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技巧约会技巧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爷爷抱着妈妈到了卧室绑住双腿玩弄花蒂

2020-07-30 15:58:05 写回复

  “好。”

怒瞪着夏青二人离开,应母对着自个儿子诉道:“你都看到了她是怎么对你娘的吧,你竟然还如此纵容她?”

“她说的这些话并没有什么不对。”应辟方看向自己的母亲。

“什么?你是我儿子吗?竟然帮她?”

“我没有帮她,但她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应辟方看向被丢在地上的菜碗。

“那我呢?”方婉儿腾的起身,眼泪又往下掉,那哀怨的模样任铁石心肠的人都软了:“你就这样把我们的房间让出来给她住了,还让她与我们在一张桌上子吃饭,我的委屈和屈辱你就不顾及一下吗?”

“你又何必与她去计较?再者,我确实娶了她,这是个事实。”闹了一天一夜,应辟方有些疲惫。

“那就让她欺到我头上?你都不知道她有多嚣张。”说着,方婉儿哽咽起来:“你心里,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了,是不是?”这句话,她压得极低,毕竟应母也在场,因为音低更显出她的委屈来。

“你在糊说什么?”应辟方想去安慰一下她,方婉儿却是幽怨的背过了身,泣声道:“如果你在乎我,就把她赶出府去,让她自生自灭。”

“婉儿?”应辟方有些无奈。

“你要是不赶她出府,就已经是不在乎我了,那我还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

看着方婉儿这个他所喜欢着的女子,一时应辟方不知道如何安慰,只是站在原地拧着眉。

而离开了大厅堂的夏青和辟临此刻已出现在了陆姨娘住的小院子里,说是小院子,隔壁却是下人住的院子,模样也极为寒碜,比起应母住的地方,这里简陋得让人不敢相信是一个姨娘住的地方。

“娘——”小辟临跑进了屋里。

屋里也跟下人房一般无二,除了大些。陆姨娘躺在床上,脸色没多少血色,时不时的还轻咳几声,显得不太有精神,见到儿子,脸上堆起了笑脸,当看到夏青时,眼底流露出许些感激。

廖嬷嬷和水梦正在收拾着吃完的饭菜,见到夏青,忙拿了凳子过去。

陆姨娘要起身,被夏青拦住:“快躺着吧。”

“谢谢你。”陆姨娘语声哽咽,看到儿子眼度掩饰不住的喜悦,也是打心底里开心:“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我对你的感激。”儿子虽然是应家的二公子,但在应家吃得了上顿,吃不饱下顿,有时待遇连下人都不如,她这个做娘的,心里亏欠啊。

夏青笑笑,问道:“二娘,应老爷在时,你也是住这里的吗?”

陆姨娘怔了下摇摇头:“老爷回来,我就会住回大院子。”

“哦。”夏青轻哦了声,打量着这间房,不再说话。

陆姨娘苦笑了下:“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若

我把这事告诉老爷,一待老爷离开,恐怕我们母子的生活会过得连现在都不如。”

夏青笑笑不语。

“谢谢你,夏青。”见夏青困惑的看着她,陆姨娘感激的道:“不止是今天,还有你那25两银子,谢谢你对我们母子的照顾。”

夏青憨厚一笑,站了起来:“二娘,你好好休息吧,我改天再来看你。”说完,也对着用晶亮的眼晴看着她的小辟临微微一笑便出门。

目送着夏青三人出门,陆姨娘叫儿子到自己身边轻道:“临儿,你嫂嫂待我们的好,可一定要记在心里,日后有机会要报答你嫂嫂,知道吗?”

小辟临重重点点头,认真说:“娘,临儿知道了。”

PS:祝大家元宵节快乐啊!么么哒~~这些日子有点忙,所以会常常断更,我会努力码字哦!!

从陆氏的屋里出来,廖嬷嬷与水梦的心里都有些沉重,想到少夫人此时此刻的处境,与陆姨娘又有何区别?陆姨娘是得到了应家老爷的喜爱,可也因为老爷不在家,应母就敢这样,那少夫人呢?得不到大公子的喜欢,也不讨婆婆的喜欢,还要被小妾欺辱……

想到这里,二人心里不免有些忧愁,都看向夏青,却见夏青正欣赏着周边的花圃,脸上别说没有忧愁,甚至还有着丝丝的笑容,看着心情极好的模样。

半响,她看了看日头,朝着宅子大门走去。

正当嬷嬷水梦二人奇怪夏青去大门干什么,就在大门口附近看到了方婉儿,她正在和准备出门的应辟方说着话,可以看出方婉儿的心情非常不好,拉长着脸,应辟方显得有些无奈。

“你已经不疼我了。”

当夏青三人走近时,只听到方婉儿讲了这句话,她和应辟方显然也看到了她们,方婉儿表露着心情不佳的脸拉得更长了,一出口就带了火药味:“你来做什么?”

“相公要出门,我这做妻子的自然是要来送送他了。”夏青淡淡说。

“什么?”方婉儿脸色的难看已经无法来形容。

夏青看着应辟方,她读书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男人的好看,只觉得这个男人虽然冷,但也好看得能让人目不转晴,而且越看越耐看。

“你……你……”见夏青大胆的盯着应辟方瞧,方婉儿气得声音都尖颤了起来:“你看什么?不许你这样看着辟方,听到了没有?”

在这样毫无遮掩且大胆的注目下,应辟方本来拧着的眉,透着不悦的黑眸渐渐的不自在了起来,不禁回瞪了过去,又觉得自己这行为有些幼稚,才要收回视线,只见夏青突然走到他身边,惦起脚尖,一手轻轻拂了拂他的肩膀,轻轻说道:“肩上有尘子,相公,要早去早回,我在家里等你。”

而对于方婉儿尖锐的声音,她压根就听而不见。

应辟方身子微僵,很轻微,让人感觉不到,除了他自己,垂下眼眸,看着只到他肩膀稍下的乡下女人,这般近距离,他甚至能看到这个女人一闪一闪的睫毛,她的睫毛很长,微翘,翘鼻,菱唇,唇色是健康的粉泽,没有任何的修饰与抹沫,她的皮肤没大家闺秀那般白,却非常细腻……应辟方愣愣看着,直到对上一双黑白分明却没水泽的黑眸,他才惊觉自己对她竟看了许久。

“相公,早点回来。”在应辟方要先一步退开时,夏青已退开,并淡淡说。

应辟方怔了下后竟然轻嗯了声,嗯完,他身子又显得微僵,心下有些懊恼自己在此刻失去了一惯的理智,拧眉看了夏青一眼,转身出门。

方婉儿气得瞪大眼,这句话本来应该是她说的,应辟方的这声嗯也应该是给她的,可现在,这个乡下贱妇代替了她,方婉儿愤怒的几乎失去理智。

夏青看向方婉儿,笑笑问:“妹妹,这是怎么了?怎么气成这样?”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离开辟方的。”方婉儿愤怒的说完离开。

夏青轻叹了口气,听得水梦在旁开心的说道:“少夫人,看把这女人气成这样,奴婢心里可痛快了。”

“可不是。”廖嬷嬷心里清楚少夫人虽然看着平凡朴素,却是个聪慧的女子,明明是处于劣势,但总能扳回一局,可要在应宅生活,最终还是要得到大公子的心才行啊,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便道:“少夫人,咱们得想办法得到大公子对您的喜欢才好啊。”

“哦。”夏青轻哦了声,突然问了句:“应家是做什么生意的?”

“少夫人不知道?”水梦讶道,这少夫人进门也快一年了,竟然不知道应家是做什么生意的。

廖嬷嬷忙在旁说:“应家从老太爷那时开始就做着米粮的生意,应家的米粮还时被送进宫里做进贡的用品,所以老爷一般就住在京城打交道,很少回家。”

“米粮。”夏青喃喃了句,又问:“大公子怎么不跟着老爷去京城?”

“大公子原本也是在京城的,是被老太太叫回来成亲的,后来老太太病逝,大公子就决定留在这里一年以尽孝,怕春开后就要回京了,这会儿应该是在打理着镇上的粮仓。”说到这儿,廖嬷嬷赶紧道:“所以在这段时间里,少夫人一定要用心得到大公子的喜爱啊,最好能一同跟着大公子进京。”

廖嬷嬷以为夏青这次也会‘哦’一声,不想却听得夏青喃喃了句:“进京?”便摇摇头:“我不进京。”

廖嬷嬷与水梦皆一愣,异口同声:“为什么?”

“难道少夫人不想和大公子在一起吗?”水梦急问道。

“不想。”

没想到夏青会直接拒绝,廖嬷嬷和水梦都傻了,如果少夫人不想和大公子在一起,那干嘛还要得到大公子的喜欢?

“少夫人,少夫人——”一长工跑了过来,正是潮水村的常柱,他偷偷看了看四周,见没人就说道:“夫人命令今天不用烧午膳与晚膳了,不过小的听到方嬷嬷说会在夫人的小院里私下开灶。还有,夫人将所有的食材都拿走了,小的先走了。”说完赶紧离开。

“太过份了。”水梦气道。

“嬷嬷,”夏青对着廖嬷嬷说道:“等时间到了,咱们就去镇上和大公子一起用膳。&rdqu

o;

嬷嬷先是怔了下,随即眉开眼笑:“是。”方才少夫人那句话一定是在开玩笑的。

“水梦,去拿咱们的野菜还有干肉来给陆姨娘送去,免得她们饿着。”

“是,奴婢这就去。”水梦开开心心的走了。

二个月的大雪,并没有造成这个镇多少的影响,毕竟是个极为繁荣的大镇,但大雪封锁,物资上多少也有些紧张,用度也就没像以往那样挥霍了,而应家的米粮,价格又实行仁价,以低于成本价出售,所以应家在这个镇上是获得了百姓的爱戴和尊重的,因此

小说文学

,它的店门口人显得络绎不绝。

“大公子,少夫人来了。”掌柜匆匆跑进店内,嘴上虽然这么说,眼晴却困惑的看着应辟方,应家的少夫人她记得是位美丽端庄的女子啊,可现在来的那位……不过廖嬷嬷也跟在现在这位少夫人身边……额……他糊涂了。

“婉儿来做什么?”应辟方看着手中的帐本,虽然这成本价甩了快三个月,也幸好亏损的不是很多。

“好像不是以前的那位?”

“什么?”应辟方抬头,就看到夏青走了进来。

他愣了下:“你来做什么?”

夏青淡淡一笑,若无其事的道:“娘将所有的食材走拿走了,并且不许厨子烧午饭和晚饭,我只好到你这里来吃饭了。”

一旁的掌柜精明的眼晴看着夏青一眼,就见夏青也看向了他,并且笑了笑,他忙低下头假装清理帐目。

应辟方的脸有些黑。
 

夏青——”蓦的,方婉儿几乎变了音质的声音尖锐的在门外响起。

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看在了出现在门口的方婉儿主朴二人身上。

粮铺的掌柜左看方婉儿,右看夏青,心里嘀咕着:这大半年,他可是一直叫着这位长得漂亮但此刻气得脸蛋都有些扭曲了的方婉儿为少夫人,可老夫人的亲信廖嬷嬷却站在那个长相平凡,不怎么引人注意的女子身边,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少夫人?

“你……你怎么能下贱到这种地步。”方婉儿冲到夏青面前,大眼瞪着,神情充满了怨愤,声音刺耳,哪还有往日那副淑惠的模样。

“怎么了,妹妹?”夏青奇道,她什么时候惹她生气了?

“你在家里做恶也就算了,竟然光明正大出现在相公这里来吃饭,你只是个乡下贱女人,大字不识一个,你来这里做什么?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在这个镇上,所有人都当她方婉儿是应辟方的结发妻子,是正妻,是元配,这个乡下贱蹄子根本没多少人知道和关心,如今她出现在粮铺,要是再大言不惭,那她岂不是难堪?

不过这些话一说完,方婉儿就悔了,显不说应辟方看着她眼底闪过的不悦,单看本来买米的老百姓渐渐围了过来,伙计们也朝这里东张西望,她就在心里悔个没完,她在应家听到这贱女人朝粮铺来了,一急就跑了出来,一愤怒就骂出了口。

“你总说下贱这个词,什么是下贱?我到底哪里下贱了?”夏青望着方婉儿,目光并不若以往那般平静无波,而是冷冷的。

方婉儿微讶了下。

“应家许我夏青婚约在先,这是下贱吗?应家的轿子抬我进了门,这是下贱吗?”夏青走近方婉儿一步,目光渐渐冷厉了起来:“我是应家的少夫人,应辟方的元配嫡妻,这样的身份是下贱吗?”

方婉儿心神一震,因为夏青神情突然逼迫的冷厉,不禁退后了一步,眼前这个人是夏青吗?

“够了。”见方婉儿脸色一点点变白,应辟方出声,拦在了夏青面前,拧眉看着她:“你闹够了没有?”

听到应辟方这么说,方婉儿突然哽咽,委屈的喊了声:“辟方——”

“什么叫闹够?我闹了吗?”夏青直视着应辟方的寒眸,不闪,不辟,毫无朝气的眼眸微敛,与他一样蹙着眉。

“大闹广众之下,你想让应家颜面尽失吗?”

“那也是你那小妾方婉儿造成的。”夏青淡淡说。

一句小妾方婉儿,人群中有了轰动,方婉儿瞬间脸色苍白,紧咬着下唇充满了怨恨的目光盯着夏青,声音更显委屈了:“辟方?”

正当应辟方拧眉开口时,陡听得夏青‘呀——’了声,就见夏青突然握过了应辟方的手,看着他的寒眸轻声道:“相公,我们的孩子它动了,动得好厉害,你快摸摸。”

应辟方僵直了身子,正当要收回手时,手中确实有什么东西在动着,甚至那本是隆起但毫无动向的肚子突然凸了起来,不知什么原故,应辟方赶紧用手碰了碰这个凸起,那凸起便很快消失不见了。

夏青轻笑:“看来,孩子也是饿了呢,所以在踢脚告诉我,相公,今天午饭吃什么?”

应辟方深深看了夏青一眼,再看着她的肚子,面对她已变得平静无波的眸子,冷沉着脸道:“就在后堂。”

“那我们快去吃吧。”夏青拉过应辟方的手就往后堂走去。

应辟方想拿回手,可一触到那充满了小茧

小说文学

子的手掌,还有这份温暖的温度,竟忘了抽回,直到坐下掌柜的上了饭菜才惊觉自己竟然又随了这个女人一回。

夜,还是有点冷。

应母的屋内,方婉儿哭哭啼啼,应母也沉着一张老脸,气恼的看着方婉儿:“你怎么这般没用啊?现在怕是镇上所有的人都知道应家少夫人另有其人,那我们先前做的不是都白费了?”

“娘,她一个下贱的作妇,做事说话都不要脸,这些事,我哪扯得下脸来。”

“辟方喜欢的人不是你吗?他就不帮着你?”

说到应辟方,方婉儿又掉起了眼泪。

“贱人。”应母气得大骂了声:“没爹娘教的野种,看我不扒了她的皮。你也真是的,辟方的心你可要牢牢抓住,还有,你的肚子争点气。”

方婉儿点点头。

站在一旁的方嬷嬷道:“夫人和少夫人仁慈,才会让那贱丫头一而再,再三而骑到头上来,但要是不给点狠的,怕那贱妇只当夫人是个软柿子任她拿捏。”

“对。娘,我们要想个法子才行。”方婉儿擦去眼角的泪水,狠狠的道。

此时,方婉儿贴身丫头秋蛾跑了进来,急声道:“小姐,不好了,那贱蹄子拿了夜点去大公子的书房了。”

“什么?”方婉儿腾的站了起来:“她午膳和晚膳都和辟方一起用还不够吗?欺人太甚了。”说着,跺了跺脚就要离去。

“慢着。”应母喊住了她:“你就这样去?”

方婉儿一愣,听得应母又道:“你拿着我炖好了的鸡汤过去。”然后,应母附在方婉儿边上说了几句。

对于廖嬷嬷与水梦来说,那个眉开眼笑,夏青能争宠,她们是打心底里开心,只要安这个气势下去,不愁得不到大公子的垂怜。

夏青转身就见二人在笑,不禁奇道:“你们在笑什么?”

“老奴觉得少夫人有点少夫人的样子了。”廖嬷嬷笑呵呵的说。

“可不是。奴婢还真怕少夫人不习惯宅子里的生活,现在,奴婢心里也算是有个底了。”水梦心里其实更好奇,少夫人是个乡下人,从小就生长在山脚村,应该没出过远门,也没进过这种宅子,但觉得少夫人似乎很适应这种生活似的,是怎么做到的?

夏青笑笑。

“不要脸的贱货。”方婉儿带着讥讽又尖锐的声音出现在三人面前。

在夏青看向她时,方婉儿身后的秋蛾突然一个上前,打掉了夏青手中的糕点。

‘哐啷——’一声,盘子碎了一地,几颗精心做的糕点也散落在地上,脏了一片。

廖嬷嬷与水梦气青了脸。夏青平淡的看向方婉儿,后者是一脸得意:“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让你得逞,走着瞧。”在夏青看向她手中的鸡汤时,方婉儿戒备的后退了一步。

夏青却是淡淡一笑,撕下了裙子的一角,弯腰捡起了地上的糕点,一边捡一边吹去糕点上的脏泥放进撕下的布内。

“你,你这是做什么?”方婉儿鄙夷的看着夏青的动作。

捡好起身,夏

青平静的回了一句:“这是送给相公的甜点,自然是要给相公吃的。”

不止方婉儿傻眼,连廖嬷嬷和水梦听到这句话也傻了眼。

夏青没理众人,进了书房。

应辟方的书房就跟他的卧室一样,简单明了,墙上的挂饰也只是风景画,再加上几盆青竹,最让人注目的便是那一排排的书架了,可见应辟方是个极为爱看书的人。

夏青一进来,应辟方就拧起了眉:“你来做什么?”

夏青的目光已经被满屋的书吸引了,平波无澜的眼底有着一份羡慕和惊奇。

与此同时,方婉儿也疾步走了进来:“相公,那甜点吃不得,都已经掉在地上脏了的,夏青,你到底按了什么居心,竟然给相公吃脏了的东西,你就不怕相公闹肚子吗?”

“甜点?”应辟方看向夏青,果然,在她手里看到了几块小糕点,只是糕点上这会沾了许些的污泥,一目了解。

“这些书都是你在看的吗?”夏青答非所问,目光依旧看着满屋子的书。

本是毫无朝气的眼眸突然泛起点点星光,正因为这丁点的色彩,使得这张平凡的脸多了几许的光泽,应辟方看得呆了一下,这张平凡的脸配许些生动的表情竟也是出彩的,他在乱想什么?

“自然是相公看的。”方婉儿将手中的鸡汤放在应辟方面前,骄傲的说道:“相公五岁时就能背诵数十本诗书,七岁就管里起了家里的生意,十岁那年,公公就将数个镇的粮铺都交给相公管理,这些可都是大家知道的事。”

“哦。”夏青点点头,看着应辟方的眼晴充满了稍许的不一样:“原来相公这般的厉害。”

虽然并不喜欢这个乡下女子,但想到她方才看这些书那羡慕的表情,应辟方还是问了句:“你也

小说文学

喜欢看书?”

夏青摇摇头:“不喜欢,我一看书就犯困。”

不喜欢看书?他厌烦这个女人的理由又多了一条,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但他更喜欢与识字并且喜爱看书的女子在一起:“看你似乎很喜欢这些书似的。”

“嗯。”夏青诚实的点点头:“一本书至少也要一两银子呢,这么多书,得多少钱啊。”

应辟方黑了脸,又是钱?从认识这个女人开始,她最关心的似乎永远是钱,此时夏青又说:“而且爱看书的人都很聪明,心地又好,长得也很白净斯文,就像相公这样的。”

这是在赞美他?应辟方倒是愣了下,这个女人在心里是这样想他的吗?他以为她会觉得他……至少应该是恨他的。

“相公,快喝鸡汤吧,要不然汤都要凉了。”方婉儿恼这个夏青跟应辟方竟然讲了这么多话,可又不能出声无理阻止,辟方并不喜欢那样的女人,忙拿出鸡汤来说话。

“哇,这鸡汤真香啊。”夏青对桌上的鸡汤深吸了口气。

“自然,”方婉儿冷笑一声:“这鸡汤可是用文火熬了一个下午的。”

“我长这么大,从没有喝过这样的鸡汤,哪怕有孕了后,也没有吃过。”说着,夏青看向应辟方:“相公,给我吃吧?”

这种话,对于一个男人,特别是像应辟方这样的男人,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不行,”方婉儿愤愤的声音才出口,夏青已然将盏捧起喝了一口。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