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回爱情挽回爱情

亚洲乱亚洲乱妇20p 兄弟结婚喝多了干了新娘师父欢宠无度h

2020-07-31 14:38:27 写回复

 
  两人在楼道里拉拉扯扯,何明旭怕影响到自己的形象,索性牵住梁以沫的手,拉着她飞快地下了楼,去了一条人少的后街。

  后街的路灯,只开了一盏,昏昏暗暗的一条

路上,压根就看不清来往的行人。

  梁以沫甩开了何明旭的手,什么话也不问,就呆呆地站在墙边,一言不发。

  何明旭双手插在裤袋里,低着头,深沉地叹了口气:“其实……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待。”

  “以前不说,现在才来跟我说,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吗?”梁以沫声音嘶哑地质问。

  何明旭顿时皱起了眉头,不耐烦地回答道:“以沫,不要把话说得这么难听!我两虽然是高中同学,又都是从农村里走出来的。但是,我是本科生,前途无量,你只不过是个大专生而已,将来也只能找到一份安稳微薄收入的工作。而且,这一年里,你拿钱给我花。只不过是想在我身上投资,将来等我有成就了,好娶你为妻,带你在这大城市里生活罢了!”

  “你就是这么想我的?”梁以沫难以置信地看着何明旭。

  何明旭抬眸看着梁以沫,反问:“不然呢?你本身就是这样的女孩子啊!”

  “既然如此,我要你把我这一年来拿给你的钱都还给我!连本带利一起还给我!”梁以沫气恼地向何明旭伸出手来。

  何明旭瞥了梁以沫一眼,瘪了瘪嘴,微微侧了侧身:“瞧瞧吧!我看人一点都没错。你果真是那种女孩子!算了,谁叫你是农村里出来的女孩子了!人没志气也就算了,眼里果真就只有钱钱钱,也是没办法的了。”

  “你…&he

llip;”梁以沫抬起手来,气得咬牙切齿,直指何明旭的鼻子,欲言又止。

  何明旭顺手从裤兜里掏出一个钱包,将里面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塞到了梁以沫指着他鼻子的这只手中。

  “以沫,你配不上我。你的身份,你的学历,你的家世,以后统统都配不上我了。而且,以后,我若是娶了你,就相当于娶了你一家子。不仅要养你,还要养你吝啬的妈妈,残疾爸爸,连着你那个没出息的哥哥也要一起养着。这样一来,我将来会很累。这点钱你先拿着,就当是我给你的补偿。等以后,我研究生毕业了,找到好的工作后,再把钱连本带利的还给你。”何明旭一边叹息着,一边感慨地摇了摇头。

  梁以沫却直接将钱甩在了何明旭的脸上。

  何明旭一脸懵然地看着梁以沫,并未因为她如此放肆地侮辱他而生气,而是蹲下身去,一张一张地将钱给捡了起来。

  梁以沫怔怔地看着何明旭将捡起来的钱,重新塞回了他自己的钱包里。

  何明旭还一脸不耐烦地碎碎念叨:“这是你自己不要的,算了,是我有错在先,你生气是应该的。”

  “何明旭,我们高中同学三年,大学恋爱快满一年。我真的没想到,你除了会脚踏两条船以外,还会如此虚情假意!”梁以沫声音哽咽道。

  她真的没想到,她在为了他勤工俭学,每个周末都来照顾他的时候,他却瞒着她在学校里交了另一个女朋友,而且还同居了!

  何明旭瞥了梁以沫一眼,沉默了片刻,自己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于是闷不吭声地转身就走。

  他何必在这里跟这个女人计较呢?

  反正已经东窗事发,从今以后,他和她就不会再有什

小说文学

么交集。

  其实,梁以沫长得比林若琴漂亮,但是她的出身没林若琴好。

  林若琴就是这临海城里的人,家里在临海城还有好几套房子,她爸妈在临海城里还有个关系很硬背景很强大的大人物关照着。

  倘若,将来他娶了林若琴,他可以少奋斗十年。

  倘若,将来他娶了梁以沫,他那得辛苦一辈子!

  如此对比一来,何明旭自然是嫌弃梁以沫,喜欢林若琴。

  梁以沫看着何明旭渐行渐远的背影,直至黑暗将他吞噬,她的眼泪终于从眼眶里掉了下来。

  最痛心的那一刻,她哭不出来,那痛过后,她终于哭出来了。

  明明,爱情那么美好,为什么,他要将这美好的爱,给摧毁得一丝余温也不剩。

  何明旭并非没爱过梁以沫,只是,这样的爱,经不起现实的考验。

  他不可能陪她一起跑马拉松式的柏拉图爱情,所以,为了能让自己更好,他必须抛弃她。

  梁以沫去了何明旭的寝室,拿回了自己的行李箱。

  何明旭的室友章海昌和方浩博还很替梁以沫担心,但看到梁以沫脸上那坚强的笑容后,就安慰了梁以沫几句,便和马智杰一起送梁以沫去了长途汽车站。

  临别前,马智杰深沉地说道:“以沫,别怪我。你是个好姑娘,我不想你被瞒在鼓里。将来,你一定会再遇上一个你爱的同时又爱你的,对你好的男人。”

  “就是!何明旭就是个渣男!你别太伤心!”章海昌随声附和道。

  方浩博也忍不住插嘴安慰了一句:“何明旭渣,我们三不渣!这世界上,还是有好男人的。对爱情,千万别灰心。小以沫,你要保持初心啊!”

  “嗯,谢谢你们。”梁以沫欣慰地笑了笑。

  这三个大男孩,算是对她重情重义了吧!

  “看来,以后没人再帮我们三洗衣服喽!”章海昌又感慨道。

  方浩博立即拍了一下章海昌的头顶:“你这个混球,衣服自己不会洗吗?”

  梁以沫忍不住噗嗤一笑。

  “车要开了,以沫,你上车吧!路上小心,注意安全。”马智杰叮嘱道。

  梁以沫点了点头,挥手和他们三告别后,转身上了大巴车,踏上回家的路途。

  大巴车驶动后,慢慢地出了站。

  方浩博一手绕过马智杰的肩头,一手挂在方浩博的肩膀上,三人并排走在了一起。

  “智杰,你是不是喜欢小以沫啊?”方浩博一边走,一边问。

  章海昌随之起哄,侧身拍了拍马智杰的胸膛:“肯定是喜欢。从认识小以沫开始,这一年来,你这暗恋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你们想多了,我只不过是看不惯何明旭而已。”马智杰淡淡地回答。

  方浩博和章海昌不约而同地相视而笑。

  大家彼此,就当心照不宣了吧!

  家,应该是最温暖的地方。

  但是对于梁以沫来说,她的那个家真的好冷。

  梁妈看到梁以沫拖着行李箱风尘仆仆地从临海城回来,不但不关心她,反而冷嘲热讽:“就你那破文凭,还想去大城市混?真是自不量力!”

  “妈,我还没毕业,没有毕业证,所以才不好找工作!”梁以沫反驳道。

  梁妈仍旧一脸鄙夷:“我看你大二就别读了,反正读了也是浪费钱,就算你拿到毕业证又怎样?大专文凭而已,大城市里又有哪家公司能看得上你?”

  梁妈的话字字带刺,还真刺痛了梁以沫的心,她不想再跟梁妈费口舌,提着行李箱,充耳不闻地上了楼。

  她就知道,她不应该回来的!

  “你拽什么拽?你连梦萌一半都不如!还有,你别指望我和你爸再给你交大二的学费了!”

  背后,梁妈扯着嗓子泼冷水。

  梦萌是谁?她梁以沫的表妹,而且还是个千金大小姐。非常得梁妈的喜爱,甚至,梁以沫都有种错觉,童梦萌才是她老妈亲生的

,而她梁以沫是捡来的。

  梁以沫重重地关上房门,委屈地落下了眼泪,就连晚饭她也没心情出去吃。

  门外,仍然能听到梁妈在跟梁爸唠叨:“以沫这臭丫头真是白养了!你瞧咱们的梦萌多好,上的是国外一流的本科大学,每学期都拿一等奖学金回来!又风光又体面!以沫那臭丫头压根就不如梦萌的一半!”

  “以沫在学校里,也是每个学期拿一等奖学金回来啊!所以,老婆,你就少说两句,梦萌毕竟是以沫的亲表妹,你妹妹嫁得比你好,家里条件比咱家好,所以,两个孩子之间怎能相提并论呢?”梁爸有些不耐烦。

  梁妈却振振有辞地接着说:“怎么就不能相提并论呢?以沫那种三流大学的奖学金,能和梦萌那一流大学的奖学金相比吗?你说说,两人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在同一个产房里出生,可差别怎么就这么大?”

  不过差别大也正常,反正以沫这丫头又不是……

  “老婆,其实以沫并非……”

  梁爸欲言而止,打断了梁妈内心的思绪。

  梁妈敏感地一怔,莫非老公也知道以沫的那事了?

  梁爸随即转开话题,痛心疾首地感慨:“以沫并非成绩不好,而是高考那年为了照顾我,给我凑医药费,把学习时间花在了去医院照顾我和兼职打工赚钱上,她才会落榜的啊!”

  梁妈顿时觉得自己虚惊一场,不以为然地回答:“照顾你,是她当女儿应该做的!不然,我还真白养了她十八年!”

  瞧,她的妈妈,对她是有多么淡漠。

  梁以沫待在家里的这些天里,天天都要遭受妈妈的冷嘲热讽。

  不管她在家里多么的勤快,洗衣服做饭帮忙照看家里的药店,她的妈妈,永远都对她有说不完的不满,道不完的抱怨。

  这天吃晚饭的时候,梁妈突然提起了苏漫雪的事。

  “以沫啊!苏漫雪和你是大学同班同学吧!”梁妈手里拿着筷子一边夹菜往嘴里塞,一边吧唧吧唧地说道,“我听说,苏漫雪在临海城里交了一个非常非常有钱的男朋友。她那男朋友给她的零花钱,每个月就好几十万咧!现在,苏漫雪不仅给她的爷爷奶奶,在我们这小镇上买了一幢三层楼带门面的房子,还在咱们村上盖了一栋四层楼的大别墅,听说还是前有花园果园,后有池塘菜园子的那种!”

  梁妈说得羡慕不已,眼睛都红了一圈。

  梁以沫吃饭的动作怔了一下,忽然间想起了什么,很快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吃饭。

  她知道苏漫雪突然间有了一个未婚夫,要结婚了,但是她没想到苏漫雪的未婚夫竟然这么有钱,有钱到能给苏漫雪每个月几十万的零花钱用。

  苏漫雪花钱向来大手大脚,这每月几十万的零花钱,对她苏漫雪来说一定

小说文学

用得完。

  “我说以沫你啊!你长得又不比苏漫雪差,眼光怎么就比苏漫雪差那么多?那个何明旭有什么好的?不就是咱们村里唯一一个考起了临海城大学的本科大学生嘛!他家里穷得要死,上个大学的钱,还是村上帮忙凑的。比苏漫雪的那个男朋友,万分之一都不及了。真不知道你看上了何明旭什么,居然还想着在毕业后就嫁给他,帮他照顾家里的老父老母,还有他那年迈多病的爷爷奶奶!”梁妈又絮絮叨叨了起来。

  一提起何明旭,梁以沫突然气恼地将碗筷重重地往桌上一放,将梁爸梁妈给吓了一跳。

  “我和他已经分手了,这下你满意了吧!”梁以沫眼中含泪,一肚子委屈地怒吼。

  梁妈顿时火气一上来,便怒冲冲对梁以沫凶巴巴地谩骂:“你这臭丫头!吼什么吼?没大没小了是吧!你两分手,关我什么事儿啊?你这臭丫头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大吼大叫?”

  “老婆,你就少说两句嘛!”梁爸叹了口气,深沉地劝阻道。

  其实,比起何明旭的家庭,她梁以沫的家庭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的妈妈在这小镇里经营着家里一楼那十几个平方的小药店,爸爸双腿不便,待在家里只能帮着坐在药店里的收营台前收收钱找找零钱什么的。

  而且,因为爸爸的腿疾,家里还欠了一些亲戚朋友们的债。

  至于她的哥哥……

  虽然在外打工,但每个月还要从家里拿钱去贴用。

  话题到这里,梁妈缓了口气,语气也稍稍缓和了一些,瞥了梁以沫一眼后,接着说道:“你不是跟苏漫雪是闺蜜是好朋友吗?你去跟她说说,让她接济接济你,拿点儿钱出来,供你把大学读完。”

  “妈,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梁以沫顿时就恼火了。
 先前她不知道苏漫雪到底是何种原因要跟她绝交,现在,她总算是明白了。

  她梁以沫的老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整个村的人都知道。

  “我说的是什么话,你还不明白吗?我的意思很简单!你妈妈我,不会再供你念那个什么破大专。你想把大专念完,自己想办法赚学费和生活费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学校里念书时有在勤工俭学。那你勤工俭学所赚的钱呢?哪去了?”梁妈没好气地质问。

  梁以沫沉默不语。

  梁妈又滔滔不绝起来:“我看你八成是把钱给那个穷小子何明旭了!好好学学人家苏漫雪,把眼光放高点儿!既然自己学历低,没本事赚大钱,又没什么前途,你好歹去傍个大款也行!可你呢?光有这副漂亮的皮囊又有什么用?一点行动都没有!”

  梁以沫无言以对了。

  她与她妈妈三观不合,话不投机半句多。

  梁爸坐在一旁,一句话也插不上来。

  梁以沫沉默了片刻,眼神里虽然又悲又愤又恨,却仍旧志气满满地说道:“我不会学苏漫雪,专挑有钱的男人下手。更不会学何明旭,嫌贫爱富。我大专学历又如何?现在没本事,并不代表以后也没本事。钱,我会自己赚,至少比花别人给的要来得安心!”

  “以沫,爸爸支持你!我家以沫,以后一定会有出息!”梁爸立即向梁以沫竖起了大拇指。

  在这家里,也就只有爸爸跟她志同道合。

  话题到这,梁妈不再跟梁以沫争执了。

  反正光斗嘴皮子上的功夫又有什么意义呢?

  梁妈吃完自己的饭后,便将碗筷往餐桌上一放,一边起身,一边不耐烦地命令道:“快点把碗刷了,然后去山里采些药草回来。”

  “嗯!”梁以沫淡淡地应了声。

  梁妈又不满意了,开始碎碎念叨:“你这读个大专,每次放假都不愿意回家家。现在既然回家了,就给我好好干活去!药草采回来后,记得分好类,然后洗干净风干。本来还想着你跟在你外婆身边学过点医术,好指望你将来去当医生的,谁知你连个医科大学都考不起,结果跑去一个什么破建筑学校学什么室内设计。真不知道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梁妈说话难听,已经不是这一两回了。

  梁以沫虽然早已经习以为常,但是偶尔也会受不住梁妈的话,顶嘴几句。

  梁爸在旁一直都是当老好人,两边都参合着说说话,缓解缓解一下母女俩的火气。

  梁妈说完去了楼下药店。

  梁以沫见梁爸把饭也吃完了,便起身低头收拾着餐桌。

  梁爸见梁以沫待在家里不开心,不禁深沉地说道:“以沫啊!要不,这个暑假,你去你哥哥的那个城市里打工吧!有你哥哥在,至少爸爸也放心些!”

  “爸爸,我真的像妈妈所说的那么不堪吗?”梁以沫黯然神伤地问,“妈妈为什么总对我有那么多的不满?”

  高三那年,她为了照顾爸爸,荒废了学业,以至于没考起梁妈所希冀的那所医科大学。她高中毕业,谈个恋爱,还要被梁妈各种指指点点。

  梁爸却会心一笑:“爸爸觉得以沫很棒!以沫是个好孩子,孝顺爸妈,乖巧懂事,做事勤快,又有上进心。你妈妈其实也只是希望你更优秀而已。毕竟,父母都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啊!”

  “嗯,我明白了。”梁以沫缓了缓心情,眉开眼笑地回应,“谢谢爸。”

  她希望妈妈对她

小说文学

如此苛刻的原因,真的如爸爸所说的那样。

  苏漫雪派人跟踪调查了梁以沫,得知她被她逼得找不到工作,又跟男友何明旭分了手,走投无路了,已经离开临海城回了老家后,苏漫雪这七上八下的心才踏实了许多。

  接下来,苏漫雪还得想办法要让学校的校领导也开除梁以沫就好。

  因为,这样一来,梁以沫就再也不会出现在临海城里,苏漫雪才觉得自己这冷家大少奶奶的位置就坐稳了。

  一想到这里,苏漫雪的心里就无比的开心。

  这都快两个月了,老家里的别墅应该快建好了吧!

  苏漫雪跟孙管家交代了一声,让刘管家安排一下,她要风风光光地回老家。

  这天小镇上格外热闹,不仅仅只是因为晴空万里无云,还因为小镇的马路上缓慢行驶着一辆价值上百万的朱砂红宝马车。

  大家一个个站在路边,看着这辆漂亮的宝马车,就像看珍宝般,两眼直直地发光。

  苏漫雪本来想买那辆价值上千万的枚红色兰博基尼,但是刘管家不肯,说兰博基尼不适合开去乡下那种凹凸不平的泥巴路。

  无奈之下,苏漫雪才降低自己的档次,选择这辆在她看来也就一般般的宝马车了。

  苏漫雪的朱砂红宝马车路过梁以沫家的药店门口时,梁妈拉着梁以沫一起出了店门,站在路边观看。

  时隔近两个月的时间,梁以沫再次看到苏漫雪,只见她坐在驾驶座的后座上,落下车窗向邻里招手问候。

  苏漫雪浓妆艳抹,挥舞的右手上还戴着耀眼的钻石戒指,她着装比以前更加靓丽时尚,鲜艳的红唇衬得她皮肤格外白皙。

  梁以沫当初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如今看来,真的如梁妈所说的那样,她嫁了一个有钱的男人。

  嫁给有钱的男人,一直就是苏漫雪的梦想。

  苏漫雪算是梦想成真了吧!

  梁以沫抿嘴一笑,睐了眼红不已的梁妈一眼,微微摇了摇头,转身回到了店中。

  梁爸就坐在收营台前整理账本,见梁以沫走进来,一脸无奈地问:“以沫,你羡慕吗?”

  “羡慕,肯定有的,我又不是圣人。不过了,我希望将来,我能成为一名出色的室内设计师,然后,开上自己赚钱买的车,那才威风!”梁以沫脸上挂着微笑,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希冀。

  她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一旁地上的竹篓背在身后。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