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回爱情挽回爱情

么公要了我一晚,听到婆婆的喘气声乖女的的嫩,极度婬荡小说

2020-07-31 11:38:34 写回复

  身前的男人盯着她的手,眉头紧了紧,压低声音说道。

“云小姐,其实你没必要这么做。即使陆少看不到这些空白的针眼,他也一直认为,你就是一直给他血的人。”

云知舒柔柔一笑,抬手将用过的针头扔到垃圾桶里,依旧是那张温婉动人的脸,却分明透出一股冷意。

“我不这么做,聿臻怎么能时时处处看到,永远记得我的好?”

五年前,一直在外的陆聿臻忽然回到陆家。

在陆老太太的帮助下,她很顺利地成了那个给陆聿臻“供血”的人。每个月,真正的供血人抽血送来,她便在手上刺上一针,再把血交给陆聿臻。

许是因为她长了一张无害的脸,也足够懂得分寸。

这些年在陆聿臻的认知里,他只是离开沣城时用过一个女人的处子血,后来的,则全是她云知舒的功劳。

看时间差不多了,云知舒看了眼金融大厦的顶楼,扫了眼身边的男人,轻声吩咐,“先把血收起来。”

“今晚,在给血之前,我要得到他。”

......

顾兮辞在金融大厦的外墙边坐了好久。

一直到阳光在她身上一寸寸变冷,她的手脚一片麻木,她还是没勇气站起来,走进身后的大厦。

直到林宜兰的电话打过来,气急败坏地在电话里跟他吼。

“顾兮辞你个小贱人!别给我耍花样,我在电视里看到你了!一个小时后再没有你的消息,你知道后果的。&rdq

uo;

挂了电话,顾兮辞白着脸,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刚咬牙转过身,不远处忽然响起一阵孩子的啼哭声。

“呜呜,爸爸,爸爸你在哪儿?茵茵害怕,茵茵想回家......”

“我要找爸爸,呜呜......”

隔着一段距离,顾兮辞亚远远地只看到一抹白色的小身影,正一边摸着眼泪,一边在金融大厦的广场上来回打转,显然是和家人走失了。

顾兮辞站在原地犹豫了下。

刚打算上前走近小女孩,几个呆着鸭舌帽看不清楚面容的男人,直接赶在她之前挡在了小女孩跟前。

“小妹妹,找不到爸爸妈妈了?跟叔叔走吧,我们带你去找。”

“叔叔给你棒棒糖,车子上还有冰雪奇缘的公主裙装哦。”

顾兮辞站得远,隐约能听到小女孩的声音从缝隙里传来。

“不要!爸爸说了,不认识会给糖,要带茵茵走的人,都是坏蛋!”

男人们窒了下,随即恶狠狠地说道。

“小东西还挺聪明,可遇到了我们,你哪儿还逃得了。”

是人贩子!

顾兮辞心里一紧,一路跌跌撞撞地奔了过去,冲着几个男人扬声喊道,“快把孩子放下!”

几个男人身体一僵,同时转头看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别多管闲事!”

小女孩已经晕了过去,此刻正软绵绵地挂在男人一侧的胳膊上。而那张眼熟的小脸和打扮,分明就是陆聿臻的女儿!

顾兮辞垂在身侧的

小说文学

手握成拳头,身体忍不住发颤。

“她叫茵茵,我是她的妈妈!你们把她放下,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否则......”

她说着,忽然朝着四周看去,不管不顾地大声喊了起来,“来人!快来人!有人要来抢我的孩子!救命啊......”

不远处,有正值巡逻的保安,闻声看了过来。

几个男人变了脸,又想起刚才小女孩确实叫自己“茵茵”,咬牙恶狠狠地瞪了顾兮辞一眼,把孩子扔给她就跑。

“臭娘们,算我们倒霉!”

顾兮辞猝不及防,眼见孩子被丢了过来,猛地扑过去一把接住了那团小小的身体。

一大一下齐齐地摔到了地上。

顾兮辞下意识护住女孩的脑袋,将人用力按在怀里,在地上翻滚了两圈之后,才堪堪停了下来。

许是动作太大,怀里的女孩皱了皱眉头,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顾兮辞眼中一喜。

“小宝贝,你没事吧?你不要怕,坏人已经......”

“哇!”看到近在咫尺的陌生面孔,小女孩瞬间张大嘴巴哭了出来。

顾兮辞手足无措地僵在原地。

“你,你别哭,我不是坏人,我只是......”

“茵茵!”男人凌厉骇然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顾兮辞身体一僵,瞬间没了动静。

来人风一般跨步而来,毫不留情地扣住顾兮辞的肩头,“拿开你的手,别碰她!”

可......

陆聿臻的动作只持续了一半,一低头,瞬间对上了一双微颤的眼睛。

时间,仿佛被瞬间凝固了。

顾兮辞退无可退,在对上那双冰冷嗜血的眼睛时,心尖一颤,瞬间红了眼。

“我......”

她张张嘴

,一声“阿臻”却怎么都喊不出口。

男人紧紧地盯着顾兮辞的脸,眼中瞬间席卷起惊涛骇浪,仿佛致命的旋涡,一寸寸猛烈地吞噬着她。唇齿寒凉,一字一顿用力咬着她的名字。

“顾、兮、辞!居然是你?!”

下一秒,耳边一声脆响,肩头上仿佛被捏碎了骨头,让顾兮辞瞬间惨叫出声,“啊......”

她被狠狠地摔在地上,全身上下一片叫嚣的疼痛。

“爸爸......”

听到女儿的声音,陆聿臻仿佛瞬间回神,猛地转头蹲下身,一把将茵茵抱了起来,按在怀里沉声安抚。

“没事了茵茵,爸爸在这里,不用怕。”

眼前所有的一切,甚至是小女孩的哭声和眼泪,瞬间把顾兮辞推向了众矢之的,仿佛她才是那个妄图带走陆聿臻孩子的罪魁祸首。

顾兮辞心里,一阵阵刀割似的疼痛。

她咬着牙,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扑过去。

“陆聿臻,我什么都没做。你相信我,小丫头被弄昏了,有人想要带她走,不是我!”

小女孩的哭声依旧。

一个四五岁大的孩子,压根说不出什么真相来。

陆聿臻面色可怕地抱着茵茵站了起来,阴鸷的视线扫向顾兮辞,话却是对身边人说的。

“把她带上去,有些话,我要亲自和她好好说。”

顾兮辞怔怔地看看男人决然走远的背影,一下子软在了地上。

他不信她。

......

顾兮辞被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一路架着胳膊拖进房间,扔到了地板上。

外头的走廊上,隐约还能听到茵茵断断续续的哭声。

陆聿臻难得表现出温情的一面,一边抱着她,一边温声对她说。

“茵茵不哭,爸爸不会让别人欺负你。所有试图伤害你的,爸爸都不会放过。”

他说着,抬头扫了眼不远处紧闭的房间,眼中冷意更盛。

茵茵哭得时间久了,抽抽搭搭地有些停不下来。

小丫头只记得时越叔叔出去工作,把她留在办公室里玩耍。她一个人偷偷跑了出去,结果迷路了。路上遇到了三个坏叔叔想要把她带走,后来,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小说文学

只是一醒来,她就对上了一个陌生阿姨的脸。

“爸爸......”

茵茵正想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爸爸,一抬头,蓦地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盯着陆聿臻半张脸,忽然出声道。

“爸爸,你的脸怎么了?”

陆聿臻神色一凌,旁边的时越脸色一变,立刻走了上来。

“陆少,今天是十五号!”正是陆聿臻需要用血的日子!

“十五号?”

茵茵微微皱着鼻头,一脸天真地看向陆聿臻,“十五号怎么了?难道爸爸会生病吗?”

陆聿臻微微侧身,沉沉一眼扫向时越,抱着茵茵的力道无声收紧了几分。

“爸

小说文学

爸没事,茵茵不用担心。”

等时越会意领来了几个手下,陆聿臻将她递了出去,忍着身体里一波波冰火两重天的奔涌,对着茵茵低低一笑。

“乖,跟叔叔去玩儿,爸爸很快来找你。”

茵茵点头,乖乖地跟着几个手下走了。

人一走,陆聿臻全身紧绷的力道骤然一松,弯腰扶墙,整个人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陆少!”

时越上前想要扶他一把,却被他伸手挡开,“血呢?”

“我已经打过电话,送血的人就在路上,不出意外很快就到。具体.......”

时越说着转头,还想说什么,视线落在陆聿臻身上,瞬间一顿。

他已经开始犯病,一侧脸上血管慢慢突出肌肤,整张脸都变得诡异可怕。这么多年,时越已经看过很多次。

只是,除了脸部的变化,时越还敏-感地觉察到他的身体......

“陆少,你是不是......”

陆聿臻仰头按着胸口,咬着牙闭了闭眼,“我被下-药了。”

回沣城的第一天,犯病和下-药同时发生。这份来自陌生人的礼物,还真是意外。

时越一愣,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反应过来的瞬间伸手就去拿手机。

“我这就给云小

姐打电话,让她马上过来。你们是男女朋友,她又是你的供血人。说不定等你们做完,陆少你连血都不需要了。”

只是,电话还没打出去,陆聿臻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不用。”

他的额头上青筋暴跳,胸膛起伏,一张脸森寒可怕,眼中似有冰火翻腾,不容拒绝的声音却异常冷。

“去打电话找人,我只要血。其他的,我会解决。”

“陆少......”

时越还想说什么,一部手机狠狠砸了过来,“啪”的一声,瞬间变得四分五裂。

“快去!”

时越不敢再说,看了眼陆聿臻,又看了眼前方那扇紧闭的房门,不知想到了什么,抬步一阵风似的朝走廊进头奔去。

陆聿臻高大的身体顺着墙壁滑下去,双手撑在冰凉的地板上,闭眼靠在墙上,咬牙忍受着病痛和烈火的双重折磨,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不远处不断传来顾兮辞声嘶力竭的拍门声。

“陆聿臻,你放我出去!真的不是我,我没有想要伤害那个孩子。”

“你把门打开,我可以解释。”

“求你开门,这里太黑了......”

陆聿臻陡然睁开眼,听着顾兮辞一句句喊声,额头上的青筋暴跳,眼中的冰火似褪去,变成了风雪呼啸的极地寒冰。

下一秒,他撑着手站起来,高大的身体一路跌跌撞撞地冲了过去。

嘭。

大门被瞬间踢开,门后的顾兮辞猝不及防,整个人伴随着一股巨大的力道狠狠地往后倒去。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直直地立在门边,逆着光,仿佛黑暗里走来的复仇者。

顾兮辞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来,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扑了过去,一把死死地抓住了陆聿臻的裤腿。

“求你开开灯,求你把灯打开好不好?”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