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技巧约会技巧

人妻经典系列合集 小妖精,bl囚禁铁链锁在床头水这么多,还嘴硬翁熄系列乱老扒

2020-08-01 14:06:02 写回复

   热……

  夏浅溪感觉自己像是被扔在了火炉里面烤着,全身上下有无数只蚂蚁在身上密密麻麻的爬着。

  恍惚中感觉到了有一只手摁住了她的身体,她情不自禁攀上了这一只手,然后整个身体都黏了上去。

  “乖,不会有事的。”耳边,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宛若那炎炎夏日里面的一阵清凉,让夏浅溪的理智稍微回归了些。

  “救救我……求求你……”夏浅溪双手在男人的胸口胡乱抓着,双眼迷茫,整个人宛若一只楚楚可怜的小兔子。

  他被她闹得没办法了,直接抱着夏浅溪往浴室里面走去,然后将她扔到铺满玫瑰花瓣的浴缸里面。

  周身都是冷冰冰的水,刺激着夏浅溪的每一根神经。

  夏浅溪意识稍微回归了一些,在浴缸里面直喘气。

  “好受一些了吗?”男人问道。

  夏浅溪将目光落在男人的身上,那一双黑白分明的水盈盈的眸,清纯中夹杂着魅惑,“大帅哥,睡你一晚多少钱?我给你五千你帮我解解火。”

  那种浑身上下犹如千万只蚂蚁爬来爬去,空虚到极致的身体,即便夏浅溪平时有多么的保守传统,如今也只想找个男人解决。

  几乎是夏浅溪话音刚落,就被男人重重的摁到了浴缸里面。

  这一次,男人足足摁了夏浅溪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在这期间里面,还有人不断往水中加入冰块,夏浅溪的意识也渐渐的回归到正常。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穿着一身名贵黑色西装的男人,长眉入鬓,如墨一般的眸子里面满是寒光。

  他的五官深邃立体,气质冷峻疏远。

  不同于沈以琛的温和英俊,而是一种沉默冷意的男人硬气。

  这个男人夏浅溪自是不陌生,叫做薄夜白,是半年前刚从国外回来接管SK集团的淮城新贵。

  夏浅溪也是在拜访一位隐居的老先生跟薄夜白有一面之缘,自此之后,他们并无交集。

  “薄……薄夜白?”夏浅溪觉得自己出现幻觉了,不然怎么会在这个地方见到薄夜白,还被他摁在浴缸里面呢?

  她明明记得今晚自己是陪沈以琛去跟几个客户喝酒的,而唐老板喝多了,沈以琛便让她送唐老板回酒店的房间。

  至于后面发生的事情,夏浅溪只是断断续续记得一些。

  “夏小姐打算保持这个模样跟我说话,嗯?”薄夜白目光落在夏浅溪的身上,语气不咸不淡道,“还是在考验我的克制力?”

  经过薄夜白这么一提醒,夏浅溪这才低头看了眼自己。

  全身上下除了贴身衣物之外,再无其他。

  甚至bra的肩带已经掉下了一边,连她自己看起来都觉得好羞耻,更别说是别人了。

  夏浅溪连忙蜷缩着身体,尽可能的挡住一些。

  “衣服已经放在一边了。”薄夜白说完,便转身离开了浴

室。

  当夏浅溪走出浴室,看到的便是薄夜白坐在沙发上面。

  他

小说文学

已经将西装外套脱下,洁白的名贵衬衫,袖口处有两颗精美雅致的黑色袖扣,明明是随意的坐姿,但是他的身上却好像披着万年不变的寒冰,冷漠矜傲的表情如同主宰着一切的帝枭。

  见到夏浅溪出来,薄夜白突然抬起那双深海似的眸子,冷切的目光径直朝着她穿射而去。

  薄夜白的目光太具有侵略性,仿佛可以审视她的灵魂最深处,让人忍不住颤栗惊恐。

  夏浅溪不禁打了个寒颤,也顾不得陌生男人的目光让她很不舒服,神色感激道,“今天晚上,谢谢薄先生。”

  如果她今晚遇到的不是薄夜白,而是其他的男人,夏浅溪压根就不敢相信,到底会发生怎样的事情来。

  “不需要谢我,我救你是另有所图。”

  夏浅溪愕然,困惑的望着沙发上面慵懒坐着的男人。

  明明他的姿势看似随意,但面容冷硬,如同冰雕一般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浑身上下那属于上位者的威压却让夏浅溪没来由的心头一震。

  薄夜白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就连说话都非常直截了当,“夏小姐,我需要个妻子来应付家里面的人逼婚,我通过各方面的综合能力计算,你是最符合我薄夜白妻子的女人。”

  夏浅溪嘴角抽了抽,妻子还能通过各方面综合能力计算得出最佳人选?

  她倒是从来都没有想过,淮城女人梦中情.人薄夜白竟然要让她成为他的妻子,而且说话还真这么的张狂不羁。

  但不管薄夜白是玩笑还是其他,她都不可能成为他的妻子。

  只是夏浅溪还没来得及解释些什么,男人又再次开口说话。

  “夏小姐,你知道今晚你为什么会中了媚药吗?”薄夜白明明是一腔姿态温脉的话,但是看着薄夜白那充满玩味的目光,夏浅溪心头警铃大作。

  “你什么意思?”

  男人长眉微挑,语气淡的很,“夏小姐现在回去新房的话,估计还可以看一场好戏。”

  夏浅溪心中压下去的不安,因为薄夜白的话全部爆发。

  她甚至来不及道别,就冲出了房间。

  十多分钟的时间,夏浅溪来到了新房。

  她打开了门,率先看到的是扔在地上的包包,紧接着便是裙子,贴身的衣服……

  空气里面,充斥着一股子让人作呕的味道,夏浅溪稳了稳心神,继续

小说文学

往卧室里面走去。

  那一张夏浅溪精心挑选的婚床上面,未婚夫沈以琛跟她的好闺蜜唐诗柔在动情的激吻着。

  “你现在有孕在身,我们得节制,万一伤到了肚子里面的胎儿就不好了。”沈以琛紧紧抱着唐诗柔。

  “不,再来一次好不好?好不容易把浅溪骗到唐总这个糟老头的床上,你都多久没有疼爱我了?”唐诗柔说完了之后,,语气变得越发的娇嗲起来,“以琛,我爱你。”

 整间卧室里面,充满了暧.昧糜乱的声音。

  夏浅溪感觉脑袋脑袋里面像是有一个马蜂窝被捅破,成千上万只马蜂嗡嗡嗡的在飞着,身子忍不住往后倾了倾。

  她跟了沈以琛五年,这五年来从什么都不懂的职场小菜鸟变成了小心翼翼的老手,酒局上面的猫腻也非常清楚。

  今天晚上,她只喝了沈以琛给她的饮料,在沈以琛面前,夏浅溪属于一键脱光所有装备状态。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最信任的人却对她做出最残忍的事情。

  她跟这个男人从大学相恋到现在五年,这五年里面是她陪着沈以琛度过最艰难的时候,为了能够多帮助沈以琛,她从曾经的滴酒不沾变成现在的千杯不醉,不知道多少次被投资商占过自己的便宜,也不知道多少次胃痛生病,为了不打扰他自己一个人看病,吃药,打针。

  不仅如此,还得伺候何以琛难缠的家人,为了一家子能够和和气气的忍气吞声。

  她所有付出的这一切,到最后沈以琛不仅没有感动,反而还变本加厉对她下药把她一个恶心男人的床上。

  她绝对不能让这一对狗男女这么爽!

  夏浅溪气得手抖,转身往厨房走去。

  然后拿起一个大盆,开始接着滚烫的热水。

  两分钟不到,夏浅溪便端着满满的一盆热水。

  她原本是打算端着这一盆热水走的,但是看到厨房里面摆着的辣椒,酸醋,酱油,盐巴,顺手全部倒在盆里面了。

  然后,夏浅溪端着盆走到卧室里面,对着正在床上忘情驰骋的这一对狗男女身上倒去。

  “啊……好烫……烫死我了……这是什么东西,好恶心啊。”

  坐在沈以琛腰上的唐诗柔为沈以琛挡了很多的热水,疼得立马就从沈以琛的身上起来,而沈以琛意乱情迷的眸子也瞬间明晰起来。

  整个卧室里面洋溢着调料混合在一起不可描述的恶心味道,而唐诗柔跟沈以琛在见到夏浅溪之后,纷纷脸色巨变。

  夏浅溪拽住了唐诗柔的头发,然后扬手一巴掌往唐诗柔的脸上打去,直接将唐诗柔打倒在地上。

  “贱人,我拿你当闺蜜你玩我男人?”夏浅溪气得肺都快炸了,虽然她脾气好,但是不代表她不会骂人跟打人。

  而沈以琛见状,立马推开了夏浅溪挡在了唐诗柔的面前,“浅溪,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有什么事情你就冲着我来,诗柔是无辜的。”

  夏浅溪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对狗男女,脸色失望到了极致,“沈以琛,我在外面帮你辛苦拉投资商,喝到烂醉如泥狂吐不止,你他.妈在我买的新房里面跟唐诗柔搞在一起,从现在开始,我们桥归桥路归路。”

  女人清冷的声音掷地有声,带着不容置疑的强势与决绝。

  沈以琛眼中满是震惊,从没想过那么喜欢他的夏浅溪会说出这样的话。

  “浅溪,别闹,今天晚上我喝多了把诗柔当成是你了。虽然我身体出.轨了,但是我爱的人是你。”沈

以琛想要去牵夏浅溪的手,却被夏浅溪给躲开。

  “滚,沈以琛我们之间完了,你别再说些冠冕堂皇的话来恶心我,跟你在一起的这五年,是我夏浅溪被猪油蒙了眼。”夏浅溪抬头冰冷的看着沈以琛,从刚刚唐诗柔跟沈以琛的对话来看,唐诗柔都已经怀孕了,今晚根本就不是他们的第一次。

  但是她却太信任沈以琛,就连今晚的这一切,也还是别人提醒。

  沈以琛闻言,被人捧惯了的他哪能受得了夏浅溪满是嘲讽的‘滚’,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语气不耐烦道,“夏浅溪,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有男人的需求,你又不肯给我,我找人解决一下都不行吗?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女人有多么的无趣强势?我对你都没有任何的性冲动。”

  “浅溪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要怪你就怪我吧,不要因为我影响你跟以琛之间的感情,我只是太爱以琛了,所以一时间情难自禁,我从未想过要跟你抢什么……”

  唐诗柔跪在地上,满脸都是柔弱与愧疚。

  而沈以琛见状,作势要去扶唐诗柔。

  “别跪在地上,你身子骨弱。”沈以琛的行为跟话语,无异于是冰刀一般往夏浅溪的身上扎去。

  夏浅溪见到这一幕不怒反笑,“你以为我不怪你?唐诗柔,你跟沈以琛两个人,谁能替得了谁犯下的错呢?我不会原谅你们,还不滚是不是等警.察来抓你们?”

  夏浅溪说完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语气越发的咄咄逼人起来,“你们还是别走了,整个淮城的人都知道沈以琛是我的未婚夫,而唐诗柔是我的好闺蜜,未婚夫竟然睡了好闺蜜,这要是报道出去,绝对是个爆点。”

  听到夏浅溪的话,唐诗柔脸色瞬间就白了。

  她在娱乐圈的事业现在正在上升期,要是今天的事情被揭发,到时候又有同行的其他人打压,估计会很棘手。

  沈以琛眸色一沉,最终还是捡起他们扔在地上的衣服,胡乱穿好之后狼狈离开。

  夏浅溪猛的把门给关上,彻底与外面隔绝之后,身子靠着门缓缓下滑。

  前一秒还咄咄逼人的她,下一秒只剩下疲惫跟无力。

  沈以琛……

  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对我?

  我倾其所有只为助你登顶,你却将我弃若敝履……

  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夏浅溪已经记不住距离上一次哭泣是什么时候,但是她现在好难过好难过,只想要酩酊大醉然后痛哭一场。

  只是夏浅溪的情绪还来不及发泄,没想到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

  夏浅溪想要忽略敲门声,但是门外的人却像是故意要跟她作对一般,不仅没有停下,反而还敲得越来越用力。

  夏浅溪没有办法,只好起身将门给打开。

  当她看清楚前面站着的人之后,脸上满是浓浓的不敢置信。

 站在外面的人,竟然是薄夜白。

  不久前他刚救过她,现在却又一次见面了。

  夏浅溪连忙将脸上的泪水擦拭,语气带着浓浓的惊讶,“薄……薄先生,您怎么来了?”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过了,如果不是知晓薄夜白的身份,恐怕夏浅溪要报警了。

  “你觉得为沈以琛这样的男人掉眼泪值得,嗯?”薄夜白阒黑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夏浅溪那一张未施粉黛的脸,目光冷锐又带着猛兽发现了猎物的眸光涟涟。

  平常夏浅溪都是戴着一副沉重死板的黑框眼镜,至少薄夜白派人调查她的时候,所有的照片都是她戴着眼镜的模样。

  不仅如此,脸上还化着很是敷衍的职业妆。

  如今褪.去一切的装饰,这女人竟然让薄夜白有种惊艳的感觉。

  夏浅溪被薄夜白侵略性十足的眼神锁定着,目光变得仓皇。

  薄夜白看到局促不安的夏浅溪,将身上骇人的气息敛了敛,然后坐在了沙发上面,目光极快的扫视了一眼狼狈不堪的卧室还有扔在地上的盆。

  夏浅溪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燃烧着,莫名觉得很是羞耻,“抱歉,让您见到我如此泼辣的一面。”

  薄夜白眉头微挑,“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会把你变成泼妇,但是一个爱你的男人,会把你宠成一个小孩。”

  明明是顺着夏浅溪的话说下去,但是夏浅溪却从薄夜白的话中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

  “我今天过来找你,是因为我们之间的话题还没谈完。”

  夏浅溪眸子微闪,清丽的脸上出现了严肃,“薄先生,即便是我的未婚夫出.轨,我依旧不能满足您的要求,放眼淮城,比我夏浅溪优秀的女人一抓一大把,提前祝薄先生早日寻得良人。”

  “我从来不怀疑我的感觉。”

  原本还打算说些什么的夏浅溪脸色惊愕,小嘴微微张开。

  最终,她还是选择了沉默。

  十多秒之后,夏浅溪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再次开口道,“感觉是这个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东西,我已经不相信感觉了。”

  薄夜白眉头微微挑了挑,眸中满是危险的光芒,“你吃了一颗坏掉的葡萄,难道全世界的葡萄都是坏掉吗?”

  夏浅溪满脸惊讶,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跟她争论起来。

  “不管这个世界上的葡萄是坏掉的还是好的,我都不可能成为薄先生的妻子,我刚跟相恋五年的未婚夫分手,还没从这段失败的感情里面走出来,您却要让我马上投入到下一段感情里面,这是对过去感情的不尊重,也是对您的不尊重。”

  夏浅溪甩了甩有些发晕的脑袋,整个人身体微微晃了晃。

  “我并没有让你现在就答应做我的妻子,我会拿出我的实际行动让夏小姐知道我跟沈以琛这个人渣不一样,夏小姐拥有拒绝我的权利,但是让你成为我薄夜白的妻子,是我个人的决定,夏小姐不能扼杀我追求你的权利。”

  夏浅溪:“……”

  感觉脑袋晕得更厉害了怎么办?

  突然间袭来的天旋地转,让夏浅溪直接往前面栽去。

  夏浅溪脸上满是惊慌,然而下一秒,腰间瞬间横过一直遒劲有力的臂膀,将夏浅溪整个人捞了回去。

  夏浅溪猛的撞进了薄夜白的怀里面,鼻腔之中满是男人清冽的淡香。

  紧接着,她直接失去了意识。

  即便是隔着衣服,薄夜白还是感觉到夏浅溪身上高于常人的温度。

  下药,冰水浸泡,马不停蹄赶回来又受到惊吓,身体出现毛病那是再正常不过。

  薄夜白低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这一

小说文学

张绯红小脸,直接将夏浅溪打横抱起,然后往外面走去。

  夏浅溪,我值得你信任!

  ——

  夏浅溪被送到了医院,醒过来的时候,是第二天的早上。

  病房里面除了她之外,一个人也没有。

  明亮的光线透过窗子照射进来,夏浅溪虚弱的眸子盯着病房里漂浮游弋着的细尘,神情恍惚。

  病号服穿在她的身上特别大,白到发光的肌肤配上一头古典韵味十足的黑长发,在夏浅溪的身上交织出一种顾冷轻傲的美。

  就在夏浅溪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时,安静的走廊外面,传来了高跟鞋与地面撞击的声音。

  不多时,夏浅溪的病房门口,就出现了唐诗柔的身影来。

  唐诗柔手中提着一个便当盒,一头长卷发慵懒的披散着,身上穿着一套浅粉色的连衣裙,气色很好,宛若吸食精气够了的妖精。

  唐诗柔看着憔悴不堪,身材削瘦的夏浅溪,满脸都是得意。

  她走到夏浅溪的病床边,开口道,“浅溪,今早才知道你没来公司原来是住院了,你还没吃早饭吧?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吃的小米粥,赶快吃吧。”

  唐诗柔语气里面满是掩不住的幸灾乐祸,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明

媚起来。

  “是昨天晚上的热水泼得还不够烫?大清八早你就来我病房发.骚?”

  夏浅溪冰冷的眸底划过沉重的哀痛,如果是以前,她会因为唐诗柔体贴的行为感动。

  现在想想,自己可真是有够蠢的。

  一说到热水,唐诗柔的眼中明显一惧,但很快就恢复了。

  “浅溪,我们是好闺蜜,你不能伺候以琛,我牺牲自己帮你伺候他,你非但不感激我还骂我,可真是够狼心狗肺的,你知不知道我晚上有多累,以琛要的可凶了,说来也奇怪,怎么他就对你没有一点点的冲动呢?身为女人,你可真是失败啊。”

  “唐诗柔,你别高兴得太早,你的正面目,总有一天会公之于众,不要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

  唐诗柔闻言,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笑得前俯后仰花枝乱颤起来。

  “夏浅溪啊夏浅溪,你怎么还不明白,所有人他们就真的不是白痴吗?”

  夏浅溪因为唐诗柔的话一阵语塞,唐诗柔说的没错。

  直到昨天晚上,就连她自己也跟其他人一样毫无条件的相信沈以琛跟唐诗柔。

  明明那么拙劣卑鄙的手段,但是没有人怀疑,没有人觉得不对。

  呵呵,她又何其不是白痴中的一份子。

  唐诗柔像是突然间想起什么一般,脸色变得越发的得意起来,“我差点忘记一件事,浅溪,从今天开始,你设计部部长的职位已经是我的了。”

  “你、说、什、么!”夏浅溪感觉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一击,疼得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