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技巧约会技巧

啊用力啊再深点岳 鲤鱼乡猛烈顶撞玩弄萝H小说

2020-07-30 16:28:32 写回复

 

简漫宁忍着腹部的剧痛,从医院大厅出来。

门口有一个长长的阶梯,简漫宁往下走了两步,就被腹部和腿间的剧痛扯得迈不开步子了。

刚从病房离开时护士的话回响在耳旁:“简小姐,你刚做了人流,我建议你在医院休息两天,不然身体受不了不说,还会留下病根。”

简漫宁用力压着小腹,闭上眼苦笑。

她都快因为癌症死了,还管什么病根……

明天是陆御深的生日,她必须要提前回去布置家里,陪他过生日。

深吸了口气,简漫宁继续下台阶。

刚走了几步,她就疼出了一身的冷汗,脸色也变得雪白。

这时候,阶梯底下,一辆黑色轿车忽然开来,车子停下,陆御深推门出来。

简漫宁看到他,想起自己刚打了他的孩子,心里一慌,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两步,表情仓皇。

陆御深没错过她动作里的慌张,脸色愈发阴冷,大步走上台阶,冲到简漫宁面前,狠狠抓住她的衣领,粗暴的将她拽过来。

“简漫宁,你是不是永远听不懂人话?”陆御深语气森然,满是怒火,“我叫你不要再去找小月,你是不是听不懂?”

简漫宁愣一下:“我没……”

“你别撒谎了。”陆御深大力一推,将简漫宁推得跌坐在阶梯上,棱形的阶梯硌得简漫宁尾骨生疼,脸色更加惨白。

“我在监控里亲眼看到的!”陆御深低下眼,眉目无情,“现在小月受了刺激,又开始自残,这笔账,我现在就来和你算。”

说完,陆御深攫住简漫宁手腕,拖着她往下走。

简漫宁腹痛难忍,根本站不起来,被拽了几步之后,失控的往阶梯下滚摔,跌了两步,又因为手腕被陆御深拉着被停下。

她整个人姿势扭曲的跪在阶梯上,全靠着陆御深的拉拽稳住身体。

“陆御深,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我真的没有……”

可没等她说完,陆御深忽然松开了手,简漫宁失去支撑,身体歪倒,直接从阶梯上翻滚下去。

十几级阶梯,她就这么生生的滚了下去。

简漫宁最后停在平地上时,两眼发黑,浑身剧痛,几乎昏死。

陆御深整了整被简漫宁扯乱的袖口,神色阴沉,不徐不疾地从阶梯上走下来,停在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的简漫宁面前。

“简漫宁,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离小月远点。”他语气冰冷,满是威胁,“要不然,下一次,就不只是让你受这么点伤了。”

陆御深慢慢俯身,英俊的面庞逼近到简漫宁面前。

“下一次,我会废了你的双脚,让你这辈子,再也不能出门,明白了吗?”

简漫宁趴在地上,忍受着身体与心底里的双重疼痛,她盯住地板,虚弱哑声道:“御深,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在医院门口吗?”

陆御深皱眉:“怎么,难不成你得了绝症,要死了吗?”

简漫宁心里一抽,还没说话,就听到陆御深绝情冷漠的声音:“那样的话,反而更好。免得我看到你碍眼。”

简漫宁闭紧了嘴唇,无力再说话。

是啊,她是生是死,陆御深哪里会在乎呢?

陆御深蹲下身,掐住她的下巴,抬起她那张苍白的脸。

“简
简漫宁忍着腹部的剧痛,从医院大厅出来。

门口有一个长长的阶梯,简漫宁往下走了两步,就被腹部和腿间的剧痛扯得迈不开步子了。

刚从病房离开时护士的话回响在耳旁:“简小姐,你刚做了人流,我

小说文学

建议你在医院休息两天,不然身体受不了不说,还会留下病根。”

简漫宁用力压着小腹,闭上眼苦笑。

她都快因为癌症死了,还管什么病根……

明天是陆御深的生日,她必须要提前回去布置家里,陪他过生日。

深吸了口气,简漫宁继续下台阶。

刚走了几步,她就疼出了一身的冷汗,脸色也变得雪白。

这时候,阶梯底下,一辆黑色轿车忽然开来,车子停下,陆御深推门出来。

简漫宁看到他,想起自己刚打了他的孩子,心里一慌,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两步,表情仓皇。

陆御深没错过她动作里的慌张,脸色愈发阴冷,大步走上台阶,冲到简漫宁面前,狠狠抓住她的衣领,粗暴的将她拽过来。

“简漫宁,你是不是永远听不懂人话?”陆御深语气森然,满是怒火,“我叫你不要再去找小月,你是不是听不懂?”

简漫宁愣一下:“我没……”

“你别撒谎了。”陆御深大力一推,将简漫宁推得跌坐在阶梯上,棱形的阶梯硌得简漫宁尾骨生疼,脸色更加惨白。

“我在监控里亲眼看到的!”陆御深低下眼,眉目无情,“现在小月受了刺激,又开始自残,这笔账,我现在就来和你算。”

说完,陆御深攫住简漫宁手腕,拖着她往下走。

简漫宁腹痛难忍,根本站不起来,被拽了几步之后,失控的往阶梯下滚摔,跌了两步,又因为手腕被陆御深拉着被停下。

她整个人姿势扭曲的跪在阶梯上,全靠着陆御深的拉拽稳住身体。

“陆御深,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我真的没有……”

可没等她说完,陆御深忽然松开了手,简漫宁失去支撑,身体歪倒,直接从阶梯上翻滚下去。

十几级阶梯,她就这么生生的滚了下去。

简漫宁最后停在平地上时,两眼发黑,浑身剧痛,几乎昏死。

陆御深整了整被简漫宁扯乱的袖口,神色阴沉,不徐不疾地从阶梯上走下来,停在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的简漫宁面前。

“简漫宁,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离小月远点。”他语气冰冷,满是威胁,“要不然,下一次,就不只是让你受这么点伤了。”

陆御深慢慢俯身,英俊的面庞逼近到简漫宁面前。

“下一次,我会废了你的双脚,让你这辈子,再也不能出门,明白了吗?”

简漫宁趴在地上,忍受着身体与心底里的双重疼痛,她盯住地板,虚弱哑声道:“御深,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在医院门口吗?”

陆御深皱眉:“怎么,难不成你得了绝症,要死了吗?”

简漫宁心里一抽,还没说话,就听到陆御深绝情冷漠的声音:“那样的话,反而更好。免得我看到你碍眼。”

简漫宁闭紧了嘴唇,无力再说话。

是啊,她是生是死,陆御深哪里会在乎呢?

陆御深蹲下身,掐住她的下巴,抬起她那张苍白的脸。

“简漫宁,你是死是活,我根本不关心,所以,别想用卖惨来让我同情,我不会上当。我警告你,再敢伤害小月,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第2章 给我滚回来
陆御深威胁完,直接把简漫宁丢在了医院门口,驱车离开。

简漫宁趴在地上,手臂和膝盖疼得使不了劲,刚做完人流的肚子和下面,更是疼得她连抽气都发绞似的痛。

她趴了很久,一直没力气起身,还是经过的好心路人把她扶起来,重新送到医院。

之前劝她住院的小护士见这样凄惨的回来,吃惊的连连问她发生什么事了。

简漫宁难堪的垂下眼,只说:“没事,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摔了&helli

p;…”

护士急忙扶着她,又劝说:“你不如住一段时间医院。人流不比其他手术,要是留下什么妇科后遗症,可是要折磨一辈子的。”

简漫宁恍惚的听着,只觉悲哀。

她本想就在医院休息一夜,第二天一早就回,可没想到夜里突然发起了高烧,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连着输了三瓶液,第二天傍晚才退了烧。

大病一场,简漫宁身体虚弱,头晕身重,关节酸痛不说,连肝痛也发作了,尖锐缠绵的剧痛让简漫宁用力蜷缩着身体,呻吟不止。

她痛苦得意识浑噩,电话铃声忽而催命般响起。

简漫宁挣扎着拿起手机,接通。

“简漫宁,你在哪儿?”是陆御深的夹着怒火的声音。

“我&hellip

小说文学

;…嗯……”简漫宁刚说了一个字,就被肝痛逼得低吟了一声,她呼吸粗重,浑身冷汗。

“你在干什么?”陆御深的声音陡然阴寒起来,他没听到简漫宁声音里压抑的痛苦,只觉得暧昧。

好像这个女人,正在一边接他的电话,一边和别的男人,做着不要脸的事。

简漫宁痛苦得无力说话,只不住喘息。

“简漫宁,你这个贱人!你马上给我滚回来!”陆御深暴吼出声,怒气汹涌。

简漫宁闭了闭眼,却是挂掉了电话。

她现在真的没有力气去安抚陆御深的怒火。

她太疼了……

另一边,听着电话被挂断的嘟嘟声,陆御深难以置信的停顿了两秒,猛然摔碎了手机。

今天是他生日,所以,他难得主动回了家,本以为会看到那个女人做的一桌子给他庆生的菜,可当他推开门,见到得却只是满室寂静。

他给那个女人打电话,想让她滚回来,可那个女人,竟然,竟然在和别的男人苟合!

好啊,简漫宁,你好大的胆子。

怒火在胸腔里越烧越烈,陆御深情绪失控,又一脚踢在茶几上。

茶几摔倒,上面的花瓶哗啦破碎,鲜花砸落,花瓣散了一地。

“简漫宁!”陆御深跌坐在沙发里,咬着牙,狠狠咀嚼着个名字。

他抬手撑着额头,在脑子反复设想着等那个女人回来,他要如何惩罚折磨她,可刚刚电话里那几声暧昧的喘息,却始终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陆御深咬紧了牙齿,忍耐得额头上迸出青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直到窗外天色渐明,朝阳升起,阳光穿过玻璃,一路扑洒到陆御深脚边。

那个女人,还是没回来。

陆御深终于耗尽了耐心,他站起身,大步往外走。

经过客厅时,他突然停下,转头,看向客厅墙壁上挂着的那副婚纱照。

照片里,陆御深面无表情,而简漫宁笑靥如花,眼角眉梢里都是幸福。

真是碍眼。

陆御深扯下那副照片,扬手狠狠摔在地上,相框玻璃碎开,相片掉出,又被陆御深用力碾了几脚。

这个所谓的家,他再也不会踏入了。

“嘭——!”

陆御深摔门离开了。
简漫宁回家,是两天以后。

这两天她一直在给陆御深打电话,但电话一直不通,短信也不回。

一定是她没像之前那样给陆御深过生日的事情,让他生气了。

简漫宁推开门,入目便看到了那张被扔在地上,踩得皱皱巴巴的婚纱照。

她顿了一下,慢慢走过去,把印着脚印的婚纱照捡起来,拍干净灰尘和玻璃碎屑。再抬眸,又看到了翻到的茶几,以及那几支枯萎了的鲜花。

简漫宁蹲下身去捡那几支枯花。她一碰,花朵上的花瓣就漱漱掉落,凄惨一地。

简漫宁看着那散落的花瓣,忽然有种强烈的预感。

她和陆御深,马上要彻底结束了。

简漫宁捏着那几支花,在沙发上呆坐了半天,随后她上楼,很

小说文学

快打印出一份离婚协议。

签好字,拍照,发给陆御深。

“离婚协议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什么时候有空,回家来一趟,我们最后见一面。”

发送。

但短信迟迟没有回复。

简漫宁一直等到第二天,没办法,只能联系公司里专门负责陆御深行程的秘书,打听陆御深什么时候有空。

这个秘书姓刘,和简漫宁关系不错。

他回道:“陆总带人出国旅游了,后天才回来。”

“带人,带谁?”

那边过了一会,才回

:“就是苏小姐。”

苏小月,简漫宁心脏不由缩紧,手机又是一阵震动,刘秘书发来消息:“对了,简经理,我听说你辞职了,是真的吗?”

简漫宁道:“是真的,交接都已经做完了,明天我来公司取私人物品。”

刘秘书叹了口气,心里觉得十分可惜。

简漫宁工作能力好,为人和善又大方,经常请大家吃夜宵喝咖啡,公司里的人都很喜欢她。

第二天 ,简漫宁一早就去了公司,收拾好东西,最后,她从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袋。

犹豫了很久,还是交给刘秘书。

“等御深回来,麻烦你帮我转交给他,就说,是很重要的东西。”

刘秘书道:“既然重要,那你为什么不亲自交给他?”

简漫宁苦笑着摇了摇头,她倒是想,毕竟她没多少日子能活了,离开前,很想再见陆御深一面,只是陆御深,并不想见她。

简漫宁离开公司回家,又开始打包行李,准备出国,治疗她的肝癌。

说是治疗,其实不过是垂死挣扎。

医生说,她已经是晚期了,治愈的可能性,低于百分之五。

机票时间,在第二天中午。

陆御深的回国时间,正好也在这天中午。

刘秘书过来接他。

飞机落地后,苏小月说肚子饿,于是陆御深带着她在机场餐厅里吃东西垫胃。

刘秘书看时间空闲,于是把简漫宁交给他的文件袋拿出来:“这是简经理离职后留下的,说是很重要的文件。”

陆御深猛然抬眸,狠狠盯住了刘秘书:“离职?”

刘秘书道:“是啊,陆总您不知道吗?”

连工作都交接好了,说明离职申请至少是三周之前交的了。

陆御深绷紧了嘴唇,脸色阴沉难看。

一旁喝粥的苏小月眸子转了转,抬起苍白的小脸,怯懦的轻声问:“她为什么辞职呀?”

刘秘书摇头说不知。

陆御深咬着牙,抽过文件袋,刷拉几下打开。

离婚协议书——这几个刺目字,瞬间跃入眼帘,陆御深僵住。

苏小月偷偷瞥到离婚两个字,眼底一喜,马上又低下头喝粥伪装。

餐桌上,气氛冷寂,没人敢出声。

刘秘书无聊的转开眼睛,正好看到拖着行李箱的简漫宁,他惊讶道:“简小姐?”

陆御深猛然抬眸,视线牢牢抓着简漫宁纤细的身影。

这个贱人!

陆御深一脚踢开椅子,快步冲出了餐厅。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