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回爱情挽回爱情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女主会撩有肉公路文

2020-07-31 14:15:28 写回复

  我乍着胆子推顾霆深:“我们换个衣服好

不好?你这身衣服实在是太脏了,换身衣服人也清爽。”

……

没反应。

我就像推在一块木头上,除了身体还是柔软温热的,剩下就不管我怎么叫,都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睡的真沉。

我放弃了,决定不再叫他,但从顾霆深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恶臭,熏的我都快喘不上气。

干脆,既然叫不醒,我就擅自决定了。

房间里有架大衣

小说文学

柜,打开衣柜,谢天谢地里面不是空空如也。

但我高兴的还是太早了点,衣柜里虽然还是有几身换洗的衣服,但是霉味冲鼻,根本就不能穿!

将里面的衣物全部都掏出来,抱进洗手间扔进浴缸里,倒上洗衣粉打开水龙头浸泡上。

打开热水器灯是亮的,能用。

其实这栋别墅里绝大多数东西都是顶级品牌,不只新并且很好用。

只是没人打理,才处处都是脏兮兮的。

热水器烧了几分钟,温度就够了,我从厨房拿过来一只洗菜用的大红塑料盆,接了多半盆热水,然后倒入少许沐浴露,准备给他先简单的擦洗身体。

我费力的从洗手间将盆端进房间。

顾霆深还在睡着,大白天睡这样沉,也不知道晚上还能不能睡的着?

他身上的衣服是不能穿了,但没有换洗的衣服怎么办?

我打开行李箱,从里面拿出我宽大的衣服和……内裤!

凑合穿吧。

如果顾霆深好好的,我指定不敢给他穿我的衣服,但他现在痴痴傻傻,我觉得他应该不会介意。

“顾少,您的衣服暂时还不能穿,等我洗净晒干你再换下来好不好?暂时委屈您穿我的衣服,您放心这些都是新的,我一次都没穿过……虽然难看了点,不过也没有别人看不是?舒服比好看更重要……”

我一边动手脱掉他身上的脏衣服,一边不停的絮絮叨叨,碎碎念。

鼾声没有了,只是床上的人还没醒,三下五除二我扒掉他身上的衣服,然后用热毛巾先从脸擦起。

他的脸太脏了,脏的仿若这一年都没有洗过,都看不清本来的样子。

脏污在热毛巾的擦拭下一点点消失,渐渐的顾霆深原来的样子也露了出来……

我停住动作,如遭雷击般愣住了!

是他!

难道会是他?

我急忙抬起他右手,袖子往上撸,看见手肘下那一排清晰的牙齿印,没错了,就是他——三年前他曾经救过我。

三年前我母亲病重,我软磨硬缠,好不容易才从父亲手里要到母亲的救命钱。

在抱着钱赶往医院的路上,因为急着给母亲交手术费,我就从小路穿过去,却不想遇到抢劫的。

这是我母亲的救命钱,就算拼了我这条命,我也不可能让他们抢走!

我一边大声喊:“抢劫啊,救命……”一边拼命向前奔跑。

这时候前面突然出现一个男人挡住去路,我以为他们是一伙的,狠狠一口咬在他胳膊上!

但是我误会了,他们不是一伙的,男人甩开我三下五除二就解决掉那两个坏人,然后让我离开。

我看见他胳膊出血了,是我咬的。

但我太急着去给母亲交手术费,只深深鞠躬然后就急匆匆跑掉,甚至连他的名字都忘了问!

可是我把那张脸牢牢记在心里,那张脸线条硬朗,俊朗刚毅,和面前的脸重合在一起,对,就是他!

当年因为他帮我护住手术费,我妈才多活了两年多,我也顺利的大学毕业!

当年没有对恩人说声“谢谢”,这是我的遗憾,但想不到我们会是用这样的方式再次见面,而恩人还成了丈夫!

我没有了当初的怨念,还有些庆幸,要不是这次的结婚,我怕是这辈子也不能再与他相遇了,更不会有报恩的机会。

以后我会尽我的全力来守护他,如同他当年出手相助,正义英雄一般!

震惊这一会儿,水都凉了。

我重新换了热水过来继续给他擦身体,我是学医的,对男人的身体不是第一次见,但见到顾霆深露在外面的肌肤,我还是被深深的震撼了。

他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到处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有被打的有的是摔的,而且新伤摞旧伤,看着就触目惊心。

我忍不住眼泪扑簌簌往下掉,有的掉进水里,有的就掉在顾霆深身上。

“怎么会这样?身上怎么有这么多的伤啊?你都这样了怎么还会有人打你?那还算是人吗,良心被狗吃了不成……”

到这后我就知道顾霆深并没有像外面传言的那样被好好照顾,但却没想到他居然被苛待到这个程度。

人都已经这样了,还要被打,是什么人可以这样狠心?

我放慢动作,尽可能轻柔的用热毛巾给他擦洗身体,大概是热水滋润皮肤让顾霆深感觉到舒服,渐渐的他的皮肤松弛了点,不再像刚才那样紧绷着。

一盆水很快就变的浑浊,温度也凉下来,我重新换一盆热水,继续一点点缓慢轻柔的给他擦洗……

热水换了一盆又一盆,终于给顾霆深浑身都擦拭的干净,清爽。

我浑身早已经是大汗淋漓,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黏嗒嗒的粘在身上很不舒服。

给他换上我的衣服,然后换上一床新被子盖上,让他继续睡。

到洗手间我先冲个澡,换上一身干爽的衣服,这才卖力的清洗顾霆深的衣服。

如果只是普通的脏污,丢进洗衣机里就好了,但他的衣服不是处处布满霉斑,就是脏的都看不清本色,只能打上透明皂使劲搓洗,然后丢进洗衣机里再洗一遍!

洗净甩干后,晾在别墅外面的院子里……我感觉后面如芒在背,仿若有双眼睛在暗处盯着我看,但回头看的时候,却一个人都没发现。
大概这是我的错觉吧,我并没有太在意,晾完衣服已经累的直不起腰来。

我又累又饿,下午煮那一锅面条本来是打算一人一碗,结果全被顾霆深吃光了,然后就是不停歇的忙活,现在时间已经快到下午五点,我这一天还没有吃过一点东西,早已经饿的前腔贴后背。

再次来到厨房,从米袋子里舀出两碗米淘洗干净,放进电饭锅煮上,想着等饭好再随便炒个菜,后来实在太累,坐在厨房的凳子上就睡着了。

我睡的迷迷糊糊,突然听到外面门响,我瞬间清醒,灵敏的蹿出去追……

怕是顾霆深打算跑出去。

来的时候管家千叮咛万嘱咐,说是让我一定要看好顾霆深别让他往外跑,如果他在外面出了什么事,我就算有一百条命也不够赔的!

如果是以前我会怕承担责任,但现在想的更多是怕他出事。

我的速度很快,厨房和大门口的距离也不远,但当我追出大门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没看见。

只是院子里晾晒的衣服在轻微晃动着,不知道是人为还是风吹。

“顾少,顾少……”

我边喊边上楼,推开房间的门,见他好好的在房间里,终于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放下心来。

刚才的门响大概是我的错觉,说不定是过堂风吹的响动,又或者是业务不熟练的小偷光顾这里……小偷就更不怕了,随便来,看上啥随便拿!

只要顾霆深还在,别的都不是问题。

他睡醒了,站在房间中央,低着头用手拽着自己身上的长袍,显得有点手足无措。

我急忙解释:“顾少,您的衣服被我洗了,您要是不习惯,等干了以后就可以换回来……”

顾霆深没有任何回应,仿若根本没有听见我说话,只是站在原地像块木头似的。

见他没有攻击我的意思,于是我就更放心了,看样子我的辛苦没有白费,付出还是会收到回报的。

“那个……您饿不饿?要不要吃东西?”

这次顾霆深终于有反应了,他抬起头惊喜的看着我,重重点头。

“饭我已经做上了,但在吃饭前你要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把头发剪了好吗?” 

我用吃的诱惑顾霆深剪头发,剪发不比洗澡换衣服,必须要跟他商量。

这里没有理发工具,我打算用厨房的剪子给他剪,万一他误会我要对他不利就不好了。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一点点信任很脆弱,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功亏一篑!

顾霆深没回答,大概是在犹豫。

我趁热打铁:“当然不剪也可以,不过我这个人喜欢干净,看着乱糟糟的头发就做不了别的事情,更不想做饭……”

“剪!”

“好嘞!”

我屁颠屁颠取来剪子又从行李箱中拿出梳子,让顾霆深坐在椅子上,然后用床单在脖子上轻轻围住,没有夹子就在身后打个结。

我一手拿着木梳贴着头皮,另一只手抓着剪子贴着木梳一下下剪着,枯黄乱糟糟的头发一缕缕掉下去,我不会剪什么头型,但剪短还是没有问题的。

剪好后我拿过一面小镜子,让顾霆深看成果:“顾少,您看现在是不是顺眼多了?等会儿吃过饭我们再洗个头,然后清清爽爽多好?”

“饿——”

……

这男人提到吃的就说饿,我一个胖子一天没吃饭我说饿了吗?

“咕噜噜”。

肚子及时的叫唤上了。

收拾完地上的头发,到厨房随便炒个菜,盛上两大碗米饭端上楼

和顾霆深一起吃。

我要尽快和他熟悉起来,毕竟以后要在一起生活很久,总是提心吊胆日子还怎么过?

饭后我提出给他洗头发就顺利多了,因为他头上有伤口,所以我特别的

小心,生怕污水碰到伤口引发感染。

终于给顾霆深浑身都收拾清爽,天色也不早,应该休息了。

虽然我跟顾霆深现在是合法夫妻,但我还没做好跟他同床共枕的准备,何况……床也不够大!

“顾少,我就住在地板上,你有事可以随时叫我。”

说完也不管他记住记不住,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拿着被褥在离他两米远的地方打了个地铺,枕头底下还放了个剪刀,弄好过后一头扑的被褥上,沉沉睡过去。

我很累,但晚上睡的却并不安稳。

接连不断的做噩梦,而且总觉得有人在黑暗中监视我们,却眼皮沉重的根本就睁不开!

第二天醒来我浑身酸痛,身上的每块肉都难受的不得了,就连一个小指头都不想动。

鼻子也不通气,浑身火热的像是烧红的炭!

我挣扎着想从地铺上爬起来,努力几下都没成功。

我发烧了,身体火热,却觉得好冷,从骨子里透出的寒气让我不停颤抖!

深秋的青城温差很大,白天出太阳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但夜晚室外的温度能降到零度以下。

昨晚我太累了,直接扑在地铺上倒头就睡,甚至都没有盖被子……

顾霆深还需要我照顾,这时候我不能倒下,好不容易才熟悉一点,如果我这时候失去他的信任,只怕以后相处会更难!

再次挣扎了几下,终于坐起来。

顾霆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他趴在地上看着我,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顾少,早,早上好。”我跟他打招呼,发出的声音却沙哑,无力。

“饿——”

“好,我这就去给你做饭。”

我爬起来,晃晃悠悠的往屋外走,房间的每样物品似乎都是晃动的,还重影。

我知道这是错觉,晃的只是我而已。

但我不能倒下,我要是倒下了,俩个人都完蛋。

冷汗突突的往外冒,我冷的更加厉害,颤颤巍巍扶着扶手下楼梯,台阶在眼前不停的晃动……

“啊——”

我一脚踩空,头冲下栽下去……

胳膊被顾霆深拽住,我惊魂未定回头看对上一双深邃的眸子,深不见底,目光中的坚定是我昨天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

但只是一瞬。

瞬间顾霆深又恢复成那副痴痴傻傻

小说文学

的模样,傻呵呵的对我笑:“好玩,呵呵,好玩!”

好玩个屁,我差点滚楼梯,一点都不好玩。

“谢谢。”

我喘着粗气,道谢后由顾霆深扶着我下楼梯……看到客厅乱七八糟的像是刚被打劫过一样!

刚才的感激霎那间荡然无存,我几乎快哭出来了:“顾霆深,你就不能让我消

小说文学

停一会儿吗?”

我只是责怪一句,他却突然蹲到墙角瑟瑟发抖,口里不停的道:“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

这是闹哪样?

我就是说一句,至于吓成这样吗?

收拾是没有力气了,就这么乱着吧,等以后再说,我轻轻拍他的肩膀道歉:“刚才我吓到你了,对不起。”

我又安抚他几句,然后继续扶着墙往厨房走。

短短的十几米我却像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一样的艰难,终于来到厨房,已经满头大汗。

“帮忙,嘿嘿,我来帮忙。”

不等我拒绝,顾霆深已经从后面蹿过来,拿起电水壶拧开水龙头装水。

水装满了放在圆形插座上,也没通电,他就跑回来蹲在我身边,双手托腮等水开!

能开就见鬼了,不过顾霆深的举动还是让我感动,他振振有词:“多喝热水,多喝热水。”

是的,这里没有药,我要想快速退烧好起来,就只能多喝热水。

我按下开关,告诉顾霆深只有水壶上的灯亮了,才算通电。

接下来又教他怎样淘米,洗菜,打开罐头煮肉粥。

不动手只动嘴还是比较省力的,虽然顾霆深笨手笨脚,并且经常做错,但总比我自己做省事。

水很快烧开,我坐在一旁喝着热水当指挥,两杯水下肚开始出汗,身上也感觉轻松很多。

粥熟了,顾霆深没用我指挥就盛了两碗,哩哩啦啦碗里一半碗外一半。

我一点胃口都没有,但还是强迫自己吃下半碗。

肚子里有食,才会有抵抗力,病才能好的更快些!

饭后不久烧就退了,身上也有了点力气,我不敢大意,继续烧热水喝,还在水里放点盐,补充生理盐水。

晚上准备睡觉的时候,顾霆深不知道从哪拽来一张羊毛毡子,傻呵呵的对我笑:“铺上,好。”我很惊喜:“你是从哪找到这个的?”

羊毛毡子可是个好东西,隔凉隔潮,保暖性能特别好。

“铺上,好。铺上……”

我没有从顾霆深的嘴里得到准确答案,但我很顺从的听他的话,并且在他的帮助下将羊毛毡子铺到我昨晚睡觉的地方。

晚上睡眠不错,第二天醒的也早。

早上醒来身上清爽很多,头不昏也不沉了,身上也不热,我好了!

我身体素质一直都不错,昨天病的来势汹汹,但一颗药没吃,只喝了几壶热水……当然,还有昨天顾霆深送来那条羊毛毡子的功劳。

热水也是顾霆深帮我烧的,否则昨天早上我的状态,连水壶都拿不动。

为了谢谢顾霆深昨天对我的善意,我准备给他做点好吃的报答。

但是坐起来我发现顾霆深并没有在房间,现在天才蒙蒙亮,应该是一天中睡的最沉的时候,他没在房间,去哪了?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