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回爱情挽回爱情

就放在里面不动好不好 不想男友从身体里拔出去哥你的好大慢点

2020-07-30 15:58:07 写回复

  应母与方婉儿的目光都落在了夏青身上,见她也是看着她们,应母冷哼一声:“你还不走?还想不知羞耻的赖在这里吗?”

夏青叹了口气,发现自己在应家叹的气可真是多,十六年也没有这么多过,她走上前,蹲下身子捡起被撒落在地上的肉干,一根根捡起来放在怀里。

“少夫人?”见到应母看着夏青那鄙视的模样,水梦真想把夏青拉起来就走,这些东西撒就撒了,还有什么好捡的啊,没看到应夫人眼底的厌恶和轻视吗?水梦忙说道:“少夫人,我们走吧。”

廖嬷嬷虽然气恼应母的所为,但见少夫人这模样,更恼她的这般低贱,还捡什么啊。

“待我捡完了这些就……”夏青的话没有说完,只因此时应母一脚踩在了她所捡的肉干上,夏青抬起了头,看到的是应母眼底报复的痛快。

应母狠狠的将肉干踩了几下后才抬脚轻蔑的道:“你捡啊,捡起来再吃啊。反正你也是个乡下贱丫头。”

夏青缓缓起身,看着应母,重重的叹了口气:“我与应公子的婚事,是爷爷们定下的。你当时应该努力去说服爷爷奶奶将婚事取消,这样的话,也就不会有今天了。”

“你是在说教我?”应母不敢置信的看着夏青。

“我只是想说,既然你无力改变这些事,又不想接受我,那也没有必要这般蛮横无礼,是你本性如此吗?”

言语上没有半分的尊敬,还称她为‘你’?应母突然有种感觉,觉得在这个贱丫头面前,自己竟然成为了她的平辈,她说话的态度,语气,丝毫没有把她当做长辈和应家的主母,这种感觉真让她恨不得上前撕烂了她的嘴。

见应母似乎更气恼的样子,夏青再次蹲下身将应母被踩脏的肉干捡了起来,在应母,方婉儿怒气腾腾又讥讽的目光下,夏青走到了应辟方的面前,将所有的肉干都放进了他的怀里,淡淡说:“鲜肉买来时是10两,我们又花了许些功夫才制成了现在的样子,可被你母亲糟蹋了,你得代你母亲赔我,一共是25两。”

“什么?”应母一听到夏青所说,气得要翻白眼,若不是方婉儿在边上安抚,只怕这会要被气得昏过去了。

望着这双没有什么情感起伏,只有黑白分明让叫人喜欢不起来的眼晴,应辟方也是愣了下才冷声道:“我若是不给呢?”

夏青想了想:“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毁了别人的东西自然也是要还的,你若是不给,那我就留在这里过年吧。”

“什么?”这一次,方婉儿是急了,要是这个夏青真住在应家,那岂不是要和辟方同一个房间,不不,她绝不允许有这种情况出现,忙说:“不就是25两银子吗?我给,我给还不行吗?”

“哦。”夏青轻哦了声就走到方婉儿面前。

方婉儿恨恨的跺了中跺脚,朝身后喊:“秋蛾, 把钱拿出来。”

当夏青见到秋蛾时,觉得有些面熟,又见这丫头一脸愤恨的望着自己,想到这不是老夫人去逝的那天,她因为饥饿而去灶房里,领她去拿馒头又想羞辱她的丫头吗?没想到竟然会是方婉的贴身侍女,这就可以理解那天为什么这丫头要这么做了。

此时,一个钱袋已经塞进了夏青手里,不过不是秋蛾给的,而是应辟方给的。

应辟方臭着一张脸,谈不上不悦,眼底也没什么厌恶之类的,但也可以感觉出心情并不是那么好。

夏青打开钱袋看了看,数了数后转身离开,其中,并没有再看向任何人,包括陆氏还有小辟临。

水梦与廖嬷嬷赶紧跟上。

上了马车时,廖嬷嬷道:“少夫人,您啊方才真应该服个软,这男人啊,最喜欢会撒娇的女人了。”

“是啊。”水梦也说:“您怎么张口闭口就是钱呢,您那么一说,不是让夫人和公子更加不看待咱们吗?”

夏青抬眸看着二人,问道:“我服个软他们就会对我好吗?会高看我吗?”

“这……至少,至少也不会闹得更僵啊。”

夏青一笑:“你们是希望我像陆姨娘那样吗?”

“是啊。”水梦说完,又觉得也不该是,就听得夏青说:“那样结果似乎也是在被欺负呢。”

廖嬷嬷与水梦互望了眼,皆叹了口气,说实在的,她们心里都不知道这少夫人到底是怎

小说文学

么想的,论说的吧,她说的也对,做的也没什么不对,可就是……她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此时,夏青将方才应辟方给的那个小钱袋放在廖嬷嬷手里说:“等回了村里,你让村里在应家做长工的人把这25两银子带去给陆姨娘。”

廖嬷嬷忙说:“少夫人,这25两可不是小数目啊。”

水梦也奇道:“为什么您要帮着陆姨娘?”

“我已经将肉干给了小辟临,这25两银

子自然也是归他的。不对吗?”夏青奇道。

被夏青这么一问,廖嬷嬷与水梦一时说不出话来。

回到了潮水村,日子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层不变的生活,水梦和廖嬷嬷也发现她们家的少夫人根本就闲不下来,喜欢做这做那,帮这帮那不说,还喜欢乱走,有时一天也会见不着人影,先时,她们还以为她发生了什么事,惊得找了一天,后来才知道她竟然瞒着她们偷偷上山了,也才知道家里的那些晒干的肉其实都是她打猎得来的。

说了几次没什么用,气得廖嬷嬷整整半个月没和夏青说一句话,直到一场悍见的大雪突如其来,竟然连续下了一个月,而这一个月内,三人足不出户,在家里烤着火,吃着干肉,廖嬷嬷对夏青的态度才逐渐好转。

“听说外面冻死了不少人。”水梦看着手中的肉干和馒头惋惜的道:“咱们是多亏了少夫人家里存了干粮,要是只是那些米,恐怕也撑不了几日。”

“这样的大雪,已经十多年未曾遇上了。看来今年又会冻死不少人啊。”廖嬷嬷看向正喝着水夏青,愧疚的说道:“少夫人,都怪老奴没有先见之明,还累得少夫人上山守猎以备后患。”

“我们是一家人,哪有累不累之说啊。”夏青笑笑,摸上自己滚圆的肚子:“已经是第六个月了。”

“可不是,再过三个多月啊,您就要生了。”看到夏青的肚子,廖嬷嬷和水梦都喜逐颜开,她们都在心里祈求上苍能让少夫人生个大胖儿子。

听得夏青说道:“这二个月的银子,应家还没送过来呢。这样的大雪,看来要等到下个月了。”

水梦道:“咱们现在也不缺钱,少夫人先把身子养好了才是正事。”他们吃的穿的用的都是自供自足,都不用花什么钱,所以在这钱事上,水梦反倒是不急了,也不相信诺大的应家会来克扣什么的。

夏青看着自己的肚子,六个月的肚子并不大,这孩子也没有怎么折腾她,安静的很,除了偶尔会在肚子里动一下让她感觉到他的存在,真的很神奇呀,看完自个肚子,夏青才看向水梦,笑笑说:“等雪停了,去崔一下吧。”

过了半响,夏青这么一句,水梦与廖嬷嬷一时还真不明白她所指啥,等明白过来时,水梦道:“少夫人是怕应家赖帐吗?这不可……”

夏青问道:“方姑娘应该已经接入应府了吧?”

水梦的声音便嘎然而止了,想到方婉儿,她沉着脸点点头:“正是二个月前的事。”随即她恍然看向夏青:“少夫人是认为这个方氏会针对您?”

夏青摇摇头:“我不知道她会不会针对我,但应家二个月未给我们钱了是事实,所以,等雪停了,咱们就去镇上一趟吧。”

“少夫人也要去吗?”水梦担忧的道。

“我明白了。少夫人想得太周到了。”廖嬷嬷激动的道:“明着少夫人是去讨钱,但其实是给自己和公子制造见面的机会,是吧?”

“是这样吗?”水梦看向夏青,若是在之前或许她也会这般想,但现在,她并不觉得这位少夫人有她们想像中那般重视公子。

不想,夏青却是点了点头,对着二人笑了笑,又拿了根肉干啃着吃。

“少夫人,您早该这么做了。”廖嬷嬷一脸的欣慰。

水梦却还是有着一些不相信:“少夫人,您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夏青肯定的点点头:“是呀。我怕他把我给忘了。”说着轻拧了下眉。

“少夫人,您若是早些时候这样想,或许咱们也不会被流放到乡下来过这样的日子。”廖嬷嬷突然哽咽起来:“老奴就怕您没有这个争胜的心啊。”

“少夫人,”水梦也在边上说道:“您要真是这样想,那真是太好了,这女人啊,有自己的本事固然是好,可若是被妾氏夺了后院的权利,利,会被人笑话啊。”

夏青看着二人,低头想了会,说道:“我最担心的就是欠债的人把债主给忘了。”

廖嬷嬷和水梦皆一怔,欠债的人?债主?什么意思?

夏青没再说什么,又低下头啃她的肉干去了,自从有了身孕之后,她觉得自己很能吃,怎么吃都吃不饱似的。现在,她满心期待这个孩子的出世,要是山那边的爷爷婶婶知道了,也一定会很开心的。

至于廖嬷嬷与水梦说的事么,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这一场雪,下了近四十天才停。

当夏青三人打开屋门准备清理门内门外的积雪时,听到了一片片的哀哭声,放眼望去,村里的人正将一个个被冻死的人抬出来,有大有小,很是凄惨。

水梦见状赶紧挡在了夏青的面前,轻道:“少夫人别看,免得煞到了腹中的孩子。”

夏青平静的站着,安静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别的表情来,半响,她推开了夏青,望着面前的这一切。

“少夫人,这样不好。”廖嬷嬷提醒道。

夏青摇摇头:“没事的,虽然孩子没有出生,但他一出世,便是生活在这个世道里的,看与不看,也就没区别了。我们去帮忙吧。”说着,夏青已挽起袖子,走进了人群里。

廖嬷嬷与水梦皆一愣,忙匆匆追上夏青的步伐。
就在夏青挽起袖子帮村里的人清理着尸体与积雪时,忙碌的村人突然都站着不动,只是望着夏青,目光逐渐变得愤怒。

见他们如此,夏青也停下了动作,转而看着众人。

气氛有些怪异,廖嬷嬷与水梦忙走到了夏青的身边,廖嬷嬷拧眉看着众人:“少夫人好心帮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你们看她们的脸色。”人群突然有人说道。

“是啊,这般红润,哪像是挨饿受冻的人啊。”

“家里一定藏了食物。而我们村却是饿死冻死了那么多的人……”

一个一个说着,逐渐朝夏青三人靠近,村人的脸上不再有往日的详和善意,有的只有愤恨还有藏在愤恨下面的贪婪。

“你们想干什么?”面对村人的逼近,水梦有些慌了起来,只得护住夏青。

望着这一张张面黄饥瘦的面庞,再看着地上不是饿死就是冻死的村人,夏青的眼底没有退意,依然是平静而沉默的望着他们。

“她们家里一定有食物,去把它们搜出来分了。”有人说。

“是啊,是啊。”

“我们快去。”

说着,一群人突然朝应宅里面跑了进去,几十个人瞬间走了个干净。

“那是应家宅子,这些村人竟然敢擅闯?”廖嬷嬷见状,气得要跑过去阻止,却被夏青拦住。

“少夫人?”廖嬷嬷急道:“我们得去阻止啊,要不然这些村民会把家里的一切都砸光抢光的。”

此时,应宅内已传来了东西被倒翻在地的声音。

水梦跺了跺脚:“这些个村民真是禽兽不如,亏平常少夫人对他们这般好。”

廖嬷嬷突然惊呼了声:“糟了,要是被村民翻出咱们晒的菜干和肉干,那眼下的一个月,恐怕咱们也要挨饿受冻了?”

水梦脸色也瞬间苍白了起来,这场大雪下堆出来的积雪少说也有半人高,所有的道路都被积雪覆盖,别说无法去镇上买东西,单是今年入冬的收成都被扼杀在积雪中,虽然雪停了,未来的二个月内肯定会出现饥慌,二个月啊,少夫人怀有孩子……想到这里,水梦就要冲进宅子里,不想被夏青拦住。

听得夏青说道:“干粮已经被我放在了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

小说文学



“少夫人什么时候放的?”廖嬷嬷奇道。

“每次晒干的东西,我都会分不同的地方。”夏青淡淡一笑。

水梦也奇道:“难道少夫人早就料到了有今日吗?”

夏青摇摇头:“我哪有这般神通,只是习惯而已,而且往常年底上山狩猎,猎物总有一些,今年少得可怜,冬眠这般早一定有问题。”

廖氏与水梦二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等会这些村民搜不到干粮就会出来逼问我们。”夏青看着应宅门口。

“逼问我们?逼问我们什么?”好不容易放下的心,水梦又提了起来。

“问我们要食物。”

“岂有此理,要是我们不拿出来呢?”廖嬷嬷愤愤道。

“那他们应该会押着我们去镇上的应府要食物吧。”夏青说得平静。

廖嬷嬷与水梦一听夏青这么说,脸色皆一沉,二人虽然出身农家,但都是极小就被卖身到应大宅子做丫环,又是直接就做了老夫人的贴身丫环,向来锦衣玉食,心思都放在宅内女人家的把戏上,但也是一点就透的人,听夏青这么一说,知道这句话绝非是吓人的。

“少夫人是不是有了应对之策?”水梦急忙问道。

廖嬷嬷也看着夏青,在她们二人心底其实都有些不安,这少夫人只是个十六岁的半大娃子,又没上过私垫,更没见过世面,能想什么法子出来,但这种情况,她们也是第一次碰上,别说法子,连思绪都是乱的。

夏青的神情依旧是那份沉默的平静,她只是转身看着那些被饿死冻死的村民,轻轻道:“死了这么多人已经够了,那些食物应该能让活下来的人渡过这段日子的。”

“少夫人是打算将食物拿出来与村民分享吗?”廖嬷嬷诧鄂的问道。

夏青点点头。

“那怕行不通,这些村民平时看着虽然都很可亲,但真到紧要关头,一旦少夫人将食物拿出来,恐怕会一抢而光。”廖嬷嬷毕竟年长,担心将会发生的事。

“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们不争不抢,稳妥的渡过现下的饥荒。”

“仅凭我们三个人,能行吗?”水梦心中所想与廖嬷嬷相同,这个少夫人虽然平常与村人都有点头之交,可毕竟年幼,

小说文学

服不了众啊。

此时,冲向应宅的村民已有大部分人已空手走了出来,看到站着的夏青三分,都冲了过来,每个人脸上都气势汹汹,看着夏青就像看到了仇敌那般。

已有一个村民指着夏青怒问:“食物呢?”

“快说,藏哪里了?”

“快说啊?”

出来的村民纷纷将夏青三人围住,一个个逼近夏青,眼底有着因饥饿而流露的贪婪,见夏青只是沉默的回视着他们,看着夏青的目光由期待变为了可怕的愤怒,有几个甚至拿起了地上粗大的干枝。

“若交不出来就把她押到镇上的应家去交换食物。”有人喊道。

&

ldquo;不错。”

“少夫人?”廖嬷嬷与水梦心中皆有些害怕,看向夏青,后者神情没有半点慌恐,仿佛早就看过了这一切似的,在村人又逼近了她一步后,夏青淡淡开口:“这一场雪,咱们村死了二十五位老人,十五个壮年,还有二十个孩子。这些孩子,分别是李家的二儿,风家的长子,张家的小儿,赵家的……”

随着夏青一句一句的说来,这些本是要抓夏青的村人都愣了下,有几户人家说到了自己已饥死的孩子,都忍不住呜咽的哭了起来。

夏青转身看向那些被排列在一起饿死的民众,大声的道:“十五位老人分别是孤寡的牛爷爷,与孙子做伴的任爷爷,还有李家的爷爷……十五个壮年,有五个孝子的名声远近有名,有三人即将在年底成亲……”

村人都不可思议的看向夏青,饿死,冻死的这么多人中,有些人连他们都不认识,可这应家少夫人却都知道。

廖嬷嬷与水梦也不敢置信的看着夏青,她们的少夫人什么时候这般神通了?

夏青看向脸部都有些动容的村人,又说道:“死的人最多的是老幼,老的老,小的小,他们是我们村里不管是身体还是能力都最差的,如果我有食物,第一个要分发的,是小孩,再来是老人,最后才轮到村里的壮年,”夏青回身看着神情已颇有软化的民众:“你们可愿意这样分配?”

“你,你有食物?”有人欣喜的问。

夏青点点头,肯定的道:“我有。但我担心你们在这样的气势下会哄抢而光,更大打出手,为了食物互相残杀。”

“这怎么可能?”有人道:“我们村向来团结……”

夏青截断了这人说的话,只道:“你们方才不就是想这样对我吗?”

那人脸色一僵。

“别说听你的分配,只要你能拿出食物让我们不饿死,我们甚至可以让你当村里的大族长。”一年长点的人说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符合:“是啊,是啊。”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活着更好呢?

“我不想做什么大族长,只希望大家能平安度过这次天灾。你们跟我来吧。”说着,夏青在廖嬷嬷与水梦耳边说了几句话,就带着众人又回到了应宅里。

让所有的人都没有料到的是,夏青竟然将干粮放在了应家放应家列祖的牌位祠堂内,祠堂,那是一个家族或是村最为不可让人侵犯的地方,这种风俗在乡下每个人的心中都深根固底,要是谁冲犯了一族的祠堂,那不仅是不道德的,也是会让整个家族蒙羞甚至受到

诅咒,所以,村里翻遍了应家所有的地方,也没有人敢来祠堂找。

当一筐晒得如柴般干的干肉被搬出来时,村人的眼晴都放光了,每个人都吞了口口水,有几个人甚至已对着箩筐伸出了手,不过就在夏青从箩筐内干粮底拿出一把砍柴的砍柴刀平静的看着这些想来抢食物的人时,这些人又嘿嘿笑着退开了。

“哇,还有米和菜干啊,娘亲,你快看。”一个眼尖的孩子看到了从灶房走出来的廖嬷嬷手中木盆中端着的菜干和米。

而水梦也从柴房拿了许些的柴出来放在院子里,开始升火。

村人纷纷用舌舔着唇,咽着唾沫,渴望而贪婪的看着廖嬷嬷抓了无数的雪放到铁锅里化成水做汤,当火点燃的时候,雪迅速的化成了水,也将菜干和大米泡开,菜香和米香一点点的溢开。

虽然都答应了夏青不乱,但也早已有人等不及,香味陈陈飘来时,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上前抢干肉,一见有人要动手,其余的人也安奈不住了,只是他们这脚才一动,一只箭就射在了离干肉最近的那人脚边。

不知何时,夏青的手中拿了一把箭,此刻,箭枝又上了弦。

“你想干嘛?”一满脸凶相的壮年走出来,双手抱于胸前,凶狠狠的瞪着夏青。

夏青回视着他:“你又想干嘛?”

这壮年冷哼一声,对着院子中众多的村人说道:“大家想想,这么多干粮,她先前不拿出来,死了这么多人才拿出来,这个人定不安好心。我们别听她的,先把肉抢了放在怀中才最安全。大家快抢。”

他的话音刚落,杀猪般的叫声就响起,夏青的一枝箭正射中男子迈开的脚背,当夏青再次箭上弦时,她瞄准的是男子的心口。

这举动,吓了村人一跳,也将在煮粥的廖嬷嬷和水梦吓得不轻,少夫人手中的箭是她自己做的,平常用在山上射射野物,她们也没想到竟然少夫人会来射人,同时心中也惊惧,怕会惹怒了村人,后果不堪设想。

果然,夏青虽然说嫁入了应家, 但对整个村子里的人来说毕竟是个外人,这会,这些人脸上个个愤怒。

夏青开口,声音依旧那样平静,但神情却是满脸肃杀:“这里的食物哪怕大家省吃,也只能吃三天,如果你们一哄而抢光,快的人抢到多,慢的人抢的少,有的人甚至抢不动,我问你们,抢到干粮的人会分给没有抢到的人吗?”

简简单单的一个会字,愤怒的村人却没有一个回答得出来。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