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回爱情挽回爱情

胯下接电话的人妻 好爽,痛吗不痛我就继续小丹慢点,阿,好深 医生日本十八禁漫画无遮拦全彩

2020-07-29 11:38:27 写回复

 
  唐思雨则是拉了拉夏青的胳膊,低声道:“咱们走吧,既然她看不起咱,大不了换个地方买就是了,泉安市这么大,又不是只有这一家房地产。”

  售楼小姐本不想继续搭理,可是听到唐思雨这番话,顿时又来劲儿了。

  “哟哟哟,还换个地方买呢?本来我还相信你们能拿出十来万的,现在……我看你们就是在做梦!”

  售楼小姐不再掩饰自己的高傲,满脸嫌恶的道:“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么样子,穿成这样也敢到这里来,我接待了那么多客户,再穷的都这么寒酸,想装大款,换件靠谱的衣服再来好不好?”

  从一开始的瞧不起,上升到人身攻击,仅在片刻之间。

  唐思雨打小过的清苦,如何能承受这样的攻击?泪水止不住的落下,“夏青哥,咱们走吧。”

  走?

  受了气不吐出来,向来不是夏青的风格。

  他抹去唐思雨的泪,将她护在身后,而后对着售楼小姐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问道:“你信不信我一生气,连女人都敢打?”

  “哟,你倒是……”

  “啊!”

  售楼小姐话到一半,就见夏青抬起手来,看样子是真敢打自己,顿时慌得尖叫出声,“有人闹事,快来人啊!”

  刹那间,几名保安和其余几个业务员相继凑了过来,纷纷询问发生了什么。

  售楼小姐怒道:“这个臭屌丝,明明就没钱买房,非要来插科打诨,不用想都知道是为了在这个女人面前装大款,我不想跟他浪费时间,他这就要动手了。”

  这个社会的病态,在此刻展露无遗。

  没有人去责怪售楼小姐无端端的狗眼看人低,而是如出一辙的观察起夏青,得出夏青绝对没有能力买房的结论后,全都对他怒目相视。

  “干什么?想在这里闹事?”

  “没有钱就去赚,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一天天饭都吃不饱了,还想着泡妞,你父母生你这样的儿子出来,那得多寒心啊!”

  “这位小姐,眼睛擦亮点吧,现在有些人为了装逼,硬是把自己的贫穷称之为‘低调’,他根本不会为你买房,只是来做做样子,等你献出身子,就找不到人了,别傻了!”

  一道道令人膈应的言语,相继袭来。

  唐思雨拼了命想要说些什么,却如鲠在喉。

  而夏青则是被逗乐了,自己向来不喜欢打扮,只是喜欢活得随心所欲一些,这样也有错了?

  惹怒夏青的人,向来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可以预见,今天这售楼中心,注定是要鸡飞狗跳了。

  然而,正当夏青准备讨回尊严之时,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脖子上还挂着一张工作证,赫然是这里的销售经理,胡大飞!

  只听胡大飞嘴里喝道:“干什么干什么,一个个不去跟业务,扎堆凑在这干嘛?”

  “经理,这人……”售楼小姐飞速的解释了一通,而后愤愤的道:“我们正准备把他赶出去呢。”

  岂料,胡大飞反手就对售楼小姐抽了个大嘴巴子,怒道:“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不管人家买不买得起,哪怕只是来了解一下情况,也要热情接待,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狗眼看人低,这公司还不倒闭了!”

  售楼小姐捂着脸,一度错愕。

  她感到很委屈,虽说顾客是上帝,可是他妈的,这人明明不像是客户啊,能不能有点眼力见儿了?

  是的,哪怕被经理教训了,她仍旧不知悔改,看向夏青的眼神,越发仇恨了起来。

  “不好意思,她新来的,不懂事,您要看房子吗,我这就给您介绍。”胡大飞热情笑道。

  夏青眼里向来揉不得沙子,但唐思雨考上了泉安大学,只有这个新楼盘最靠近泉安大学,他想了想,还是冷哼道:“开除她,否则我不会在这里购买房子。”

  闻言,胡大飞也是愣了下。

  说实话,夏青今天穿的实在太随意了,胡大飞也不认为他能买得起,只是出于职业素养,才热情对待。

  而现在,听到夏青这么言之凿凿,这才反应过来,这是低调的大佬啊!

  一套一百多万的房子所带来的提成,和一名没多少业绩的职员,哪个更划算,那是不言而喻的。

  很快的,胡大飞重重的冷哼道:“陈梅,你违反公司条例,不适合继续任职了,收拾东西走人吧。”

  放下话,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胡大飞就招呼着夏青前去贵宾区商

谈。

  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得到了报应,唐思雨心里好受了不少,但她临了回头与那陈梅对视一眼,发现陈梅的目光,似乎充满了戾气。

  “我不甘心,我没有错,那臭屌丝不可能是个有钱人!”陈梅咬牙切齿,气愤到泪眼花花,随后小心翼翼的凑近而去,她想要等夏青找借口离去之时,出了这口恶气!

  大半个钟头后。

  经过看房,夏青最终看重了五号楼的1208,按照师父曾经说过的风水学,各方面都算不错。

  这套房子一百平,每平一万五,装修之前就得花一百多万了,好在这里不是市中心,否则动辄几万的房价,夏青还真是买不起。

  “行了,就五号楼1208吧。”回到售楼中心,夏青对胡大飞说道。

  胡大飞满脸堆笑,“您准备首付多少?”

  啪。

  夏青拿出银行卡拍在桌上,淡淡的道:“全款,现在就签合同,我近期就准备装修。”

  嘶……

  胡大飞吓了一跳。

  而方才瞧不起夏青的陈梅等人,更是心头剧颤!

  这个臭屌丝,居然全款买下一套一百多万的房子,直接就拍出银行卡了!!

  “我擦尼玛,陈梅你有病吧,刚才我们跟你同声同气,肯定被经理记恨了。”

  “像你这种人,以后去哪儿都得不到什么好的发展,狗眼看人低,你以为你自己是什么大人物啊,有资格瞧不起别人?”

  “滚!以后别说我认识你。”

  之前和陈梅同仇敌忾的几个人,纷纷对她恶语相向。

  饶是唐思雨这么善良的人,看到这情况,也是止不住的感到扬眉吐气!

  陈梅瘫坐在那儿,

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她真的想不通,自己从来没有在这方面失误过,人有没有钱,她都能看出来的呀。

  这次怎么就失误了!

  任凭她怎么郁闷,这都是不争的事实,夏青就是这么个与众不同的男人。

  如今工作丢了,就连交好的同事也迁怒自己,这……

  陈梅越想越难过,满腔的怒火,直接掩盖掉那一丝悔过之心。

  猛然间,她精神一颤,自顾自嘀咕道:“1208?这已经被某位大人物预定走了啊,还是我经手的呢!”

  想

小说文学

到这里,陈梅忽然振作了起来,看向夏青的眼神,再度充满了锐气。

  真的有钱又怎样?

  让老娘丢了工作,让老娘遭人唾弃,那我就恶心死你,喜欢这套房子是吧?没门儿!!

  正当胡大飞拿着一大堆文件走出来,陈梅高声喊道:“胡经理,1208那套房子已经被人预定走了,我亲自经手的,你不能卖给他!”

  嗯?

  此话一出,大堂内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仿佛在看傻子一样。

  特别是夏青,他本不想对这跳梁小丑过多关注,奈何这女人不停的上窜下跳,简直烦不胜烦!

  胡大飞拉下脸来,不悦的道:“你怎么还不滚?房子要是被预订了,我这边会不知道?像你这种有眼无珠、心胸狭隘的人,别特么呆在这儿恶心人,马上给我滚!”

  “怎么,你以为我是在胡搅蛮缠?”杨梅抹掉眼泪,嗤之以鼻的哼道:“那是个大人物,跟我口头预定的,没有交定金,我自然无法报备。”

  言下之意,大人物口头预定过的房子,哪怕还没有交定金,你胡大飞敢违逆他?

  毫无疑问,胡大飞真的被镇住了。

  “你……说的是真的?到底是哪位大人物?”胡大飞愕然道。

  杨梅上前几步,对其附耳说了两个字。

  闻言,胡大飞身躯剧震,眼珠子陡然睁大,看起来惶恐到了极致!

  这特么到底该怎么办啊。

  胡大飞惊恐过后,脸上出现了浓浓的焦虑,几经思索过后,苦着脸对夏青道:“夏先生,要不……您换一套成吗?我自掏腰包,为您贡献两万块,您看成不?”

  理论上,胡大飞的做法还是可以的。

  他失信于人在先,但大出血的掏出两万块,作为对顾客的赔偿,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

  但很显然,夏青并不买账。

  今天高高兴兴过来买房,先是经历了陈梅的刁难,导致心情受损,如今又出幺蛾子,把自己当猴儿耍?买房买的郁闷之极,谁来为自己的憋屈买单?

  哪怕最终不能如愿以偿的买下这套房子,这件事情,也不可能善了!

  夏青脸色直接阴沉下去,往沙发上一坐,冷哼道:“大人物就能不走程序了?既然没交定金,既然已经跟我谈妥了,就没有变卦的道理。”

  “不是……我知道这事儿我们有错,还请您原谅,要不我出三万?算我求您了,那个人咱们都惹不起的。”胡大飞说着都快哭了。

  夏青咧嘴笑了笑,兀自掏出一根烟,麻溜点上,“我可以理解你,也不为难你,这样吧,把那位大人物叫过来,我自己跟他交涉。”

  这……

  胡大飞愣了下,万万没想到夏青会有这种要求。

  “您确定要这么做吗,如果惹恼了他,我们也无能为力的。”胡大飞试探性的问道。

  “喊过来。”夏青不为所动,十分坚定。

  没辙,胡大飞只能看向陈梅。

  这一刻,陈梅再也不复之前的憋屈,她满脸精彩的神色,正愁不知道该怎么让夏青栽跟头呢,谁想到这人竟然傻到这种地步?

  那位大佬如果亲自过来了,以他的性格,必然大发雷霆。

  到时候……

  啧啧,真是天助我也,这口气终于能出了。

  陈梅笑得嘴巴都快歪了!

  唯恐夏青突然改变主意,陈梅慌忙拨出电话,压着声音说了几句,随后,众人隔老远都听到一阵咆哮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看来,今儿真的是要热闹了。

  挂掉电话之后,陈梅无不嘚瑟的看着夏青,阴阳怪气的道:“有几个臭钱又怎样?之前是我看走眼了,但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就是个突然发了一笔横财的暴发户,人外有人,这世界上有能量的人多了去了,待会儿就算你服软,也免不了灾难了,毕竟让那位大老远来一趟,糟糕的心情,总要有人买单的。”

  陈梅这般有恃无恐的模样,让唐思雨不可避免的有些担忧起来,她没想到买房能有这么大的风波,现在已经后悔来这儿了。

  夏青拍拍她的手背,示意她放心,旋即看向陈梅,无所谓的道:“你好像很兴奋、很期待啊。”

  “当然!”陈梅双臂环胸,面色

小说文学

阴鸷的道:“我就是不告诉你,那位大佬究竟是谁,我要你在这段时间里,饱受折磨,以后缺胳膊断腿了,我会去看望你的,哈哈哈。”

  “沙雕。”夏青靠在那儿抽着烟,懒得再与之废话。

  气氛忽然沉寂了下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售楼中心里渐渐人来人往,但这片接待区,始终保持安静。

  陈梅看了看时间,骤然冷哼道:“他已经快到了,你现在如果肯给我跪下道歉,我待会儿还能替你说几句好话。”

  “怎么,你跟大佬很熟?”夏青饶有兴致的问道。

  陈梅不置可否,“接触过几次,你不需要怀疑我的话的真实性,现在只有我能救你。”

  “接触?在床上接触的?”夏青再问。

  “是又怎样?能跟这样牛逼的人认识,被他睡几次是我的荣幸。”

  语不惊人死不休。

  陈梅这毁三观的一番话,令得唐思雨极为不耻,但是刚刚那些才骂过陈梅的人,这会儿心思又活络起来了。

  这陈梅居然跟某位大佬有露水情缘?

  妈呀,刚刚得罪了她,不会被一同报复吧!

  想到此处,那几个墙头草,纷纷对陈梅投去抱歉的目光。

  对此,陈梅很是受用。

  这一切的一切,足以表明,那位大佬的确是有些分量的。

  千呼万唤始出来。

  在陈梅满心期待之中,那位‘大佬’,终于来临……

 
  同一时刻,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向门口。

  只见一名五大三粗的壮汉,带着几个人,大步而来,牛仔衣、牛仔裤,戴着墨镜,脖子上还有一根粗大的金链子。

  十分粗犷,暴发户模样。

  见到此人的那一刻,夏青忍不住笑了,而唐思雨也是满目惊骇,继而忍俊不禁。

  无他,来者正是昨晚被夏青吓破胆的虎哥!

  这时没有人注意到夏青的表情,他们的目光都在来人的身上。

  杨梅首当其冲,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谄媚道:“虎哥,您可来了,这年头不长眼的东西真多,连您看上的房子也敢抢,还指名要您过来,简直找死!”

  虎哥墨镜之下的双眼,叫人看不清楚,但那满腔的怒火,却让人望而生畏。

 

 这年头,横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

  所以并不是说虎哥多有钱,他真那么有钱的话,也不会买个三居室了,而是因为他的身份,太过让人不安。

  在某个领域上,无人不知,虎哥是有资格见到金哥的人,哪怕仅仅是能见上面,也足够叫普通人闻风丧胆!

  那么,金哥是什么人?

  那是泉安市的地下皇!!!

  虎哥没有理会杨梅的谄媚,只是大摇大摆的走进贵宾区,对他而言,杨梅这样的露水情缘,一个月没有二十次,也有十八次,不足挂齿。

  虎哥目中无人,边走边道:“哪个不开眼的东西,让老子赶过来的。”

  不待杨梅指认,虎哥身后的夏青,淡淡的道:“是我。”

  蓦然转身。

  四目相对。

  空气仿佛在这一刹那,为之冻结。

  虎哥墨镜掩盖下的痛苦,剧烈收缩了几下,而后铁塔般的身躯愣在那儿,不知所措。

  怎么会是他?!

  昨晚被那股尿意和便意所支配的恐惧,已经叫他彻夜难眠了,心说会不会是中了什么妖法。

  而现在,自己大刀阔斧的跑过来,对面对之人,竟然就是他!!

  由于虎哥戴着墨镜,众人压根不知道他什么反应。

  杨梅挽起袖子,指着夏青喝道:“虎哥来了,你还敢不知死活的坐在那儿?”

  

小说文学

“哦?很厉害吗。”夏青笑道。

  “瞎了你的狗眼!”杨梅怒极,恶狠狠的道:“虎哥可是能跟金哥搭上话的人,他随便一句话,就能让你缺胳膊断腿,而你,连申冤的地方都没有,我劝你赶紧跪下!”

  杨梅的咆哮声,充斥在偌大的销售中心,字字句句,威风凛凛。

  就连胡大飞都不断的对夏青打眼色,低声道:“夏先生,你干嘛啊,是不是不想活了,别坐那儿了啊,快站起来。”

  岂料,夏青还没有做出反应,连续两道耳光之音,便是骤然响起。

  啪啪!

  虎哥盛怒难当,先后对着杨梅和胡大飞甩出耳刮子,而后一脚将杨梅踹在地上,吼道:“不说话没人当你们是哑巴!!”

  这……

  突如其来的剧变,震惊四座。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虎哥,脸上有着浓郁的疑惑。

  此刻虎哥想杀人的心都有了,方才他见到夏青的时候,就预感到大事不妙,现在杨梅和胡大飞居然还在那添油加醋。

  这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

  不多时,在杨梅那目眦欲裂的眼神中,只见虎哥朝着夏青九十度鞠躬,诚惶诚恐的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否则根本不会贸然前来,请求原谅。”

  此话一出,全场静谧,落针可闻。

  没有任何言语,能够形容众人心头的震撼,特别是杨梅,那双眼睛几乎要凸出来,心头涌起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息。

  而胡大飞也是呆若木鸡,恍如隔世。

  这个穿着朴素的年轻人,不仅不是杨梅口中的穷光蛋,而且是能够让虎哥俯首帖耳的超级大佬?

  天……

  怎么会这样!!

  夏青抬头看着虎哥,淡淡的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么有权有势,这售楼中心的人都快把你吹上天了,可吓尿我了。”

  虎哥摘掉墨镜,满脸的惶恐,“不敢,都是这帮人有眼不识泰山,您别往心里去。”

  “一边呆着去。”夏青摆摆手道。

  虎哥再度鞠了一躬,不敢违逆,直接闪身站到沙发后方,状若保镖。

  这一幕,再度使得杨梅心头剧颤。

  到了这一刻,杨梅就算再傻,也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上了,这个男人,根本就是自己难以想象的恐怖存在!

  “夏先生,夏先生……”

  杨梅见大事不妙,立马爬到夏青脚下,连声说道:“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请您原谅我,真的不敢了。”

  夏青从来就不是心慈手软的人。

  这是个女人又怎样?

  女人就可以这般不要底线吗!

  夏青懒得与其废话,直接冷声哼道:“跪这儿,跪到售楼中心关门。”

  “是是是!”杨梅哪里还敢再造次,头点的跟拨浪鼓似的。

  随后,夏青站起身来,对胡大飞说道:“办手续吧。”

  一个多钟头后。

  夏青办理完全部手续,交了全款,便带着唐思雨离开了此处,临走前看了虎哥一眼,从对方眼中察觉到一股内心深处的不甘,和极端隐晦的愤恨。

  但他并没有在意。

  唯一值得关注的是,这个虎哥,居然跟追杀安雯的金哥有关系。

  待得夏青和唐思雨彻底离去,虎哥将全部的怨气,尽数发泄到杨梅的身上,发泄够了,才愤然走远。

  “虎哥,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一名小弟对虎哥问道。

  虎哥面色阴鸷,咬牙切齿的道:“这小子有猫腻,昨晚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让我险些大小便失禁,我他妈能怎么办!”

  小弟也是略感惊恐,而后嘀咕道:“这世界上不可能有妖法的,您也别太草木皆兵了,要不……去请示一下金哥?他手底下有不少高手呢。”

  “这个……”虎哥面露迟疑之色,道:“我也不是没想过,但金哥向来神秘,不是我想见就能见到的,外界的人还以为我是金哥的直系小弟呢,实际上我只见过他一面。”

  小弟顿时惊恐万分。

  仅仅是见过金哥一面,这虎哥就能牛逼轰轰这么好几年?

  那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