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回爱情挽回爱情

又黄又刺激的免费视频 宝贝儿我想你了给我好不好肉到失禁高H np

2020-07-31 11:02:01 写回复

  人生最猝不及防的绝望是什么?

你满心欢喜和心爱之人私奔,却转头被送上了另一个男人的床。

他只要你的一滴血。

你却因此丢了余生。

------------------------------------------

顾兮辞被软禁了。

三天前,她的父亲被继母下毒,毫无预兆地瘫痪在床。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父亲死死地拉住她的手,含泪嘱托。

“兮辞,带你弟弟去找陆聿臻,你们一起离开沣城!”

“从前爸爸糊涂,一直坚持门当户对,反对你和陆聿臻在一起。但我看得出来,那孩子相貌气质出众,即使他从未说自己的来处,但也绝非池中之物。”

当晚,顾兮辞含泪告别父亲,带着弟弟连夜逃了。

可......

二十分钟后,他们还是被堵到了距离陆聿臻不到三百米的地方。

她被关在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断水断食,断绝了和外界所有的联系。

直到三天后,她才被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拖了出去,扔到了客厅明晃晃的地板上。

继母林宜兰居高临下地站在她面前,冷笑着看着她。

“亲爱的继女,别怪我狠心。要怪,只能怪你的血太值钱了!”

“有人在全国的血库里找到了你,你血型里的特殊因子,正是他们家少主子的救命药。他们要你的血,一个月一次,一次五百万。这么赚钱的买卖,我当然得费尽心思地留下你!”

顾兮辞整个人几近脱水。

她仰躺在地板上,红着眼看向林宜兰,艰难地蠕动着干涩的嘴唇颤声道。

“林宜兰,你已经得到顾家了。放过我爸爸和弟弟,让他们走。”

“我愿意留下来,多久都可以。我的血,你想要多少都可以......”

哪怕是要她的命,只有她的家人可以好好活着。

她可以等,等到对方不再需要她的血,等到她对林宜兰毫无利用价值。

她相信陆聿臻也可以等,等她回到他身边。

闻言,林宜兰拧眉,看傻子一般笑道。

“顾兮辞,你也太天真了。你该不会以为,这血你只要

给了,一切就结束了吧?”

顾兮辞心里一沉,猛地抬头看她。

“什么意思?”

林宜兰一把揪住她的头发,附在她耳边阴笑。

“比起你血管里流淌的那些,你这具干净身体里的处、女血作用更大。他们不仅要你的血,更要你的处*女血,处*女身。”

顾兮辞瞬间白了脸。

“不要!”

她忽然尖叫一声,猛地推开林宜兰,疯了似的往门口爬。

“我爱的人是陆聿臻,我要把干净的自己留给他,我不能!我不能!”

林宜兰脸色一变,紧走几步上前,一把揪住顾兮辞的头发,迅速点开了某个手机的键。

随即,陆聿臻低沉好听的声音传了出来。

“兮兮,不是说好了一起离开沣城的吗?你在哪儿?”

“第二天了,我去顾家找过你。他们说你跟一个男人走了,我不信。乖,只要你来,我就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还有我的秘密。”

“顾兮辞。”

男人的声音变得沙哑痛苦。

“你不会来了,对吗?第三天了,这是我给你的最后时间。你来,我带你走,给你一个全新的世界。你若不来......我就当你死了。”

“你信吗?就在我给你留言的这一刻,已经有个女人,等着我去睡她了......”

顾兮辞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阿臻......”

她连滚带爬地扑向手机想要夺过来,下一秒却被林宜兰一把揪住头发用力拖了回去。

女人阴狠如鬼魅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知道吗?就在他等你的那个地方,四周都是我安排的人。只要我一个电话,你最爱的陆聿臻,就会被无数辆车子瞬间碾压成肉饼。让他走,或者留下来,亲眼看你变脏然后陪你一起死。”

顾兮辞浑身一颤,如同被人死死掐着命门,一下子瘫在地上。

爸爸。

弟弟。

她最爱的,陆聿臻......

林宜兰抬手将手机递给她,顺势拍了拍她的脸,起身走到不远处的沙发上坐下。

“想好了,你知道该怎么做。”

像是有感应般,那手机瞬间在掌心里猛烈地震动起来。

一下,又一下。

她不接,就一直响,就像是在她消失的三天里,男人每一次固执的寻找。

顾兮辞红着眼,握住手机的手一直在抖。

好久,才颤着指尖按下了接听键。

“兮兮,你终于接电话了!”

陆聿臻的声音里,满是失望过后浓浓的惊喜,“我就知道你会来!告诉我你在哪儿,我马上......”

“告诉你了,又怎么样?”

温柔入骨的声音,忽然变成了剜心的刀剑。

顾兮辞满脸泪水,死死地压着喉间的哽咽。

“陆聿臻,你真以为我是去跟你私奔?我就是在分手前跟你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我是高高在上的顾家大小姐,你真以为我能看得上你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别傻了!”

彼端一顿,“你说什么?顾兮辞,你再说一次!”

顾兮辞咬着牙,一字一顿。

“我说,我只是跟你玩玩而已。现在,我玩腻了。我们,结、束、了!”

轰隆——

一道惊雷撕天空,狠狠打在庭院的老树上,“咔嚓”一声劈成两半,重重地砸落在地上!

风声夹着雨声,从电话里呼啸而来。

“顾兮辞,你好样的!”

男人绝望沙哑的嘶吼声乍然响起,伴着一声闷哼,里头跟着传来几个男人惊慌的喊声,“快,他吐血了!”

“阿臻......”顾兮辞一慌,差点就喊了出来。

“别叫我的名字!”

顾聿臻仿若沉入深海的声音,咬牙启齿地响了起来。

“顾兮辞,你是我陆聿臻唯一爱过的女人,也是唯一玩弄我感情的女人。我会走,离开沣城。”

“但我希望,你能好好活着。因为总一天,我一定会回来,陪你好、好、好、玩!”

嘟——

顾兮辞握着手机的砸在地上,听着一阵阵忙音,心里撕心裂肺地疼。

阿臻,对不起,对不起......

林宜兰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对嘛!这才是一个聪明女孩该做的。”

说完,她一挥手,几个人立刻从旁边涌了上来。

“带她去准备,让她安静点,别扫了咱们金-主的兴!”

“只要对方的主子点头,我们今晚就能拿到第一笔钱。哈哈哈......”

林宜兰得意张狂的声音慢慢飘远。

顾兮辞仰躺在冰凉的地板上,双眼无神,一动不动,如同死了一般。

几个人揪住她的头发拖上楼,又卡住她的下巴撬开她的嘴,粗暴地塞了颗不知名的药丸进去。

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她就变得四肢绵软,整个人如同

小说文学

被放在火炉上煎烤,从内到外一片滚烫。

她挣扎着张开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她终于绝望了。

窗外风雨飘摇,雨点疯狂拍打着窗棂。

不知过了多久,外头响起汽车的鸣笛声,别墅里很快走进几抹高大的身影。

为首的身形挺拔的男人,裹着风雨一身森寒地进了门,一侧的脸部线条刚毅,凌厉。另一侧隐没在阴影里,整个人给人一种骇然可怕的强大气场。

看到金-主到来,林宜兰的手下立刻迎了上去。

“先生,你们要的人已经准备好了,就在里面。”

他说着抬头,在近距离看向为首的男人时,“啊”的一声,见鬼般猛地往后退去,脱口而出。

“先生,你,你的脸......”
那张脸,一半俊毅,另一半却如同鬼魅,密密麻麻地爬满了殷红的血丝,仿佛没有了皮肤,随时都能爆裂出来。

男人静静地立在那儿,气势骇人,并不言语。

身边的人朝着林宜兰的手下抬起一脚,狠狠地踹了过去。

“闭上你的狗嘴!如果不是我们少爷这张脸,你以为我们因何而来?开门!”

“是是是!”

手下连滚带爬地冲到了门边。

“咔嚓”一声,门开了。

已经处在崩溃边缘的顾兮辞转过头,就看到一抹高大的身影缓步走了进来。

门在他身后关上。



顾兮辞还没反应过来,一股厚重的雨水气息陡然靠近。男人异常粗暴地扯住她,将她整个人狠狠地丢到了地板上。

嘭!

骨头碎裂的声音,和衣物被陡然撕碎的声音齐齐响了起来。

黑暗和恐惧铺天盖地。

顾兮辞浑身发抖,想挣扎没有力气,想抗议,喉咙里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只有绝望的“呜咽”声,充斥在房间的每个角落里。

男人翻过她的身体,逼她用最屈辱的姿势跪在地上。

而后,狠狠地——

顾兮辞陡然绷紧了身体,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兮兮,跟我走吧,我能给你这世上最好的一切,只要你想要。”

“我有让你意外的身份,也有难以启齿的秘密。只要你愿意,我都可以告诉你。”

“兮兮,我等你,不管等多久,我都等。”

她原以为,她会拥有这世界上最纯洁最美好的爱情,把她所有的第一次,都交给自己最爱的陆聿臻。

可现在,她脏了,再也不配了。

她只能流着泪,在药物的驱使下,一边忘情地迎合身上的男人,一边在心里一遍遍地喊着一个男人的名字。

陆聿臻。

陆聿臻。

阿臻......

风雨肆虐,不知何时停了。

男人发了狠似的要她,又异常嫌恶地把她扔到了地板上,不发一言地起身离开。

门打开又关上。

守在门外的下属听到声音转过头,发现男人如同鬼魅的半张侧脸,在经过和女人的一场情-事后,已然恢复正常。

此刻的那张脸,冷硬刚毅,如同巧夺天工般完美。

“少爷,迪恩说的对,那女人的血对你真的有用!这下子,你终于可以放心跟我们回去了!”

“要我说,干脆花上一笔钱,把里头那个女人带走得了,省的......”

男人侧过身,森寒的视线扫过身后房间。

“不需要。”

“这种事,只此一次,我只要这个女人的血。以后但凡是女人,都从我身边撇除干净。”

属下一愣,也不知想到了什么。

“少爷,你忽然这么讨厌女人,难不成是和你等的女孩有关?

小说文学

你若是真的想带她走,大不了我们多等一晚,把人找来就是。”

男人面色一僵,眼中顿时闪过一抹阴狠嗜血的冷意。

片刻,又冷不丁地冷笑出声。

“那种女人?不值得!”

他说完,转身往别墅外走去。

没几步,又稳稳停了下来,转身看向下属,冷声吩咐道。

“有件事,离开沣城前,你找人帮我去办。”

......

男人走后,顾兮辞变成了一具躯壳,如同死了一般,静静地躺在地板上。

外头风雨正盛,她的世界却早已分崩离析。

楼下传来林宜兰拿到钱后疯狂大笑的声音。

不多时,她一路轻快地跑上楼,打开门看到顾兮辞,不由得“啧啧”出声,在她身边蹲了下来。

“真是没想到,你顾兮辞一张薄薄的处-女-膜,居然价值一千万,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顾兮辞红着眼,忍着咬断她脖子的冲动,颤声开口。

“他们......”

“你放心,我会让你爸爸好好活着,也会好好照顾你弟弟。至于陆聿臻,半个小时前,他已经离开沣城了。”

“不过,他在走之前让人送了东西给你。为了奖赏你今晚的配合,赏你吧。”

林宜兰起身,朝着顾兮辞随手一扔。

叮。

一枚圆滚滚的东西,掉到了顾兮辞的手边。

看到的一瞬间,顾兮辞死灰般的眼中,顿时猛烈地翻滚了起来。

那是陆聿臻的戒指。

戒指原本是对戒,是陆聿臻当初亲手设计定制的,这世上只此一对。

他们曾经约定过,戒指一旦带上,一辈子都不可以反悔,一辈子都不可以拿下来。一旦一方违背,另一方将永远得不到原谅。

如今,她的还在,他却丢了。

他不要她了......

一波波刀割般的疼痛在心口蔓延,顾兮辞颤巍巍地问道。

“他......还说了什么?”

林宜兰冷笑。

“他说,你和这枚戒指,代表了他愚蠢的过去。他希望你在有生之年,不管到哪儿都要好好收着。因为,你和这戒指一样,脏。”

脏。

他不仅后悔爱她,还觉得她脏。

多年的感情,像是一场可怕的笑话。绝望,黑暗,痛苦,无声无息地将顾兮辞,慢慢地推进地狱。

往后漫长而痛苦的煎熬时光,她忽然就没了继续下去的意义......

顾兮辞死死地握着那枚戒指,忽然就莫名地笑了出来。

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林宜兰只觉得她傻了,痴了,嫌恶地皱了皱眉,转身就往门口走。

手刚放上门把,身后忽然响起顾兮辞的一声闷哼。

林宜兰猛地转身,就看到一股鲜血从顾兮辞的嘴角缓缓地流了出来。

“快来人!”

“这个贱人咬舌了!”

......

五年后。

咔嚓。

别墅外传来开门声,一个男人领着几个身穿白大褂的人进来,一路往楼上的某个房间走。

推开门,男人按下手里的遥控按键,一片灯光瞬间照进了房间。

“几位请进,她就在那儿。”

已经是春天,外头阳光正盛,鸟语花香。可眼前的房间,却常年无光,阴暗潮湿。细闻,还能嗅到一股极为浅淡的血腥味道。

听到动静,原本蜷缩在床上的瘦弱身影微微颤了颤,挣扎着抬手挡住了

小说文学

头顶上刺眼的光线。

她是顾兮辞,在这儿被关了五年。

看到白大褂,她那张常年无血色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是麻木地朝对方伸出了手。

五年。

每个月,她都会有机会看到自己的父亲和弟弟一次。然后,就会有人来抽取她的一管血,林宜兰也会得到一张五百万的支票。

原以为这一次,一切都会像往常一样结束。

可偏偏,顾兮辞从那扇敞开的门里,听到了门外佣人打开电视机的声音。

“今日,一直被沣城津津乐道的年轻企业家陆聿臻,忽然现身,引起了整个沣城商界的轩然大波......”

陆......聿臻?

熟悉入骨的名字,让顾兮辞猛地抬起了头。

下一秒,她疯了似的推开身边的人,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

可常年无力的双腿压根使不上力气。

她刚出客厅,就直直地摔到了地板上。

一抬头,那张熟悉的面孔,就瞬间狠狠地撞进了顾兮辞的眼。

岁月没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迹,却让那张如同刀凿斧刻的脸变得越发深邃,立体,凌厉,身上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上位者的骇人气场。

那双眼,沉沉如冰,不可深窥。

真的是他。

他回来了!

旁边闪光灯四起,旁边有媒体争相采访,“陆少,您是沣城人士吗?”

“选择将如日中天的事业总部设在沣城,是对这个城市有什么特殊的情节吗?”

“您是单身吗?请问是否......”

一道女人轻柔的笑声,从陆聿臻身后传了出来。

“你们就别为难他了,聿臻的脾气可没你们想的那么好。惹急了发起火来,怕是你们都要吃不消。”

紧接着,一道窈窕的白色身影从陆聿臻身后走了出来。

再然后,一抹小小的身影从女人的身后窜出来,朝着陆聿臻直扑

过来。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