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回爱情挽回爱情

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 同房交换4p好爽啊~轻一点来,肉岳 太深了-上次

2020-07-31 10:26:15 写回复

  昏昏沉沉。

  江雨琪再次醒来,已经躺在了满是消毒水的病房。

  她的颈脖上,缠着厚厚的纱布。

  “以死相逼?你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韩亦博的声音从床侧传来。

  江雨琪身子一僵,眼泪无声地往下淌落。

  “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她无力地握紧拳头,手背上的针管已经溢出鲜血。

  韩亦博垂着眼帘,没人看得清他眸中的情绪:“仇人的女儿。”

  他的话像砸碎了的冰渣,让她千疮百孔。

  江雨琪的睫毛不可遏制地轻颤着,再也说不出话来。

  手机铃响,韩亦博接起电话。

  “怀孕了?我马上过来。”韩亦博微顿,表情迅速变得柔和。

  他挂断电话,眼神微闪地看了江雨琪一眼,随后转身离去,徒留一屋冷清。

  他曾给过她的柔情,如今都给了电话中的女人。

  怀孕——

  短短二字,仿若一道闪电在江雨琪脑袋里炸开了花。

  他们才刚结婚,他却让别的女人怀孕了……

  也是,这段婚姻只是他忍辱负重用来复仇的工具,根本就不算什么。

  江雨琪自嘲笑出了声,眼神支离破碎。

  待输液完,她不顾医生的劝说直接出了院,然后去了父亲所在的中心医院。

  江母见江雨琪空手而来,憔悴的面容透着一丝不悦。

  “钱呢?你不是说找韩亦博拿钱来吗?”

  江雨琪咬着下唇,竭力忍住眼眶中的泪水。

  “他……太忙……”无论如何,她都做不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再给家里雪上加霜。

  “医生说了,卡里的钱只够今天的医药费,再不筹钱来,你爸……”江母捂住嘴,声音哽咽。

  江雨琪身体一晃,母亲的话犹如巨石压在心口,让她喘不上气。

  江雨琪收敛情绪,低声下气地去求助父亲的好友,但世态炎凉的局面让她毫无办法。

  走投无路之下,她只能迈出最后一步,去那吃女

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夜总会。

  江雨琪刚换上公主服,领事的刘姐将她推进了一个豪华包厢。

  “不是要钱吗?这里头几个公子哥都是出手阔绰的大腕儿!好好表现!”

  江雨琪刚进包厢,男人们像看猎物一样直直盯着她。

  “这不是海城前首富千金吗?居然出来卖了?”众人议论纷纷,眼神变得肆无忌惮。

  江雨琪站在门边局促不安,余光扫到角落处居然坐着的韩亦博!

  她怎么也没料想到,自己被逼绝境还会遇到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

  他为什么也会在这里……

  江雨琪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穿得如此狼狈。

  可那个男人神情冷漠得如同腊月寒冰般蚀骨,丝毫没有在意她。

  心,一抽一抽地闷疼。

  一个眼镜男在韩亦博耳边窃窃私语,眼神时不时看向江雨琪。

  “随你们。”韩亦博将手中的酒杯往桌上重重一砸,没人知道他此刻的心情。

  他话音刚落,男人们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亢奋不已。

  “江小姐,你脱一件衣服,我给你一万!”眼镜男扬起手中的钱,不怀好意地起哄。

  韩亦博的脸色黑沉得厉害,却没有出声阻止。

  他要看看这个女人,可以为了钱下·贱到什么地步……

  众人笑得放荡和不羁,谁都想看看曾经冰心玉洁的江雨琪,为了钱可以怎样践踏自己的尊严。

  “你把裤子脱了,爷给你五万!”

  “你们猜是粉的还是黑的?”

  “哈哈哈哈……”

  江雨琪的瞳孔急剧收缩,这二十多年来,她何曾受过这种屈辱!

  她看着一声不吭的韩亦博,心底最后一抹微弱之光彻底泯灭。

  是要有多讨厌她,才会这般放纵他人对自己的侮辱……

  正在这时,眼镜男大步朝江雨琪走来,肥腻的手直接往她腰上摸。

  “啪”她想都没想,直接狠狠扫了他一耳光。

  眼镜男被打得一时半会没回过神。

  “韩亦博,你当真要他们这般羞辱你妻子吗?”她高声质问角落抽烟的男人。

  众人声顿,纷纷看向韩亦博。

  韩亦博大口吞云吐雾,抬手揉了揉光秃秃的左手无名指。

  他的举动,说明了他的态度——

  他不承认这个妻子,也不承认那段婚姻。

  众人一阵唏嘘,眼镜男也回过神恼羞成怒,将江雨琪粗鲁扯到怀中。

  “妈的!韩少都不要你这女表子了,还想装清高,老子弄死你!”

  眼镜男当着韩亦博的面,大手将江雨琪刚盖住腿根的裙摆直接撩了起来!

  “嘭!!”

  一声巨响,浓郁的血腥迅速蔓延了整个包厢……
杀人了,杀人了!”

  包厢中的女人尖叫起来,纷纷往门外逃。

  江雨琪看着自己衣裳上愈来愈多的血,两腿无力地瘫软倒地。

  面前的眼镜男鼓大眼睛,源源不断的鲜血从他颈脖上淌出来。

  他不敢置信地回头看向身后的高大男人:“韩少,你……”

  韩亦博将插进眼镜男肩颈上的碎酒瓶用力拔出,表情阴戾:“吵!”

  他将沾血的碎酒瓶扔到地上,目不斜视地走出了包厢。

  其他男人连忙扶住眼镜男:“赶紧送医院……”

  江雨琪似是才回过神,踉跄起身朝门外跑去。

  这魔鬼之地,她实在是无力承受……

  江雨琪埋头小跑着,一不留神撞到前面的男人。

  “对……”她刚想道歉,看清眼前之人后,脸色瞬间煞白。

  “为了钱,你还真是不要脸!”韩亦博掐灭手中的烟,看向江雨琪的眼神怒火滔滔。

  江雨琪被他的话刺得缩了缩,肩膀急剧起伏。

  “只要有钱救我爸,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她声嘶力竭开口。

  韩亦博蹙着眉,浑身戾气极重:“为了一个杀人犯,你还真是让自己

小说文学

成了贱骨头!”

  “在你眼里他是杀人犯,可在我眼里他是生我养我的爸!”江雨琪的眼泪夺眶而出。

  她抬手在脸上胡乱一抹,侧身朝夜总会大门走去。

  会有办法的,会有办法筹到钱的……

  韩亦博深吸一口气,但依旧没能稳住起伏不断的情绪。

  他大步走到江雨琪身侧,伸手将她拽到了自己车中。

  “你干什么?放我下去!”江雨琪挣扎着从车中爬下来。

  韩亦博将车门反锁,快速启动车辆。

  “你给我停车!”江雨琪砸着车窗。

  韩亦博根本不搭理她,径直将车开回家,然后将她扛至卧床。

  “韩亦博!你放开我!”江雨琪大吼。

  “不是要钱吗?不是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吗?”

  韩亦博想起刚才那眼镜男碰她时,她都没有这般反抗,心中的无名火烧得更旺。

  “撕拉”

  他一把撕开她的裙摆,欺身而上!

  撕开血肉的疼痛让江雨琪哭出了声,她眼中的愤怒变成狼狈和

空洞。

  她清晰看到韩亦博的神情中,只有厌恶和报复的欲,没有一丝情愫。

  “记得给钱……”江雨琪像破碎的布娃娃被动

摇摆。

  韩亦博骤然一顿,转瞬便是凶猛到近乎施·虐的驰骋。

  餍足冷静,已是天亮。

  韩亦博将一叠钱砸在江雨琪赤着的身子上,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拿钱滚人!”他的冷漠,和昨晚的强占判若两人。

  江雨琪两腿发颤,艰难起身。

  她将散落一床的钱小心捡至怀中,如获珍宝。

  “谢谢。”江雨琪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韩亦博,头也不回地离开。

  亲人间的恩怨,让这场婚姻变成两个人的人间地狱。

  韩亦博手持匕首,将自己逼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可她能怎样?

  在他满腔恨意的禁锢下,她连伸冤的资格都没有。

  到了医院,江雨琪赶紧将钱存进医院账户。

  正在这时,兜中的手机急促响了起来。

  “我是柳妍,咱们见面谈谈。”

  柳妍要见她,无非就是一个目的——取而代之。

  江雨琪挂了电话,心情五味具杂。

  咖啡厅。

  江雨琪刚到卡座,柳妍便站起来,不由分手扫了她一耳光。

  “你凭什么打人?”江雨琪来不及反应,脸颊已经火辣辣。

  “我都已经怀了韩少的孩子,你还死占着韩太太的位置不撒手,要脸吗?”柳妍说话很难听,一张妆容精致的脸也微微扭曲。

  “没名没分,还怀了别的女人老公的孩子,到底是谁不要脸?”江雨琪冷眼直视她,毫不留情地怼了回去。

  就算她和韩亦博的婚姻名存实亡,可也由不得这个小三来挑衅自己!

  “你……”柳妍脸色变了又变,再次扬手又要给江雨琪一巴掌。

  但这次江雨琪就没让她得逞,直接抬手拦住。

  可两人的手刚接触,柳妍的视线瞟向门口的韩亦博,立马收敛眼中情绪,直挺挺往后倒去……
江雨琪神情一滞,立马攥紧了柳妍的手腕,另一只手也紧紧扯住她的衣服。

  “用别人玩烂的招数,你就这点本事?”江雨琪看着大步走来的韩亦博,压低声音在柳妍耳畔低语。

  “你们在干什么?”韩亦博看着她们两人的姿势,皱眉问道。

  柳妍刚要开口,已经被江雨琪抢了先。

  “我差点摔跤,是她扶住了我。”江雨琪面不改色说道。

  柳妍弯眉一皱,差点没忍住眼中的戾气。

  “你不是叫我来咖啡厅找你,怎么跟她在一起?”韩亦博沉声问向柳妍。

  “刚好……碰见……我们走吧,等下要去拿产检结果……”柳妍面色微僵,急忙解释。

  今天最关键的一幕没有按计划发挥出来,她现在又憋屈又气恼,却偏偏不能都发泄出来。

  韩亦博扫了江雨琪一眼,便任由柳妍挽着自己离开。

  江雨琪闭上眼深呼吸,强迫自己将即将溢出眼眶的泪水吞咽回肚。

  她回到医院,静静地守在父亲病床前。

  有些事,不是她不计较,只是时候未到。

  入夜。

  趁着医生查完房,江雨琪拿保温壶去走廊尽头打热水。

  只是她刚回病房门口,便看到韩亦博从里头走了出来。

  “你来我爸病房做什么?”江雨琪大惊失色

小说文学



  韩亦博没有说话,只是径直往前走。

  江雨琪匆匆走进病房,看到父亲的心电图已成一条直线!

  “爸!!”

  值班护士手忙脚乱跑进来,对着外头大喊:“33床病人心跳停止,赶紧拿除颤器!”

  江雨琪瘫靠在墙边,看着一群白大褂将推着父亲进了抢救室,看着那冰冷的门沉沉闭紧。

  怎么突然变成这样…&

小说文学

hellip;

  江雨琪的脑袋几乎要炸裂,强烈的眩晕感让她大脑空白,什么都想不起。

  韩亦博,他刚才对父亲做了什么?

  江雨琪扶着墙角,跌跌撞撞朝韩亦博离开的方向跑去。

  韩亦博正倚靠在车边大口吸烟,神色凝重。

  “韩亦博,你刚才对我爸做了什么?”江雨琪的声音因愤怒变得尖锐。

  “你觉得呢?”韩亦博眯了眯眼,眼神尖锐。

  江雨琪看着这个由深爱到让她害怕的男人,心口钝痛。

  “我们一家已经变成这样,你还觉得不够吗?”

  韩亦博将手中的烟往脚边一砸,再狠狠碾碎。

  “我爸死了,我姐死了,你们却都还好好活着,你觉得够吗?”

  将手指蜷紧,就像溺水的人无论如何都够不到浮木般绝望。

  “要怎样,你才能放过我们?”她双目含泪看着他,眸光黯淡。

  韩亦博顿了顿,一声不吭地盯着江雨琪,眸中的情绪深不见底。

  最终,他沉默地开车扬长而去,徒留冷漠的空气给到江雨琪。

  到家后,韩亦博坐在床边,疲惫的捏了捏眉心。

  明明一遍又一遍警告过自己,不能对她心慈手软。

  可那个女人泪眼朦胧的样子,却深深刻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不能心软,绝对不能。

  韩亦博将钱包中的旧照片掏出来,看着曾经幸福的一家四口的合照,他的眼眶微微泛红。

  回想起母亲遭遇过的不堪,韩亦博眸底被仇恨和愤怒覆盖。

  “我家人受过的苦,根本不是你能偿还得了的!”

  “我妈受过的罪,我也会让你们江家人一一尝尽!”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