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回爱情挽回爱情

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 肉肉小短文300字左右别急妈会给你日

2020-07-31 10:26:12 写回复

    紫罗兰别墅。

  一张报纸被粗暴的甩在罗依茗脸上。

  “叶太太,这就是你费尽心思嫁给我的真正目的吗!”

  叶兆琛阴眉冷语,眼里盛满了怒火和鄙夷。

  罗依茗抓

起报纸,顿时被上面醒目的一行大字震惊到话都说不出。

  【豪门太太深夜私会夫家小叔,放浪成性!】

  叶兆琛毫不怜惜地薅起她的头发,疼的她忍不住大喊:“是我这个做丈夫的满足不了你,竟敢去外面找男人!而且还是我的小叔!”

  看着报纸上那两道相拥走进酒店的背影,的确像是她和叶朗,可她从来就不曾记得自己做过这样的事情,何况对方是她老公的小叔!

  “我发誓照片上的女人绝对不是我,兆琛,你要相信我……”

  罗依茗两手抓着他的手腕,借此来缓解头皮上传来的剧痛,半睁着眼睛解释道。

  可盛怒之下的叶兆琛哪里会相信她的话,今晨照片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就已经派人去验过了,没有一丝P过的痕迹,完全就是真实的照片。

  “五年前你就是用这种手段逼我娶你的,难保这次不是你故技重施!怎么?因为我不爱你所以要攀上另一个高枝了吗?”

  报纸上的照片与五年前的照片重叠,同样的背景,同样的剧情,只是男主角是他。

  为此,叶家为了保全独孙的名声,强迫自己迎娶罗依茗。

  要不是中了这个女人的奸计,他也不会娶了一个不爱的女人,更加不会辜负了他喜欢的女人!

  “真的不是我,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罗依茗自知再多的解释他也不会相信,可这么重大的罪名她怎么能认!

  “兆琛,你

小说文学

先放开我好吗,我好疼……”

  头皮几近麻的失去痛觉,她却怎么都掰不开他的手。

  叶兆琛无视她痛苦到纠结在一起的五官,反而更加大力的拽着她的头发,将她扔到餐桌上。

  罗依茗重重摔了过去,膝盖磕到桌角,顿时一片淤青。

  然而他却半点怜香惜玉之情都没有,粗暴的抓住她的脖子将她按了下去,站在她两腿之间。

  “看来我对你还是太过温柔,竟然还有精力去跟别的男人做,不把你弄到下不来床,别人还以为我叶家少爷不行!”叶兆琛暴虐的撕掉她的衣裙,毫无预兆地进入。

  罗依茗疼的倒吸一口气,拼命嚷着:“啊,痛——!”

  “在我这里喊痛,在叶朗那里喊的什么?是不是喊爽啊?!”

  一想到这女人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浑身的怒火莫名被点燃,心口仿佛正凝聚着要爆炸一样,难受的要命。

  原本还觉得她身世可怜,又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他身后十多年,现在看来完全是他瞎了眼!这女人根本就是个荡妇!设计勾引他不说,又勾引他的小叔,简直千夫所指,恶心至极!

  “不是……我从来……没有跟叶朗……做过……你相信……相信我……”罗依茗被他撞得连话都说不清楚,后背又摩擦着坚硬的餐桌,只觉得痛的快要窒息了。

  “还敢说没有,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我叶兆琛被自己小叔带了绿帽,这笔账我可要好好跟你清算!
  清晨,罗依茗在浑身酸痛中苏醒,一睁开眼睛就听见屋外娇嗔到令人作呕的声音。

  又是那个许晴晴在跟叶兆琛撒娇了。

  她就是他口中那个五年前辜负了的女人。

  碍于叶家长辈的面子,他一直将她养在外面,只是这女人每日来这里的次数堪比回家了。

  “兆琛,你是不是对她日久生情了?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我……那我还是走好了!就当我这十二年爱错了人!”许晴晴故作委屈的样子,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噘着嘴哭诉,没有半点要离去的样子。

  这是她惯用的筹码,用以换取叶兆琛的愧疚,只恨这个男人不仅瞎了眼也瞎了心,将她这惺惺作态的模样当作楚楚可怜。

  即便看不见她那影后一般的演技,罗依茗也能想象得到此时的她是怎样一副尊容。

  罗依茗在房间里暗暗握拳,若不是因为许晴晴手中握有筹码,自己早就出去跟她对撕了,哪会让她这个小三成天跑到正宫家里来讨宠爱。

  她走进浴室,打开花洒,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近在耳边的水声却也挡不住叶兆琛一记重击:“别瞎想,我不会对罗依茗那个荡妇生什么感情,跟她做不过是为了生个孩子来堵住叶家的嘴,其它一概没有。”

  “别再说什么要走的话,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将罗依茗那个荡妇踢出去,光明正大娶你进门!”

  一口一个荡妇,像一把把刀子插进罗依茗的心口。

  罗依茗闭上眼睛站到花洒下面,水珠劈头盖

小说文学

脸砸了下来,而随着流水淌下来的,不只有她的泪,还有她的血,以及偏爱叶兆琛十二年的执念。

  她终于明白,无论她有没有出轨,叶兆琛都巴不得那篇报道是真实的,这样就能让叶家长辈扫她这个孙媳妇出门,好和真正爱着的女人长相厮守。

  八点半的铃声响起,叶兆琛按时出门去往公司。

  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罗依茗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白色塑料药瓶,瓶身的标签已经撕了下去,但她

却清楚的知道这是什么。

  每次和叶兆琛做完,她都会吃上一片。

  药片刚一咽下,房门便被人从外踢开。

  那个刚才还哭唧唧的女人就趾高气昂的站在门口,两臂抱胸勾唇看她,眼底全是愤怒。

  “罗依茗,你还真是有手段!出轨这种事都没能让兆琛和你离婚,竟然还滚了一晚上床单!不管你这个小骚货到底使了什么狐媚招数,趁早给我收起来!别忘了我们之间可是有着约定的!”

  &

小说文学

ldquo;不能给叶兆琛生孩子,我没忘。”罗依茗淡然的说道,面色冷漠而疏离,甚至有一丝反感。

  “你记得就好,别忘了那个女人可在我手里,如果你敢不听我的话,我立刻让她死无全尸!”许晴晴看见床上一片凌乱,顿时火气升腾,怒瞪着面

前冷若冰霜的罗依茗。

  该死的女人!明明是个万人嫌的臭虫,还敢在她面前摆这种高傲的姿态!

  “你!滚过来,给我舔鞋!”
 罗依茗低眸瞥向她,淡淡的将手中药瓶放回原位,一步步向她走过去。

  正当许晴晴得意洋洋的伸出脚时,没想到她却径直略过她,若无其事的出了房门!

  “你给我站住!”许晴晴尖嗓高声,如噪音一般穿透耳膜。

  她暗自皱了皱眉,停下脚步。

  “叫你给我舔鞋,没听到吗?”她又重复一遍,只是这次的怒气更加明显。

  罗依茗转身向她,虽是低着头却并不比她弱半分:“我不是你的狗,不需要听你的命令。”

  “难道你不担心那个女人?”许晴晴上扬的语调带着威胁,“我可有的是办法让她生不如死!”

  “你敢伤害她一下,我就怀上叶兆琛的孩子,并且告诉爷爷他把你养在外面,看到时候是谁死的比较惨。”

  “你——!”一听见她要向叶老告状,许晴晴当即就软了下来,气愤的狠狠瞪了她一眼。

  要是真让那些老头子知道她的存在,肯定会为了叶家的名声暗中把她做掉!

  罗依茗不再理她,进到厨房开始做早餐。

  叶家的佣人从来不将她当作女主人,即便看到了也是装作没看到的样子,只因为她不受叶兆琛的宠爱,所以无论是洗衣做饭全部都要她自己来做,而他们反倒是对许晴晴殷勤的很。

  早饭还没吃完,罗依茗就接到了叶老发来的短信,她虽然早就想到会有这一刻,可真正点开的时候心里仍旧忐忑不定。

  短信很简洁,只有四个字:马上过来。

  叶老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也看不出生气的痕迹,这才是最让罗依茗担心的。

  她赶紧起身上楼换了一套得体的衣服,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赶往叶家老宅。

  她不怕与叶兆琛的小叔叶朗当面对质,她只怕再多的解释也被当做狡辩,无人相信。

  车子驶进老宅,她的紧张忐忑也愈发浓烈,不曾想下车之时身后竟突然冒出一道人影,身形笔挺,面庞邪魅。

  正是叶朗!叶兆琛的小叔!

  罗依茗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快步走进老宅,叶朗也紧跟着她身后。

  见到两人同时进来,叶兆琛顿时一脸阴郁。

  叶老也直接将报纸被扔在桌上,占据了版块近一半的暧昧照片映入众人眼帘:“给我个解释。”

  虽然罗依茗昨晚就已经见到,但此刻被暴露在明面上还是让她心有余悸。

  叶朗只瞥了一眼,轻描淡写的回答,“就是他们写的这样,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罗依茗顿时震惊地望着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而原本一直没说话的叶兆琛早已戾气缠身,一双阴蛰的眼几乎要将报纸烧出一个洞来。

  “贱人!”

  罗依茗脸色一白,摇着头解释:“这篇报道不是真的!”

  转而又颤抖地怒视着叶朗:“小叔,你怎么能说谎呢!你告诉大家,这篇报道根本就是凭空捏造,我从来没有跟你去过什么酒店,也没有做过任何伤风败俗的事情!”

  叶朗却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完全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转身就往楼上走去。

  罗依茗心中一急,连忙去拦他,却不想被他撞开,跌倒在地,而她口袋里的东西也在这个时候摔了出来。

  叶兆琛一眼就看到了,脸色顿时大变,冲着她怒喝道:“这是什么!”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