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技巧约会技巧

又黄又粗暴的纯肉NP文 它涨得难受宝贝帮帮我长1v1双处h

2020-07-30 15:11:40 写回复

  “阿琛你猜,你20岁的生日,我给你准备了什么礼物?“安若曦双手缠抱着他的腰身,涂了淡草莓色唇膏的软唇边说着边嘟起,向他邀功。

周琛低头看着朝自己撒娇的小女孩,无奈的将身体向后靠靠,怕那炙热吓到她。

“你怎么不说话,猜呀!?”

“你送什么我都喜欢,笨蛋。”他忍不住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宠溺道。

随即安若曦将头埋在他的脖颈间,红着脸,有一下没一下地喷着热气,手指头在周琛的背上画着圈圈,“那我将我自己送给你怎么样。”

说完,她便大胆又小心的将周琛的手拉进了自己的内衣里……

旖旎一夜,还拍了照片。

事后安若曦除了一直记得那晚上的疼,还记得周琛一直在耳边说的话,“若曦,你20岁的生日,一定会是个惊喜……”

安若曦一直记挂着他说的话,等呀等,却等到了一张报纸。

报纸用巨大的版面展示了那种张只有眼睛被马赛克掉的香艳照片,可以说和没有马赛克一样,熟悉的人估计都能认

小说文学

出来女主角。

安若曦红着眼圈,用手指使劲划着报纸上女生照片锁骨上的吻痕,同学嘲讽的话语还在耳边,“安若曦你真是丢了我们班和学校的脸!”

她拼了命的划,怎么怎么也划不掉吻痕,就像怎么也划不掉周琛给她的屈辱。

种种美好回忆浮在心头,她想不通为何要这样对待她!

这就是他回送给她的20岁生日礼物吗?

她不敢想。

而且刚刚,学校校长将她叫去办公室,通知她被学校开除了,还企图对她不轨。

安若曦拼死挣扎,才逃了出来。

砰!

大雨中,她狠狠地摔了一跤,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尾椎骨锥心地疼。

委屈的泪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流进她上下阖动哽咽的嘴里,极度苦涩。

她想不明白,为何男友会这样对待她。

更不敢想象,她该如何面对自己的父母。

手机在雨中亮起,她用手指用了划了划屏幕。

是很严肃的声音,“安小姐吗?您的父母出了车祸,您赶紧来市医院吧。”

“什么?”

“请您快来。”那边的人没有耐心解答她,只是又一次重复了自己的需求。

“好,我马上来!”

正准备从地上爬起来,一双黑色皮鞋映入眼帘。

“安若曦。”没有一丝感情的口气,只是在喊一个陌生的人。

安若曦抬头,眼里撞进了一个英俊冷酷的脸庞,如墨的剑眉,黑湛迷人的凤眼,无一不令她的心跳加速。

周琛,她失踪了一个月的男朋友。

突然出现,却仿佛换了一个人。

安若曦一下从地上爬起来,浑身狼狈的站在他面前,锁定他的眼,厉声质问,“为什么这么对我?&rdq

uo;

“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男人的语调依旧冰冷,没有

小说文学

一丝温度。

什么叫做她应得的?!

她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

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羞辱自己。

而且羞辱之后,居然还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她面前。

难道他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周琛,我到底哪一点对不起你,你要这样对我。”安若曦的眼中带着泪,却倔强的不肯落下,只是声嘶力竭的吼道,“这么做,难道你不会觉得良心不安吗?”

一根手指戳在她心房的位置,男人的语调越发阴冷狠厉,“对待连心都没有的人,只能比他们更狠心。”

“你什么意思?”
安若曦愣住,不知道他为何会有这么多恨意。

然而男人很快便收好自己的情绪,让人窥不清他的内心。拿出放在左胸口口袋里的纸巾,擦了擦刚刚戳她的手指。

像是怕被染上什么病房一般,嫌弃至极。

“做我的情人,我可以帮你解决你的所有问题。”高高在上,眼神高傲,像是在施舍。

安若曦吉安他的模样,只觉得自己遭受到了万分的屈辱。

“做梦!”

安若曦气的颤抖,用力吼出这句话,转身就走。

男人也不气,不急不慢,胸有成竹,“你妈在医院,需要五十万。”

五十万。

一万她都拿不出来。

助理华强在这个时候补充道,“安小姐,这还只是保守数字,不包括您母亲的后续治疗。我们少爷也是好心,您还是好好考虑。”

“我去找别人借,去求别人,但是偏不求你!”

女孩回过头来,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充斥着恨意,羸弱单薄的身子在暴风骤雨中仿佛随时能被折断,却偏又有种倔强的姿态。

一转身,她头都不会,决绝得很。

助理脸色很尴尬,没想到安小姐性子这么烈,一点不给少爷面子。他刚迈出半只脚要去拦安若曦,就被周琛阻止了,“不必。”

眯着眼看越走越远的纤瘦背影,“等她来求我。”

恋爱两年,安家的情况他早就摸清楚了。

安父当年为了娶安母,早就和安家主户断了关系,自立门户。

不幸的是前几年开始安家就走下坡路,没什么钱了。

而安若曦的朋友们,也拿不出五十万。

就算有,他说不,谁敢借?

铃声响起,助理看是老爷子的电话,催周琛回家。

***

医院里,护士看着被淋的狗血淋头的安若曦,忍不住流出了鄙夷的眼神。

害,原来这就是那个被有钱人金屋藏娇的女学生阿。

看着长的挺清纯,没想到做那种事。

“安小姐,您赶紧签字。”她手臂伸的远远地将手术同意书和笔递了过去,生怕离安若曦太近,沾染上晦气。

“请问我妈妈现在什么情况?”

“别废话了,快去交钱把。”护士不愿意搭理她,很是敷衍。

安若曦签字的手势一顿,“那个...可以缓几天再交吗?”

“怎么,舍不得钱,要考虑几天?”护士的白眼都要飞到天上去,明里外里都是嘲讽。

安若曦的脸色变得惨白,死死咬住嘴唇,直视着她。

护士被她看的心里发虚,也有点怕被投诉,但是还是很大声的说,“怎么,我就是替你妈害臊,不行吗?
她的声音很尖锐,引得旁边走过的病人都纷纷注视了过来。

本来是觉得护士在欺负小姑娘,但是等他们认出了那张报纸上的脸以后。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用有色眼镜在

小说文学

看着她。

“现在的小姑娘一点都不自爱,真是的。”

“她妈妈真可怜,养了这么一个闺女。”

“好像她舍不得给她妈交手术费呢。。”

“真是个没良心的。”

这些话像利刃一样扎进她的心里,扎出无数的血口。心寒。

再也忍不下去了,她歇斯底里地冲着所有人辩论,“你们只看到了报纸上的东西,有想过那是不是真的吗?不了解我就在这边瞎说,那你们有良心吗?”

“要是没做缺德事,怎么会上报纸呢?小小年纪,说谎话都不脸红。”一个胖女人立马反击她,面带凶相。

胖女人一时间带动了本已经有点被怼傻的群众,大家又再次议论纷纷。

安若曦被气的血直往脑门上涌,最后竟然晕倒了。

众人作鸟兽状散去,路过的护士嫌弃她晦气也没人扶起她,最后还是一个看不下去的保洁阿姨喊人将她抬走。

***

“还好意思来借钱?滚!”

安若曦额前的碎发被大力关上的门带起的风吹的凌乱,人也因为震响而皱了皱眉头。

她忽然明白了周琛为什么会那么淡定,除了求他,好像真的没有任何办法。

他知道她的所有情况,所有软肋。

安若曦扶了扶吹乱掉的头发,捏紧了拳头,暗暗给自己打气。

加油,安若曦,别放弃。

去求他,她做不到,是骨气是自尊。

思索了半天安若曦找到了阮天,阮天和她的关系不错,从初中一直同班到了大学。而且阮天以前还追过她,他们的情谊比其他普通朋友要更深些,阮家在澜城也还算可以,几十万应该拿的出来。

可没曾想安若曦刚在他经常去的咖啡店找到他,阮天就摆摆手摇头,“我知道你是来找我借钱的,但是这个钱我真的不能借你,得罪不起你男朋友。”

“你说什么?”

“小祖宗,你这是怎么得罪周琛了。他直接通知我爸,说阮家不能借钱给你,

不然后果自负。而且据说他和澜城稍微有点脸面的人都打过招呼,他们自己包括旗下的员工也不能借钱给你。”阮天心疼又无奈道。

什么?他的手居然伸的这么长……他这是将

她往绝路上逼!

安若曦真的想不通,她为什么这么遭他恨。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