是这么练出来的。有这么一位标杆摆在这儿,谁还敢说个“不”字?

  苏夕晓笑眯眯地咬了一口烤鱼道:“都去休息吧,后续的学习强度会很大,所以我刚刚说,你们不把撵我走就行。”

  ……

  谢飞和沈南琛在远处碰了一杯酒。

  看着远处苏夕晓和诸位大夫们聊的热火朝天,谢飞啧啧道:“你昨天刚走,突然又回来,你小子还有什么屁没放,说!”

  他才不信沈南琛仅仅是为了让苏夕晓教救伤。

  沈南琛抿了一口酒,幽深的眼眸中,仿若只有远处吃得兴致勃勃的她,“因为她喜欢吃海鲜。”

  “噗!”

  谢飞一口酒差点呛死。

  看看天上的月亮,也没变成五角星啊,怎么沈南琛就成情种了?

  “兄弟,我怎么感觉,你有点一厢情愿?”

  沈南琛有些不满,还有些委屈,“管她愿不愿,反正她只能是我的人……”

  吃饱喝足,苏夕晓便洗洗

麻生美由树

睡下。

  翌日天色刚亮,她便听到营帐外士兵训练的口号高亢嘹亮。

  从营帐中浑浑噩噩出来,海面刚刚露出太阳的小半张脸,浩瀚的大海被映得橙红温暖,即便海风有些凉,她也不愿错过观望日出的刹那,甚至不愿多眨一下眼。

  远处一阵热烈呼喝,苏夕晓望去,正看到骑在马上、蒙住双眼、手中持箭的沈南琛。

  箭靶在海面的小船之上。

  咚咚的鼓锣噪声,分散他极为敏锐的耳力。

  骑下的骏马突然狂奔,直冲海边,渔船的浆在水中迅速摆动,畅游海中。

  沈南琛耳朵一动。

  飕飕飕三箭,划破犀利的海风,直奔船上游走的靶子而去!

  “笃笃笃”,三箭全中。

  安静压抑三秒之后,便是山呼海啸的惊叹叫绝,呼喊的热浪压过海浪的赞美,沈南琛虽不是武将,却成为军中士兵们心中的神。

  “奶奶的,你小子就应该来军中任职,跑去做什么娘们唧唧

seku

的文官,瞎了这一身本事了。”

  这句话,谢飞不知说了多少回,每一次说起,也都极其惋惜。

  沈南琛目光已看到远处的她,冷冷的声音,目光却暖,“我是要娶妻生子的,不想整日和你们一群老光棍混在一起。”

  “嘿……”谢飞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苏夕晓就在远方……

  :。: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