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技巧约会技巧

岳的下面好紧好爽:污小说总裁整夜没拔出双手绑在床头调教乳尖

2020-08-01 10:27:59 写回复

  膝盖处,一股锥心般的剧痛一路直冲心里。原本涂抹过药膏的地方,此刻正火烧火

小说文学

燎般绞缠着一股刺骨的冰冷,冰火两重天的感受,也不过如此。

南慕瓷抬眼看去,后者正顶着那张可爱的娃娃脸,一脸无害地看着她。

原来她早就料到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一早就在坐垫里动了手脚。

额头上一阵阵地冒着冷汗,可南慕瓷还是咬着牙,忍着剧痛毕恭毕敬地给老太太磕头。

“霍奶奶,生日快乐。”

起身的时候,后背的衣服浸透了一片。

她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努力露出一抹笑容看向老太太。

“这是前些天我从南福寺给您请来的护身符,小瓷希望您老人家一辈子身体健康,心想事成。”

霍老太一见南慕瓷送来的礼物,当即乐得眉开眼笑,顺手拍了拍她的手,“好孩子,知道奶奶信佛,还特意跑一趟,有心了。”

“哼,这有什么,我们给您准备的礼物一点不比她的差。”

霍浅星冷哼一声,走过来揽着老太太的胳膊,想贴过来撒娇。

趁她说话的空,南慕瓷不动声色地撑着手,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身后,霍钦衍浅淡的视线扫过她即使站着也还在微微打颤的腿,眸色深谙,嘴角的弧度更冷。

结果老太太手一挥,直接拒绝了。

“行了,你们头也磕了礼物也送了,年轻人自己玩儿去。我约了一些朋友,晚一些一起叙旧吃饭。”

这是霍老太太每年生日时候的规矩,身边的人都知道。

霍浅星毫不可惜,转身笑嘻嘻地就往林妙知身边扑。

“妙知姐,你和我哥什么安排?”

林妙知歪在霍钦衍身上,亲密地揽着他的胳膊,满脸娇笑。

“我们打算去楼上的影音室看一场电影,就当是约会了。只是可惜今天天气不好,他得早些送我回家。”

“天气不好就不回,老宅这么大的地方,你还怕自己没地方住?如果实在不想住客房,就让南慕瓷把她的房间让出来。”

老太太闻言,当即皱了眉。

“小星!”

“有什么不对?妙知姐马上就是我大嫂了,难不成要让一个外人住卧室,自己家人弄得像客人一样?”

&ldquo

;你南姐姐不是外人。”

“她姓南,即使在霍家再住一百年,她也是个地道的外人。”

&ld

小说文学

quo;你......”

眼看祖孙俩吵得不可开交,老太太气得脸都青了,一道轻柔平静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我走。”

南慕瓷慢慢走到老太太跟前,感激地冲她躬了躬,轻柔低缓的声音里听不出一丝悲喜,“霍奶奶,浅星说的没什么错。”

“这些年我一直不明不白地住在这里,您也因为我,受了不少非议。可现在我长大了,可以保护自己,一个人住没问题的。对我来说,不管走到哪儿,在我心里,您都是亲人。”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听到了多少个有关“外人”的词汇,接受了多少羞辱和鄙夷。

她隐忍,但也有尊严。

老太太看着她,眉眼间全是不忍。

一起生活五年,她却比谁都明白。这丫头表面上看着温婉无争,一旦决定的事儿,却是绝不会改的。

最终,老人家重重地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转身一路出了客厅。

老太太一走,南慕瓷就一言不发,丝毫不耽搁地转身上了楼。不过十多分,她便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走了下来。

霍浅星看她拖着行李费力的样子,几乎本能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几步窜到了她跟前,脱口就说。


“箱子里都放了什么东西这么沉?南慕瓷,老宅里的瓷器大部分都是古董,随便拿走一个都够你吃一辈子的。你不会真的......”

嘴里说着侮辱的话,她不管不顾伸手就去抢南慕瓷手里的行李箱,“哗啦”一声拉开。似乎是觉得不解气,长腿一脚就将敞开的行李箱给踢了出去。

南慕瓷蓦地瞪大了眼,瞬间尖叫出声。

“不要——”

一个用红包盖住的方盒,伴着散落一地的衣服和随身物品瞬间飞了出来,重重地砸在地上,里头粉末状的东西顷刻间撒了一地。


啪。

一个铆足了力气的巴掌兜头而来,打得霍浅星瞬间眼冒金星,脚下踉跄着往后连退了好几步。

“南慕瓷,你居然敢......”

等她捂着脸红着眼追过来,看清楚自己刚才踢翻的东西时候,愤怒的眸光一滞,一下子僵在原地。

那是......骨灰盒?

一股疯狂的热意直冲眼底,南慕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扑向满地散落的骨灰。

她颤巍巍地伸出手,整个身体死死地贴在冰凉的地板上,双手奋力地圈起来,拼了命地把那些骨灰往自己的怀里捧。

“对不起,奶奶,对不起。是小瓷的错,我马上带你走,马上......”

她的眼泪砸下来,混着老人的骨灰,一起被小心翼翼地放进骨灰盒里。

空气仿佛被冻僵了一般,压抑得让人近乎窒息。

霍钦衍站在南慕瓷几米开外的地方,墨色的眸底暗涌翻腾。

女孩的情绪近乎崩溃,却死死地压抑着颤声哽咽的样子,像是滚烫的开水,一下子浇在了他的心上。

他忽然迈开腿,大步朝着她走了过去,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厉声喊了她一句。

“南慕瓷!”

还没说话,南慕瓷一下子狠狠甩开了他的手,翻身

一个巴掌狠狠地甩了过来。

“滚开!”

她用了全力,男人英俊的脸上当即浮现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那张脸,顷刻间沉了下去,可怕得近乎要滴出水来。

林妙知一阵风似的跑了过来,一把心疼地抓住霍钦衍的手,恶狠狠地瞪向南慕瓷。

“南慕瓷,你太过分了!”

南慕瓷却像是没听到似的,小心翼翼地将最后一捧骨灰放进盒子里,撑着地板慢慢地站了起来,冰冷的视线扫过在场的每个人。

“放心。这个地方,我南慕瓷,绝不会再回来。”

那话,很轻,又极狠,落在霍钦衍的耳中,让男人一下子骇了脸。

她说完,挺直了脊背转过身,什么都没拿,就捧着怀里一个小小的骨灰盒,一步一步慢慢地往门口走去,毫无留恋。

窗外,雪花虽小,却一直纷纷扬扬。

林妙知看着南慕瓷远去的背影,眼睛里堆积起厚厚的冷意,却转身对霍钦衍轻声说道,“外头还下着雪,路不好走,我去送送她。”

说完不等他回话,径自追了出去。

闹剧落幕,霍浅星才像是忽然回过神来,看看满地狼藉,心里有些发虚,却还是恶毒地嘴硬道。

“今天是奶奶的生日,家里居然会有这种东西,真是晦气死了......”

小说文学



霍钦衍高大的身体静静地站着,浑身散发的气息比外面的天气还要冷。

“阿陆。”

他冷冷扫了眼霍浅星,冲着站在不远处的角落一直守着的手下沉声吩咐。

“送小姐回学校,安排她住校。除了节假休息日,不许她回老宅。”

霍浅星气得一下子变了脸,尖声叫道。

“为什么?!难道只是因为踢翻了南慕瓷奶奶的骨灰盒,你就......”

一抬头,霍浅星对上自家三哥那双暗沉冰冷的眼睛,所有的话一下子卡在嗓子里,噤了声。

门外,南慕瓷膝盖上有伤,走的慢,林妙知轻易就追上了她。

“南小姐。”

她居高临下地挡在南慕瓷跟前,身上一副霍家准新人的气势。

“刚才的事儿,我作为浅星的嫂子,替她跟你道歉。”

南慕瓷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在霍奶奶面前算计我给我难堪,故意挑拨浅星赶我出霍家。一切都是你预料中的样子,何必在我面前假惺惺?”

伪装被撕破,林妙知索性也不装了,眼睛里的红丝像是毒蛇一般缠绕着南慕瓷。

“既然明白,你就该知道。如今阿衍身边的人是我,你若痴心妄想,今后只会更惨。”

南慕瓷静静地看着她,一开口,问题直戳入心。

“你在怕什么?”

她说着说着,忽然莫名地冷笑起来。

“怕有一天,他知道你没救过他,没给过他一颗肾。你就再也没什么筹码可以留在他身边了,对吗?”
林妙知猛地抬眼,一脸不可思议地瞪着南慕瓷,脸上骄傲张狂的表情瞬间变得四分五裂。

“南慕瓷,你到底在说什么?!”

有些事情,是南家和林家人打死都不会和外人说的秘密,就连霍钦衍最亲的妹妹霍浅星都不例外,眼前这个多年前就被霍钦衍恨之入骨的女人,居然......

“我的意思,你很明白。”

南慕瓷将林妙知眼底那一抹惊慌失措看进眼里,抬手扯开宽大的羽绒服将怀里的骨灰盒抱紧几分,声音冷的如同这一地冰雪。

“林小姐,一个人做过什么,你知道,天知道。有人替你做了嫁衣,霍钦衍选择了你。请你安安分分珍惜就是,不要没事来找我的麻烦。”

她对霍钦衍和霍浅星隐忍和忍让,是因为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有多年的情分和别的不能言说的原因。但不代表,她就真的软弱。

“我没你想的那么良善可欺,若你再如此挑战我的底线,我不介意奉陪到底!”

林妙知抬头看向南慕瓷,那双冷漠的眸子里有着一反常态的决然,让她几乎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

还没站稳,南慕瓷嘲弄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

“又想玩儿摔到嫁祸那一招吗?”

南慕瓷抬头看向大厅的方向,视线落在立在落地窗边那道挺拔的身影上,讥诮地勾了勾唇。

“在霍钦衍的心里,我早就是蛇蝎心肠的歹毒女人了,你以为我会介意多加一条罪状?”

她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膝盖上很疼,她一直挺直了脊背,脚步不停地离开了霍家。

到了无人的地方,她却忽然停了下来,猛地弯下腰捂住心口的地方,红着眼眶艰难地蹲下去,头埋在膝盖里,抖着肩膀呜咽着哭了出来。

十八岁那年,南家和霍家一夜巨变。

霍钦衍饱受打击,又加之她的背叛,一夜醉酒之后开车上了高架,直接和迎面而来的大货车撞在了一起。人被送进医院时,满身是血,肝肾俱损,命在旦夕。

医护人员最先冲出急救室,站在敞开的门口,大声叫着。

“他是RH阴性血,血库的血不够,快去调血,快!”

话音落,南慕瓷第一个冲了上去,掀开袖子就伸出了胳膊。

“我和他是一样的血,用我的,多少都行!”

时隔多年,南慕瓷到死都不会忘记,霍钦衍一脚踩进鬼门关,却凭着最后一丝力气说了那句话。

“我不要她的血......谁敢给我她的血,我这条命就给谁!”

他恨她。

所以,他宁愿去死,也不要她的血,她的肾,她的肝。

眼看着决心赴死,徘徊在鬼门关,南慕瓷“扑通”一声跪在了霍老太太的面前,颤抖着抓着老人家的手哭着求道。

“霍奶奶,救命要紧,求您答应,就用我的吧。只要您同意,让我做什么都行。我们可以瞒着他,不告诉他真相,只要他好好活着就行。“

老太太老泪纵横,却不敢轻易点头。

且不说当时已然对南慕瓷恨之入骨的霍钦衍有多偏执,就光是让南慕瓷拿出一切去救霍钦衍,她随时都有还没下手术台就直接丧命的危险。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