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回爱情挽回爱情

美女越叫痛男人越冲刺的视频——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

2020-07-31 15:24:21 写回复

  二十分钟后。

惠安公寓9层901。

顾好拖着疲惫的身躯进门。“我回来了。”

“妈咪。”

“二姐。”

沙发上盘坐在的两个人立刻下来,一大一小,全都看着她,一个笑眯眯的,一个清冷的没有什么情绪。

笑眯眯的是她妹妹顾小竹,冷面的是儿子顾萧墨。

看到儿子的脸,瞬间想起来风熠宸的脸,不由得一阵恍惚。

像。

太像了。

连神韵都像,有点冷,儿子不是那种很活泼好动的小孩,他很安静,总是喜欢一个人呆着。

“妈咪,你不开心。”

顾好猛地回神,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他就是聪明,洞察力十足,视线凌厉一眼看出自己的情绪。

她摇摇头,道:“宝贝儿,我没事。”

“二姐,你怎么了?”顾小竹也看出来了,姐姐有点心不在焉的。“你工作遇到阻力了?不录用你?”

“没事,我今天办了转正手续。小竹,你要上夜班吗?”顾好洗完了手对她道:“你先去吧。”

“二姐,那好吧,我去上班了,明天早晨八点钟回来,下午我接外甥,你放心吧。”

“嗯。”顾好点点头。

五岁的顾萧墨读幼儿园大班了,中午一日三餐在学校里吃,晚上回来睡觉。

顾小竹慌慌张张的拿了包就往外跑。

“小心点。”顾好嘱咐她。

“我知道了二姐。”顾小竹打开门就一溜烟的跑走了。

屋里只剩下了母子两个。

顾萧墨看着母亲,大眼睛里闪烁出一抹疑惑,“妈咪,你从昨天晚上回来到现在,就一直心不在焉的。”

顾好心里咯噔一下子,这小家伙太聪明,她生了个太聪明的宝宝,所以自己情绪有点波动就瞒不过天才的儿子。

顾萧墨睿智的眼睛紧盯着母亲,小大人一般的开口:“说出来吧,我帮你解决。”

顾好开口道:“宝宝,我可能遇到了一个是你爸爸的人。”

顾萧墨闻言并没有特别的开心,只是蹙眉,那蹙眉的样子都跟风熠宸有点相似。

顾好心里不由得再度嘀咕,难道那个晚上夺走她清白的人是风熠宸?

“然后呢?”顾萧墨问。

“他好像不是好人。”顾好很是遗憾的耸耸肩,看到儿子皱眉很厉害,又尴尬的道:“抱歉,我其实不了解,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你爸爸。”

“既然不像是好人,那就不要认了。”顾萧墨很是淡定的开口:“不要浪费时间在这样

小说文学

不必要的事情上。”

“我觉得也是。”顾好耸耸肩:“好吧,不去浪费时间。”

深夜。

等儿子入睡,顾好也准备入睡。

电话响了。

她一看电话号码,是李琴的。

顾好赶紧往阳台走去,关了推拉门,接听电话:“喂,琴姐?”

“顾好,我架不住了,你救救我吧。”李琴的声音在电话里十分的可怜,像是遭遇了很大的恐惧一样。

顾好心里咯噔一下子,声音也不由得抬高了不少:“琴姐,你还在那里?”

“我被风熠宸带来了,他,他放狗咬我,我.我真的没见过这么狠的男人。”说着,李琴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救你。”顾好忍不住脱口而出:“可是我怎么救你?”
“我,我不知道。”李琴夹杂着哭声的声音传来,好不凄厉,“狗啊,大狼狗,我真的太怕了。”

“琴姐。”顾好心里对风熠宸的怨气更浓,“你把电话给他,我找他。”

“不”李琴立刻更加激动起来:“顾好,对不起,我实在无奈,告诉了风熠宸是你拍的新闻,我很抱歉.”

顾好心里一滞,说不出的情绪涌出来,她很快平复,风熠宸早就知道是她拍的不是吗?

既然说了,就说了吧,反正纸也保不住火。

“好吧琴姐,我知道了。”

“就是风熠宸可能会找你,他可能会放他家的大狼狗吓唬你,你要不就逃走吧?”

“不,琴姐,逃避不是我的风格。”顾好道:“更何况你还在他手里。”

“不,我没有在他手里了,我架不住就说了,他放我回来了。”

“你现在不在他手里?”顾好错愕的问道。

李琴似乎很不好意思:“是的,顾好,我回家了。”

“你回家了,怎么还说让我救你?”顾好有些不解,她有一种自己被愚弄了的感觉。

李琴似乎也有点尴尬:“顾好,我很抱歉。”

“琴姐,照片本来就是拍的,我没想过推卸责任,你早点睡吧。”顾好说完挂断了电话。

她握着手机,

叹了口气。

有好处的时候,人总是喜欢上前窃取,变成烫手山芋的时候都会推卸责任。

明知道这就是弱肉强食,还是忍不住会觉得酸涩不

小说文学

已。

第二天,回报社,刚到门口,便看见了停在那里的路虎。

车窗滑下来,风熠宸的俊脸露出,顾好瞧见,瞬间瞳孔紧锁,提着包的手不由得捏紧,指骨泛白。

她垂眸,下意识的想要进了报社,当没有看到那辆车子。

可,当她刚要进玻璃门。

前面一道身影堵住了她的去路。

她一抬眼,是主编陈立飞。

顾好一惊。

陈立飞已经开口道:“顾好,风先生在等你,你跟他去吧。”

顾好错愕的看着陈立飞:“主编,我为什么要跟风先生去?”

陈立飞道:“为什么你得问问风先生,他在你身后。”

顾好下意识的回头,就看到风熠宸已经站在了路虎的车边,他高大的身躯隔得很远还是带了压迫感。

她抿了抿唇。

男人已经迈步朝着她走来,转瞬到了她面前,强势的开口:“顾小姐,跟我走吧?”

顾好有苦难言,她强装镇定,看向风熠宸英俊的脸庞,“风先生,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他们说是你拍了我和陈清韵照片。”风熠宸淡淡的开口道。

顾好抿了抿唇:“就算是我拍的照片,如果没有人审核,也见不了报纸。”

“呵呵。”风熠宸冷笑了一声:“顾小姐,如果我是你,就会立刻离开,你好像得罪的不只是我,还有你的主编,再继续下去,你的日子会更不好过。”

“风熠宸。&rdquo

小说文学

;顾好有点气到了,她实在受不了这个男人如此的嚣张。“你不用冷嘲热讽,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啪——”

陈立飞甩手一道清脆的耳光声甩了过来,打在了顾好的脸上,清晰的一个巴掌印儿。

顾好捂住了脸,  

陈立飞一脸的气愤:“什么东西,这么跟风先生说话,顾好,你活的不耐烦了?”

顾好觉得胸腔都要被气炸了:“陈主编,你凭什么打我?”

陈立飞气急败坏:“你闭嘴。”

顾好根本不理会他,她转头对风熠宸道:“风先生,我只是一个小记者,你找我算账不如找主编,他是负责人。”

“顾好,你想要被开除吗?”陈立飞骂道。

顾好的脸上又痛又涨:“那主编你就开除我好了,开除我,按照合同给多给我三个月的工资。”

陈立飞更加气急,脱口而出:“贱女人,你这是敲诈。”

“随便你怎么说。”顾好也豁出去了。

她抬腿要走。

风熠宸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阻止她离去。

顾好猛地回头,眼睛里氤氲出潮湿的雾气,却又倔强的不想流出来化作眼泪。

模糊的视线里,他似乎看到了风熠宸蹙着眉头,眼神深幽而又复杂的望着她。

她想要甩开手,可是无奈男人的力气太大,挣脱不开。

风熠宸这时反倒是松开了她。

他抬眼看向陈立飞:“陈主编,甩女人耳光,是绅士所为吗?”

陈立飞一呆,有点不解,看向风熠宸实在难以捉摸他眼底的情绪。

顾好也是一愣,她吸了口气,没想到风熠宸会这么说。

“风先生,我是,我是看着顾好对你不敬,我才出手教训她。”陈立飞慌忙解释。

“嘶——”一道冷到冰点的嗤笑声从风熠宸的薄唇里溢出。

他睨了一眼顾好的脸,那清晰的巴掌印儿印在了白皙

的脸蛋上如此的突兀,他眉头皱起来:“陈主编,我何时需要你出手帮我教训人了?”

陈主编脑门上都是汗水。

顾好也有点吃不准风熠宸 的意思了。

“你假借我之名打女人。”风熠宸又扫了一眼顾好,对她道:“顾小姐今天挨了打,倒是我之过了。”

顾好思索着风熠宸话里的意思,她很是不解,脸上热辣辣的疼痛

不已,她眉心紧皱,抿紧了唇,不言语。

“陈主编,你说该怎么办?”风熠宸又看向陈立飞。

“风先生”陈立飞也是一脸的惊恐,不知道哪里惹到了风熠宸。

“顾小姐,我看不如这样,你打回来。”风熠宸挑了挑眉梢,眼眸一片亮光,锐利的锁住顾好的小脸,语气狷狂:“陈主编打你一个耳光,你打回来两个,如何?”

风熠宸的话,让陈立飞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很是羞窘。

而顾好心里倒抽了一口气,她咬着唇望着风熠宸。

“风先生,陈主编打了我一个耳光,是他素质低劣,我完全可以打回去两个耳光,但不是在你的挑拨教唆之下,我无心成为任何人的棋子。”

看着不卑不亢的女人,风熠宸轻轻一笑,忽然放柔和了声音:“也是,你是一个好女孩。”

顾好实在猜不中眼前的男人的心思,他简直就像是恶魔,一会儿腥风血雨,一会儿有如此温柔似水。

“梁晨。”风熠宸忽然高喝一声。

不知道何时出现的助手立刻上前一步。

“总裁。”

“刚才顾小姐因为我挨了一个巴掌,你看到了没有?”

梁晨:“看到了。”

“知道怎么做吗?”风熠宸挑眉看向助手。

“知道。”梁晨回答。

“这里交给你了。”风熠宸说完,一把抓住了顾好的手腕,往路虎车走去。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