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回爱情挽回爱情

宝宝乖乖坐上来好不好 王爷的欲妃h口工漫画全孕妇乳全彩

2020-07-31 09:50:15 写回复

 

  今日是陆老爷子八十岁寿诞。

  他是陆辰九的爷爷,也是陆氏集团的总创始人。

  而他更是整个陆家唯一真正待苏黎好的人。

  苏黎刚准备出门,就接到了婆婆李文娟的电话,“苏黎,如果你不想你爷爷在八十大寿上一口气咽过去,那天早上的事情,你最好在他面前只字不提!”

  苏黎冷哼。

  原来她李文娟也有害怕的时候。

  “还有,辰九他小叔回来了,你让辰九也早些回来,不许迟到!”

  苏黎敛眉。

  陆辰九的小叔,陆宴北?

  他回了?

  听说这位从未谋面的小叔,虽不过才三十二岁,却已在欧洲经济市场缔造出了一个又一个商业传奇。

  媒体们抒写他的时候,总用‘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诡谲风云’、‘铁血手腕’、‘神秘莫测’等等这样的词汇来形容他。

  有一位交往多年的未婚妻,两人已经共育一子,只是不知什么原因,却迟迟未完婚。

  而这位小叔的相貌据说更是绝尘亦倾城。

  说起陆家,可也不得不提,虽是豪门望族,但也并非人丁兴旺。

  老爷子膝下也就两个儿子,其大儿子就是陆辰九的父亲陆宴鸣,这些年一直由他掌管陆氏集团,却不想两年前惨遭奸人投毒,险些送命,后来虽抢救及时,但也遗憾成了长眠不醒的植物人。

  而老爷子的第二个儿子便是这神秘诡谲的陆宴北了。

  说实话,对于他,不单是苏黎,其他所有陆家人对他都了解甚少,甚至还有人传出陆宴鸣被害一事就出自于他之手。

  不过,传言到底只是传言,两年过去,这事儿始终也没有个定论。

  但不知他这次回来,是不是与这事儿有关。

  待苏黎开车赶到陆宅的时候,正厅里已经坐了好些人。

  老爷子在屏风前的正席位上坐着,他虽年事已高,须发皆白,但容光焕发,精神抖擞,看得出来今日心情甚好。

  苏黎忙上前为他老人家献上礼物,“爷爷,生日快乐,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坐在老爷子右方的李文娟刻薄的插了句嘴,“苏黎,你说你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有什么用?你爷爷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让你给他添个小曾孙子,可你看看你,这都到我们陆家多少年了,肚子却一点动静都没有,真是不争气!”

  苏黎知道这话是婆婆故意说给老爷子听的。

  不过好在老爷子并不买她的账,“文

小说文学

娟,这种事你单怨小黎也没用,辰九呢?我看他最近可没少上那些八卦周刊,怎么着?跟小明星们闹得连爷爷生日都忘了?”

  “那怎么能?他肯定马上就到了。”

  李文娟赔着笑脸。

  心里却也在着急着,自己这儿子为何迟迟还不见现身。

  今儿是老爷子寿诞不说,重点是老爷子的小儿子陆宴北回来了,他陆辰九要再不来老爷子跟前敬敬孝道,恐怕这继承权当真要旁落他人之手了。

  “苏苏?”

  忽而,厅中响起一道傲娇的小奶音。

  嗯?

  这声音听起来很是耳熟啊!

  苏黎顺着声源望去,就见一奶白的小娃娃背着一个美国队长的小书包朝她小跑了过来。

  “……小恶魔??”

  苏黎诧异极了,“你怎么会在这?”

  今儿的小恶魔居然还正儿八经的穿了一套黑色小西装,脖子上别着一枚精致的小领结。

  还别说,真活脱脱一位小绅士呢!

  小恶魔仰高脑袋看着她,圆溜溜的大眼睛黑得发亮,“这话该我问你才对,你怎么会来我爷爷家?”

  “你爷爷家?”

  苏黎更懵了,这什么个情况?

  “陆璟宸,去洗手,一会准备开饭。”

  忽而,一道低沉的嗓音,透着不容置喙的威严,在苏黎身后不远的距离处响起。

  苏黎闻言,一怔。

  为什么她会觉得这声音……莫名熟悉?!

  她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却在见到沙发上男人那张俊美无俦的面庞后,彻底惊住。

  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这……这不正是那天晚上与自己在梦中痴缠的男人吗?

  也是那日无意中在公司相遇的神秘大亨。

  他……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今日为何也会出现在这?

  男人似乎感觉到了苏黎震惊的目光,他这才从手中的财经报中拾起头来,看向苏黎。

  目光淡淡,神色平静自若,宛若在此之前两人从不相识。

  倒是苏黎,被他一盯,瞬时乱了心神。

  “小黎,你与璟宸认识?”

  老爷子颇为疑惑。

  “啊……是,认识。”

  苏黎忙折回头看向老爷子。

  心绪却还完完全全停留在身后男人的身上。

  “那你也认识宴北?”

  “啊?”

  宴北?哪个宴北?陆宴北?

  小恶魔似乎是看出了苏黎的慌乱与窘迫,他用下巴比了比沙发上的危险男人,“喏,他就是陆宴北,我老爸!”

  最后三个字,小恶魔分明是骄傲的口吻。

  可苏黎的脑子里却只剩“嗡嗡嗡——”一阵机械的声响。

  老爷子的声音犹在耳畔响起,“他就是爷爷的小儿子宴北,按辈分来说,小黎,你还得管他叫一声小叔呢!”

  小……小叔?!

  苏黎浑身都开始不争气的盗汗,尤其在对上男人那双讳莫如深的黑眸,那天夜里的暧昧景象瞬时如同放电影一般从记忆中鱼贯而出。

  她缠着他,一声一声‘老公’的叫着。

  她说她疼,让他温柔些。

  她甚至还主动……

  主动伺候他!

  苏黎万万没想到,自己那日稀里糊涂睡下的绝色男人,不单单是传说中的那位商业巨鳄,更是…&hellip

小说文学

;

  更是陆辰九的亲叔叔!!

  完了!

  如果可以,她恨不能挖个洞直接把自己给埋了。

  老天爷这是在跟她唱

哪出戏呢?
“宴北,她就是辰九的媳妇,苏黎。”老爷子向陆宴北介绍着苏黎。

  “是吗?”

  陆宴北讳莫的目光盯紧苏黎,唇线轻启,“幸会。”

  简单两个字,却让苏黎心慌不已。

  “爷爷,我先带璟宸去洗手。”

  苏黎完全不敢再看他,匆忙找了个借口,抱着小恶魔落荒而逃。

  陆宴北看着她慌不择路的身影,眯紧了寒眸。

  那日主动勾引他的时候,可浑身是胆!

  现在反倒怕了?

  “宴北,小黎怎么和璟宸会认识?”老爷子奇怪的问陆宴北。

  “这点我也不清楚。”

  所以,近日里他儿子口中念念叨叨的那个‘苏苏’,居然就是她?

  “宴北,你太严肃了,小黎看起来都很怕你的样子,一会儿你见到她可别再绷着个脸了。”

  陆宴北“嗯”了一声,凌厉的轮廓线却越发绷紧了些分。

  怕他?

  他看着怎么那么像是做贼心虚呢!

  苏黎抱着小璟宸进洗手间的时候,思绪还一直神游在外。

  怎么会这样呢?

  她睡谁不好,居然把陆辰九的亲叔叔给睡了!

  疯了,疯了!

  可苏黎一想到自己满身吻痕来自于这位长辈之口,她脑海中登时只冒出四个字来:为老不尊。

小说文学



  “哎呀——”

  苏黎本想去试试水温,手指才往水龙头下一伸,就被烫得即刻收回了手来。

  思绪这才逐渐回笼。

  “怎么了?被烫着了?”

  小恶魔心急的抓过她的手认真的检查了一遍,又放到自己嘴下,“呼呼——”了两口,这才抬头担心的问她,“还疼吗?”

  苏黎没想到这小恶魔居然也有如此暖心的一面,她有些被感动到了。

  “不疼了。”

  苏黎摇头。

  被他“呼呼——”了两口后就好像什么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小恶魔似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又不是孩子了,怎么还不会照顾自己呢?”

  被他这么一‘教训’,苏黎当时真有种萌蠢的自己被男人呵护的既视感。

  她有些好笑,眯了眯眼儿,忍不住逗他,“小恶魔,你干嘛突然对我这么关心?”

  小璟宸似乎没料到她会突然这么问,小耳根子微微红了一圈,松开了她的手来,“不管怎样,我好歹也叫过你一声‘妈’,关心关心你很奇怪吗?”

  “别,你这一声‘妈’我可受不起。”

  就他那一声‘妈妈’,导致她直接成为千夫所指的恶人。

  再者,他爸是何等角色,她可不敢肖想半分。

  小恶魔“哼”了声气,“我才不要你给我当妈妈呢!”

  他想要的是……

  给他当老婆!

  不过这话,小璟宸暂时只敢偷偷放在心里想。

  苏黎心虚的摸了摸自己鼻子,一想到自己那夜偷偷摸摸把他老爸给睡了,她心里多少是有些愧疚的。

  毕竟那男人是有未婚妻的,而他的未婚妻还是这小恶魔的亲妈。

  哎!

  苏黎懊恼的抓了抓脑袋。

  想不到自己在唾弃小三的时候,竟也当了一回小三。

  实在太可耻了!

  而他陆宴北也果然如同苏薇告诉自己的那般,是个花心大萝卜!

  明明在有未婚妻有儿子的情况下,居然还睡她?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天晚上他可没喝酒。

  果然啊!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一点都经不住女人的诱惑。

  “咚咚咚——”

  两人才刚洗完手,外面响起三道敲门声。

  紧跟着,一道低沉浑厚的嗓音,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场在门外响起,“陆璟宸,洗完了手就出来,不许玩水。”

  是小恶魔的爸爸,陆宴北。

  苏黎心尖儿一紧。

  小恶魔走去门口,踮脚开门。

  仰高头,看门外挺拔如松柏的陆宴北,“爸爸,我们没有玩水。”

  陆宴北魁梧高大,逆光伫立在门口,暗影俯下,把苏黎与他脚边的小家伙强势笼罩。

  那一瞬,苏黎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

  即便这个男人注意力完全不在她身上。

  陆宴北“嗯”了一声,低眸看小璟宸,“你爷爷找你有事,让你过去一趟。”

  “嗯?”小璟宸疑惑的眨巴着大眼睛。

  “你去了就知道了。”

  “好。”

  小恶魔牵过苏黎的手,“苏苏,我们走。”

  “你爷爷让你一个人过去。”

  陆宴北扣住了苏黎的胳膊,一脸严肃的看向儿子。

  小璟宸转了转眼珠子,似认真的想了一想,“好吧!苏苏,那过会我再来找你。”

  说完,小恶魔就独自往厅里去了。

  苏黎才想要挣开陆宴北的禁锢,哪知,他忽而一步上前,将她逼回了身后的洗手间里,而后,“砰——”的一声,阖上了身后的木门。

  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他们俩人。

  苏黎呼吸收紧。

  离他太近,甚至能嗅到他身上那清冽好闻的味道。

  “解释!”

  陆宴北居高临下,气势逼人,凌厉的目光从上至下锁住她,压迫感十足,“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

  果然,他还是认出了自己来。

  苏黎稳了稳心神,吁出一口气后,诚心向他鞠躬道歉,“对不起,那天晚上确实是我的错,我喝多了,所以……”

  “所以这就是你主动上门勾引自己丈夫小叔的好借口?”

  陆宴北魁梧的身躯如泰山压顶般朝她逼近。

  苏黎吓得用双手抵住了他的胸膛,步子连连往后退了两小步,“小叔,我觉得你好像误会什么了 。”

  “小叔?”

  陆宴北目光微凉,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如果我没记错,那天晚上你叫的可是‘老公’。”

黎:“……”

  那夜,她稀里糊涂的误以为眼前男人是自己的丈夫陆辰九,所以她才一直唤他作‘老公’。

  如今想起,苏黎早悔得肠子都青了,只恨不能一口咬断了自己的舌头才好。

  她故

意无视了陆宴北的这番话,只低下头自顾自解释:“第一,我没有主动上门勾引的意思,我并不知道那别墅里有人。第二,如果我知道你是陆辰九的叔叔,哪怕是给我一百个胆子,一千个胆子,我都不敢那么对你。第三,我和陆辰九的婚姻已经到了尽头,不过只剩了财产分配而已,另外……”

  说到这,苏黎紧张的抿了抿唇,斟酌了一下,抬起眼眸,对上陆宴北飓风般的深眸,“另外,我不觉得小叔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在这教训我,毕竟你那天晚上的表现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那天我好歹是喝醉了酒,可你呢?如果我没记错,你应该是清醒的吧?既然你清醒,为什么还要碰我呢?”

  “你还有理?”陆宴北危险的挑高眉。

  “不敢。”

  苏黎低下头,“但我说的也是实话。”

  说到这,她又顿了一顿,紧张的咽了口口水,小声嘀咕:“要不是小叔你……为老不尊,我也不至于这么热的天还……还系着丝巾出门……”

  “为老不尊?”

  陆宴北眉心隐忍的突跳了几下,“贼喊捉贼的本事倒不小!”

  陆宴北说着,微仰下巴,长指利落的挑开了衬衫领口。

  登时,一大片古铜色胸肌坦露而出。

  “你干什么?”

  苏黎吓得后退两步,羞赧的别开了脸去。

  陆宴北忽而探手,霸道的将她往怀中一带,另一只手攫住她的下巴,强行掰过她的小脸,让她直视自己的胸膛,“看看你自己的杰作,如果你身上那些是‘为老不尊’,那么我身上这些呢?你就是这么‘敬老尊贤’的?”

  “……”

  苏黎瞠目结舌。

  一张小脸蛋瞬时涨得通红,像是有血随时会滴出来一般。

  “这……我……”

  她语无伦次,说不出一句话来。

  最后,实在因为太羞耻的缘故,她踮起脚,手忙脚乱的替他把胸前的纽扣又一一给完整的扣上了。

  陆宴北低眸看她。

  似乎没料到她会突然有这种‘掩耳盗铃’的笨做法,漆黑的眸仁深重几许。

  箍着她腰际间的猿臂收紧了力道。

  苏黎面红耳赤的想要挣开他的手,哪知,洗手间的门就在这时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

  “老爸,你骗……呃……”

  门外,小璟宸话还没说一半,就扼住了。

  苏黎和陆宴北似乎都有些被忽然闯进来的大电灯泡给惊到。

  只是,面对苏黎的仓皇无措,陆宴北却显得从容淡定许多。

  他放开了苏黎。

  转身睥睨门口的儿子,“我有没有教过你,进门前得先敲门?”

  小璟宸:“……”

  苏黎:“……”

  论厚脸皮,苏黎只服这位新晋小叔!

  都这时候了居然还能先倒打一耙再说。

  “老爸,你刚和苏苏在抱抱?”

  “没有。”

  某父亲脸不红心不跳作答。

  倒是一旁的苏黎,一张脸早已红得有如煮熟的虾子。

  “你还狡辩,我刚刚可都看见了。”

  小家伙不满的瞪着他老爸。

  “看见什么了?”

  陆宴北被‘冤枉’也有些不高兴了。

  他拉下了脸来。

  “看见你对苏苏耍流蛮!”

  苏黎:“……”

  这两人能不能小点声?生怕别人不听见?

  陆宴北不悦的瞥了眼腿边胳膊肘子往外拐的儿子,“耍流蛮的人不是我。”

  “不是你?难道你要说是苏苏先对你耍流蛮的吗?”

  他才不信呢!

  “难道不是?”

  陆宴北凌厉的目光越过儿子,最后落回到了苏黎的脸上。

  这话分明是在问她。

  苏黎假装不知,“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俩慢慢聊。”

  她匆忙找了个借口就遁了。

  一颗小心脏儿因紧张还在“噗

通噗通——”狂跳不止。

  真不敢想,如果刚刚推门进来的不是小璟宸,而是其他人怎么办?

  苏黎咬紧了下唇。

  为什么她现在有种背着人前与陆宴北干坏事的错觉?什么鬼啊!要死的!

  “老爸,你为什么要骗我?刚刚爷爷根本没有找过我。”

  苏黎才走,陆璟宸就揭穿了他老爸的小把戏。

  “是吗?那可能是我听错了。”

  某父亲双手抄兜,仍旧回答得脸不红心不跳。

  一脸坦荡荡。

  小恶魔不满的挤了挤小鼻子,“老爸,你该不会也喜欢苏苏吧?”

  陆宴北微挑眉,“什么叫‘也’?”

  “我喜欢她!”

  陆宴北嗤笑,“你眼光可真够差劲的。”

  “这点随爹。”

  小恶魔一点都不惯着他爸,反唇相讥。

  陆宴北特想把跟前的儿子当皮球踢出去。

  “老爸,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小恶魔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陆宴北鄙夷的瞅了他一眼,“你别想了,她的年纪够给你当妈的了。”

  “看吧!你果然在打我苏苏的主意!”

  “我没有。”

  “你刚都说要让她给我当妈妈了。”

  “……”

  他刚是这意思吗?

  陆宴北扶额。

  果然,代沟真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