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技巧约会技巧

女人性饥渴情欲小说 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被同桌摸到流水的小黄文

2020-07-30 15:11:48 写回复

  “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阮诗诗躺在床上,将结婚证举在头顶,喃喃自语。

此时,阮诗诗脑海里一片混乱,接着她忽然想到喻以默在车上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喻以默说,可以什么都给她,唯独,感情没有。

其实细想起来,她不也是如此吗?

早在两年前,在那场羞辱的背叛中,她便对男女之间的感情丧失了希望。

甚至阮诗诗觉得这辈子她不会再爱上别人了。

不然,她也不会去相亲。

两个人之所以相亲,都是将自己的需求摆上桌面,并且没有任何感情。

婚姻,不过是给外人看,证明自己也是活得‘正常’。

想到这,阮诗诗有些如释重负。

她能和喻以默领证,虽然是意外中的意外,但这婚姻的本质却也是按照她之前计划那般,不谈爱情,只是搭伙过日子。

她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阮诗诗自我安慰了会儿后,便扯过被子蒙头大睡起来。

直到她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五点多了,夕阳挂在天边,余光落在阮诗诗的床头。

阮诗诗揉了揉眼,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小喻,对吧,来来,喝水,还有吃个苹果,这些都是我今天早上去菜市场买的,可新鲜了。”

正当阮诗诗还在晕乎乎的考虑还要不要再睡一觉的时候,门外老妈热情四溢的声音,让阮诗诗打了个寒颤。

小喻?喝水?吃苹果?

这是家里来客人了吗?

阮诗诗挠了挠头,慢了半拍后,才猛地想起,喻以默说过会来家里的。

难道这个小喻就是喻总!

阮诗诗好似火箭一般冲了出去,刚出房门口,就撞上了端着水果盘前来敲门的刘女士。

刘女士白了眼自己这个风风火火的女儿,然后转脸就挂上了慈母般的笑容,声音不大不小的说道,“诗诗,你出来的正好,小喻来了,你快过来陪他说说话。”

听见老母亲这么说,阮诗诗心里咯噔了下,下意识的看了墙上的壁钟,时针刚好指到了六点。

他真的来了!而且还真准时。

阮诗诗尴尬的笑了笑,有想躲回房间的冲动,可刘女士眼明手快,一把抓住阮诗诗的手臂,将阮诗诗扭送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上喻以默的面前。

“你们聊,我去煮饭了。”刘女士笑着说完后,立马闪退。

客厅里的空气瞬间凝固。

阮诗诗杵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做,就连眼神她也不知道该放在哪儿,时而看看脚尖,时而瞟向了喻以默。

喻以默此时穿了一套灰白色的运动衫,整个人看上去沉稳又不失阳光,比他白天的西装领带看上去更亲切了许多。

他这是回去,特意换了衣服吗?

阮诗诗的思绪又开了小差。

“诗诗。”

喻以默开了口,打破了安静的氛围。

阮诗诗下意识的抬起头,脱口而出应道,“喻总。”

说完,阮诗诗有些意识到不对,她之前还没告诉喻以默,她是喻氏集团的员工。

现在又爆出身份,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有心机?怀疑她,今天自导自演的这场相亲。

片刻之间,阮诗诗脑海里补出了无数画面。

谁知,喻以默并没在意她说什么,继续对她说道,“手伸出来。”

阮诗诗听话的伸出了右手。

“左手。”喻以默说。

阮诗诗收回右手,乖巧的伸出左手。

这时,喻以默拿出了一枚铂金戒指,套在了阮诗诗的左手无名指上。

他动作轻柔,优雅,一气呵成。

阮诗诗却惊呆了,心直突突的跳着不停,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说不出话来。

当她看向喻以默时,她发现,喻以默左手无名指上,有着一枚一样的戒指。

不过,他手指修长,光洁,显得戒指格外的好看。

“尺寸刚好。”喻以默对自己的眼光,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阮诗诗内心再次激荡不已。

“我说过,我会给你一切。”喻以默抬眼看着阮诗诗,“以后你就叫我以默,而我就叫你诗诗。”

喻以默的声音很轻,但字字却透着不容置疑的态度。

“我……”阮诗诗努力平复着内心的激动,“是不是太快了?我和您才见了一面,对我,您似乎都不了解吧?”

阮诗诗憋红了脸,终于将想说的话说出了口。

其实与喻以默结婚,她倒是没有什么好顾虑的,毕竟她又不会损失什么。

可对喻以默来说,那就损失大了!

喻夫人这个含金量绝对比装有十大卡车的钻石还要值钱,她简直是赚大发了!

“你说的了解是什么?”喻以默微微挑了下眉。

被问及,阮诗诗抿了下嘴,举例的说了几样,“比如我叫什么,在哪儿工作,什么大学毕业的……”

“你叫阮诗诗,今年24岁,毕业于江大行政管理系,如今在喻氏集团工作,在校期间交往了一个金融系的男友,毕业时分手……”

“好了,好了。”听到这里,阮诗诗连忙出声打断了喻以默的话。

被说及过往的情感经历,阮诗诗有些不好意思,脸蛋瞬间红了起来。

但喻以默却是一脸平静,倒是认真的在回答阮诗诗的问题。

阮诗诗咽了咽口水,看来喻以默真的是了解她。

不过既然说道这里了,他会不会对她之前的情感经历感兴趣呢?会不会误解呢?

思来想去,阮诗诗最终决定要跟喻以默解释下,只听她吞吐,小声的说道,“我大学交的男朋友,我们之间很纯情的。”

“只拉了两次手。”说道这,阮诗诗的脸红到了耳根。

喻以默本就没有在意这个事情,但看到阮诗诗郑重其事来说这个事情,不禁觉得眼前这个小姑娘,有着几分可爱,连带着他眉头上的冷意也少了几分。
这时,门从外打开了,是阮教授回来了。

阮教授换了鞋,先进的厨房,并没有注意到客厅里事情。

阮诗诗却浑身一震,说了这么久,她忘记给喻以默说了。

“喻总,我……”阮诗诗往喻以默身前凑近了些,小声道。

对视上喻以默清冷的眸光,阮诗诗顿时意识自己叫错了,可眼下让她叫自己老板的名字,她是叫不出来的。

于是,阮诗诗只好假装没看明白,继续说道,“我还没告诉我爸妈,我们两个人领证的事情。”

听了这话,喻以默情绪毫无波澜,只是轻微的点了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还有……”阮诗诗继续说道,可阮教授却出现在她的身后,打断了她的话。

“诗诗啊!家里来客人了?”

这浑厚的声音吓的她一哆嗦,小魂差点吓跑了。

阮诗诗转过身,刚要埋怨老爸,但一想到喻以默在场,她只好假笑的对阮教授说道,“爸,您回来啦!工作辛苦了。”

然后谄媚的走到阮教授身边,拿

小说文学

下阮教授手里的公文包。

正当阮诗诗要向老爸介绍喻以默时,阮教授越过了阮诗诗,径直朝喻以默走了过去,“以默?你怎么来了?”

喻以默站起身来,冲阮教授微微低了下头,称呼道,“老师。”

相比阮教授的激动,喻以默永远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好像什么事情,都无法在他的心里激起一点波澜。

阮教授拉着喻以默坐下,然后并头也不抬的对阮诗诗说道,“赶紧把我那个铁观音拿出来。”

“这……”你们认识?

阮诗诗被眼前的情况弄的有点懵,可见老爸一副重逢故友的样子,她显然是插不进嘴的,只好乖乖的去拿了阮教授私藏的铁观音,然后走到厨房里去泡茶。

“妈,爸他好像认识喻……喻以默。”

喻以默这个名字虽然不拗口,但阮诗诗一时半会儿还不能适应。

刘女士正在挑虾线,听到女儿这话,她停了手里的活,往门口看了看,只见阮教授开心的样子。

刘女士折了回来,嘟囔道,“看样子,确实认识。”

给女儿张罗相亲的事情,刘女士并没有告诉阮教授,就在刚才她告诉阮教授和女儿相亲的对象到家里来吃饭了,还被霉了一顿。

这下好了,兜来转去都是自己人。

想到这里,刘女士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浓郁。

自打喻以默进门,她就是越看越喜欢。

沉稳,冷静,

小说文学

仪表堂堂这样的人就是她心中最佳女婿的人选。

刘女士开心的飞了起来,自顾自的哼起了小曲,全然不管阮诗诗的一脸茫然。

阮诗诗只好端着泡好的茶,又回了客厅。

阮教授拉着喻以默聊的是一些学术问题,阮诗诗在旁根本听不懂,只能尴尬的当一个摆件。

阮教授说道高兴处,竟带着喻以默进了书房,门一关,什么也听不见了。

阮诗诗瘪了瘪嘴,只好到厨房里去帮忙。

大约半个小时后,饭菜都做好了,端上了桌。

准备就绪后,阮诗诗敲了敲书房的门,叫里面的人出来吃饭。

阮家的饭桌是圆的,平日里大家坐在一起,其乐融融。

可今天,气氛有些微妙。

大概是因为喻以默自带的气场,将今晚这个平常的晚饭,变成了一场高级晚宴。

坐在一旁的阮诗诗,不由挺直了腰杆,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腿上。

阮教授这会才想到介绍喻以默。

“老刘,诗诗,以默就是我之前常跟你们提前的,我最得意的学生。”

阮诗诗震惊的看着喻以默。

他居然是老爸常挂在嘴上的学生!

那个样样都得第一,拿奖拿到手软的风云学长!

阮诗诗顿时在心里把喻以默当神一样供了起来。

刘女士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更是乐开了花,原本想着要为喻以默夹块菜,但见喻以默冷峻不羁,眸光沉沉,她顿时感到有些拘谨,无处下手。

于是,刘女士只能笑笑对喻以默说道,“吃菜,吃菜。”

听言,喻以默对刘女士点头示意了下,声音有些淡,“谢谢师母。”

然后他使起筷子,动作轻松又优雅,简直就像贵族,这让一直使不好筷子的阮诗诗觉得无地自容。

阮诗诗索性想着先喝完汤吧,于是她起身,端起碗来,可就在这时,刘女士眼尖的看到了阮诗诗手指上的戒指。

刘女士机敏的立马看向了喻以默的手,果然她看到了一枚一样的戒指。

“阮诗诗,你这个戒指。”刘女士一把捉住了阮诗诗的手,接着目光在阮诗诗与喻以默来回了下,“你们?”

被当场抓包,阮诗诗像是被捏住命脉的小鸡一样,求救的目光不自觉的向喻以默投去。

只见,喻以默不紧不慢的将手上的筷子放下,摆好,才缓慢的抬起头。

小说文学

听他声音淡然,却又十分郑重的说道,“老师,师母,我与诗诗已经领证了。”
相亲第一天,就结婚领证。

这个消息无疑像是原子弹落地一般,可怕。

可从喻以默口中说出来,又让人觉得毫无问题,稀松平常。

阮诗诗此时却紧张极了,她内心高度戒备起,眼睛紧盯着刘女士的表情,以备她随时做好逃命的准备。

可谁知,在短暂的沉默后,阮教授与刘女士回过神来后竟然一口同声的说道,“好,这个证领的好。”

这……

没听错吧!

阮诗诗的眼神在阮教授和刘女士之间来回转动。

“爸,妈,你们……”不怪我吗?

阮教授和刘女士并没有理睬阮诗诗的反应,反而对着喻以默进行了托孤仪式。

阮教授拉着阮诗诗的手,然后将阮诗诗的小手放进了喻以默的掌心中。

“以默,以后诗诗就麻烦你了,她这个人,神经大条,做事不认真,不过也有优点,善良,活泼,单纯。”

当阮诗诗的手落在喻以默的那刻,一种如触电般的酥麻感,遍及全身。

阮诗诗脸顿时绯红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喻以默没有承诺什么,只是简短的回复道。“老师,您放心。”

可这几个字,没由来的让阮诗诗感觉到无比的温暖和安全,她偷偷的用眼角余光瞟了下喻以默。

果然长得好看的人,三百六十度都是无死角。

这一顿饭,以完美画上句号。

阮诗诗受命送喻以默下了楼,两人一前一后。

看着喻以默高大的身影,阮诗诗脸蛋不由的绯红了起来。

思绪又飞回了刚才发生的一幕。

她原以为老爸老妈会大发雷霆,可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一切都源于她身边这个男人。

想着,阮诗诗又偷偷看了眼喻以默的身影,接着目光落在了喻以默带着戒指的手上。

她的心又开始突突的直跳,原本碰过喻以默的手,又开始发烫了。

她没想到,喻以默这个外表看起来跟冰山一样的人,掌心可以那么暖,让人感觉那么的踏实。

好像有他

在,什么问题都不会成为问题。

就像没有户口本一样能领到证。

阮诗诗不由的感叹,喻以默实在是太强大了!

她想的太过于专心,并没有注意到前面的喻以默停了下来。

于是,阮诗诗一头撞进了喻以默结实后背,惊的阮诗诗低声啊了下,再抬头,阮诗诗不好意思的立马后退三步。

喻以默却转过身,看向她,手里多了一张金卡,他递到阮诗诗的面前,“如果不够,再和我说,密码六个零。”

灯光下,喻以默冷峻的面庞被温和了许多,连带他的眼神都少了几分清冷。

“这个,给我的?”阮诗诗愣愣的接过,看着手中的金卡,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喻以默的金卡,这里面得有多少钱啊!

阮诗诗一不小心流露出小财迷的神情,被喻以默一一捕获在眼底。

这时,前来接喻以默的杜越开着车来了。

看了眼还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阮诗诗,喻以默性/感的薄唇不由自主地微微上扬。

可,这个浅笑转瞬即逝,他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漠。

喻以默上了车,放下车窗,声音淡然的对阮诗诗道,“明天我会过来接你,去我们的新家。”

“啊?”听到喻以默的声音,阮诗诗这才回过神来,可刚抬眼看去,喻以默却放下了车窗,然后车开走了。

完全不给阮诗诗思考的时间。

缓了几秒后,阮诗诗才从刚才的话中捕捉到重要的信息。

喻以默说新家?

“我们的新家。”

阮诗诗拿着金卡,重复着喻以默说过的话,脸不自觉的又红了起来。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