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技巧约会技巧

宝贝看镜子里我是怎么爱你的 说说你的高潮经过女被啪到深处gif动态图

2020-07-30 15:35:07 写回复

  谢安然呆坐在满桌狼藉的餐厅里,看着玻璃窗上狼狈不堪的自己。

她怀里抱着不到两岁的女儿甜甜吮吸着自己的手指……

汤水顺着她的发丝一滴一滴流到她的衣领上,椅子上,地板上,渐渐冷却,凝结成块, 她左边的脸高高肿起……

终于将孩子哄睡后,谢安然拿出手机,拨了丈夫的电话。

过了很久,电话才被接起来,只是里面传来的声音却让她脑中一片轰然。

“子辰哥哥,……你好坏……”

男人没有说话,充满情、欲的喘息吞噬着电话那头女人的吟哦。

谢安然烫破皮的手狠狠地扣在手机上,手背上青筋清晰可见,她感觉不到疼痛,只是颤抖着唇,不敢置信地喊了一声:“孟子辰,是你吗?”

她多么希望自己拨错了电话,只是屏幕上“老公”两个字如此扎眼。

电话那头除了难以启齿的床递情声浪、语,没有任何回应。

她咬了咬牙,任凭泪水滚过苍白的脸,却没有挂掉电话,只是把手机放在餐桌上,按下了录音键,抱着甜甜的手紧了紧,满目死灰。

孟母只因她第一胎生的是个女儿,就一直怨她,羞辱她,这些她都能忍,她可以不待见她,伤害她,但是今天晚上,那个老女人竟然准备用刚出锅的汤去泼她女儿,如果不是她挡住了,后果不堪设想。

曾经他妈对她女儿的各种辱骂,她心如刀割,很多次她想要骂回去,但是孟子辰说,孟母为孟氏集团操劳大半辈子,突然退休了难免会焦躁不安,何况又是更年期,让她忍让点。

好,她忍。

可这样的隐忍换来的却是他有了别的女人?还如此肆无忌惮的践踏着她们之间的夫妻情分?

凌晨,门铃声响起,谢安然擦干了眼泪,起身开了门。

屋外的男人衣衫得体,帅气依然,但身上却不是早上穿出去的那套西装,脸庞的熟悉感也渐行渐远。

孟子辰看到她红肿得可怕的眸子,凌乱不堪的头发,皱了皱眉头,心微微刺痛:“安然,你怎么了?”

他伸手想要抚摸她的脸,但她却别开脸,转身留下一句毫无温度的话:“孟子辰,我们离婚吧。”

孟子辰眸光收缩,不可思议地看着谢安然,沉声道:“你说什么?”

“孟子辰,我们离婚吧,我受够了。”谢安然几近嘶吼,心中的苦和恨此时在嘶吼声中越来越强烈。

她的声音很大,惊动了二楼的孟母,她穿着睡衣站在旋梯中间,怒视着谢安然:“贱货,大半夜的喊什么喊,不知道孟家的规矩了吗?”

规矩,呵,孟家的规矩捆住她三年,像副枷锁,锁住她的咽喉,让她喘不过气来。

因为这些规矩,她失去了本该有的高薪工作,每天起早贪黑过着佣人般的生活……

她感觉自己的容颜变得越来越憔悴,曾经的骄傲在面色蜡黄中早就褪去。

多久了,她因为疲于应付孟家的琐事,没有回家探望自己的母亲,就连父亲的葬礼都没有赶上

小说文学



“你凭什么骂我,苗兰秀,你凭什么!”谢安然歇斯底里,她想要将一腔怒火全部发泄出来。

苗兰

秀不知道一直隐忍的谢安然居然会爆发,先是一愣,忽而又大步流星地走到谢安然面前,一个巴掌拍在她烫红的脸上:“凭我是孟家的主母,子辰的妈。”

孟子辰反应不及,见苗兰秀还要动手,忙抓住她的手,拧眉道:“妈,够了,安然不是故意的。”

“怎么,才结婚几年,就胳膊肘往外拐了。&r

小说文学

dquo;苗兰秀甩开他,指着谢安然厉声道:“当初你娶这个女人我就不同意,没家世没学历,还是个给夜总会老板当秘书的小表子,甜甜那个赔钱货是不是你亲生的还要画问号呢!”

“苗兰秀,从前你怎么对我,我不想跟你计较,但是你对甜甜做的,我一一要讨回来。”

既然决定了要离婚,她便不能放过她。

苗兰秀一听,瞬间勃然大怒:“那是你跟小贱人罪有应得,野鸡就是野鸡,还想飞上枝头当凤凰,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孟家的大门,被你这样的贱骨头踏进来了,真是奇耻大辱,你这样的贱货连给我提鞋都不配……”

“子辰,我同意这个贱人进家门,是因为当时你信誓旦旦地说,她怀了孟家的长孙,但是她生出来是个什么玩意儿?是我的错?哼,你这个没良心的,我生你养你,你爸走得早,我费尽心思帮你守住孟家的产业,现在倒好,帮着这个女人对付我,你这条白眼狼。”

孟子辰被苗兰秀说得脸上青一阵紫一阵,怒火熄了燃,燃了熄,他的母亲是非功过,他何尝不是清清楚楚,谢安然受的委屈他也都历历在目,但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是他的母亲,为他操劳大半辈子,他麻痹自己,对她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隐忍着没说话,此时只见甜甜突然从卧室出来,睡眼朦胧,见到奶奶又在跟妈妈吵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苗兰秀正在气头上,扭头一脚踢在甜甜身上,破口大骂:“贱种,冤孽,哭丧啊,就知道哭哭哭,跟你那妈一个德行,下贱的东西。”

谢安然飞奔过去蹲下身来护住自己女儿,她牙根咬紧,松开女儿,站起身来,用尽全身的力气一个巴掌拍在苗兰秀的老脸上。

苗兰秀感觉脸上一阵火辣,不可思议地看着谢安然:“你敢打我!”

谢安然仍然觉着这巴掌

不够,但却没有再动手。

苗兰秀怒极,冲进厨房,直接拿出来一把菜刀,一刀挥向谢安然。

孟子辰慌忙去阻止,强行夺过她手中的刀,扔在地上,刀哐当一声,苗兰秀一个没站稳,推了一把身侧的甜甜,甜甜突然“啊”的一声大哭。

屋里的三人皆是一惊,没有倒下的菜刀插入了甜甜的后背,鲜血从她小小的后背快速的流出,映出一滩殷红,极其刺目。
医院手术室的灯灭了。

谢安然泛红的眼窝深陷,她失魂落魄地扑到病床上,握住甜甜冰凉的小手,心中一沉,声音沙哑地问向主治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谢小姐,您节哀。”医生叹口气道:“准备后事吧。”

白布蒙在那张稚嫩的脸上,谢安然不敢相信地瞪大双眼,她的女儿怎么会死了?不可能,医生肯定搞错了,她目光呆滞地拼命摇头:“不……不……医生,甜甜没事儿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

三声“对不对”一声比一声高,一句比一句沾染的绝望更浓烈,她紧紧地抱住甜甜开始僵硬的身体,心痛到不能呼吸,是她害了自己的女儿,是她杀了自己的女儿啊,要是她不跟苗兰秀争执,甜甜就不会死,是她的错!

她的痛哭声在整个医院走廊上久久地回荡,医生护士站在她身边,想要安慰她,但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有些小护士还跟着红了眼眶。

孟子辰呆呆地站在谢安然身后,他眼中发涩,蹲下身子,搂住那片单薄的肩膀,暗哑着声线:“安然,对不起!”

谢安然仿若触电,狠狠地推开孟子辰,刚刚血红的眼睛刹那间如同一滩死水,她抽动着嘴唇,沉声道:“你没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嫁给你,不该进你们孟家的大门!”

她转身抱起甜甜的尸体,拼命地跑,她的甜甜,她要拿她的甜甜怎么办?

大雪封城,谢安然跑得精疲力尽,倒在雪地里,她穿着单薄的针织衫,但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寒冷,身体的麻木与内心的悲痛猛地撞击着,她找不到活下去的勇气。

孟子辰和一个医生已经追了上来,谢安然无力地抬起眼皮,借着灯光,她慢慢地伸出手,但是突然发现从前的孟子辰在记忆里成了泡影,而眼前站着的,不过是苗兰秀的儿子,那个对她们母女冷眼旁观的男人,那个与其他女人翻云覆雨将她抛诸脑后的负心汉。

谢安然再次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

孟子辰坐在她的病床前,她失神的眼珠转了转,爬起身来,冷冷地问了一句:“

甜甜呢?”

“在殡仪馆。”

“我想去看她。”她翻身下床,穿着病号服就往外走。

孟子辰没有阻止她,只是默默地跟在身后,在殡仪馆内,甜甜安安静静地躺在小小的冰棺里,谢安然隔着玻璃窗看着她小小的脸蛋,她佝偻着身子,手在颤抖,苦涩的笑着:“是妈妈对不起你,没有好好保护你。”

她一直在冰棺前坐着,直到火化的工作人员,将甜甜的尸体搬走,她泪水决堤,一路跟到火葬场。

苗兰秀此时也在火葬场的家属室端坐着,她不耐烦地看了谢安然一眼,尖着嗓子道:“克死了小贱货,是不是心如刀割啊。”

谢安然此时恨不能扒了苗兰秀的皮,但突然电话响了,她一看是她哥哥,接了电话,有些心力交瘁:“哥。”

“妈听说甜甜没了,就休克了,现在人在医院,医生说妈是心脏病,现在要心脏移植,需要70万。安然,哥知道你日子也不好过,但是哥现在手头只有20万了,能不能问子辰借点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谢安然瘫软地坐在地上,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嗯,哥,你照顾好妈。”

说完她挂了电话,无声地抽泣。

苗兰秀见状,站起身来,一脚踢在谢安然身上:“下作的女人,现在你那个拖油瓶已经没有了,你还有什么脸面留在孟家。”

“我同意离婚,只要你给我50万。”
第3章 愿不愿意,你看着办
“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谢安然,你这种唯利是图的女人我见多了,我告诉你,从我这里,你别想拿走一分钱。”苗兰秀冷哧一声,突然看到门口的孟子辰,指着地上的谢安然,喝道:“这就是你心心念念,一心维护的好妻子,你看清楚了。”

孟子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高傲如谢安然怎么会开口找他母亲要钱,还是用她的婚姻换钱,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安然,你做什么,我不会跟你离婚的。”

孟子辰走到谢安然跟前想要将她扶起来,但谢安然却冷漠地甩开他的手,有气无力道:“我就是个见钱眼开的女人,给我钱,我就走。”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孟子辰一把抓住她的肩头,他知道她很伤心,他又何尝不是,但是他不希望她拿他们来之不易的婚姻开玩笑。

“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我现在只要钱,你这个人,我要不起。”谢安然又推开他,自行站起身来,勾起一丝薄凉的笑意:“孟子辰,不管是从前你错看了我,还是我错看了你,这一切都换不回甜甜的命。比起甜甜的命,你的背叛已经微不足道了,我的本性你也不必再猜测,你付钱,我走人,就是这么简单。”

她早就知道孟子辰名下的资产在三年前被苗兰秀转走了,可能就是害怕她分走吧。

谢安然死水般的眸子在看到苗兰秀的时候才有沾有浓浓的恨意,她一步一步走近她,与她四目相对,一字一顿道:“愿不愿意,你看着办。”

她说完余光扫到工作人员将甜甜的骨灰盒抱了出来,她快步走过去接到手中,独自一人出了火葬场。

一切该结束了,就像是甜甜的生命。

办完丧事,她就一直守在医院里,照顾自己的母亲,顺便等着苗兰秀和孟子辰给她带来离婚协议书。

苗兰秀的电话很快就来了,约她到了一家空中旋转咖啡厅,她走进去,只见约好的包厢里还坐着另外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她有过几面之缘,是孟子辰的青梅竹马方媛。

“来了就坐吧。”苗兰秀对她难得语气温和。

她安静地坐在椅子上,苗兰秀将一杯咖啡推到她的面前,笑了笑:“听说你妈生病了?”

“不劳你费心。”谢安然声音冷漠,问了句:“离婚协议和钱呢?”

“这个不着急,来,你看看我给子辰找的媳妇怎么样?”

他们还没离婚呢,苗兰秀就来恶心她。

谢安然眼观鼻鼻观心,淡淡地说道:“是人是鬼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认钱,孟子辰娶了什么东西我不在意,也不想知道。”

方媛立马火冒三丈,准备收拾谢安然,但是苗兰秀忙阻止她,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悄悄话,方媛又咯咯笑起来。

“嗯,我已经准备好钱了,但是子辰现在还是不愿意跟你离婚。”苗兰秀有些为难道:“我们先喝喝咖啡,想想办法,看怎么样让子辰对你死心。”

孟子辰不愿意跟她离婚,可是他都已经出去偷吃了,为什么还不愿意放过她。

&ldqu

小说文学

o;你把这个录音笔给他,他自然会同意离婚的。”谢安然从手提袋里面拿出一直录音笔递到苗兰秀的手中,准备起身,但却被她拉住。

“我还有事儿跟你讲。”苗兰秀故作迟疑,轻轻抿了咖啡,笑呵呵道:“这里的咖啡真不错。要不你也尝尝。”

谢安然不知道苗兰秀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低头看了眼咖啡,难不成这里面有毒?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