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回爱情挽回爱情

朋友不在去上他漂亮女朋友,快穿吃肉一女多男大团圆全文目录列表

2020-07-31 15:58:13 写回复

  “好你个蓝春夏。”

最终夜寒生打开袋子,赫然看见离婚协议几个字,他笑了笑,卷起离婚协议书,指着蓝春夏,“真有你的!”

蓝春夏不再看夜寒生的眼睛,而是木然转身,去扶起倒在地上的魏子

小说文学

谦,声音很轻,没什么情感,“疼吗?”

魏子谦龇牙吸气,“疼。”

“小心点起来,我来开车吧。”

“好。”

小说文学


这些对话听在夜寒生的耳朵里,是温柔甜蜜的秀恩爱。

他此刻有一种冲动,要开车撞死这对狗男女。

他还想伸手去抓过魏子谦,蓝春夏却转过身伸臂挡在魏子谦的身前,“夜寒生!”

她凶神恶煞。

夜寒生愣住了。

他见过的蓝春夏,从没有一刻对她大声过,她一直演一个温柔贤惠的太太,为了获得依靠总是讨好,现在为了另外一个男人,她像是要吃了他。

“蓝春夏!”他也咬牙切齿。

“我们已经离婚了!”

“……”

“我现在是魏子谦的未婚妻!希望你有点自知之明!怎么?你别说你看上我这个私生女了。我们从来都没有爱过彼此,这一点我一直明白,你别跟我说你不明白。夜先生,你以前可是跟我说过,不可能会爱我。”

夜寒生是眼睁睁看着蓝春夏开着车子带魏子谦离开的,他耳道里还是蓝春夏的那句话,“我们从来没有爱过彼此。”

原来,传言都是真的。

夜深,蓝春夏回到清湖园,陈姨已经哄睡了孩子,叫了一声“小姐”。

蓝春夏进门后便呆呆的坐着,像是变了一个人,什么情绪都没有。

“小姐,你吃点东西吗?”

“小姐,你要不要去看看小少爷?”

“小姐,你每次在家就这样,你不要吓我,明天我们去看看医生吧?”

听到“医生”两个字,蓝春夏下意识一抖,伸手摸着自己的肚子,眼睛红了起来,&

ldquo;陈姨,我去衣帽间做衣服。”

二楼。

蓝春夏打开衣柜门,雪白的婚纱裙摆迤地,她拿了工具箱,取出针包戴在手腕上,坐在地上缝蕾丝。

她一针一线,想象着自己穿上婚纱的样子,想着婚纱的洁白,就像高原山顶上的雪,没有一丝污垢。

突然,针尖扎破指尖,血珠子跳出来,粘在了婚纱上。

看着那刺目洇开的红色,她捂着脸无声的哭。

——

海城的冬天冰雪覆盖,大新闻的热度却持续走高。

有媒体曝出魏子谦和蓝秋儿酒店约房,而且房间里还有摄像头,被拍了视频。

事后,蓝秋儿得知是魏子谦为了控制她而下的套,想让魏子谦交出视频,不想魏子谦不从,蓝秋儿一气之下开车去撞魏子谦,魏子谦重伤入院。

魏子谦刚刚入院,又吐血加重了病情。

蓝秋儿因为涉嫌故意伤人,被起诉。

“小姐小姐,你看报纸了吗?”陈姨喜极而泣拿着报纸给蓝春夏看,“

我就知道,是那个蓝秋儿跟魏子谦联合起来害你,害你的你在姑爷面前洗不掉冤枉,这就是他们的报应!报应!他们不是好东西,活该!”

蓝春夏躺在懒人椅子上,没有睁开眼睛,“不看了,都是我做的。”

陈姨捏着报纸,张大了嘴。
年二十六,易嫁娶。

凛冬清晨,风刮着地面,掀起雪沙飞旋。

蓝春夏坐在梳妆镜前化妆,可她太过憔悴,连粉底都盖不住她的黑眼圈和深凹的眼眶。

她身上穿着洁白的婚纱,裙摆上那粒血珠她已经洗掉了。

弟弟趴在她的膝盖上,玩着她裙子上的蕾丝。

她的脖子上挂着一颗水晶球,她摸着脖子上的水晶球,趴在腿上的弟弟好像突然间长大成人了,她欣慰的笑。

蓝春夏让陈姨看着孩子,她出门去找夜寒生,陈姨一听也很高兴,便哄着孩子,在家里等她。

车子很漂亮,是蓝春夏自己布置的,她选了天蓝色的车,配上粉红色的玫瑰和小熊做车头花,这婚车怎么看都充满少女心。

蓝春夏穿着单薄的婚纱上车,车里开足了暖气,像夏天。

她突然想起那天晚上,夜寒生将车开上雁山,说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她便开着车往雁山上开。

她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夜寒生近来变态式加班,接到这个电话,他马上走出会议室,嗓音沙哑,“有事?”

声音是厌恶疏离,却没有挂断电话。

“寒生,谢谢你。”几个字出口,蓝春夏泪水决堤。

夜寒生解开领口的衬衣扣,嘴唇干得起皮,没有口水可以吞咽,他听出她哭了。

他想说是不是你的新靠山没有了,所以,又想打电话来演戏?

但他没有说出口。

蓝春夏以为自己是幻听出来的夜寒生的声音,她只记得夜寒生厌恶她,不接听她的电话,她每次给他电话,无人接听她也会拿着电话假装接通了般,自言自语好久。

时间长了,她也知道这些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但偶尔又觉得不是,她分不清。

今天,她又开始对着电话自言自语,一边说,一边哭。

“寒生,这些年,我过得太不容易了,所有人都看不起我,说我母亲是狐狸精,母亲娘家的亲戚说我家族的耻辱,父亲的亲人说我是父亲家族的耻辱印记。我很小母亲就自杀了,从小就学会看人脸色,父亲死后,我被魏家退婚,蓝家人又要将我赶出蓝家……”

蓝春夏吸着鼻子,大口大口的吸着气,“不说那些,总之,总之是你,让我知道被人巴结是什么滋味,当了夜太太,你不但给了我一个家,你还让所有人给了我尊重。寒生,我并不想对不起你……我真的从来没想过对你有二心,我自己都不能原谅我自己。”

“春夏。”夜寒生都忘了,有多久没有连名带姓的叫她的名字了,应该狠狠喝叱她的厚颜无耻,他也没有,“你不要闹了,早点回去。”

他到现在还说不出来安慰的话。

蓝春夏却哭得更伤心,她开着车,面前的路蜿蜿蜒蜒的向上,就像看不到尽头的通往天国的路,但也许是通往地狱的,她眼前越来越模糊,“寒生,我早上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流掉的那个孩子,他怪我。怪我没有好好保护他,他跟我说他太小了,好多人欺负他,他都没有办法还手,没有人保护他……

他真的好可怜,就像我小时候一样,妈妈没有了,爸爸很少来看我,我经常被人欺负,说我是私生女,都朝我扔石头,没有人保护的小孩子,真的好可怜。他真的是我们的孩子,我验过DNA……

寒生,要是我一岁开始就认识你该多好,我跟在你身后,没人敢欺负我,寒生,我好想和你青梅竹马,

一起长大,我好想我遇见的第一个男孩,就是你……”
“如果我一岁开始就认识你,我一定在你每年生日的时候给你送礼物,不让任何女孩比我更早接近你。那样,我就会成为除了你血亲以外,最亲的人。

你也会从小就了解我,你就不会相信外面那些流言蜚语,你会看到我的痛和苦,会看到我的艰辛,会相信我的善良,会理解我偶尔的谎言,说不定,寒生,说不定你也会心疼我……”

夜寒生的呼吸收紧,他的舌根迅速分泌出了唾液,连眼睛里都开始分泌出液体。

他的耳根子在疼,蓝春夏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是荆棘刺树,抽得他五脏挂血。

他突然很想找到她,去抱住她,跟她说不用再讲了,以后没有人,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他深呼吸,心里的弦崩了起来。

现在他隐隐感受到了害怕,抓了车钥匙就往外走,他不敢对她说一个重字,“春夏,你开车出去了是不是?”

他之前就偶尔听见错车的鸣笛声。

“你在哪儿?情绪不好不要开车,你现在把车靠在路边,发定位给我,我去接你。”

会还没有开完,秘书追过去的时候,夜寒生已经摁了电梯关门下行。

通往雁山山顶观景台的路上,一辆别致的婚车一路而上……

“寒生,对不起,我让你丢脸了,我小时候让母亲丢脸,让父亲丢脸,嫁人了,让丈夫丢脸……

寒生,你以后……以后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子结婚,寒生,下辈子,我再也不要做私生女了,别人就不会看不起你娶了个私生女做太太。

我要去保护我们的孩子了,他太可怜了,太可怜了……”

电话挂断。

夜寒生再打回去,已经是关机,他心急如焚,出了电梯到了地下停车库,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将车开去哪里。

他越去思考蓝春夏说的话,越觉得那像是临终遗言。

上牙齿碰着下牙齿,

小说文学

他常年锻炼,向来体热,此时却感觉一股凉气从脚板心窜起。

连给陈姨拨通电话的手也在颤抖。

“陈姨。”

“姑爷?”

“春夏去了哪儿?”

“不是去找你了吗?”

“没有!”

陈姨听出夜寒生的焦急,她也跟着急了,“那她去了哪儿?早上她在家里试婚纱,试新娘妆,我以为她这两天心情好了,没管她,她说要出门,我以为她穿着婚纱去给你看了……”

夜寒生倒吸一口凉气,他又拨给弟弟夜流年,“流年,你马上把春夏的手机定位,不对,她手机关机了,你问问你下属,有什么办法定位。”

挂了电话,夜寒生也没停,他将车子开出去,往清湖园的方向。

车子里收音机打开着: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雁山从观景台冲下一辆天蓝色婚车,掉下悬崖,司机为一名女性,当场死亡。穿着婚纱,暂时无法确定身份,婚车为租赁,迅速赶到现场的警方已经联系汽车租赁公司,正在核实身份……”

雁山!

夜寒生猛地一打方向盘,车速加快,冲向雁山方向。

陈姨说她穿着婚纱出门……

观景台冲下去?

他突然记起那天,他把她压在观景台的护栏上,不顾严寒,狠狠诅咒她,恨不得她不得好死!死无葬身之地!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